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一章 俘虏,我是不会放的!
    宫临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看似叽里呱啦的埋怨,却让他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骄兵悍将。

    这群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如此不把三大派支持的朝廷给放在眼里,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有不把三大派给放在眼里的意思?

    “打了几场胜仗,开始目中无人了?”宫临策冷冷砸出一句,瞬间将帐篷内的不满声压了下来。

    中军帐内鸦雀无声,苏启同和张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悄悄瞥向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

    “你们两个都下去吧。”蒙山鸣忽出声挥手。

    张虎和苏启同一起拱手退下了。

    罗大安和路争一左一右站在轮椅后面,蒙山鸣的目光和宫临策的目光对峙上了。

    最终,宫临策打破了平静,“蒙帅,大家的心情我理解,朝廷的决定虽然自私,可对大家也有好处。要说出气,蒙帅一声令下割了六十万俘虏的耳朵,这些人就算放回去,那一个个少了耳朵的人都是宋国的耻辱,也可以说是出了口恶气。张虎他们都是你的旧部,如今也在你的手下,他们会听你的,还望蒙帅让他们多多理解。”

    蒙山鸣神色平静,一字一句道:“俘虏,我是不会放的!”

    宫临策两眼骤然一眯,“蒙帅,要为大局着想,再这样打下去,燕国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只会是和宋国两败俱伤,对南州也不利,能和谈是好事!”

    蒙山鸣:“现在还不到和谈的时候。”

    宫临策哦了声,虽不赞同,却还算客气道:“愿闻蒙帅高见。”

    蒙山鸣:“现在和谈?让罗照率领的三百万宋军主力顺利撤回宋国吗?再把那六十万精锐也还给宋国,宫掌门有没有想过这个后果?”

    此话一出,隐隐点醒了宫临策心中的一点什么,下意识略皱了下眉。

    蒙山鸣继续道:“还了那六十万精锐,再让三百万主力顺利撤回,宋国的实力损失其实并不大,只是局部作战遭遇了重大损失而已。我戎马一生,与赵国、韩国、宋国都交过手,深知国力对作战的重要性,此战宋国的国力仍在,远强过大燕,随时可以再积聚一战的物资,若再让宋国保有足够的精兵,站在我这个燕国军人的角度来看,将是我大燕巨大的威胁,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宫掌门,此战宋国气势汹汹而来,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吗?尤其是在保有国力和兵力的情况下,他们能善罢甘休吗?在我看来,他们若答应朝廷的谈判条件而撤兵,只是迫于一时的形势,为挽回不利局势在做临时的战略性撤退而已!国力和兵力损失不大,且依然远强过大燕,你觉得他们真的会对实力弱小的大燕低头认输咽下这口气吗?”

    “一旦让他们完成战略性撤退,重新稳住了阵脚,必然要对我燕国再次发难!这不是妄加揣测,而是大燕目前的情形摆在这,已经被他们折腾成了这个样子,太虚弱了,也太好欺了,如同三岁小儿一般,燕国的人马连在国内筹措基本的大军作战粮草都困难,不趁这个机会打你还能打谁?”

    “一旦让宋国卷土重来,想再重新攻过东域江就难了,难道宫掌门认为还能有这样的机会?没有了,连再把人马重新组织起来都困难,目前的机会不会再有了,到时候谁来指挥大军作战都没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燕注定要灭亡!”

    “还有韩国!宋国撤了,燕国被折腾到了这般虚弱的地步,宋国一撤,接下来应该就轮到韩国对大燕发动进攻了。韩国发动进攻后,宋国就算不立刻出手,也会等到韩国打的差不多了再次挥兵攻燕,宋国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不可能坐视韩国一家捡便宜。”

    一番言论听的宫临策心惊肉跳,静默了一阵问道:“再打下去就能避免韩国出兵不成?”

    蒙山鸣:“祸水东引!韩国的主帅金爵,我和他交过手,深知此人善于隐忍,善于捕捉最佳进攻时机,没有把握的仗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这也是韩国人马迟迟没有对大燕动手的原因。邵登云打仗还是有一手的,有他坐镇北州,金爵会有所忌惮,我猜金爵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和北州集结的重兵正面冲突的。他在等,他陈兵边境就是在等最佳的有利进攻机会。”

    “虎视眈眈呐!不能让他一直盯着大燕,要把他的目光吸引到宋国来。目前的局势正是大好良机,罗照年轻气盛、贪大求快,给我大燕制造了重大的战略机遇期,我大燕决不能错过,必须牢牢抓住!只要我军将罗照三百万大军给封堵在东域江对岸回不来,再将宋国内部搅乱,眼见唾手可得,金爵必然挥兵扑向宋国!”

