<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八章 屠城
    获悉顶住了宋军规模庞大的进攻,发现自认腐朽的燕京也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朝堂上下官员都稍稍松了口气。

    一些熬了一夜扛不住了的人,终于倒下休息了。

    宋军要休整,暂停了进攻,城内也派了人出来,趁机重新整理城外的壕沟,壕沟已被尸体给填平。

    城内尸体的处置,伤员的医治,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各种补充的守城设施搬上城,不够的直接拆民房取材。

    平日里肚子都难吃饱的贫民突然发现,这场战事的到来似乎也不是坏事,突然间都能吃饱肚子了。

    说来还要感谢童陌,为了城内不出乱子,童陌逼迫那些豪门大户吐出了囤积的大量粮食,京城可是豪门大户云集之地,收获可想而知!

    别人不清楚,这位大司空对城中谁家大概屯了多少粮食却是心知肚明,肚子里好像有本账本似的,一揪一个准!

    平常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时候已经关系到了他的权位,他发狠了,直接递条子让人照数交粮,敢废话的直接被他派人抄查,一旦查到了粮,一律以暗藏祸心、私通敌国的罪名给满门抄斩了。

    那些藏在私家粮库里和地窖里的粮食都被他给清理了出来。

    经此一遭,商建雄竟然发现他最担心的粮食问题根本就是最不需要担心的问题的,只要城能守得的住,大量的粮食足够全城上下吃几个月的量。

    这本是好事,却将他给气得够呛,之前以为只是少量人,现在才发现京中权贵之前竟有那么多人不思报国,征粮的时候一个个诉苦蒙骗他,把他当时给愁的。

    偏偏他又无可奈何,这个时候也不敢对那些人怎样。

    ……

    “原来如此!这个蒙山鸣果然是高手!”

    齐京,风雷堂内,站在地图前的呼延无恨盯着地图恍然大悟模样。

    随着事后对战情的摸排,蒙山鸣强渡滚龙峡的方式已经泄露了出来,毕竟蒙山鸣那边还有齐国的修士协助作战,知情后令他大为惊叹。

    一旁的查虎笑道:“拿人命堆过去的,值得将军如此夸赞吗?依我看,还不如他一场大水淹了江防人马!”

    呼延无恨回头转身,摇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你让别人堆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拿人命堆过去?必须要等到江水暴涨,强渡的人员才有机会攀爬上对岸。还记得他之前在东域江的等候让人摸不着头脑吗?都认为他粮食不够了,不知他这样耗下去是什么意思,尽管知道他肯定在想办法,却没想到他等的是那场暴雨!”

    回手又指点了在地图上,“滚龙峡!不但选取了勇士人马强渡,为了这次奇袭,他连天时、地利统统都算进去了,他连几日后有大雨都算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皆融合进了此战,看似简单,实则高明到了难以复加的地步,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承认,这个蒙山鸣真正是厉害,连天时都利用上了,说是战神也不为过!燕国有如此人物,却不知善用,实在是辱没了!”

    正这时,一小将急匆匆入内道:“上将军,宋军开始攻打燕京了!”

    此话一出,呼延无恨和查虎皆惊,呼延无恨吃惊不小道:“不是要和谈吗?怎会突然变卦?”

    小将捧着情报示意道:“据报,蒙山鸣撕毁了和谈的基础,将宋军六十万俘虏给活埋了,激怒了宋军!”

    活埋六十万人?呼延无恨和查虎皆倒吸一口凉气,前者迅速接了情报查看。

    看后,呼延无恨沉默许久,最终徐徐轻叹了声,“竟不顾燕京上下的死活,蒙山鸣这是铁了心要把宋国打个半死!他这样做,于情不合,于理是要为燕国东边消除一定时期内的威胁,令宋国一定时期内不敢再犯燕,也是要把宋国逼入绝境,拖宋国下水,一起抵抗韩国!这老家伙为了挽救大燕,为了给大燕创造喘息的稳定环境,不惜背负一世骂名,真正是下毒手了,他这样说不上是对还是错,只是他下了如此狠心,形同魔鬼,宋国被他闯了进去,怕是要生灵涂炭了!”

    查虎皱着眉头,“沙场死人乃常事,只是将六十万人给活埋,的确是做的太过了!”

    “我怎么感觉他是在故意激怒宋军攻打燕京!”呼延无恨眯眼,眼缝里目光闪烁,“难道存了别的想法,莫非是商朝宗授意的?”

    查虎意识到了点什么,试着问了句,“借宋军的手,摧毁商建雄的权力根基?”

    “唉!”呼延无恨忽叹了声,“我能理解他的想法。”

    查虎哦声,问:“怎讲?”

    呼延无恨颇为惆怅道:“他一生戎马,守护燕国,身边多少人为之生生死死,如今亲眼目睹燕国变成了这个样子,被人肆意凌辱,已不是打一场胜仗就能挽回颓势的。他心中的悲愤你不懂…我懂!”

    “报!”外面又传来一声急报,小将再次入内,奉上一份情报,并报知,“蒙山鸣在宋国境内屠城了!”

