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四二章 罗照小儿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盯住这批粮食去向的不止燕庭。

    卫国接到本国押送修士传回的消息后,玄薇第一时间联系上了牛有道,质问牛有道想干什么。

    牛有道的回复很简单,粮食在他手上就是在燕国手上。

    多余的解释没有,有些事情也不需要解释,一切向后看,到时候自然会平息众怒。

    身在晋国的邵平波更是紧盯牛有道这边,卫国借粮被拦截之事,搞的他辗转反侧,不知道牛有道搞什么鬼,直到获悉韩宋修士未再抢掠破坏这批粮食,他才意识到了,牛有道很有可能已经和韩宋达成了什么秘密协定。

    南州要起兵造反?这个念头开始在邵平波的脑海里一再徘徊,一再否定,否定的原因之一是认为商朝宗不太可能反燕。

    “大公子,歇一歇吧。”

    邵平波眉头紧锁,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雪花飘零,邵三省近前劝了声,眼中有担忧神色。

    就因为卫国借粮被牛有道拦截之事,大公子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然而邵平波至今睡意全无,虽然局势是他推动的,目的之一就是针对牛有道,可是明知牛有道没什么选择,他还是不太相信牛有道能轻易反燕,因为南州那边上上下下的动静太淡定了,好像燕国的战乱与南州无关似的,有点不正常。

    凭他对牛有道的了解,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他一直在思考。

    “尹大将军来了吗?”邵平波淡淡问了声。

    粮食被截后,苍州叛军突然加强了攻势,他隐隐怀疑会不会和牛有道有关。

    他的思路和牛有道一般,牛有道遇上什么事的时候首先怀疑的便是他,反之他也是如此。

    他现在需要一个精通军事的人为他解析苍州叛军这样做的目的,了解清楚了才好对其他事情加以判断。

    军事方面也是他的一个短板,当年的北州自立虽有大战,可真正操持战事的还是邵登云,他也就是跟着见识了一下,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儿八经加入过军伍,擅长的是政务。

    他在北州的时候事情太多了,也没那精力去钻军事方面。

    当然,相对来说,他比牛有道更懂一些,毕竟比牛有道接触的多。

    所以他对太叔雄提了下这方面的要求,太叔雄欣然答应,直接指了晋国大将军尹除以后做他的军事博士。

    邵三省有点犹豫。

    邵平波迅速意识到了什么,明明知道他今天要和尹除见面,还让他休息,慢慢回头,略眯眼道:“什么情况?”

    邵三省:“尹大将军府那边差人来回话了,说南边军营被大雪压塌了营房,大将军急急忙忙赶去查看去了。”

    邵平波脸颊瞬间紧绷,明白了。

    尹除当着太叔雄的面拍着胸脯答应了,与他约好了今日见面,他还特意为今天见面准备了好酒好菜,结果一回头那位大将军就借故跑了。

    因为大雪压塌了营房,堂堂大将军若是平常这般还能说一声好,可若是为了这事把晋国皇帝的吩咐给扔一旁,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晋国这些权贵还是不太待见他邵平波……

    事后燕国这边也意识到了军粮进入南州后一路顺利的问题,韩宋修士为何没有再袭扰?

    之所以有此意识,乃是吃了趟亏之后,晋、齐的援助物资刻意绕开了南州,欲从其他地方转输,结果骚扰依旧,唯独只有粮食进入南州以后很顺利的被南州给大量吞没。

    回过头来一想其中原因,细思极恐,让人不寒而栗。

    于是燕庭不再催商朝宗送粮了,三大派也不逼牛有道了,反而双双好言安抚,就怕南州突然冲动。

    别说他们,就连晋国、卫国和齐国也察觉到了不对,紧急提醒燕庭,粮食被截之事暂时不提为妙,南州既然还断断续续给个一二十车粮食,就说明南州还未做出最后的决定,还在犹豫不决中。

    突然没了压力,茅庐山庄这边倒没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

    大禅山和商朝宗反倒有些不习惯了,那么多粮,朝廷不要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搞了什么鬼,我算是服了他,当初他那样截粮,我可是心惊肉跳啊!”

    大禅山宗门大殿内,提及此事时,皇烈面对一群人唏嘘摇头。

    唏嘘之后又是一声叹,他现在也挺无奈的,大禅山现在是退又不能退,进又不能进,燕国如今的局势令这边也只能是紧紧和牛有道抱团在一起共进退了。

    牛有道截粮,大禅山阻止不了,牛有道非要这样干,大禅山能怎么办,和牛有道翻脸吗?只能装聋作哑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牛有道让人假扮强盗烧了定州征集来的粮车,牛有道屁事没有,三大派把帐算到了大禅山的头上,大禅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还得跟着一起明目张胆地骗三大派。

    不明目张胆的跟着一起骗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站出来指证牛有道吧!关键指证也没屁用,反而先得跟牛有道干起来,大燕目前的局势值得吗?