    宫临策懂了他的意思,下意识微微颔首,可又迟疑道:“目前的燕国并无吞并宋国的实力,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结果却为韩国做嫁衣裳,一旦让韩国吞并了宋国,只怕未必会领我们的情,坐大的韩国对我大燕不利!”

    蒙山鸣:“所以那时才是真正与宋国谈判的时候到了,现在谈判是找死!只有将宋国打残了,宋国急于自保,逼得宋国没了退路,才会真心实意落实谈判结果。战场上打不赢人家,不能让人家屈服,指望谈判逞口舌之利让人屈服不现实。”

    说到这挥手示意了一下,罗大安立刻推转轮椅,将他推倒了地图前。

    宫临策也跟着他走到了地图前。

    蒙山鸣拿了罗大安递来的手杆,指点在地图上,“两国都虚弱了,谈判成功后,两国谁都不想看到对方倒在韩国的屠刀之下令自己成为下一个刀下鬼,才能一致对抗共同的敌人。谈判成功后,燕宋都有了喘息之机,双方罢兵,交战的兵力都可以集结北上,两国都能集结最强大的兵力顶在北方针对韩国,此时也只有两国联手才能令韩国不敢轻举妄动。”

    “将宋国打服了,东边,燕国东边的威胁便解除了。燕国北部,摆平宋国后,可从容调遣与宋国交战的人马加强北部防御,与宋国联手之下,可保北部无忧。南边是茫茫大海,海上交兵投入太大,南边出现险情的可能性不大。西边,南州愿为大燕西部屏障,道爷对赵国金州有着足够的影响力,一旦赵国发难,不需要朝廷招呼,南州必主动联手金州共同御敌。”

    “这是我这个残废老儿为大燕拟定的大战略,三大派可照这个战略执行,暂时可解大燕之危!只要这个战略目的能达到,虽然显得有些脆弱,但有胜过无,可为大燕争取喘息之机,抓紧时间休养生息、积蓄国力!待我大燕兵强马壮、国力雄厚,还有何人敢来犯?”

    宫临策凝视着地图,脑海里在回味蒙山鸣的话,好一会儿才长吐出一口气来。

    这么多年来,还是头次有人在他面前站在战争的角度为他指点如此全面性的宏大作战战略,他内心隐隐有些震撼,许多迫于形势仓皇应对的事情也有了条理,内心有了清晰的决断方向。

    内心深深感慨之余,又叹了声,“蒙帅若不肯放过那些俘虏,燕京怕是真的危险了。”

    之前突然变得咄咄逼人的语气没了。

    蒙山鸣:“只要我兵锋指向宋国内部,面对难以承受的压力,罗照攻打燕京的企图坚持不了多久,必然要撤军!不需要太久,只需七八天时间便足矣。京城,城高墙阔,易守难攻,二十万人马若是连个七八天都守不住的话,我实在是不知京城留着那群废物还能有什么用?没了就没了吧,总比大燕没了好。”

    宫临策:“看来蒙帅执意要如此!”

    蒙山鸣:“可以把我这东征大将军给免了,也可以把我杀了换人来指挥。”

    宫临策嘴角抿了一下,他现在还真不敢动蒙山鸣,尤其是听了蒙山鸣刚才的话后,张虎等人的态度他也看到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准备与孟宣那边重新沟通。

    罗大安将蒙山鸣推倒主位后,便收拾东西去了,马上要转移了。

    旁听了许久的路争内心是震撼的,听了蒙山鸣的一席话可谓大开眼界,他忍不住走到蒙山鸣身边试着问了声,“蒙帅,若真杀了那六十万俘虏,怕是对您的声誉会有不小的影响。”

    “我还能活几年?孤家寡人的,只要燕国能打赢,要那声誉作甚?路争啊,你记住,这种情况下杀俘即是针对宋国也是针对我们自己的战略战术选择。我大军进入宋国境内作战,粮草不足,又无补给,对士气影响很大,后面还不知会遇上什么困难。燕国到了这个地步,已无退路,将士必须上下一心、全全用命才能挽回局势!杀俘结仇,恐宋军报复,攻入宋国的将士必不敢降,才能拼死作战,国内与宋军交手的人马亦不敢降!”

    ps:好汉坡上又一人,谢新盟主“天下吾姿”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