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七四章 准备一份重礼
    立斩不赦?张虎嘴角绷了一下,发现这位老帅人老了,脾气却是一点未改,战场上杀性未减!

    农丰亭却有些不以为然,你说立斩不赦就立斩不赦?也得问问那四位背后的三大派的人同意不同意。一说到这个,他就想到了同门师兄弟施升被杀之事,瞅见这个和商朝宗一伙的又说出个“斩”来,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不过到嘴的话还算客气,“蒙帅,宋军已经攻破铁门关,这个时候让诸侯各部人马脱离与宋军的接触,等于是放任宋军长驱直入,怕是不行呐!”

    话说的客气自然有原因,若说早先平叛是存了自保之心,现在却是想拼命了,不拼也不行,燕国马上要完蛋了,燕国一完蛋三大派就得玩完,三大派连地盘都没了,他还保存个屁的实力。

    如今他不想保存实力了,下面的诸侯将领却又起了自保的心思,他也察觉到了,可是怎么打怎么败,他亲自督战、亲自盯着也没用,就是打不赢敌军,你能怎样?

    大势已去的征兆他已经察觉到了,如今需要倚仗眼前的这个老家伙做最后的挽回尝试,不忍耐住点客气些都不行,否则商朝宗杀了逍遥宫长老逍遥宫焉能放商朝宗离开?

    蒙山鸣并不知铁门关失守,多少有些诧异:“铁门关易守难攻,集结的防御力量不弱,怎如此轻易就失守了?”

    “哎,出了内贼没办法。铁门关守将连安山与一起的修行门派暗中行卑鄙手段谋害了坐镇的三大派弟子,之后对宋军开关投降……”农丰亭把铁门关失守的事情又讲了一下。

    蒙山鸣略默,但还是执意按自己的计划来,“我自有打算,先把他们四位主将送来。”

    农丰亭也不肯松口,“蒙帅,你可要搞清楚了,铁门关一破,通往京城一路几乎无险可守,要全赖各路人马拦截宋军,否则京城危矣,你现在让诸侯人马放弃对宋军的拦截,不顾大燕中枢的安危,回头上面怕是要雷霆大怒!”

    蒙山鸣:“目前的情况你觉得能拦住吗?触之即败,拦和不拦有什么区别?糊里糊涂打仗没用的,先把事情从根源上理顺了胜过匆匆忙忙行事。”

    农丰亭:“一旦出事,这压力不是你能承受的。”

    蒙山鸣:“按不按我的计划行事我也勉强不了,如果不按我的计划来,那就按你们的计划来好了,我也没必要在这里自找没趣。大安,我们回去。”回头吩咐了一声,罗大安立刻推转轮椅。

    这就要走了?张虎眼睛眨了又眨,余光瞅向农丰亭。

    农丰亭无语,脸色阴晴不定,估计憋了一肚子的火,可最终还是抢步过去拦住,好言相劝,“蒙帅,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提醒你,我是一片好心为你着想才提醒你。”

    没办法,尽管觉得对方此时的行为是胡闹,是不靠谱,可是有求于人,不得不放低了姿态。

    最后这边还是按了蒙山鸣的意思办,紧急联系三大派的人将四路诸侯给护送过来。

    也许可以说是押送过来,几路诸侯可以在战场上玩花样,却奈何不了三大派的人来硬的强行押送过来。

    这也是蒙山鸣的无奈之举,担心自己的号令没用,担心诸侯将在外不遵上命,所以要借三大派的手一用。

    说起来了,这也是目前唯一有利的地方,也只有这个时候,三大派才会配合南州行事,可以在三大派身上借力不少。

    ……

    燕国再次启用商朝宗,任命商朝宗为征伐大将军的消息传出,再次让天下各方势力震动。

    燕国朝野内部多少是有些感慨的,发现商朝宗还真是任劳任怨,被朝廷那样对待,还能放下前嫌,实在是难得。

    从这次事情上,朝野中不少人算是看出来了,大燕到了如此地步,若说还有人会为了守护大燕不惜己身的,这位庸亲王商朝宗真的算是一个。

    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多少是感慨佩服的。

    再对比朝廷的所作所为,不少人都觉得实在是有点过分,要用人家的时候就让商朝宗去拼命,不用的时候就打入天牢用刑折磨,这算怎么回事?

    大燕危亡之际,让许多人看明白了现实,也让身在朝中的人心有了某种程度的摇摆。

    面对现实,尽管佩服,可也有人暗叹商朝宗傻,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燕国的国力几经折腾,真的是差不多耗空了,军粮供给真的是跟不上了,军粮马上都要断了,将士马上要饿肚子,几百万张嘴要吃的,这仗还怎么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南州那边有路不走,偏要走绝路,空有一腔热血有什么用,傻不傻?

