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九零章 无一降卒
    咚!乌群烈一拳砸在了案上,咬牙道:“大都督明鉴,立刻按大都督的战略执行,速告廖、徐二人,立刻放弃壶口防线,即刻撤离,待与我大军会合!”

    刚才还犹豫不决的他,此时终于做出了最后决断。

    “是!”传令官领命飞奔而去。

    乌群烈挥手召集诸将走到了地图前,沿着江防由北向南指去,“按大都督的意思,江防全面放弃,却不可冒然全部松开,一旦全部松开,敌军中部过江人马便会拦截我南下人马。从北部开始,陆续放手,大军一路南下集结,集结重兵攻打张虎和随后渡江的徐景月,若战事顺利则罢,若不顺利,则立刻按大都督的意图虚虚实实纠缠,不给燕军补给的机会,将燕军耗死在我宋国境内!”

    ……

    “哼哼!”临时中军帐内,接到郭献福劫粮成功战报的张虎一阵冷笑,旋即下令,“立刻传讯给徐景月,即刻渡江攻打,不得拖延!”

    ……

    一只金翅落入对岸军营内,徐景月很快从帐内转出,随着他一声令下,数十万人马全部动作了起来,即刻渡江!

    ……

    “大人,徐景月人马开始渡江了!”

    一片废墟间搭建的中军帐内,一声急报后,廖南青和徐来平迅速钻出大帐,双双跑到了高处,登高望远,只见对岸上游乌压压一片木排载着人顺流斜冲而下。

    廖南青沉声道:“徐兄,你领二十万人马防守后方,预防张虎背后偷袭,我领余者抵御徐景月人马登陆!咱们两边互相支持,若哪边情况不妙,则立刻互相支援。”

    “好!”徐来平一口应下,廖南青派了自己的副将配合徐来平点齐人马。

    没办法,徐来平手上已不够二十万人马,用他廖南青的人马,自然要有他这边的配合。

    很快,四十余万人马分成了两部,前后防御。

    没等多久,江岸上已是杀声震天,徐景月人马强攻,比之张虎人马强攻时可谓好多了,岸防抛投施设皆被张虎给搞掉了。

    岸上,江上,双方人马箭雨互射,双方都不断有大量人员倒下。

    箭雨稍歇,双方修士又再次冲出,在江上拼命厮杀。

    徐景月人马不惜代价往岸上冲,冲上岸的则被宋军往死里砍杀,可江面木排上靠岸的人马还是硬着头皮往岸上冲。

    负责后方防御的徐来平登高望远,不出所料,张虎果然要与徐景月内外夹击,已能看到张虎大军向这边徐徐推进。

    待他看清张虎大军的阵容,两眼瞪大了不少,神情狠狠抽搐了一下。

    张虎那边推来了大量的抛投设施,都是之前从壶口防线上拆除的,事先偷偷转运走了,此时又全部组装好了拉回。

    “放箭!”徐来平拔剑怒吼,不想让张虎大军靠近。

    急骤的丁零当啷声中,张虎大军以盾牌护卫,继续护着一堆木架推进,虽然不时有人倒下,但阻碍不了大军推进。

    “不准乱,前进,继续前进!”有将领大声呵斥,不顾中箭倒下的人员,继续逼迫大军保持阵型推进。

    一到合适的距离,这边点燃了不少的火球,正是当初徐来平用来攻打张虎渡江人马的东西,之前徐来平败退的太过仓促,各种物资都留给了张虎,此时被张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放!”随着一声令下,抛投木臂一阵阵弹起,一颗颗火球飞向对面。

    对方阵营中砸开的火光四射,火球中的瓦罐油壶砸碎后冒火飞溅,带着燃烧的火油烧出一个个乱跑的火人,凄厉惨叫声不绝于耳。

    防线上的防御设施已经被张虎提前给拆光了,宋军人马连个躲避的地方都难找,令这边很快陷入一片火海。

    还有抛石器抛出的一颗颗大石头从天而降,隆隆砸入宋军阵营中,砸出惨叫声不断。

    徐来平指挥的防线顷刻间大乱,弓箭阵势顿破,如今反倒是张虎那边的箭雨反扑。

    陷入火海和乱石攻击的人群顾不上用盾牌防护上空降落的箭雨,人马那是一片片倒下。

    “救我!”有人中箭倒地,难以动弹,眼见一颗颗火球从天而降,惶恐求救,却被一颗飞落的大石头轰一声,砸的血肉横飞。

    这边冲出去的修士,欲破坏对方的利器,却被数不尽的箭雨压制。

    徐来平回头看了眼江边不断冲击江防的人马,再回头看看眼前,满脸悲愤,眼眶中有泪光。

    他知道这边中计了,知道这边完了,知道防线不可能再守住了。

    他也知道不能再让对方这样倚仗利器攻击下去了,拔剑怒吼道:“冲!”

