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八五章 只许胜,不许败
    “是!”传讯官领命而去。

    “大人,当早做决断。”等候中的部将催促。

    乌群烈抬手打住,不语中来回走动着。

    也实在是情况一时间让他难以决断,蒙山鸣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宋国防线内怎会出现大量燕军?按理说不可能啊!有大量人马渡江的话,这边不可能没有发现,燕军的主力人马这边一直盯着,都在对岸呢。

    情况对他来说,一时间有些复杂。

    虽说壶口防区的主力只有三十万人马,张虎那边加上燕国朝廷的人马共计却有六十万人左右,算起来壶口防区的人马是处于弱势,但这不是地面战,而是陆地对水面,壶口防区占据了有利条件。

    而且这边占据的先决条件还不止一点点,张虎那边想在这大晚上的凭着简陋的渡江木筏攻破壶口防区三十万守军的防线,按理说是不可能的事情,首先木筏在江面运转的自如性和船只就不止差了一点点。

    壶口防区后面却冒出了燕军大量人马,这才是让他担心的地方。

    现在他急需知道对岸徐景月等几部人马的动向,别他妈壶口防区那边的动静玩的是一出调虎离山的把戏。

    ……

    徐景月部,接到蒙山鸣军令后,人马正在江边大肆调动,操弄木筏,动静可谓轰轰烈烈。

    雨虽然小了,却依然是细雨绵绵,依然是风雨交加,江畔火光融融,到处是移动的火把。

    徐景月冒雨站在堤岸上,一手扶着腰间宝剑,眺望远处的对岸灯火处。

    部将快步来到,“大人,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进攻。”

    徐景月一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我有说进攻吗?不要停下,继续摆出攻击态势,把动静造出来,要造大!木排放出去划一划,再回来,反复来上几次。”

    部将愕然道:“佯攻?”

    徐景月:“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蒙帅既然下此令,必有深意,又不损失什么,权当让大家操练一下江上驾驭木筏的技巧。”

    他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虎部的动作一开始就是绝密,除了一些直接参与者,也就决策者知道,其他人一律隐瞒,也不可能让太多人知晓。

    此时,不仅仅是徐景月部,安显召部、苏启同部、史辛茂部皆在江边大做动静。

    燕军摆开了全面进攻的态势。

    ……

    蒙山鸣也在江岸边,出了帐篷亲自观望大军渡江作战的情形。

    夜幕火光下,一名修士撑着一支很大的伞,为轮椅上的人挡雨,宫临策亦站在轮椅旁观望,几十万人渡江的场面很是壮观。

    大大小小的木排那真是不计其数,最大的木排之大,上面足足可以同时容纳上百名军士活动。

    “报!探子传来消息,清渠三十万人马正火速向壶口方向移动。”一将来到蒙山鸣身边急报。

    蒙山鸣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待那将退下,宫临策试着问道:“援军来到,蒙帅一点都不担心吗?”

    蒙山鸣:“清渠方向人马赶到,最快也要半天,若天亮前我方还不能攻破壶口防区,就没必要再打了,对方的援军来不来已经不重要了。”

    宫临策:“一旦宋国后续援军赶到,我们这一部渡江的人马能应付吗?”

    “宋军其余江防人马已被定住,不敢轻举妄动,哪敢大肆来援。宋军江防人马虽占据优势,可防守本身就是一种劣势,攻方随时可以攻其任意一点,随时可以寻找其薄弱环节发动进攻,只需破其一点,其防线不攻自破,所以一味防守不是最好的防守,攻防兼备才是最好的防守。”蒙山鸣说这话时,扭头看向了罗大安,不像是对宫临策解释,反像是说给罗大安听的。

    众人看向罗大安,而罗大安则是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

    ……

    “差不多了,援军快到了,撤!”

    指挥五千人马夜袭屯粮之地的右统领孙高天一声令下,袭击人马立刻罢手,迅速后撤。

    这突然撤离倒是闹了屯粮之地的守军一个措手不及。

    “穷寇莫追!”

    镇守粮仓的主将见部下要率人追击,当即喝止了一声。

    他有他的顾虑,这黑漆漆的大晚上怎么追?万一中了人家的埋伏怎么办?

