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五二章 四灭
    定州城外,一股尘烟从远处而来,紧接着隆隆蹄声震颤大地。

    事先接到消息站在城头的薛啸脸颊抽搐。

    又岂止是他,定州府城内的上下官员都有些心头发紧,有点害怕。

    平叛大将军商朝宗把定州府城定为了南州人马的集结地,从南州边境而来的人马源源不断从西南方向聚集而来。

    之所以害怕,是担心商朝宗平叛是假,趁机攻打定州府城是真。

    可这没证据的事情谁敢乱说?偏偏又不能阻止。

    战事紧急,商朝宗连南州西部的人马都未调用,直接让南州东部的人马先行出发,避免集结来回的耽误,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商朝宗硬要说这里是最佳的集结地点,作为平叛大将军怎么用兵是人家说的算,定州拒绝算怎么回事,想延误战事吗?

    隆隆而来的骑兵气势如排山倒海一般,抵达城外号令停下时,又在弥漫的尘烟中静若山岳,一杆“商”字大旗立着。

    城头,站在薛啸身边的仙云派掌门万轻烟问了声,“这莫非就是英扬武烈卫?”见薛啸微微点头,他也不由赞了声,“仅凭这动若奔雷、静若处子的杀气腾腾军容,就知名不虚传!”

    看出对方没有攻打的意图,薛啸未多言,迅速转身,领着一群人下了城楼,也纷纷跨上战马,出了城。

    “王爷一路辛苦!”

    与大军中的商朝宗一碰头,坐在马背的薛啸哈哈大笑着拱手行礼,目光瞥了眼商朝宗身边手提长枪的女将。

    风尘仆仆的商朝宗端坐马背无动于衷,面无表情道:“战马,粮草可准备妥当了?”

    薛啸有点尴尬,依然笑回:“大军途径嚼用的粮草自然是准备齐了,战马也集结了三千匹。”

    尕淼水纵马出列,到了两人中间,为薛啸缓和道:“大军奔波劳累,薛大人不妨先迎王爷进城休息。”

    “好好好!”薛啸拨转坐骑相请,“王爷,请!”

    商朝宗依然无动于衷,继续问道:“我南州人马来了多少?”

    薛啸只好回道:“目前不到三万人,已在离此五里外的地方扎营。”手指了个方向。

    商朝宗拨转坐骑,两腿一敲马腹,率先驰骋而出,朝他手指方向而去。

    凤若男策马跟上,两万骑兵如龙追随。

    好一阵动静过去,现场只留下了薛啸和尕淼水等人吃灰,两人相视无语。

    “什么东西,我好心准备了东西犒劳大军,居然不领情。”薛啸忍不住骂了声。

    尕淼水摆了摆手,“算了,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不进城你也省事,犒劳大军的东西送往南州人马驻扎的军营吧。”

    他也没有久留,领着几名太监一路吃灰跟去了。

    不一会儿,城中出来了一群人,抬着猪羊,挑着鸡鸭鱼肉,推着一车车酒水,赶去南州军营……

    南州大军临时驻扎地,此时约莫有三万人,后面还有人马陆续来到,却没有后出发且距离较远的商朝宗速度快,没办法,商朝宗率领的是骑兵。

    商朝宗与自己先期抵达的人马一汇合,立刻下令抓紧时间休息。

    定州府城送来的犒劳之物也没客气,该吃的吃,该喝的却是丝毫未动,什么人送来的就由什么人拉了回去。

    商朝宗延续了宁王时期的规矩,大军作战不得饮酒,要喝也是喝战后的庆功酒。

    饭桌上,从驻扎营地转了一圈回来的尕淼水开口相问,“四十万大军,要多久才能赶到?”

    对于南州这次出动的人马,朝廷是满意的。

    南州原本有八十万人马,不过之前大多是天玉门那一系的人马。

    出现了南州夺权之变后,商朝宗哪还能放心,宁精不滥,八十万人马被商朝宗清洗成了五十万。

    被清洗的三十万人马只有少部分被杀,其他的全部解散为民。

    虽然因为财力问题,各路诸侯中南州人马是最多的,可手上五十万人愿意出动四十万平叛,朝廷无话可说。

    相比四十万人马只愿出动二十万的那些诸侯,诚意不知好到哪去了。

    商朝宗道:“本王已经下令,所有人马全部急行军,日行两百里!”

    尕淼水怕这边拖延,听这么一说,放心不少,点了点头。

    大军休整后,商朝宗再次下令出发。

    尕淼水闻讯从营帐内钻出,追上翻身上马的商朝宗急问,“王爷,大军未集结齐备,为何现在就出发?”

    “后续大军在此集结后会赶往下一个集结点,军情紧急,我前锋人马要先行到位!同时先行一路督促,各地州府若有懈怠筹备者,休怪我军法无情,定杀不赦!”