    “杀!”宋军立刻从纷乱中冲出,举着盾牌强攻。

    随着张虎一声令下,前方盾牌阵迅速后撤,放开了前沿,前沿的弓箭手立刻改成平射,后方的弓箭手则依然抛射。

    “徐大人!”一名修士惊呼,连带着几名修士一起惊呼。

    徐来平竟抢了一面盾牌在手,身为主将竟然挥剑随同其他将士们一起冲杀了出去。

    空中一阵抛射的箭雨落下,徐来平举起盾牌抵御,丁零当啷声中,冲在前面的将士突然倒下,几支平射的嗖嗖箭矢射来,徐来平就地一个翻滚躲过,然而刚站起时,就被一支箭矢正中胸口。

    紧接着十几支箭矢射的他身躯乱颤,其中一支箭矢恰好正中他一边眼窝内。

    口鼻涌血的徐来平后倒而下之际,被几名闪来的修士抢住,迅速拖了后退。

    宋军不惜死冲来,很快到了眼前。燕军前沿弓箭手迅速后退,盾牌手再次上前,构筑盾牌防御,硬挡住宋军的血肉之躯冲击,而盾牌后面的长矛从盾牌间隔中唰唰刺出,捅翻一批又一批。

    轰隆声中,随同冲来的宋国修士以剑气摧毁了盾牌防御。

    燕国这边的修士立刻群飞而出,与宋国修士血战在一起。

    “冲杀!”张虎挥剑怒吼。

    “杀!”燕军立刻发动了全面反冲锋,双方人马血战在一起……

    江防前沿,一铠甲染满鲜血的将领跑到了廖南青的身旁,悲声道:“大人,徐大人战死!”

    “什么?”廖南青回头惊呼,可谓瞬间想起了徐来平生前托付京中家小的一幕,“啊”一声狂吼,当场一脚将自己派出配合徐来平的副将给踹翻在地,怒吼:“那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回来?”

    副将泪涌,悲泣道:“大人快走,敌军攻势太猛,后面守不住了!末将无能,不能再追随大人了,末将先走一步!”爬起来直接挥剑往脖子上一抹。

    动作赶紧利落,毫不犹豫,热血当场喷了廖南青一脸。

    廖南青惊呆了,眨动的眼皮上还有血珠滴落,那副将就这样倒在了他面前……

    廖南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杀声震天的战场上脱身的,他只知自己在不断厮杀。

    待到耳畔清净下来,身边只剩下了数千名狼狈不堪一身是血的将士,有些负伤的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他是被一群修士从乱军围攻中拼死抢出来的。

    “廖将军,你受伤了。”一名修士要帮他卸下一身血污的战甲,为他治疗后背的砍伤。

    廖南青一把推开了他,看着眼前一个个不成人样默默看着他的那几千将士。

    四十多万人马啊!就剩眼前这些了?那些跟随他多年的弟兄就剩这些了?

    “啊……”廖南青忽挥剑面对苍穹悲愤怒吼,继而又挥剑对身旁草木乱劈乱砍,犹如疯魔了一般。

    一群狼狈不堪且已麻木不仁的人静静看着。

    ……

    几十万宋军人马,逃离的自然不止几千人,也不止从一个方向逃的,大概有两三万人逃掉了,四处乱逃,人数众多,也没办法追,燕军不可能也四散开了追逃。

    什么叫尸横遍野,眼前就叫尸横遍野,宫临策等人站在一处废墟上观看四周。

    几十万具尸体横在眼前,修士的那点打打杀杀与眼前这些比起来又能算的了什么,宫临策很沉默,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一次战死这么多人。

    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郁到刺鼻,流淌下去的血水已把江水染红。

    染红的江水中,一只木筏靠岸,徐景月到了,一行登岸环顾这片凄惨的战场。

    打扫战场的燕军人马正在搜刮宋军尸体身上随身携带的口粮,有人在旁抱着箩筐配合,这边实在是太缺粮食了,只要有就不会放过。

    清理过的尸体则直接抛入江中,不抛入江中也没办法处理,也只有抛入江中才是最便捷的办法,总不能看着堆积腐烂。

    张虎露面迎了徐景月。

    “蒙帅在哪?容我去拜见。”徐景月说了声。

    张虎:“蒙帅太累了,这边点了他的穴道,强迫他入睡了,让他再多睡一阵吧。”

    徐景月点了点头,“木筏不够,对岸还有近二十万人马没过江,我要用这边木筏接应一下。”

    张虎理解,这边早前渡江后送返的木筏本就不够,挥手招了一将过来配合徐景月那边。

    之后两位主将一起在成堆的尸体中联袂走动视察战场。

    见到这么多尸体,徐景月问了声,“有多少降卒?”

    “跑了两三万的样子,没有降卒。”

    “降卒都被你处决了?”

    “没有,是无人投降,没逃的皆死战到底,这伙人的战力很强悍,这种情况下还让咱们也搭了十万人进去。”

    “竟无一降卒?”徐景月吃惊不小,“这廖南青和徐来平是何等人物?”

    张虎:“管他何等人物,降了我也得杀,我没那么多粮食养他们。”

    徐景月环顾四周,由衷感慨道:“都是好汉,可惜将帅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