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八六章 攻破防线
    随着张虎的一道军令降临,蛰伏在夜幕中的左统领郭献福站了起来,一声令下,率领两万五千壮士在黑夜中疾驰,直奔向那火光照亮了天空的地方。

    潜伏的距离较远,也不敢靠近,靠近了太危险,无法避免不被发现。

    途中有人绊倒摔倒,爬起来又继续狂奔。

    途中遇到小部袭扰直接杀了过去。

    江岸正在厮杀对抗,后方突然冒出人马的消息一传来,徐来平差点惊出一身冷汗,幸好他事先多少有点心理准备,临时干净利落地抽调出了五万人马去拦截,并跺脚叫骂,怪那十万撤回的援军为何还没来到。

    他此时并不知他那批回撤的援军正在遭受惨烈阻击。

    郭献福也不愧是张虎手下的得力干将,也的确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临战应变能力不弱,途中见惊动了对方,立刻命五千人马继续冲击,吸引敌军的注意和敌军的拦截主力,自己则率两万人绕行。

    很快,那五千突袭人马便与五万拦截宋军冲撞在了一起,又是一场浴血厮杀。

    稍候,等徐来平发现又有敌军从另一个方向来袭,已经来不及了,这边也很难再抽调出大量人马拦截。

    “杀!”冲至岸防地带的郭献福挥刀怒吼,率领两万人马如一支利刃般狠狠插入了敌军之中。

    不与敌纠缠,拼命往前冲,修士打头阵开路。

    宋军大量修士在江上与燕国修士交战,被燕国修士给拖住了,哪怕及时获悉了后方被偷袭也没办法撤,一撤的话,岸防就要被燕国修士给攻破,结果是一样的。

    没了大量修士的阻拦,郭献福所率人马如猛虎入了羊群一般,杀入前沿后,立刻对岸防的弓箭手和远投设施进行破坏。江岸上顿时乱成一团,乱糟糟厮杀成一片。

    没了阻止江上强渡大军靠近的利器威胁,江上燕军立刻拼了命的往前冲,大量堵在岸边的木排如同浮桥一般,将士就踩着木排在江面上跳跃着往前冲。

    不断有修士轰翻木排,试图阻拦,但是杯水车薪,挡不住密密麻麻如同蚂蚁般冲的人群,加上有燕国修士的阻拦。

    木排上不时有人翻倒入水,或者一脚踩空了落水,湿淋淋爬上木排又继续往前冲。

    获悉战况的张虎连牙都呲了出来,挥剑发出咆哮怒吼道:“全面进攻!”

    上游的木排立刻全面放出,他的长州人马发动了全面攻势,前面进攻的都是朝廷人马,是拿来送死消耗敌军的。

    这样安排,也可以说是他的私心,没人愿意看到自己弟兄先去送死。

    另外也是蒙山鸣的意思,哪些实力该保留蒙山鸣自然是心中有数,攻破江防后,接下来的战事还需有得力人马做支撑,朝廷人马和诸侯人马哪方更适合作战,他就会保留哪方,并非因为张虎是他的旧部。

    眼见敌军如潮般涌上岸,又获悉后方之前拦截下来的敌军只有区区几千人,徐来平亦疯狂咆哮,急招那五万人马回来堵住江防漏洞。

    然而大势已去,他亦无力回天,江防已不成防,敌军大量登陆,已成了一场混战,而敌军还在源源不断地登陆。

    随着张虎的主力人马杀到,局势更是一面倒。

    “徐大人,守不住了,快走!”几名修士将挣扎中的徐来平拖上了后面台阶,欲带他逃离。

    杀声震天中,看着眼前四处火光的战场,看着局势一面倒的战场,徐来平挣扎悲鸣:“放开我!我不走,我不走,壶口防线在,我在,壶口防线失,则我死,我必须死守在这!”

    “徐大人,不要说胡话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下令撤退吧,再晚就来不及了。”一名修士苦劝。

    徐来平泪洒摇头,“天呐,我徐来平是大宋的千古罪人呐,我徐来平将成为大宋的千古罪人啊,大都督百般信赖,命我坐镇此地,壶口防线却被我丢了,我还有何面目去见大都督!”说着手中宝剑一挥,就要干净利落抹断自己的脖子。

    罗照深入燕地攻打,后方防线自然要交给得力可靠之人,防线布置上可谓很谨慎,沿线守将都是罗照亲自挑选的得力干将,徐来平便是之一,故而有此有负重托之言。

    然自刎未遂,被一旁修士一把抓了他手腕,摘掉了他手中剑,并被呵斥,“一死了之岂是大丈夫所为,如今当收拾残局,设法补救才是真正不负大都督所托,岂能以一死换个自在!”

