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七章 夜袭
    童陌伸手请坐,之后隔着茶几坐在了一旁,唉声叹气道:“实在是局势如此没了办法,才惊动了颜先生来助老夫一臂之力,老夫…”

    颜宝如挥袖抬手,打住了他的话,声音好听道:“童相,你的意思管家已经说明,不是我颜宝如不给你面子,只是这两国交战,我这点能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童陌忙道:“颜先生谦虚了,颜先生法力无边…”

    颜宝如再次摆手打断:“童相,你也不要为难我,宋国三大派高手如云,我惹不起,我若卷入这样的事当中,宋国三大派必不会放过我,此后必会追杀我到致死方休。诸国间时而战、时而和的,今天是仇人,明天就能结盟合作,反复比翻书还快。”纤指点了点案上的书卷,“童相,你们这种把戏我实在是玩不起,也的的确确是不敢招惹宋国三大派。不过既然是童相开口了,别的我不敢保证,一旦城破,力保童相安全我还是会尽力的。”

    童陌欲言又止,本想请这位来凭借高强的法力破坏敌军攻势,以保京城,也就是保住他自己的权势。

    然而对方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再逼就过分了,也逼不了,最终也只能是作罢,有人在关键时刻保自己安全,总比没有的好,家里有个这样的高手坐镇,也能放心。

    ……

    天一黑,宋军又发动了试探性进攻。

    正打的轰轰烈烈之际,攻城人群中一道人影腾空而起,凌空释放出一波澎湃的极光异彩,凡夫俗子肉眼看不到,只有修士的法眼才能看到这惊人的异象。

    城楼上亦骤然射出一条人影,同样释放出极光异彩。

    前者释放出一道光华,一道虚空剑影,正欲斩向城墙。

    有眼力的一看便知,宋军有人动用了天剑符,欲以天剑符的强大威力攻破燕京这宽厚而结实的守护国都的城墙,想为宋军打开一条攻入燕京的通道。

    而后者同样施展出了天剑符,虚空剑影一剑斩向宋军修士。

    宋军虚空而立的修士一惊,迅速迫发虚空剑影抵挡。

    轰!空中一声惊天雷鸣,凡夫俗子误以为是天雷,修士法眼看来却能看到两道巨大的剑影对撞,流光溢彩四射。

    轰轰轰……

    不仅仅是一道,宋军修士和燕军修士各自连斩出十二道天剑罡影对砍。

    夜空中震天撼地的轰鸣声令城内城外人马惶恐,那肆虐的强烈罡风连城墙上的人和城墙下的人都给吹飞了出去……

    大司空府邸内,一道人影从屋内射出,凌空划出一道弧线升空,人在空中漂浮着,衣袂飘飘,一双明眸法眼眺望光芒四射的地方,正是颜宝如。

    “两国交战,这财力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竟然动用了天剑符!”浮空的颜宝如喃喃自语一声。

    燕国皇宫内,静默闭目在高阁上的孟宣闻声骤然睁眼,偏头看向了东城门方向上空绽放的极光异彩。

    一名灵剑山长老闪身掠上高阁,站在了孟宣身边眺望了一阵后,沉声道:“掌门,东城门那边应该是坐镇的官师伯出手了!”

    孟宣颔首,“有资格使用天剑符的人,看来是宋国三大派那边的顶尖高手到了!”

    一旁的长老颔首,天剑符价格昂贵,哪怕是他们这样的大派,也只有掌门和门中宿老有资格持有,人人都配备的话根本吃不消,放在其他门派也一样,能以天剑符发动进攻的人,来人的身份地位可想而知。“应该是宋军那边有人先以天剑符出手,目的应该是破城,官师伯哪能坐视自己镇守的方位被人攻破,丢不起那脸,才被迫以天剑符还击了!”

    孟宣微微点头,认可对方的话。

    有此判断没别的原因,这边已经做好了燕京万一守不住的准备,随时做好了抛弃燕京的准备,为此要抛弃的地方砸下那么昂贵的天剑符不值得,官师伯不是逼不得已不可能主动耗费手上的天剑符。

    东城门上空,震的人耳朵嗡嗡响的轰鸣声结束,狂风却依然在呼啸。

    空中两名老者凌空虚浮怒视,都肉疼的不行。

    一道天剑符价值千万金币以上,尝试一次就行了,当白菜用谁都吃不消,不说身上没了第二道,就算有,也不会再拿出来这样互相白白消耗掉。

    这种东西只能用在刀刃上,用来对付千军万马都肉疼,用天剑符就算一次杀他个千八百人对于动辄以万计的大军来说算什么?根本就没什么作用!

    下一刻,两人愤而出手,凌空冲撞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打的一路升空而去,越打越高,空中隆隆声不断。

    城外,一群宋国修士掠空而来,燕国守城修士立刻反击,双方从城头打到了城内,城内不断有房屋被打斗余威波及垮塌,惊的百姓哭喊而逃。

    与之前的攻城情形不一样,跟随罗照而来的修士实力和修士数量,明显不是先锋攻城人马中的随军修士能比的。

    燕京城内的守护修士见状立刻有一群朝这边飞掠而来,驰援!