    商朝宗扔下话已率领大军再次上路。

    尕淼水神情一凛,赶紧让随行人员传讯朝廷,让朝廷加紧督促各州府官员,商朝宗杀气腾腾的,别真撞到了商朝宗的手里,到时候被杀,连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

    同时也放心不少,商朝宗若真一路带着四十万人马滚滚前行,实在是件让人担心的事情,一旦有变会很麻烦。

    说到底,动用南州人马朝廷还是有些不放心,方派了他来一路监督,一旦发现不对,立刻上报!

    待他率人追上商朝宗后,又发现了不对,集结的三万人马大多是步卒,哪能跟上商朝宗骑兵的速度,几乎都被商朝宗给扔下了。

    问商朝宗原因,商朝宗还是同样的理由。

    因薛啸仓促下集结了三千战马,商朝宗的骑兵阵容中又多了三千骑兵相随。

    许多人不是骑兵出身,只能是一路实践学习。

    在商朝宗一路杀气腾腾逼迫之下,沿途接到军令的州府拼了老命凑足了他所需的战马。

    然而商朝宗暂时又不用,只需先行确认到位便可,自己率领人马继续前行,战马也没带走,留给后面赶到的步卒代步追赶。

    一路上皆是如此!

    尕淼水心中还暗赞商朝宗用兵神速,若是几路诸侯都有这般平叛之心,何愁叛军不灭。

    直到商朝宗正式停下,正式在节州境内安营扎寨后,尕淼水方意识到了不对!

    不对的情况是定州薛啸传来的,说定州已不见南州平叛人马过境。

    紧接着南州那边的耳目又传来消息,南州各地的人马动作一番后已经停下了,已经都稳定了下来,没有再出兵的迹象。

    根据沿途的统计消息,预估南州只派出了十万人马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

    尕淼水发现不对,立刻直闯商朝宗的中军帐,帐外只见商朝宗、蒙山鸣等人以及一群将领在帐内议事。

    帐内众人或回头或抬头看向帐外被拦下的尕淼水。

    商朝宗挥手示意了以下,外面的修士以及守卫才放了尕淼水进来。

    尕淼水见面便沉着一张脸问:“王爷,四十万人马何在?”

    商朝宗淡定道:“人马自然在途中。”

    他那气度,一到行军作战时便变得不一样了,颇有其父宁王之风。

    尕淼水沉声道:“不对吧!据我说知,南州已停止了人马出境,途中连同王爷这边的人马,最多只有十万人左右!”

    商朝宗:“十万人马又如何?”

    尕淼水上前两步,隔着桌子与他对峙,“王爷说好了四十万人马,我也已上报朝廷,如今四十万变成了十万,如何向朝廷交代?”

    商朝宗:“兵不厌诈,朝廷内部耳目众多,本王岂能让机密军情轻易外泄?”

    尕淼水:“吴公岭啸聚两百万叛军,十万人马如何平叛?”

    商朝宗:“十万骑兵足矣!不是还有诸侯五路大军吗?”

    十万骑兵…尕淼水猛然一惊,似乎终于明白了对方这一路的布置,为的就是让南州出征的步卒全部有坐骑代步,所谓的四十万人马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商朝宗已不理会他,看向左右,问道:“刚才布置可都明白?”

    “明白!”诸将一起拱手响应。

    商朝宗面沉似水,冷冷道:“大战在即,首严军纪,军法如山不可倒!立刻传本王军法给五路诸侯,本王所部人马为执法督军,只剿诸侯,不剿叛军!平叛战令所到之处,迟滞不前者,灭!延误战机者,灭!临阵脱逃者,灭!怠战不力者,灭!”

    “是!”诸将皆拱手领命散去。

    只剿诸侯,不剿叛军!尕淼水愣在了当场,直到帐内众人都走光了,他还没有从那‘四灭’中回过神来。

    帐外不远处,罗大安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

    皇烈负手踱步陪同在旁,回头看了眼帐内呆滞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他也是刚才才知道南州只派遣十万人出征,之前的南州人马调动都是假象,真正是瞒的他好苦。

    “蒙帅,区区十万人马能督促五路诸侯吗?”皇烈不无担心。

    蒙山鸣:“违抗军令还有理了不成,谁不听令就打谁!这种关头,我们敢打他们,他们敢打我们吗?我十万人马皆为骑兵,他们想跑都跑不赢!”

    “呵呵!”皇烈忍不住笑出声来,轻轻击掌道:“不动声色就把十万人马全部变成了骑兵,妙啊妙,好一个瞒天过海!”

    蒙山鸣叹道:“唉,王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如同皇掌门之前的忧虑,朝廷与我等不是一条心,战后随时会过河拆桥,一旦断我粮草,大军必将全军覆没。有这十万匹战马在手,必要时,可杀马充饥,足以支撑我们回到南州。若非如此,我等又何必如此!”

    ps:一个好汉两个帮,好事成双,贺新盟主“手机号0040”和“如玉^_^金屋”诞生,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