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九三章 蒙山鸣终于要下狠手了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大变,宫临策第一个沉声道:“蒙帅,你在开玩笑吗?”

    徐景月则笑的很尴尬,“蒙帅,大安的路还长,不急于一时。”

    张虎更是直接挑明了,“大帅,大安根本没有什么作战经验,纸上谈兵和实战是两码事,这么大的战事岂能交由他来指挥?未免太过儿戏!”

    面对一片反对声,蒙山鸣明白了,凭自己的威望在这种事情上也无法为罗大安一步到位,下面人不服。

    他只是试探性的一说,看看大家的反应,得到的回馈让他下定了决心,罗大安已经不适合一直呆在他身边了,准备找机会将罗大安扔到底层去……

    随着宋军逐渐逼近燕京,还有东域江战事的变化,燕军接连胜仗稳住了诸侯军心,蒙山鸣与商朝宗联系书信来往后,商朝宗的十万铁骑开始有了动静。

    一直稳坐不动的南州十万铁骑开始向罗照率领的大军逼近。

    获悉此消息时,罗照正在马背上随大军行进,一直不动的南州人马有了动静,令罗照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经过谨慎思考,罗照环顾浩浩荡荡前行的大军,下令道:“前锋人马加速前行,与主力人马拉开距离,诱商朝宗来袭。”

    他准备给个破绽引诱商朝宗进攻,一旦商朝宗上钩,他的主力人马立刻从两侧迂回包抄……

    “陛下,商朝宗的十万铁骑正在向宋军移动,似乎有攻击宋军的意图!”

    燕京皇宫内,接到消息的大内总管田雨迅速将消息上报给了商建雄。

    商建雄闻讯大喜,从案后猛然站起,追问:“消息确实可靠?”

    田雨:“不会有错,老奴开始也不相信,已经确认过了,南州十万铁骑的确在逼近宋军。”

    宋军在燕国境内横行无忌,前锋人马几乎一直在以日行两百里的速度急行军,快速逼近燕京,已经让燕京慌做一团,抛弃燕京撤离的呼声日渐高涨。

    南州人马此时出现驰援态势,让商建雄看到了希望,惊喜意外道:“传旨给商朝宗,只要他能拦下宋军,寡人愿将大司马职位授予他!”

    田雨愣了一下,看了看一旁的修士,欲言又止,真的要将大司马的位置给商朝宗?

    接触到商建雄意味深长的眼神后,田雨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是要鼓励商朝宗,至于事后给不给,还怕朝中那些人找不出借口阻拦吗?

    “是!”田雨当即应下照办。

    然而现实让商建雄失望了,大司马的位置似乎根本无法打动商朝宗,南州人马的确逼近了宋军,却一直在旁随,根本没有拦截进攻宋军的意思。

    罗照也失望了,不管他露出什么破绽,商朝宗就是无动于衷,一直旁随着不为所动。

    这种感觉让罗照很不好受,宋军好像成了一块肥肉,商朝宗就像一头饿狼似的,一直在边上虎视眈眈,偏偏又来去如风,令人无可奈何。

    ……

    “陛下,宋军五十万前锋人马离我京城最多只有五天路程了,京城这边的二十万守军怕是很难挡住。”

    “陛下,京城不可守了,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倘若晚了,怕是难逃宋军追杀,必须先行撤离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我京城城墙高耸,易守难攻,二十万人马真的就守不住吗?”

    “陛下,五十万只是宋军前锋人马,一旦京城被围,宋军后续人马再赶到,根本守不住。就算能守住,进京的物资被切断了,京城这么多人口,又能坚持多久?没有援军,守不住的!”

    “陛下,一旦坐守到宋军攻破京城,那将是一场浩劫啊!”

    “难道真的要让寡人扔下京城百姓而逃不成?真要扔下了百姓而逃,让寡人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大燕的百姓?”

    这是御书房内商建雄和几位重臣的谈话,撤离已不可避免,问题的关键是留谁坐守京城。

    这边不可能一点守卫动作都不做,就直接把燕京拱手让给宋军,真要那样的话,商建雄这皇帝也别做了,得被唾沫星子给喷死。

    不但要守,还得有一位重臣坐镇,若让一上不得台面的臣子守卫京城,也太敷衍了,那和拱手让出有什么区别?

    留哪位重臣坐守京城呢?这个话题很沉重,一时难以决定,商建雄的意思是让众臣自己再商量商量。

    待众臣离去后,商建雄瘫靠在了椅子上,轻轻唤了声,“田雨。”

    “老奴在。”田雨上前。

    商建雄近乎呢喃道:“后宫女人太多了,撤离时若抛弃了臣民反而带着一群女人,人言可畏啊!”