    他这边的主要职责不是杀敌,而是守护好大军嚼用的粮食。

    守护人马重新构建整顿防御之际,远处一条火龙迤逦而来,壶口段防区大统领徐来平派来的十万援兵到了。

    双方人马一碰面,才知偷袭的敌军已经退了。

    而撤离的夜袭人马途中清点后发现损失了五百多人,孙高天的心情尽管很沉重,可多少还是松了口气,幸亏对方摸不清深浅不敢主动出击,否则五百条性命怕是难填。

    撤出一段时间后,接到这边消息的张虎再次向这边下达了命令,命这边在粮仓援军的回撤之路上设伏,防止那十万人马回撤,一旦回撤,立刻就地阻击,为主力大军攻破宋军防线争取时间。

    孙高天遂率领手上人马急行军,紧急赶到了张虎指定的位置,一处地势狭隘的山地,中间的一条道路也是粮仓援军若回撤的必经之路。

    顾不上劳累疲倦,孙高天命人马即刻构造阻碍,砍伐树木或推倒山石之类的阻拦可能出现的援军从此经过。

    尽管不知道粮仓那边的援军会不会回撤,可这边还是要做万全的准备,需知那可是十万大军啊,靠他们区区几千人根本挡不住,必须要构建出足够的障碍来,依托有利障碍才能尽量拖延敌方援军。

    幸好这边还有不少的修士,这群修士主动请缨,在孙高天的指点下迅速构建有利于这边阻击的障碍。

    至于那几千人马,孙高天命他们迅速进食休整。

    就在这黑漆漆的雨夜,就在这泥泞地上,几千人就这样坐下了休息,脏兮兮满是泥水的手拿出了被水泡烂的干粮狼吞虎咽。一个个早就不成了人样,哪还管什么脏不脏,有的吃就不错了。

    张虎久经沙场,他的提前防备不是没道理的。

    壶口防区大统领徐来平很快意识到了不对,怀疑自己中计了,对岸人马一开始发动进攻后,便立刻判明了轻重。

    这边防线一旦失守,通往宋国的大门可就打开了,那他将要成为宋国的千古罪人。

    他果断舍弃粮仓,或者说粮仓的失守已经不重要了,到了这个时候,防线才是重中之中,粮食丢了还可以想办法,防线一旦被攻破,后果不堪设想。

    他紧急下令,命十万驰援粮仓的人马火速回撤。

    后面接到了江防总督乌群烈的传讯,证明了他的判断是对的,乌群烈的意思也是让他立刻回撤粮仓援军,集中力量全力守护壶口防线,那边已经派了清渠三十万大军来援,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无论如何都要等到清渠援军赶到。

    总之就是不惜代价守住壶口防线,粮仓不重要了!

    徐来平的动作做到了前面,派出去的十万援军火速回撤。

    江面上的攻防战打响了,双方杀声震天,密密麻麻的木排借着流速斜插向对岸。

    岸上一颗颗火球划过靡靡细雨的夜空。

    砸在江面上则如火焰灯笼般漂浮,类似笼子的东西继续浮在江面燃烧。

    砸在木排上,笼子里的油壶瓦罐立刻砸碎了,火球的火势立刻爆燃,被火油溅身燃烧的人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不管会不会水性都往水里跳了下去。

    有人扑打着身上的火,有人用木板泼水灭火。

    黑漆漆的江面东岸一带,顷刻间到处是火光,若无杀声和凄厉惨叫声也许是一番美景。

    抛石器抛射出的石头,从江岸上呼啸而来砸向江面上那密密麻麻的木排,惨叫声,木排砸的开裂的动静,混合那砸下来的轰隆巨像响彻夜空。

    “放箭!”江畔守将挥剑怒吼,一群弓箭手弯弓齐射,黑乎乎的箭影在夜空呼啸而去,江面上不知多少人惨叫顷翻。

    江心零星停顿着一些木排,全靠一群修士施法维护着不乱飘,站在木排上的都是各部负责指挥的主将。

    张虎亲临进攻前线,站在一张木排上,亦拔剑怒吼:“进攻!妄退者杀!”

    他在逼着朝廷的人马打前锋,有会水性的跳入江中往回游的人,立刻被密集箭矢射的血染江河,或有修士劈出一道剑气斩杀执法,总之就是要逼大军冒死往前冲。

    蒙山鸣说了,此战事关大燕生死存亡,只许胜,不许败,因此在拿人命去堆!

    江防的攻势太凶猛了,这边的人员难以靠岸,零星冲上岸的也经不住大量敌军的砍杀。

    大战双方陷入了胶着。

    在另一地,十万回撤的援军终于在必经之地遭遇了阻拦,四千余名将士面对十万人马的冲击,在设置的层层障碍中浴血厮杀,其惨烈之悲壮程度难以形容,连随军修士亦全部上阵与敌军拼命。

    而江岸攻杀中,经过一番剧烈消耗,岸上箭矢攻势略显疲态后,张虎一声令下,燕国大量修士开始冲向江岸。

    宋国那边修士立刻一群群飞掠而出,迎战来袭的燕国修士,双方在大江之上拼命厮杀,上天入水,打的那叫一个轰轰烈烈,下面不少木排被波及无可避免。

    见已将宋国那边大量修士诱出纠缠住了,火光下面露狰狞的张虎猛然回头,厉声道:“传令给左统领郭献福,伏兵立刻出击!”

    ps:谢“郑州宾哥”小红花犒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