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九一章 云里雾里
    壶口防线守军再次溃败的消息传到江防总督府,上下震惊!

    尽管已知中了燕军的计,可大家还是没想到能败得如此惨烈,四十余万人马几乎全部阵亡,能在国战时派来为国守国门的人马可是大宋的精锐人马啊!竟败的如此之惨,竟败得如此迅速!

    “徐来平战死…”拿着战报的乌群烈仰天长叹一声,复又颓然跌坐在了案后的椅子上,“是我之过,是我之过!”

    他知道,这边传给廖、徐二人的撤离命令还是晚了,否则不可能败的这么惨。

    敌方的人马有限,哪怕是全力突围,也不可能死这么多人。

    这是死守壶口防线、抱了与壶口防线共存亡的决心,才会出现这么惨烈的状况。

    他能想象到壶口将士拼至最后的惨景,背后就是自己的国家,就是自己的家园,壶口将士誓死阻击敌军!

    “是我之过呀!”乌群烈呢喃个不停,两眼泛着泪光。

    这明显是敌军周密计划好了的,劫了粮后立刻动手,而这边等到了消息,再将消息回传,中间的空档时间壶口防线守军依然在执行不惜代价守住壶口防线的命令。

    敌军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奸计一环套一环,他每一步都在敌军的掌控中,硬生生让下面人马往敌军的圈套里钻。

    罗照一听到情况就知道这边难以守住,而他显然还是反应迟钝了,若是反应快些,再果断作出决定把人给撤离,四十万精锐人马焉能覆没?

    他怪不了上面,也怪不了下面,他既然是江防总督,是有临战指挥权的,身为一方主帅,就该顶的住压力。

    譬如蒙山鸣能顶住燕国朝廷的压力执意攻宋,譬如罗照能顶住宋国朝廷的压力执意取燕京。

    身为军人要坚决执行军令,身为主帅却得有主见,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上面无法即时洞悉战情,主帅做不得唯唯诺诺的应声虫,战场上是有临场决断之权的,但必须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这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所以乌群烈忏悔不已,自责自己太过守成,没有充分尽到主帅的责任。

    ……

    途中驿站正堂内鸦雀无声,罗照站在地图前,默默盯着地图。

    一群人在后面静静盯着罗照,壶口防线惨败的消息再次传来,四十万宋国精锐就这样没了,众人心情皆沉重不已。

    先是壶口防线被燕军奇袭攻破,之后燕军诈败将壶口防线让给了宋军,最后燕军再攻壶口防线,给予宋军重创。

    燕军仅围绕一个壶口防线做文章,前前后后便让宋军折损了六十万精锐人马,这比宋军攻入燕国境内消灭的燕军人马还多,让人心情如何能不沉重?

    接到惨败消息的罗照一声未吭,没有怨谁,也没有怪谁,只是静静站在了地图前。

    良久后,罗照深吐出一口气来,语气平静道:“乌群烈手上差不多还有一百四十万人马,蒙山鸣手上人马至少超过两百五十万,不宜再硬碰了。传令给乌群烈,放弃硬碰,江防人马全面转为骚扰纠缠,消耗燕军!”

    之前壶口防线被攻破,他做了让步,命乌群烈放弃防线,以绝对优势歼灭先期渡江人马,不行的话再纠缠。四十万精锐损失的消息传来,他意识到了,乌群烈很难是蒙山鸣的对手,加之又损失了这么多人马,他果断再次做出让步,直接让乌群烈放弃进攻,直接采取耗死燕军的策略。

    他没办法即时掌握战情,考虑到乌群烈和蒙山鸣的对抗实力,只能是选择一个最稳妥的战略。

    文悠略默后,提醒道:“大都督,这种不抵抗的策略,会被视为软弱,会遭来朝中的巨大非议。”

    罗照面对地图,神情异常冷静,“由此战可看出,蒙山鸣不愧是一代名将,仅一个壶口防线就被他打出了各种花样。可以想象,正面交锋,乌群烈他们根本不是蒙山鸣的对手。可惜我不能立刻乘飞禽返回江防,我若走,朝廷闻知壶口惨败,不安之下必然要命大军回撤,我走了,这里没人能扛住朝廷的压力。所以宁愿稳妥,只要最后能赢,只要最后的胜利属于大宋,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应该的!”

    ……

    燕京,尽管燕军攻破宋国防线的捷报消息已经在京城传开了,可是却没有任何高兴气氛。

    纸包不住火,宋军离燕京越来越近,消息已经瞒不住了。

    燕军攻破宋军防线又如何?燕国国都都要失守了,商朝宗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置大燕的利益而不顾。

    在有心人的散播和挑拨下,京城百姓的态度变了,几乎都在咒骂商朝宗和蒙山鸣,几乎将二人骂作国贼,恨不得将二贼给挫骨扬灰!