    田雨理解,那些女人身边还有伺候的下人,欠身:“是的,大军中夹带着数不清的女人,走不动,对军心士气也不利。”

    商建雄:“拟一份后宫一起撤离的名单出来吧,你自己斟酌。”

    田雨试着问道:“带走多少贵人合适?”名单他可以拟,但具体带走多少人他做不了主。

    商建雄反问:“十个?三十?”

    田雨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给皇帝生过儿女的也不止十个。

    商建雄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带少了,不是他需要那些女人,而是不少女人背后的家世背景不好得罪,人家父兄之类的在为你卖命或牧守一方,你把人家女儿给抛弃了?

    最终,他自己叹了声,改口了,“控制在一百人以内吧!”

    “是!”田雨应下,又试着问了声,“其他贵人怎么安排?”

    商建雄闭上了双眼,没有说话,似乎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不说话就是一种态度,田雨心弦一颤,明白了,皇帝陛下的女人不可能落在敌军的手上遭受亵渎。

    后宫佳丽三千,那只是民间的说法,商建雄还不至于弄那么多自己根本没精力去接触的女人,但几百个还是有的,到了一定的地位盛情难却!

    几百号后宫佳丽啊,都是皇帝的女人,田雨的心情沉重,这个恶人也只能是由他去做了!

    ……

    燕京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大军暂歇休整的罗照站在地图前,也同样陷入了巨大的不安之中。

    攻入宋国境内的燕军人马像遛狗一样,正把乌群烈的江防人马遛来遛去,这很不正常!

    “大都督,乌群烈那边的消息来了。”驿站外快步而入的文悠进来便招呼了一声。

    罗照面对地图无动于衷,目光盯着地图冷冷问道:“敌军粮草情况查明了吗?”

    文悠:“查明了,敌军人马运动中,所携带也很好观察,和大都督的预料并无什么差别,坚持不了多久。”

    罗照盯着地图咬牙道:“蒙山鸣究竟在搞什么鬼?”

    文悠懂他的意思,之前是这边想遛蒙山鸣的人马,因为知道蒙山鸣的粮草不多,想耗死他,如今局势反过来了,反倒成了蒙山鸣在遛乌群烈的人马。

    问题的关键就在蒙山鸣的粮草上,明明粮草不足了,还这样耗,是在找死吗?不正常,这很不正常!而大都督的不安正是来源于此,最近高度关注乌群烈的江防人马和蒙山鸣的人马情况。

    一旁的苏元白试着问了声,“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罗照回头,反问一声,“身为主帅,拿两百多万人马的性命故弄玄虚,苏长老觉得可能吗?”

    正因为如此,他才真正体会到了蒙山鸣的利害,根本看不懂。

    苏元白腻味道:“可燕军这样绕来绕去的,究竟是在干什么?”

    罗照回头盯向地图,“有一点是能确定的,他一定是在想办法歼灭我江防主力人马,不摆平江防人马他难以在宋国境内有所作为。文悠,再次提醒乌群烈,一定要广布探子,严密关注燕军每一支人马的动向,一定要适当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绝不可给燕军下毒手的机会!还有,敌我双方大军动向让他一个时辰一报,我要随时掌握双方大军的态势。”

    ……

    齐国,风雷堂内,灯火通明。

    一张椅子摆在地图前,呼延无恨在此面对地图坐了一晚。

    呼延家的管家查虎进来了,站在了呼延无恨的边上,看了眼地图,笑眯眯道:“将军又熬了一夜,这地图都快被你看出花来了,至于如此吗?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按理说,下人是不许进这军机重地的,但他是个例外,昊云图亲自批准的。

    呼延无恨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走到地图前,手指在一个位置上敲了敲,“过江了,有了施展的余地,蒙山鸣终于要下狠手了,宋国这回搞不好要被蒙山鸣整个给打趴下,宋国的江防人马估计要全军覆没了!”

    “群罗山脉?”查虎走到地图前看了眼,问:“要在这大决战吗?”

    呼延无恨颔首:“蒙山鸣的确是战略战术上的顶尖高手,人马调动那叫一个精彩,差点把人给绕花眼的动作只是障眼法,用来迷惑宋军而已,目前看来,罗照并未识破蒙山鸣的企图,就算现在反应过来,估计也晚了,好戏要上演了!”

    查虎哦了声,多少有些意外道:“当年罗照不是和英扬武烈卫交过手吗?听说以寡敌众依然能全身而退,何至于如此不堪?”

    呼延无恨冷哼一声,“那得看他对上的是什么人,那时蒙山鸣已经隐退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而已。这回他对上的是真正的猛虎,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对手,罗照年少得志,意气风发这些年,这回怕是要栽个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