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二章 兵临城下
    杀俘结仇?路争怔怔看着蒙山鸣,内心再次震撼,一次屠杀宋国六十万俘虏,焉能不结仇?

    不但是结仇,而且是大仇,必成宋国上下刻骨铭心之耻辱,宋国若有机会焉能不雪此恨!

    这原来是有意为之,除了之前对宫临策说的大战略,还要断绝进攻宋国将士们的后路,逼迫将士们奋勇死战!

    原来杀俘也可以成为鼓舞士气的一种方式!

    他明白了,背后有着如此多的种种原因,难怪蒙帅不惜背负骂名和三大派的压力也要执意如此……

    大军离开了群罗山,押着成群的俘虏离开了群罗山,大军携带的辎重皆逼迫俘虏去负担,解放了燕国人马的负担。

    这被水浸泡过的地方,地面虽然干了不少,行进的脚步下路途却依然泥泞,跋涉略显艰难。

    承受负担的俘虏,蒙山鸣不愿在他们身上浪费粮食,只给了点汤水吃喝,体力不济又负重艰难,情况可想而知。

    而这些俘虏几乎人人带伤,都少了只耳朵,每个人的脸颊上都有流淌过的血迹。

    地面泥泞,大军行进速度缓慢。

    ……

    “道爷,公孙布的信,还有红脸猴子的,两边的信几乎同时到了。”

    山中,管芳仪拿出了两份书信。

    牛有道先看了公孙布的,也没其他的,只是提醒一下,群罗山中的燕国大军已经再次出发了。

    之后再看袁罡传递来的,是只有两人熟悉的字迹,牛有道便知是绝密消息。

    一看,是燕京那边的高见成有了回复消息。

    高见成的消息来的晚也能理解,出于保密需求,他没有让身边的管芳仪等人知道与高见成有联系,到了袁罡那边再转给他,消息来的晚也正常。

    牛有道打起了精神细看高见成的意见,很中肯。

    高见成先提了下燕京那边准备拿六十万俘虏做谈判筹码的事,先让牛有道心里有个数。

    之后高见成也没说那六十万俘虏能不能杀,只提出了意见让牛有道参考。

    毕竟是六十万俘虏,杀了这六十万人不说其他的,对蒙山鸣的声誉影响是可想而知的,至少一个‘杀人狂’的名声怕是跑不掉。

    不杀的话,养着消耗粮草显然没必要,不如给朝廷做谈判筹码。

    若要杀的话,也有点讲究,最好不要杀的太直接了,还是当做谈判筹码之后再杀比较合适。

    这个谈判筹码指的不是朝廷的谈判筹码,而是商朝宗或蒙山鸣的谈判筹码。

    高见成的意思是,让蒙山鸣以此向宋军索要粮草,消息传回宋京,宋京朝堂上必有两帮人争论,一方为了六十万精锐愿给,另一方必然是不愿给。

    此论的前提是,燕京正以六十万俘虏为宋军撤兵条件,附加了粮草的要求,宋京必会嫌这边条件太苛刻,也担心蒙山鸣得到粮草后会如虎添翼,一旦反悔会危及宋国,因此宋京朝堂不可避免会出现两派以上的争论。

    这样做的好处有几点。

    一旦杀俘,朝廷追究,蒙山鸣可以粮草不足诉苦,抵挡朝廷的追责,谁叫这边没有足够的补给,朝廷又无法提供。

    另是蒙山鸣可以此说宋国没有诚意怒而杀之,多少可以抵消一些杀俘的负面影响,可以推点责任给宋国,指责是宋国不想挽救这批俘虏,可弱化宋军人心和士气。

    最后一个好处是,俘虏一旦杀了,宋京朝堂上主张给粮的必然会指责不答应给粮的那些人,是那些人造成了六十万精锐的遇害,可让宋京朝堂上相争倾轧。

    高见成的意思说到底,就是坏事做了要有理由辩称自己不是坏人,还得尽量趁机给对手制造一些麻烦。

    看完高见成的意见后,牛有道歪嘴一乐,发现浸淫朝堂已久的人就是浸淫朝堂已久的人,一肚子坏水,这方面果然是玩的很溜。

    牛有道还是那个态度,非必要的话,战场的事他不想过多干涉,专门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才放开手脚去做,遂将高见成的意见发消息转告给蒙山鸣。

    当然,不会露出任何有关高见成的痕迹,全部转化成了自己的意思。

    两边相距不算太远,公孙布很快收到了他的信,将密信译制出来后,第一时间交给了蒙山鸣。

    道路泥泞,蒙山鸣看到信时正坐在行进缓慢的马车中,信是公孙布从窗口递进来罗大安转交的,路争在充当车夫驾驭马车。

    看过信后,蒙山鸣捋须摇头,啧啧轻叹了声,“道爷就是道爷,连庙堂之上也打的一手好的如意算盘。”