    还有许多易容后掩盖了真容的修士冒出,参与帮助燕国修士。

    不是每个修士都能像颜宝如那样有资格拒绝童陌这种人的,不过这些人也不想让宋国修士认出自己,只好掩盖真容出手。不得不说,童陌淫威之下,还是逼迫朝堂官吏发挥出了巨大潜能的,大大小小的官吏纷纷招来了修行界的关系人手来帮忙。

    这天下七大都城之一的人脉底蕴和潜力的确不可小觑!

    城外的宋军也从四面八方发动了全面进攻,一时间京城四周杀声震天!

    商朝宗所率领的人马只能远远看着,只有城墙周围火光冲天,再远一点的四周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清情况,商朝宗不敢冒然命人冲击。

    城头上的尕淼水一把扯掉了披风,率领一群太监放开了手脚杀敌。

    京城百姓在惶恐不安中渡过了一夜,无人能眠。

    童陌等大臣陪在商建雄身边担惊受怕地熬了一夜,商建雄已经成年的儿子们以太子为首,都穿上了战甲拿着武器守在宫中。

    后宫的妃子们战战兢兢,有的妃子甚至是吓哭了,担心一旦城破,不被敌军怎样,怕是要先被皇帝给处置了。

    皇后屋内屋外踱步,整座皇宫没人能宽衣解带安稳入睡。

    “娘娘,厮杀声好像停了!”一名侍女喊了声。

    皇后偏头看向天际绽露的晨曦,迅速让一名太监去打探情况。

    当天微微亮时,打了一夜的人马也疲倦了,再爬那高高的城墙已是费力,士气疲惫,已不宜再强攻,罗照鸣金收兵。

    城内厮杀的燕国修士也吃不消了,纷纷飞跃过城墙,返回了宋军阵营中,跟随大军回撤。

    城墙上堆积了大量的尸体,不少尸体在火中冒烟,散发出难闻的焦臭味。

    衣服破了、披头散发、一身是血的尕淼水已失了应有的端庄,站在了东门正门上方,手上的软剑收起来了,换上了大刀杵地扶着而站,目送敌军如潮水般撤去,杀红了眼的双目中杀气难消。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晚上杀了多少人,杀到后面已忘了什么法力不法力的,只要不是自己人,几乎是见人就杀,爱干净的他这辈子还是头回如此亲手大开杀戒。

    在他身后,一群太监也一个个狼狈不堪,都尽力了。

    “府令,大总管让小的送来了后宫娘娘们亲手为您做的点心。”一名衣衫干净的太监避开搬运尸体的人,来到了尕淼水的身旁,身后跟着一群挑着担上来的太监。

    看到了外面堆积的尸体,还有焚烧后的尸臭味,令这群刚上城的太监想吐。

    尕淼水猛然回头,沉声道:“奴才何德何能,怎能吃主子们动手做的点心?”

    那太监见他那样子,立刻红了眼睛跪下了,知道这位素爱干净,不想如今却狼狈成了这样,可见战况有多惨烈,抹着泪哽咽道:“大总管说了,是娘娘们的一片心意!大总管让儿郎们安心享用后全力杀敌,不要辜负了娘娘们的心意,也不要让外面人小看了宫里的人。”

    既是田雨的话,田雨也是他师傅,尕淼水沉默了。

    那太监立刻招手,让人送了一只食盒过来,打开食盒,亲自双手捧了,跪在地上托举着奉上。

    尕淼水伸出沾满鲜血的手,取了块糕点,正要放入嘴中,忽抬头看向一侧,只见城头将士们都静静看着这边,似乎都想见识一下宫里的东西。他沉声徐徐道:“将糕点分发下去,让将士们都尝尝,告诉大家,是娘娘们的一点心意。”

    亲自带兵上阵杀过敌之后,方真正体会到了以前见到过的那些将领为何会这般做,并非惺惺作态,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

    “整座城才二十万守军,四面分守才多少人?我三百万人马从四面同时攻城,为何久攻不下?”罗照怒斥负责东城门攻击的主将。

    那主将似乎知道要遭此责问,从身后招了名浑身是血的小将上前,让他代为答复。

    小将抹了把脸上的血,拱手道:“大都督,哪止二十万守军,我看一百万都不止,许多京城中的青壮小子都拿了家伙上城,还有许多身手不错的家奴打扮的人,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我拼死杀上城一看,只见城后还有许多青壮小子做预备,一旦有缺立刻上城补位,末将被逼得从城上摔下来,砸在人群中,被人群接了一下才侥幸捡了条命回来。”

    罗照抬头看向巍巍高耸的燕京城墙,意识到了,燕京下了誓死抵抗的决心,已是全城动员,这回碰上了硬骨头……

    ps:三月风雨,一枝红花送春!谢新盟主“eason逆向行驶”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