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七六章 蒙山鸣,尚能骑否?
    换了别人这样说,五人肯定认为不合适。

    说句不中听的,如今的大燕,有资格指挥他们几个的连屈指可数都说不上,大司马商永忠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从各方面来说如今的大燕真正有资格指挥他们的只有一人,就是眼前坐轮椅上的这位。

    无论是资历还是什么的,这五位都是蒙山鸣一手带出来的,譬如现今的长州刺史张虎,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马夫被蒙山鸣看中后一手提拔栽培起来的,五位能有今天哪个未受过蒙山鸣厚恩?

    五人的从军经历就是在蒙山鸣手底下、栽培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谁不知道他们是蒙山鸣带出来的兵?谁面前都可以摆架子,唯独在蒙山鸣面前连摆架子的资格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宫临策之前会去找蒙山鸣,希望蒙山鸣能出来主持战事的原因。

    如今蒙山鸣这一番接一番的怪话,听的五人浑身不自在,感觉是在他们脸上左一耳光、右一耳光,偏偏又不是直接打耳光,但感觉比打耳光还难受。

    做这个东征大将军合适吗?五人有资格说蒙山鸣没资格指挥他们?唯一能有的借口也只能说你身体不便之类的。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悄悄交换眼色。

    苏启同最终哭笑不得道:“大帅,您这话说的怪瘆人的,您既然已经是东征大将军,我等听令便是。”

    “末将听令。”

    “大帅,别说了,末将听令。”

    五人接连出声允诺,怕蒙山鸣的怪话没完没了。

    蒙山鸣却道:“这可是你们自己说要听令的,我可没有勉强你们。”

    “没有没有。”

    “没有,绝无任何勉强。”

    “是啊,大帅,我们心甘情愿的。”

    五人一个个在那尴尬着、哭笑不得地做出了保证。

    当然,能痛快做出保证也是有原因的。

    说事出有因并非五人对蒙山鸣不敬,事实上是非常尊敬,可局势的确是今非昔比了,有些事情已经不能感情用事了,他们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手下那一批誓死追随的弟兄们考虑。

    不为下面弟兄们着想,弟兄们何以追随?

    而现在痛痛快快做出保证的原因也很简单,首先自然是蒙山鸣有足够的资历指挥他们,其次是目前的局势三大派肯定是同意的,不需要有什么顾虑。最后就是他们对蒙山鸣有信心。

    若明知道必败,他们自然是要谋后路的,如今蒙山鸣驾到,又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心中起的异心又被蒙山鸣给压了下去,也算是能给下面弟兄们一个交代。

    反之,若说是商永忠来指挥他们作战,就算他们五个答应,下面的将领也会叫嚣不同意,明知去送死还要做,谁能轻易答应?可搬出蒙山鸣来则不一样了,这个名字一砸出来,那就是块招牌,下面弟兄说不出什么来。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蒙山鸣在军中的威望,让人信服!

    宫州背后的紫金洞长老岳渊,图州背后的灵剑山长老师元龙,伏州背后的灵剑山长老祖安德,浩州背后的逍遥宫长老沈遇鸿,长州背后的逍遥宫长老农丰亭,皆在一旁默不吭声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见过这一幕,方能深刻体会到上面为什么要请蒙山鸣出山,这群骄兵悍将骨子里连他们都未必会放在眼里,还真是只有这个轮椅上的残废老头能镇住。

    等五人表完态后,蒙山鸣微微颔首,“军中无戏言,回头若出现出尔反尔抗令的情况,休怪我不念旧情,我的军法你们是清楚的!”

    五人站了一排,一起拱手道:“谨遵大帅军令!”

    异口同声说出这话后,五人自己都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蒙山鸣略偏头看向三大派的五位长老,问:“三大派可愿为我督军执法?”

    言下之意是让三大派的人帮他执法,一旦五人敢抗令,他一声令下,三大派的人就要为他将五位诸侯给法办!

    不是他不相信五位旧部,战场上非儿戏,一旦有异,后果不堪设想,此时他必须借三大派的手来行事。

    此话听的五人心中暗暗一凛,五人都了解蒙山鸣,可谓见怪不怪,上了战场的蒙山鸣是冷酷无情的!

    五位长老相视一眼,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了藏私的余地,否则也不会同意让别人来摆弄他们的势力。

    五人也拱手略表示了一下敬意,表示会遵命,尽管还显得有些不太心甘情愿。

    前奏已经理顺,蒙山鸣语气一变,“军令如山不可倒,大军出征首严军纪,务必保持军令畅通执行,五将听令!”

    “在!”五位诸侯一起拱手相应。

    蒙山鸣:“令徐景月所率宫州人马、安显召所率图州人马、苏启同所率浩州人马、史辛茂所率伏州人马、张虎所率长州人马为五路执法督军!”

