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四五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转而又面对商建雄拱手,“只要大军离开了南州,就算他打赢了,也必然要遭受巨大损失,事后想置南州大军于死地还不容易吗?想要切断大军补给太容易了!”

    商建雄连连颔首道:“大司空乃老成谋国之言。”

    童陌:“现在不是给不给平叛大将军兵权的问题,而是给这种临时兵权能不能诓南州出兵,若对方非要卡着大司马的兵权为出兵借口,那一切都枉然。届时只能想尽办法逼迫五路诸侯用命,实在不行…”话到此停顿。

    商建雄正要听他后话,见他听了,忙问:“怎样?”

    童陌似乎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口,“实在不行便向赵国求援,请赵国出兵相助!”

    前面一直在讨论自己的位置,商永忠没开口,此事与自己无关了,终于出声了,“赵国在旁心怀叵测,坐享其成,岂会轻易为我大燕用兵?”

    “自然不会,但可以谈!可先派人联络陛下的姑姑商太后,请她帮忙说话,若不行,就割让南州给赵国,作为出兵的条件。”童陌咬牙说出这卖国之言。

    在寻常人眼里,这必然是卖国,可在眼前几位的眼里,却是逼不得已的断臂求生之举。

    几人目光闪烁,察觉到了他的险恶用心,南州若不出兵,干脆就把南州送给赵国,以换取出兵机会。

    商建雄身为帝王,割让土地的话有点犹豫,难以启齿。

    商永忠迟疑道:“南州是个刺头,割给赵国,赵国也难以顺利吞下,就凭这点,只怕赵国不会轻易答应。”

    童陌再次咬牙道:“那就再把定州割给赵国,不答应就再割一州,直到赵国答应出兵位置!”

    商建雄沉默不语。

    同样沉默一阵的高见成徐徐道:“真要这样做了,我等大燕奸臣的帽子怕是一辈子都别想甩脱了。”

    童陌回头看来,“你当我愿意看到这种情形出现?这样至少还能保住大燕,一个残存的大燕总比灭亡的大燕好!只要大燕还在,失去的就还有机会拿回来,否则两者皆失!”

    这个话题比较沉重,可一旦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还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届时也只能是这样苟且求生了。

    商建雄不吭声就是不反对,也等于事情基本就这样定下来了,先以平叛大将军之位试探,看能不能让南州出兵,若实在没办法,也只能是照童陌说的断臂求生了。

    高见成心中无奈叹息,果然不幸被他料中,宁予外贼,不予家奴,这边是宁愿把国土割让给别人,也不肯把燕国大司马的兵权给商朝宗。

    对于童陌的态度,他也能理解,首先是商建雄的原因,其次是他童陌自己的原因,当年童陌和宁王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仇好像是从金州那个女人身上结下的。当年许多人垂涎那女人的美色,童陌便是其中之一,想趁机占了那女人。听说当时人已到手,衣服都脱下了,就在快要成其好事的当口,被出征归来的宁王闻风率领人马赶来,将童陌毒打了一顿,闹得童陌颜面尽失,后来那女人好像跟了宁王。被人抢了女人,成为了京中的笑谈,这是童陌的奇耻大辱!

    后来宁王又屡屡以人品指责,阻止童陌上位,加上后面的一些事情,童陌哪还敢让宁王的儿子复掌燕国兵马大权!

    也正因为此仇,童陌和宁王站在了对立面,也因此被当今给拉以重用对抗宁王,一直到今天位极人臣!

    三位重臣离开御书房后,商建雄叹了声,目送三人离去的背影,摇头道:“大司徒今天有些失态。”

    靠近后的田雨轻笑道:“多少有些私心,儿子毕竟死在了牛有道那些人的手上,前去刺杀牛有道,牛有道可是一手控制着南州的,一旦让南州那边掌握兵权,高家还不知会是个什么下场。”

    商建雄道:“人呐,哪个还能没点私心,只要不是私心误国、只要私心是站在国事这边,无伤大雅!大司徒还是有一片公忠体国之心的。”目中也是一片对高见成的欣慰之色,只要身边的大臣紧紧团结在他身边,他就没什么好怕的。

    田雨躬身,“陛下说的是。”

    殿外,高见成大步前行,童陌有意放慢了脚步,商永忠瞅了他一眼,也跟着放慢了脚步。

    待高见成远去,童陌慢悠悠来了句,“大司徒今日对比往日有些失常。”

    商永忠嘿嘿一笑,帮他保位置,失常有什么不好吗?以后永远都这样失常才好,不痛不痒地回了句,“可以理解嘛,儿子死在了对方的手上,难免有些激动。”

    童陌斜他一眼,冷笑一声,“真是这样吗?我看他是有些不正常,我看他是蓄意博取陛下欢心,你不要被他蒙蔽了双眼。”慢步正是为了提醒他。

    商永忠懂他的意思,担心自己有感高见成的好意投桃报李站高见成那边去,当即略欠身道:“大司空放心,高某以陛下为尊、以大司空马首是瞻,不会为媚言所惑!”