    被劝得回心转意的徐来平当即下令撤退,意图能保留多少实力就保留多少。

    临走时并下令,“传令给粮仓守将,立刻纵火焚粮,一颗也不许留给燕贼!”

    就因他一声令下,足够两百万人马吃一个月的战备粮食化为灰烬。

    而杀上岸来的燕军很是追杀了一段距离,最后被张虎下令制止了,现在不是追杀逃兵的时候。

    燕军全面控制壶口防线之际,几个衣衫褴褛之人搀扶着一个狼狈不堪之人来到。

    正是率领四千余人马阻击敌方十万大军的孙高天,发髻不知被什么砍掉了,披头散发,头发有长有短,身上是泥水和血水混合出来的颜色,颜色混合的那张脸如同花脸猫一样,已不成人样。

    腹部被人砍了一刀,一手捂着。

    见到屹立在火光旁的张虎,孙高天用力推开了左右搀扶,踉跄着走到了张虎面前,噗通跪下了,当场嚎啕大哭,“末将无能,手下弟兄全军覆没,未能挡住敌方援军!末将罪该万死,求速死!”眼泪哗哗的。

    一旁浑身是血的左统领郭献福亦泪洒衣襟,边上不少将领都在抹泪,或静默泪流。

    张虎腮帮子紧绷,五指紧握腰间剑柄,眼眶红了,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几名同样不成人样的修士上前,人人负伤,其中一人痛声悲呛道:“大将军,不怪孙将军,真的不怪孙将军啊,四千人马面对敌方十万人马强攻,拦截了将近半个时辰呐,打的太惨了!尽力了,孙将军尽力了,我们真的尽力了!没有一个脱逃,几乎全部战死啊,孙将军不肯偷生,若非我等拼死将孙将军给拉出来,孙将军已死!”

    不但是那几千人,随行的大量修士也几乎是全部战死。

    “嗬…”张虎扬天张口,慢慢呼出一口气来,控制了一下情绪,方上前一步,双手扶起了孙高天,“过不在你,很好,你们做的很好,弟兄们都做的很好,没有辜负蒙帅重托,壶口防线已顺利攻下,你们无过,有大功!”

    此并非虚言,若被那十万人马提前半个时辰赶到,战局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谁也说不清楚。

    他就是怕这变化,怕郭献福率埋伏人马从后方进攻时被那十万援军赶到与守军前后夹击,一旦伏兵不能及时搅乱江防人马,后果不堪设想。

    关键他不能在战事一起时便命郭献福人马强攻,必须等到把敌方大量修士给诱出后才能下令动手,否则面对大量修士的阻击,郭献福率领的人马很难发挥作用,因此在此之前一直让郭献福潜伏不动,也是为了麻痹敌军。

    潜伏不动的等待时间考验的也是孙高天能阻击十万援军多久。

    从他对孙高天下这个命令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孙高天那边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惨烈状况,几千人面对的是敌方十万大军呐,后果不难想象。

    下这个令的时候,他也不忍,可是他没办法,事关整个战局的胜负,若败,不说什么大燕,那么多弟兄就白死了。

    被扶起的孙高天悲泣摇头,“不求有功,但求报仇,大将军若信的过我,再给我一支人马,我必全歼那批援军,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张虎拒绝了,“你且养伤,报仇的事自然有人去做。”回头又对身旁修士冷冷道:“诸位法师,孙统领就交给你们了,他的伤若出什么意外,别怪老子翻脸!”

    这个时候竟无一个修士因他的话而恼,一人颔首道:“大将军放心,定全力救治孙将军,不会有误。”挥手示意下面人将孙高天扶走了救治。

    “郭献福!”张虎又回头喝了声。

    “在!”一身是血的郭献福出来拱手。

    张虎咬牙道:“你点齐十万人马走一遭,遇上那批援军,给老子弄死他们,不纳降卒,不留活口!顺带把粮仓给老子拿下!”

    “是!”郭献福当场领命而去。

    然而还是扑了个空,那批援军本是朝这边来的,徐来平知道势不可转,临时通知了那批援军撤离。

    其实那十万援军也死伤惨重,强攻时折损了近三万人马才攻破。

    孙高天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敌人,只知借助设置的障碍拼命阻拦,硬是用四千人马拼掉了敌军近三万人马,事后这边清点战场时才知晓。

    粮仓也未能顺利拿下,郭献福率领人马赶到时,粮仓守军也撤离了,留给燕军的是一片细雨中的焦灰。

    烧掉这批粮食徐来平也心疼,可是他也没办法,带着那么多粮食跑不掉,一旦被敌军追上,不但粮食有可能落入敌手,甚至押运粮食的将士也难逃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