    竟要五路执法督军?别说五位长老,就连张虎等人也吃惊不小,弄这么多执法人马?

    “嗯?”蒙山鸣鼻腔中一声森冷质疑。

    左看右看希望从彼此脸上找到寻找答案的张虎等人立马回过神来,一起拱手,“遵命!”

    蒙山鸣继续道:“五将即刻各归各部,联系就近各州与宋军交战之集结人马,尽速将各州集结人马情况报我知晓,去吧!”

    “遵命!”五人再次领命。

    就这样完了?确认没了其他事,几人陆续向蒙山鸣告别。

    张虎刚将另四人送出营帐,外面突来一小将禀报:“大人,前方传来消息,说宋军大都督送来礼物赠予蒙帅。”

    几人相视一眼,罗照竟向蒙帅赠送礼物,什么情况?

    张虎问:“可知是什么礼物?”

    小将回:“一匹战马,还有一封书信。”

    战马和书信?张虎略皱眉,挥手示意将东西送过来。

    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安显召等人包括三大派的几位长老都想看看是怎么回事,遂暂时逗留。

    此事自然不会瞒住蒙山鸣,张虎回帐内禀报了一声,蒙山鸣闻讯后也有些奇怪,有点怀疑罗照是不是想劝降之类的。

    等了一阵后,前方将宋军大都督的礼物火速送到了,罗大安亦将蒙山鸣推出了营帐查看。

    马的确是一匹好马,神骏高大,通体雪白,一看就知是一等一的骏骑,在青青草地上雄壮嘶鸣。

    只是马身上的白布外罩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怎么看都像是裹尸布。

    调教英扬武烈卫的蒙山鸣自然知道战马对骑兵的重要性,见到此马,目中亦难忍喜爱之情。

    书信到了蒙山鸣手中,打开一看,看过署名,方知是罗照亲笔所书。

    至于信中内容,却令蒙山鸣眉头略挑,不禁当众冷哼了一声。

    看到他的反应,旁人都想知道信中内容,张虎试着问了声,“大帅,信中写了什么?”

    蒙山鸣没有藏私,顺手递给了他看。

    张虎接信一看其中内容,顿时面露狰狞,厉声一喝:“罗照小儿,猖狂!”

    什么情况?苏启同等人迅速上前扯了信到手凑在一起围观,只见信中不过短短一句话:蒙山鸣,尚能骑否?

    署名是罗照拜上。

    此信结合罗照送来的战马,不难理解其中意思,在讽刺蒙山鸣残废了,纵有良驹宝马送你,你也骑不了。

    似乎在嘲讽蒙山鸣老都老了、腿都残废了,还跑来战场作甚。

    再看那骏马身上刻意加上的白布外罩,其中意思自然也是一目了然,哪是什么送礼的,是披孝而来,是来给蒙山鸣奔丧送终的。

    竟如此嘲讽羞辱蒙山鸣,苏启同等人一个个气的火冒三丈,皆在那怒斥,皆骂罗照实在是太嚣张了。

    “刀来!”张虎更是找人要了斩马刀来,提着刀朝那战马走去,杀气腾腾。

    那战马似乎有灵性一般,似乎感觉到了张虎的歹意,开始不安挪动步伐,情绪躁动,却被军士死死拽紧了缰绳。

    就在张虎要挥刀斩马时,蒙山鸣喝了声,“住手!”

    罗大安将他给推了过来,推向那匹白马。

    张虎回头,刀指白马,痛声道:“大帅,罗照小儿猖狂,这礼不能留。”

    “为何不能留?良驹宝马本无过。”近前的蒙山鸣示意人取掉了白马身上的外罩,伸手拍了拍骏马前胸健硕的胸肌,再观此马之神骏,喜爱赞叹道:“好马!这礼我收了。替我回封信给罗照,就说他的礼物我很喜欢,若有机会见面,我必有厚礼回馈!”

    史辛茂亦走来劝道:“大帅,此马所赠之意不吉,留在身边恐不详,实在是不宜留在身边!”

    蒙山鸣猛然回头,呵斥道:“要你多嘴?军令已下,你们不走,还留在这作甚,莫非想以身试法?”

    史辛茂等人无语,遂一个个灰溜溜离开了……

    随着蒙山鸣的亲临前线,战场态势瞬间发生巨大变化,宋军陡然改变战法,不与燕军纠缠,趁势如破竹之势迅猛西进,稍通战事的人都能看出,宋军这是直奔燕国京城去了。

    燕京朝堂之上,顿时一片惶恐。

    ps:大年初一,“风吹超短裙”晋级盟主,好兆头,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