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五五章 颇有王者风范
    外面的喊声立止,施升的咆哮止住了,被押住的师徒三人皆怔怔盯着那支插在草地上的令箭。

    抓住师徒三人的西三国修士亦怔住,亦盯着那支令箭。

    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支令箭扔出后意味着什么,立决!

    常随大军的刀斧手立刻从两旁冲来了。

    “师傅!”

    “师傅!”

    两名得力弟子惊的汗毛竖起,惊叫连连,提醒有点懵住的师傅。

    施升真的有点懵,商朝宗敢杀他?直到耳畔提醒,目光才从令箭上挪开,发现了冲来的刀斧手。

    眼前一堆人影闪过,刀斧手已从西三国修士中把人给抢走了。

    也是西三国修士放开的,放开了师徒三人后,皆往后退开了,都谈不上什么幸灾乐祸,而是惊疑不定,这可是逍遥宫的长老啊,商朝宗也敢杀?

    顷刻间,师徒三人已被摁跪在地,并把三人脑袋下摁。

    施升终于意识到了要发生什么,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堂堂修士竟要死于一帮蝼蚁之手,双目渐欲裂,终于发出悲愤怒吼,“商朝宗,蝼蚁小人,你想干什么?我命你立刻放开…”

    叫声戛然而止,军令如山,刀斧手挥刀便斩,毫不犹豫,手起刀落便是三道热血喷出,碧秧秧的草地上鲜红喷洒,三颗大好头颅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地。

    “嘶!”不知多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西三国修士皆看懵了,一个个呆在了原地。

    帐内,皇烈脸上一个劲地抽搐个不停,施升这种级别的人物,平常随便一个来大禅山就能让他毕恭毕敬的人物,居然就这样被商朝宗给斩了,真的给斩了?

    他心中更多的是抓狂,谁给这位这么大的胆子?牛有道不在,回头逍遥宫不会认为是他大禅山在撑腰吧?

    尕淼水的两道眉高高挑着久久放不下来,目光渐渐挪到了商朝宗的脸上,之前他想阻止来的,后来想想放弃了,这边和三大派的矛盾对朝廷来说不是坏事。

    可心中的震撼之情依然难以言喻,他在想,换了陛下,敢这样做吗?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低眉垂眼静默着,暗叹一声,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旁站的凤若男慢慢回头看向商朝宗,小心肝砰砰跳个不停,今天她算是狠狠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杀伐决断!

    站于角落的公孙布亦是暗暗心惊不止。

    “将首级送于苏启同!”

    商朝宗沉沉一声,令众人陆续回过神来。

    帐外立刻有人将三颗头颅给提走了,尸体也抬走处理了。

    帐内商朝宗又下一道军令,“军令十二道,三个时辰一发,直到各路人马执行为止!”

    ……

    浩州大军中军帐内,三个蒙着白布染血的托盘送到了苏启同的面前。

    看看来自南州的三名军士,又看看三人手中的托盘,他一看这情形便知盘中装的是首级,只是不知是何人的。

    他也不是怯场的人,更不会表现的怯场,慢慢走近,伸手将中间那只托盘的白布随手一揭。

    不揭还好,揭开一看,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又眨了眨眼,最终“啊”一声,惊的连连后退,撞在了后面的案桌上。

    “你们…”脸色苍白着,抬手指着施升的首级,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怎么都没想到商朝宗居然会跟他来这一手下马威,居然会把施升给杀了,商朝宗分明在警告他,这就是前车之鉴!

    前面施升还说此去要让商朝宗好看之类的,结果就只剩脑袋回来了。

    不多时,镇守浩州的三个门派的掌门皆闻讯跑了过来,欣赏那三颗令人发指的首级。

    尚有几名在这边的逍遥宫弟子更是愤怒叫嚣不止,跑了出去嚷嚷着要找商朝宗算账。

    然而跑出这边大营后,终究是没敢去找商朝宗,人家连施升都杀了,还怕他们?

    所剩的,只能是紧急向师门报讯。

    ……

    “王爷把施升给杀了?”

    离南州大军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一处山谷中,站在一棵大树下杵剑的牛有道有些讶异地回头问了声。

    他其实一直跟着商朝宗的人马,只不过一直保持着距离而已,并未和商朝宗公然在一起,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有关军中的动静,他也一直是通过五梁山的人传讯详细掌握,相隔距离不远,随时能第一时间掌握消息。

    管芳仪脸上也有惊疑不定神色,亮了亮手中的纸,“公孙布那边来的消息是这样说的。道爷,这位王爷是不是糊涂了,三大派的长老是他能轻举妄动吗?”

    “糊涂了?”牛有道呵呵一声,看向山谷另一头,叹了声,“咱们这位王爷可不是糊涂人。据悉,当年他在京城刚出狱时,街头遭受百般羞辱,却能一直隐忍不发,出城后接应人马来了,他立刻果断挥刀杀了守城将领!”

