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九四章 苍鬓老贼
    “哦,那倒是要拭目以待。”查虎笑了笑,“罗照看不破蒙山鸣的企图,将军却看破了,看来燕山鸣、齐无恨的说法不是没道理的,只是不知将军和蒙山鸣对上,谁技高一筹?”

    连昊云图都没好意思开口问出的问题,他这个管家倒是一点没客气。

    呼延无恨略有沉默,最终徐徐道:“若此战换了我对上罗照,罗照这般掐住我的软肋打,我必败无疑!”

    查虎以为他开玩笑,让你跟蒙山鸣做比较,你怎么反倒和档次更低的罗照比了起来,而且还说自己不如罗照,这是几个意思?

    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顿时笑不出来了,问:“这怎么可能?将军自己都说了,蒙山鸣的企图罗照至今未识破,而将军却已经识破了,优劣一目了然。”

    呼延无恨摆手摇头,“老虎啊,这和战争技巧的高低无关,换了是我,我是没办法对燕京的危险置于不顾的,只需一道旨意,我便只能是驰援燕京,只能是被罗照牵着鼻子走。蒙山鸣是个比较纯粹的军人,观他作战便知,这么多年了,他该坚持的一直都没有改变,作战不但没什么顾忌,反而越发老辣。我不一样,有些事情没办法不顾及,老虎啊,我陷的太深了,唉!”一声轻叹,转身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查虎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说别的,譬如和皇室联姻之后的种种牵扯……

    晨光天明,宋国大军骚动,休整后的人马再次准备上路。

    “文悠来了,可是有什么新的情况?”

    一间民居庭院外,见到文悠拿了份情报在手,三位在庭院外谈话的长老之一的常飞打了个招呼。

    “正是。”文悠颔首,走到庭院门口,见到里面的屋门还是紧闭状态,多少有些讶异,“大都督还没醒来?”

    东应来道:“可能是近日太过伤神操劳,大军也不差那半个时辰,不妨让大都督再多睡一会儿。”

    文悠皱眉,扬了手中情报,“江防那边一个时辰一报的军情,如何睡的安神?”

    这么一说,三位长老相视一眼,是觉得有些奇怪。

    文悠快步入院,在紧闭的屋门前敲了敲门,“大都督?”

    三位长老也在他身后跟了过来。

    屋内,晨光透过窗格糊纸透影,一张悬挂的地图前,罗照同样坐了一宿,根本就是一夜没合眼,英俊面容刚毅,神情略有憔悴,一直在盯着那张地图。

    深入燕国腹地作战,他一点都不担心,大势在他这边,他真正担心的还是宋国那边和蒙山鸣的战事。

    蒙山鸣的意图不明,浓郁的危机感一直压迫在他心头,这份危机感不解除,身为宋军主帅,让他如何睡的着?

    听到敲门呼唤声,脸色在窗影下晦明晦暗的罗照出声道:“进来。”

    门嘎吱一声推开了,文悠等人进门一看,只见罗照一身银甲端坐,看那样子,似乎一夜未曾卸甲。

    几人不由面面相觑,随后走近了,文悠问:“大都督一夜未歇?”

    罗照看向他,“乌群烈那边情况如何?”

    “史辛茂人马也进了群罗山脉,咬在后面的人马也跟了进去。”文悠禀报了一声,并走到地图前,拿起木炭在地图上刮了刮,标出了兵马运行的态势,之后指着地图几部人马的态势点了点,“人马遛来遛去,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如今敌我人马基本上已经全部进了群罗山脉之中。”

    罗照绷着脸,这个他早就意识到了,沉声道:“蒙山鸣似乎想在群罗山脉与我军一决雌雄!”

    文悠颔首:“明显是有此意图,只是实在看不出他有何办法与我军一决雌雄,乌群烈等人又不是傻子,此刻定然已高度警惕,岂能轻易上当?”

    这正是罗照在琢磨的问题。

    东应来出声道:“山中植被茂盛,可吃的植物多,莫不是想以此为基础,一旦粮绝欲靠吃些山中产物来坚持,以此与我军久耗?”

    尽说些想当然的天真话,你以为是你们那些修士?罗照差点翻白眼,不过态度还算客气道:“东长老说笑了,这不是几万人,而是两百多万人,山中天生地长的东西再丰富,可吃的东西也经不住这么多人来吃。”

    东应来想想也是,略讪笑道:“大都督言之有理,只是这蒙山鸣把咱们江防人马引入这群罗山中,究竟想怎么打这一仗?”

    众人也都在盯着地图琢磨。

    罗照却缓缓回头看向了东应来,一字一句道:“东长老刚才说什么?”