    童陌微微一笑,这才用了正常步伐离去……

    宫中的决定很快传到了茅庐山庄,这种时候这种事情在南州能当家作主的似乎只有茅庐山庄。

    商朝宗是做不了主的。大禅山玩不了这么大,在一旁装死,怕惹麻烦。

    因此,三大派有什么事基本上都直接与茅庐山庄沟通了。

    接到消息的龙休自然也第一时间找到了牛有道。

    听完朝廷的意思,牛有道多少有些意外,还以为朝廷要拒绝,他这边然后再降低条件,谁知朝廷直接给出了让步结果,倒是省了来回兜圈子。

    不过他仍没那么痛快,叹了声,“看来朝廷还是没诚意呀!”

    龙休本也以为他另用了什么手段能让朝廷答应,谁想也不过如此,发现自己有点高估了这厮,弄的在此白耗了些时间,连宫临策和孟宣都对他颇有怨言,大概的意思是指责他,这种问题还用问朝廷吗?朝廷肯定不会答应,简直是多此一举!

    “大司马兵权不是儿戏,不是朝廷没诚意,而是要看你有没有诚意,平叛!平叛大将军的兵权足矣,朝廷的尺寸还是把握的比较准的。你若还不满足,那只能说明你别有用心。”

    说这话时,龙休瞥了眼不远处的花衣男子,若不是三大派的精锐力量基本聚集在了边军那边,腾不出手来收拾这边,否则他哪能这么客气,早就给了茅庐山庄颜色看。

    之前因为截粮的事,甚至对牛有道动了杀心,只是计划不如变化,谁知五路诸侯联手也是草包,搞的他还没对牛有道下狠手反倒先跑了来求人家,这个时候杀了牛有道造成南州大乱,就更别指望南州出兵平叛。

    牛有道:“宫主,不是我想讨价还价,而是将心比心,我只想问宫主一句,南州出兵后对南州有什么好处?”

    龙休挑眉:“你想要什么好处?”心里有些憋火。

    牛有道:“宫主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我再不出兵就是我不识相了,以后也无颜再面对宫主。我只要个出兵的安慰理由,事成之后我也不要朝廷别的,也不指望朝廷能给什么,请朝廷给南州上下将士一个交代,给庸平郡王一个交代,让王爷拿回一点失去的东西!”

    龙休好奇,“什么东西?”

    牛有道:“宁王之位,乃世袭亲王,可传子孙,庸平郡王本是亲王,后被贬成郡王,恢复亲王爵位如何?”

    就这个?这对龙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虚名而已,当场答应了下来,“好,这件事本宫作保了,只要南州出兵平叛,事后不管能不能平叛成功,本宫都保证商朝宗拿回亲王爵位!”

    牛有道当即拱手,句句肺腑道:“宫主作保,牛有道自然信服,请朝廷下旨,旨到之时,便是南州大军出征平叛之日!”

    这态度才对嘛,龙休笑了……

    搞定了这边,龙休也走了,赶回京城让朝廷紧急下旨,这事不能再久拖了。

    商淑清正陪着蒙山鸣,蒙山鸣到此后,论关系亲近的也只有商淑清,也只能是商淑清陪着。

    送走龙休的牛有道来到,将敲定的结果告诉了蒙山鸣,这种事也没必要避讳商淑清。

    获悉能助哥哥拿回失去的亲王之位,不知想起了什么,商淑清莫名红了眼眶。

    蒙山鸣亦动容。

    讲过详情,牛有道说:“事情已定,我能做的就这些,接下来就要看王爷和蒙帅的了。”

    蒙山鸣坐在轮椅上拱手躬身,“老夫代大燕谢过道爷,代王爷谢过道爷,蒙山鸣定不负道爷重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商淑清以对着牛有道端端正正半蹲行礼。

    牛有道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我这就安排蒙帅回去等候朝廷旨意,蒙帅回去后可提醒一下王爷,王妃本是沙场上的巾帼英雄,也该让她出来透透气了,死在沙场上也比把她闷死在家里强。王爷不缺女人,为何容不下一个凤若男?太过薄情寡义未免让人心寒,我当年骗了王妃的钱,至今未还,还欠着王妃的人情,希望王爷能善待王妃!”

    以前他没有明着说出来,这次明白无误的帮凤若男开口了。

    商淑清眼中立刻涌现泪光,提袖拭眼。管芳仪亦抿了抿嘴角。

    两人都没想到牛有道这个时候还能惦记这事,两个女人被击中了心中柔软。

    蒙山鸣拱手抱拳:“道爷放心,老夫回去便力劝王爷,王爷若不答应,老夫也绝不松口,只要老夫在一天,绝不会再让任何人轻易为难王妃!”

    牛有道杵剑颔首,“大风起兮云飞扬,蒙帅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