    “捷报!”

    御书房外传来弱弱一声,一名太监知道如今的氛围,“捷报”二字都不敢说大了声,小心翼翼捧了捷报进来。

    童陌、商永忠、高见成的目光都落在了案后查看捷报的商建雄身上。

    御书房内负责监视的几名三大派弟子冷眼旁观,自从商建雄擅自调动北部人马,三大派便如此对待了。

    商建雄对捷报上的内容面无表情,传给了童陌三人查看。

    三人看后方知,攻宋大军又歼灭了对方近四十万精锐人马。

    按理说,这是可喜可贺的大胜利,可御书房内的诸位却没一个高兴的。

    商永忠冷哼一声,“拿人命堆出来的而已,渡江强攻时,逼迫朝廷人马打头阵,其心可诛!”

    正这时,灵剑山掌门孟宣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不请自入。

    御书房内站定后,孟宣冷目扫过众人,目光最终落在了商建雄的身上,“陛下,攻宋大军死战用命,有功当赏,两名功臣敕封侯爵的旨意为何还没下?”

    商建雄沉声道:“死战用命?将朝廷人马推上前送死,只渡个江而已,顷刻间便折损了朝廷二十万人马,诸侯人马却躲在后面保存实力!死的是朝廷的人马,用的是朝廷将士的命,立功受赏的却是诸侯的人,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孟宣面无表情,“陛下冲动了,什么朝廷的人马诸侯的人马,说到底都是大燕的将士,前方将士浴血厮杀,当给予激励,下旨吧!”

    对方心里憋着气,解释不通,他也懒得废话了,直接逼迫,宫临策在前线可是当众做了保证的,三天之内要给回复的,他孟宣在后方坐镇若是连这点事都搞不定,岂不是在拆宫临策的台?现在正是齐心协力的时候。

    被逼无奈,封侯的旨意,商建雄最终还是下了。

    ……

    风雷堂,齐国军机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擅闯。

    上将军呼延无恨守在一副地图前负手而立,时而盯着地图琢磨,时而在地图前徘徊。

    他所盯的正是燕、宋相隔的东域江地图,最近他几乎一直在这,随时等候那边的战情消息。

    知道他在高度关注此战,一将得到新的战情后,快步赶到入内,奉上呈报:“上将军,壶口防线宋军惨败,送给壶口守军的军粮被燕军伏兵给劫了,守军被燕军内外夹击,四十万人马覆没!”

    呼延无恨拿了战报到手,详细查看后,唏嘘摇头道:“这是死战不退呀,可惜了,轻敌了。”复又抬头问道:“可有弄清燕军渡江前的偷袭人马是怎么过江的?”

    那将领回道:“目前还不知情,不过迟早会知道的。”

    呼延无恨挥了挥手,示意其退下后,自己又站在了地图前琢磨。

    他最近就在琢磨这事,宋军防线一点被攻破,全线松动,壶口守军有此惨败,他倒是不怎么意外,反倒是渡江前的那批先前潜伏过去的人马让他很感兴趣,宋军如此缜密防守态势,燕军是怎么把那么一大批人马给潜伏过去的?

    世人都道:燕山鸣,齐无恨!

    可他居然没搞懂蒙山鸣是怎么做到的,根据情报,宋军至今还是稀里糊涂的,至今败的云里雾里。

    两人齐名于天下,搞不明白蒙山鸣的战法,他连觉都睡不安稳,一直在翻来覆去琢磨这事。

    身为一代名将居然搞不懂他国将领的战法,而且是连事后都弄不明白,连齐皇昊云图问及此事,他也说不清个一二三,让他如何能安心?

    想到昊云图看他的那怪怪的眼神,还有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只是顾及他颜面没好意思说出来而已,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

    帐帘一掀,罗大安和一名修士从帐篷内出来了。

    一群人等候在门口,张虎忍不住问了声,“大安,蒙帅怎样?”

    罗大安颔首:“蒙帅醒了,请诸位入内。”

    入帐时,宫临策问了一下那刚出来的弟子,“人怎么样?”

    那弟子回:“已无大碍,刚服下补气益血的灵丹。”

    宫临策微微点头,进了帐内。

    徐景月在罗大安身边略停步,问了声,“你是罗安的长子?”他也是不久前听张虎说的。

    “是!”罗大安欠了欠身,“见过徐将军。”

    徐景月回头招了下手,一将过来奉上一柄宝剑,徐景月接到手又递给罗大安,“我与你父亲是旧友,这把剑还不错,你留在身边防身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