    回头看向管芳仪又笑道:“那是在京城,就在商建雄的眼皮子低下!南州事变,凤凌波夺权,同样是在天玉门的控制下,又是在天玉门的眼前,他又毫不犹豫射杀了凤凌波的儿子,他何曾怕过!杀施升很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很清楚,目前的局势下,三大派根本不可能把他给怎么样,而且三大派第一个会怀疑是我在给他撑腰,找上门自有我来挡着!咱们这位王爷啊,审时度势,杀伐决断,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不该含糊的时候从不含糊,颇有王者风范呐!”

    管芳仪蹙眉:“你是说…”

    “唉!”牛有道又回头看向了远方,“商建伯生前能在身边聚集那么多能人为他效命,又岂能没点手段?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出身于那样的家庭,耳染目睹,又怎能不受点影响。”

    ……

    晋国皇宫,邵平波一身银狐裘披步入殿内,发现太叔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上前行礼。

    太叔雄示意免礼,挥手示意之下,陶略将一份奏报奉给了邵平波。

    看了眼太叔雄脸上的神情,邵平波心中狐疑这奏报中的内容,打开观看的目中,瞳孔忽骤然一缩,嘴中字字呢喃了一句,“不剿叛军,只剿诸侯…”

    太叔雄叹道:“是啊!不剿叛军,只剿诸侯,这南州战略还真是非同凡响,凭南州的执行能力,此战略必然奏效,看来燕国内乱平定不远,真不知那几家还能不能打的起来。”

    邵平波合上奏报抬头,“陛下想撤回晋国修士?”

    太叔雄颔首,“叫你来,正是说这事,孤王正有此意。”

    这边的道理很简单,不能让燕国太快平灭叛乱,否则达不到韩宋出兵的目的,也就达不到让赵国介入的目的,最终影响的是晋国这边的目的。如今燕国剿灭叛乱的势头迅猛起来了,晋国修士焉能再帮忙出力。

    邵平波却不赞同这么做,“陛下,依微臣看,人还不能撤回。”

    太叔雄哦了声,“说说你的想法。”

    邵平波:“现在把人撤回,容易暴露晋国的意图,会让几方惊觉罢手。人别撤,但可以出工不出力,做做样子敷衍。”

    太叔雄沉吟,“这样就能不被看破吗?”

    邵平波:“可找借口,之前被燕国几路诸侯糊弄,害得晋国这边损失惨重,心有余悸而保守可说的过去。”

    “嗯!”太叔雄颔首,“此计甚好!”

    殊不知除此外,邵平波内心还另有打算,晋国修士已经取信了燕国那边,有一部分人手就在商朝宗身边,只要把人手留在那,一旦有了机会,可以伺机除掉商朝宗和蒙山鸣。

    离开皇宫时,静静步行在宫内广场上的邵平波心情略有矛盾,南州突来这一手,打乱了他的计划,对他来说,晋国的修士损耗的还是太少了,可是局势的变化又不得不让晋国修士开始收手。

    然而战场局势接下来的变化,让晋国修士收手的意图落空了,也可以说是没发挥任何作用,局势变化甚至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落霞岭被攻破,浩州人马正式发动全面进攻后,叛军面对攻势突然迅猛撤退,说是逃跑也不为过。

    商朝宗的决定也出现了失误,因命苏启同攻到千里江便据守,以至于错过了追击的最佳良机。

    叛军突然逃逸的局面,甚至连蒙山鸣也没有意料到……

    一路人马紧急向东驰骋,正是由已下令全面收缩了兵力的吴公岭所率领。

    人马中途休息之际,全泰峰等人上前问由,“大将军往东去是何意?”

    吴公岭道:“自然是与敌周旋。”

    全泰峰:“如何周旋。”

    吴公岭叹道:“全长老,说了你也不懂,你放心,我不会送死,自有妙计应对。”

    全泰峰无语,调兵遣将之类的他还真不懂。

    然同仙阁的暂代掌门单东星认识吴公岭却不是一天两天了,相交多年,自然有所了解,看出了有点不对。

    趁着避开众人之际,单东星靠近了吴公岭,轻声问道:“大将军可是另有图谋?”

    吴公岭迅速左右看了下,方低声道:“难道单长老还没看出来,我们被那帮狗东西蒙蔽了,什么摁住了南州,狗屁!”

    单东星自然也看出来了,南州一出兵事情就明显不过了,叹道:“事已至此,我们退无可退,又能怎么办?”

    吴公岭脸上略浮狞色,“韩宋想把我们当成搅局的替死鬼,想的美,我不会让他们袖手旁观,咱们一路往东闯,直接闯到两国对垒的地方去搅局,我看他韩宋还怎么袖手旁观。”

    说白了,就是他怕了,压根不想和朝廷平叛大军再打下去了,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