    语气不对,文悠猛回头看来,又看向东应来,凭他对罗照的了解,应该是东应来刚才的话触动到了罗照什么。

    余者都看向了东应来,也没觉得东应来刚才有说什么不对劲的话。

    东应来被众人这样盯着,闹了个浑身不自在,“我说大都督言之有理,有错吗?”

    罗照似乎遭遇了千钧重负,双手撑着椅子扶手一时间竟难以站起来,语带颤音道:“后面一句。”

    东应来皱眉道:“我问蒙山鸣把江防人马诱入群罗山想怎么打这一仗?”

    众人互相看了眼,还是没听出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结果却见罗照双手撑着椅子颤巍巍站了起来,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瞪大的双眼盯着地图好像要裂开似的。

    苏元白上前,沉声道:“大都督,你怎么了?”

    罗照踉跄上前几步,抖动的手指指着地图,哆嗦着说道:“江防…东域江…群罗山…”

    话都说不利索了,两腿似乎有些发软,话没说完,人又打摆子般踉跄而退,撞翻了椅子,人亦跌倒在地,整个人无力的犹如三岁小孩一般。

    “大都督!”众人惊呼,一起上前搀扶。

    被扶起的罗照依然费力地伸出手指指向地图,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难以出声,两眼用力瞪着。

    见他如此,文悠惊疑不定,不知罗照看出了什么不对,竟把他给惊成了这样。

    苏云白道:“大都督,不要急,有话慢慢说。”一只手掌摁在了罗照的后背,施法为其理顺激动的气息。

    体内紊乱气息终于缓了过来,终于能顺利出声的罗照发出一声近乎绝望的悲鸣,“中计也!撤!让乌群烈人马立刻撤!立刻撤离群罗山!快!快!快!”

    众人惊疑不定,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否则不可能把这位大都督给急成这样。

    可众人依然疑惑,文悠:“大都督,不妨把情况说明,否则不好撤,人是从群罗山四面八方进的,原路从四面八方撤出吗?”

    罗照指着地图悲吼:“快撤!东域江,连番大雨,江水暴涨,蒙山鸣要决堤毁坝利用水攻群罗山,快撤!”

    此话一出,三位长老虽震惊,却依然有些茫然的看向地图。

    文悠猛回头看地图,一看群罗山一带的地势走势,再联想到敌我双方进山后的态势,终于明白了蒙山鸣的恐怖意图,顿时大惊失色,脸都吓白了,下巴哆嗦了一阵,愣是没能说出话来,紧接着一个转身,亦撞翻了一张板凳,人摔到在地又爬了起来,额头磕出了血也顾不上,可谓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蒙山鸣,苍鬓老贼,我与你誓不两立!啊…”愤声咒骂中的罗照忽一声惨叫,一手紧抓胸口,两眼翻白,硬挺挺倒下,幸好被扶住。

    “大都督!”又是几声惊呼。

    三位长老迅速抢救才发现,罗照竟因一时怒急攻心,昏厥了过去。

    ……

    东域江畔一群人影飞掠而来,上百名燕国三大派弟子一起飞落在江畔。

    “指定的位置就是这里了,口子要掘宽掘大,要快,动手!”领队修士挥手喝了声。

    上百名修士立刻一字排开在江岸后,轰隆隆声骤起,掌力狂轰,剑气狂劈,攻的江坝土石横飞不停。

    江岸堤坝的宽度越来越薄,随着一道口子轰开,堤坝后的江水“轰”的崩破喷出,将一名措手不及的修士给冲飞了。

    口子一开,掘薄的江堤顿时如纸片般被撕裂,一群修士从狂轰而来的江水中飞身而起,纷纷落在了决口两岸。

    被水冲走的修士踏浪而回,落在众人身边手捂胸口。

    看着浩荡倾泻而出的江水,一群修士也都累得够呛,实在是这堤坝够宽够厚,将他们的法力消耗的够呛。

    ……

    群罗山,郁郁葱葱,山脉起伏,大群人马攀爬上山,蒙山鸣的轮椅是由两名修士抬上山的,到了山顶放下。

    蒙山鸣登高望远,山下大军还在上山,远处几里外的地方,紧咬的敌军也停下了,似乎正在观望这边动静。

    宫临策闪身飘来,飞落在了蒙山鸣的身边,提醒道:“让大军抓紧时间上山。”

    蒙山鸣回头问道:“已经打开了吗?”

    宫临策颔首,甚至微笑着拱了拱手,“一泻千里之势,宫某这次要亲眼见证蒙帅立下那不世奇功!”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处久了,多少都会有些交情,而眼前将会发生什么他更是心知肚明,决堤的人手就是他秘密安排去的,他亲自参与了,更是亲眼目睹了蒙山鸣这一路上的运筹帷幄将敌军戏耍于股掌之中,实在是由衷的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