    卫国,天薇府,太尉南仁玉和御史大夫金令赞联袂入内,拜见相公玄薇。

    玄薇第一时间露面见二人,轩阁内宾客落座,玄薇问来意。

    金令赞拿出一封信呈上,“燕国再次紧急求援,希望我们能再借一批粮食。”

    玄薇接手看过后,神情凝重,抬头,明眸扫过二人,“二位的意思呢?”

    金令赞沉吟道:“燕国的意思是,已经听了我们的意见让商朝宗主持战事,以战事或可取胜为由借粮。”

    南仁玉则摇头道:“施压燕国让商朝宗主持战事,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再借粮给燕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借出去的粮怕是已无再还的可能。”

    玄薇:“太尉的意思是,燕国必败?”

    旁听的唐仪略心惊,她毕竟是出自燕国,旁观燕国灭亡心有不忍也正常。

    南仁玉:“商建雄昏庸,竟干出临阵换帅的蠢事,若早有商朝宗聚集士气军心扼制住宋军,我们借粮尚可。现在宋军势如破竹,战局已到了这个地步,晚了,商朝宗怕是也无力回天,没粮,商朝宗再有本事这仗也没办法打。就算我们现在借粮,粮食运到,还来得及吗?战局如此,粮食送到,宋军已在燕国境内驰骋纵横,岂会轻易让粮食落到燕军手上?”

    玄薇沉默一阵,最终一声喟叹,“看来这燕国终究是走到了头,商建雄啊商建雄,燕国的千古罪人!但愿我卫国引以为鉴,不要步其后尘!”

    唐仪心中悲凉……

    晋国宫内,一群将领与晋皇太叔雄聚集在地图前,同样在议论燕国战事。

    得出的结论都差不多,燕国已走向末路,已不太可能是宋军的对手,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韩国迟早要动手。

    诸将散去后,旁听的邵平波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太叔雄见之,笑道:“邵大人莫非还有什么意见未吐?”

    邵平波淡淡一句,“商朝宗既然重新出来主持战局了,那就说明得到了牛有道的允许,牛有道既然允许,就说明他不会坐视。”

    太叔雄哈哈大笑,“局势到了这般地步,又岂是他牛有道能左右的?邵大人多虑了。”

    邵平波略欠身,“此人手段神鬼莫测,陛下不可大意,也不得不防。”

    听他这么一说,太叔雄止住了笑,略颔首,“愿闻高见。”

    邵平波:“目前的局势正走向预判,接下来应该就是韩国出手,继而是赵国不甘寂寞。可万一牛有道使出了我们想不到的办法力挽狂澜,我们的计划便会破局,那绝非陛下希望看到的。何况陛下已有招揽牛有道之意,不将他避上绝路,他不会轻易臣服。因此决不能让燕国战事翻盘,若真出现我们不想看到的局面,晋国留于燕军那边的人手可派上用场!”

    太叔雄立问:“怎样?”

    邵平波平平静静道:“伺机刺杀商朝宗和蒙山鸣!”

    太叔雄略眯眼,捋须中微微颔首……

    铁门关守军降后,宋军如开闸洪流,奔腾狂泻向燕国大地,燕国各路人马围追堵截,一一败退,宋军攻势无人可挡。

    尽管已传来燕庭重新启用商朝宗的消息,亦难当宋军攻势和燕军败势。

    一路大军前行,宋国大都督罗照银枪白马领骑在前,意气风发!

    此战,针对燕国的灭国之战若成,他将名耀千古!

    一骑疾驰来到,急报:“大都督,前方战报,燕国宫州、图州、浩州、伏州、长州五路诸侯人马停止了对我军的骚扰并后撤。据可靠消息,商朝宗已任命蒙山鸣为东征大将军,蒙山鸣如今已抵达长州人马驻地,紧急招了五位诸侯去见,预估要重新部署针对我军之战事。”

    “蒙山鸣亲自来了前线?”罗照手上银枪一举,大军立刻停止了前行。

    探子报:“回大都督,正是!领命为东征大将军,主持与我大军交战事宜。”

    闻听蒙山鸣来了,诸将面面相觑,人的名,树的影,在场的岂能没听说过蒙山鸣,想当年那位给了宋国多少屈辱,逼得宋国嫁出几位公主和亲。

    甚至可以说,宋国上下的大多将领都曾长期笼罩在蒙山鸣的阴影下,一听这名字,神经就有些绷紧。

    “燕山鸣,齐无恨!”罗照抑扬顿挫有声,抬头望天,悠然道:“蒙山鸣,此人我神交已久,只恨他退隐太早,一直引以为憾!如今有机会得偿所愿,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岂能不贺!来人,准备一份重礼,为本都督送予聊表心意。”语气中带了几分戏谑意味。

    ps:新年安康!谢新盟主“晕车”除夕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