    他是由衷的佩服,他打仗虽然厉害,对于朝堂上的事,如外人的评价,他一贯是不太擅长的。

    确切地说,不是他笨,而他是不太重视,不愿在这方面投入精力去琢磨,人的精力有限,过多分散则无法精于一门。宁王在世时,他一门心思钻研打仗便可,朝堂上的事他没什么非分之想,都有宁王挡着,如今他更没有必要去管什么朝堂上的想法。

    而牛有道在战事上从头到尾不对他做任何束缚,只提供有益的帮助,也让他心里感到很舒服,不像三大派喜欢干预。

    有个能人一直躲在幕后关注危机及时出手帮忙化解,他深感到是一种幸事。

    譬如之前平叛,危机逼近,南州那边谁都没察觉到,只有牛有道察觉到了朝廷要对商朝宗动手,牛有道立刻将即将陷入大劫的南州十万铁骑给调离了,让他蒙山鸣率领十万铁骑及时脱离了险境。

    让商朝宗一个人遇险,当时对蒙山鸣等人的感情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蒙山鸣要率人去急救,又是牛有道派人拦下了。

    事到如今再回过头来想想,某种程度上只要他蒙山鸣和南州的实力还在,朝廷就不敢把商朝宗给怎样。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商朝宗留下承担了后果,是遭了罪,可杀施升的事也算是渐渐淡化了。

    回头把事态重新看一遍,牛有道才是那个最理智和最冷静的人,结合商朝宗当时的情况,甚至可以说是理智到可怕。

    若不是牛有道,事情的后果可以想象,当初喊着要出兵拯救燕国的人是他们,但给他们扫平出兵障碍以及防范风险的人却是牛有道,若没有牛有道隐藏于幕后出手,仅凭商朝宗杀施升一事的后果就难以想象,又岂能有现在的局面。

    远方空中出现了一只飞禽,车窗外很快传来张虎的声音,“大帅,宋京来人了,要核实俘虏的人数。”

    蒙山鸣手上密信合上,淡然道:“通知各部小心防范,让他们核实。另外通知宋国的人,想要俘虏拿粮来……”

    ……

    宋燕两国谈判已经有了结果,可并未止住宋军的步伐,宋军五十万先锋人马终于兵临城下,将燕京给围了!

    燕京城门紧闭,守卫人马在城头上如临大敌,各种防攻设施已经准备齐当,城内组织的百万民夫忙碌着,配合大军守城。由此可见,只要有了防范决心,燕京城内的抵御力量绝不止那二十万守军。

    尽管如此,城内的百姓依然人心惶惶。

    城外,有修士将宋使钱连胜送了出去,让其与宋军将领会面。

    在钱连胜的劝说下,加之得到了罗照的军令,宋军暂时只围不攻,等待谈判结果落实,一旦落实不利,宋军将立马攻城!

    宋军在城外叫嚣恐吓,不时击鼓吹号喧哗,给城中人制造威压!

    皇宫某处的一角,已无人敢再靠近,因宫中的某些尸体皆聚集在此地焚化。

    宫嫔们的死因无人敢提,尽管知道根本瞒不住,可大总管田雨还是下了禁令,妄议者死!

    商建雄暂时不敢回后宫去住了,连寝居的地方暂时也并拢到了御书房内的一间小屋内,内心在恐惧什么周围的人心知肚明,却无人敢说破。

    城外敌军叫嚣,城内的宫中,童陌拿着谈判结果与商建雄等人商谈落实步骤。

    商谈这个也是没办法,既要落实谈判结果,又要照顾商朝宗那边的情绪,现在的局势已经由不得商建雄对商朝宗不管不顾强发号司令,商朝宗手中掌握着兵权!

    兵权这东西,也是文官对武官最讨厌的地方,同样也是文官最畏惧的,所以只要一有机会,文官就恨不得将武官手上的兵权加上层层限制。

    这个时候敢把商朝宗给惹火了,谈判谈出了什么结果都没用。

    之前商建雄盼着商朝宗的十万铁骑攻打宋军,现在,他真怕商朝宗会冲动坏他的事。

    站在商建雄的角度来看,商朝宗完全有这样做的理由。

    孟宣来了,又无视外面的守卫直接闯了进来。

    商建雄从案后站起,眼巴巴问道:“孟掌门,前线事宜三大派可都安排妥当了?”

    孟宣犹豫了一下,这事他也尴尬,有点难以开口,毕竟是他之前做了保证的。

    可是没办法,宫临策传回的消息的确有道理。最主要的是,蒙山鸣等人拥兵自重,仗着对局势的左右能力,根本不听三大派的,这个时候三大派只要还在乎自己的利益就不敢对蒙山鸣怎么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看他的反应,商建雄等人皆紧张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

    孟宣最终还是徐徐道:“陛下,估计宋军要不了多久就要发动进攻了,让大军做好死守、做好与燕京共存亡的准备吧!”

    ps:好汉坡上又一人横刀立马,谢新盟主“chenrh1974”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