    屠城?二人吃惊,相视一眼。

    呼延无恨抢了情报到手查看,看后摇头,“不出我所料,果然是生灵涂炭,蒙山鸣果然是大开杀戒了!”

    查虎顺手抽了他手中情报来看。

    消灭了江防人马,攻入宋国境内的燕军几乎遇不上像样的对手,蒙山鸣将人马散开了,以十万人马为团,又分万人为组的方式,撒开了在宋国境内横扫,大肆破坏。

    燕军过处,宋国的村落、城镇皆一把火付之一炬,所到之处的民居全部焚毁。

    并事先派出修士纵深骚扰一些城郭,城外途中袭杀之类的,逼得城中百姓不敢逃离。

    一座约三万人口的小县城,被燕军给围了,县令和守官是父子,父子二人愚忠,不肯开城投降,誓与县城共存亡。

    结果可想而知,小小县城哪挡的住燕军人马攻打,守将儿子战死,城破时县令拔剑手刃了自己的妻女,随后自刎以谢大宋!

    最后真如燕军攻城前的扬言一般,城破后,燕军大开杀戒,杀了个鸡犬不留,城中人口尽屠!

    搜刮一遍后,又是一把火,将那小县城葬于火海!

    撒网清剿的燕军执行的模式便是这般,先围城勒令交粮,交了粮的城,百姓可撤离,不过那城依然是焚毁。

    燕军所到之处,宋民无处可居,被逼得一路向宋国纵深之地逃难而去。

    至今为止,燕军不慌不忙推进,已屠三座城,四处烧毁的城有十余座!

    “这个蒙山鸣做的过分了!”查虎看着手中情报冷冷一声。

    “过分?看似两百多万人马,实则是孤军深入,没有任何补给,他手上的粮在宋国耗不了多久,除了烧杀抢掠他还能怎么做?没吃的,两百多万人马就得饿死在宋国境内,这支人马执行的战略肩负着整个燕国的生死存亡,换了你怎么做?”呼延无恨斜眼问道。

    查虎:“那也没必要屠城吧?得手了还把城给烧了,这是在造孽!”

    “好言相劝人家就能乖乖把粮食交出来?你信不信城中百姓要么背粮跑人,要么守城官会一把火将粮给烧了?老虎啊,战场上,这种事情没有对错,宋国挑起战事入侵燕国就得做好承受代价的心理准备!”

    呼延无恨说着走到了地图前,指了指燕京,“蒙山鸣看似在宋国境内烧杀抢掠,实际上最终的目标还是针对攻打燕京的这支宋军人马!蒙山鸣此举首先是为自己筹措军粮,其次是蓄意在宋国境内制造大范围的恐慌,逼得宋国境内大范围的百姓逃离,他这是在大范围清场!”

    “清场?”查虎怀疑,有些不解。

    ……

    “听说燕京内又翻出了大量的粮食。”

    一座葬身于火海中的城外,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递出写有情报的纸给一旁的宫临策。

    宫临策看后颔首,“是有这么回事,这童陌还是挺有能耐的,他这次为了守住燕京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蒙山鸣:“我不管他有多大的能耐,也不管他得罪了多少人,通知燕京三大派的人一声,将粮食集中,以便于销毁,一旦城破,立刻浇上火油,将粮全部焚毁,决不能落在宋军的手中!”

    烧了未免可惜!宫临策心中叹了声,不过对方说的也有道理,颔首道:“蒙帅放心,会照办的,哪能便宜宋军!”

    ……

    宋京丞相府内,紫平休匆匆归来。

    一清瘦儒雅汉子早在庭院中等候,三缕如墨长须,相当秀气,见之拱手行礼,“丞相!”

    此人是紫平休身边的心腹谋士贾无群。

    紫平休上前托了下他胳膊,笑道:“贾先生总算回来了。”伸手示意了一下,有话屋里说。

    两人屋内落座后,紫平休笑问:“先生此去云游,可还尽兴?”

    贾无群微笑:“本想把几处修士云集的交易场所都逛逛,抵达冰雪阁时听闻家里出了事,就赶回来了。听说丞相让爱婿陈少通领兵对抗蒙山鸣?”

    说到这事,紫平休有点尴尬,坐那拍着大腿叹道:“我是真没想到啊,江防人马败的措手不及,一点私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陛下面前说出的话收不回来了,只能是硬着头皮上,想必先生回来了能解我苦闷!”

    贾无群道:“丞相做的没错,就该陈少通领军出征,陈少通出征,蒙山鸣必败!”

    “少通能是蒙山鸣的对手?”紫平休狐疑,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此事回头再提!”贾无群摆了摆手,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划了条线,水痕东西两边,他手指点在了西边,“燕京!不可对燕京意气用事,丞相当立刻进宫,让陛下火速下旨召罗照大军回撤!燕京不可破,商建雄掌控燕国的班底必须保留,局势如此,不可便宜了商朝宗。商建雄垮了,经由此变燕国三大派定会扶商朝宗上位。丞相,商建雄那群人掌控下的燕国才是对宋国最有利的,有这群人在,没了宁王做支撑的蒙山鸣就是一武夫,再能打也无力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