    这边也不傻,也察觉到了一点苗头,牛有道搞不好在韩宋那边谋到了退路,跟着牛有道还有可能自保。

    不过皇烈深知这次是把三大派给得罪惨了,正儿八经地被牛有道给拖进了深水坑里。

    “唉!”一群大禅山高层亦陆续一声叹,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

    江畔五里外的中军大帐,看到一份份从苍州叛军那传来的战报,坐在案后的罗照眉头皱了起来,最后甚至比对着几份战报起身,走到了地图前,参详着地图反复审视战报和地图。

    “不对!”罗照忽沉沉一声,盯着地图道:“可能有诈!”

    文悠快步走到一道:“怎么回事?”

    罗照指着地图道:“吴公岭的攻占势头太迅猛了!”

    文悠:“之所以攻势迅猛,也是韩宋两国派人和牛有道沟通后的结果,是为了促反南州人马而特意让吴公岭加强了攻势啊!”

    罗照猛回头,“几乎连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一开始还说的过去,这都打到什么地步了?吴公岭差不多又占下了一州的地盘,燕庭人马居然还这般节节败退,你不觉得像是在配合吴公岭的攻势吗?”

    这么一说,文悠亦猛然惊醒,目光盯向了地图。

    罗照挥手指向地图,“战线拉长扩大,吴公岭的人马太分散了,一旦有事首尾不能相顾,驰援都来不及,这很有可能是燕庭人马设下的圈套,一旦反扑,后果不堪设想。咱们很有可能中了牛有道的奸计!”

    再回头,“立刻联系吴公岭那边,让他收住攻势,不要再四处出击,该收缩的兵力迅速收缩,以防不测!”

    “好!”文悠用力点了点头,几乎是跑出去的。

    ……

    燕庭则是另一番情形,朝廷人马败的太快了,都快赶上薛啸败让三郡的速度了,一份份不利战报传来,朝中上下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还得了?

    集结在边境的重兵中,有人见情况不妙,已经率部投降了,狠狠杀了一些人才稳住了局势。

    这仗是怎么打的,居然能打成这样?连童陌都开始当着三大派修士的面骂娘了,要钱要粮的时候一个个比谁都急,结果打起败仗来也是一个比一个急,一群草包!

    三大派修士唾面自干,当做没听见。

    燕皇商建雄是既惶恐,又愤怒,直接找到了三大派掌门发火,警告他们,再不出力,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

    局势连边境集结的重兵都影响到了,三大派掌门亦紧张了起来,迅速商议后,终于决定集结力量反击了。

    然而由哪家的人负责指挥又成了争论的焦点,不争抢指挥权都不行,仗打赢了,最后自己麾下的势力折损的差不多了谁能接受?谁来负责指挥是个微妙的关键。

    谁都不肯轻易让步,争抢无果,最后决定各路诸侯各负责一片,三派各自督促自己的人马去拼命。

    五路诸侯终于摆出了联手反击的态势,联手主动出击了,可战果连三大派掌门都慌了,居然全部战败!

    这回别说他们了,连晋国、卫国和齐国那边的人都愤怒了。

    三国派来大量修士协助作战,之前的败势大家还能理解,就不说了。

    这次以为燕国要较真了,三国也想早点结束这份煎熬,实在是消耗不起了。

    谁知三国修士全力以赴了,燕国这边的大军却还是与敌军一碰面稍一交手就败逃,败的三国修士措手不及。

    他们冲上去拼命了,大军居然扔下他们跑了,结果变成了他们硬抗对面数万甚至是数十万大军,关键敌军当中也有大量修士。

    除了与对方修士厮杀,还要应付人山人海的刀枪箭雨围攻,这也太要命了,逃命都困难,不知多少三国修士在逃的过程中被箭雨射翻。

    这还真成了三国修士帮燕国打仗,成百上千的修士悍不畏死地面对敌方数万数十万的大军硬撼。

    场面极其壮观,损失也极其惨重,晋国、卫国和齐国如何能不愤怒?

    一座山坡上,坐在一匹神俊黑马马背的吴公岭一脸横肉,满脸络腮胡子,看着清扫的战场,仰天“哈哈”大笑不止。

    笑罢,对左右的随行人员道:“罗照小儿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多虑了,差点乱我军心!”

    宋国修士愣是被他这话给说的无言以对。

    惠清萍和全泰峰面面相觑,之前接到罗照的消息后,他们两个也是心头一沉,结果现在看来,好像误会了自己那个结拜兄弟牛有道……

    江畔中军大帐内,消息传到后,罗照站在地图前,绷着一张脸久久不语。

    之前听到燕国诸侯开始反击的消息,他还说果然不幸被他料中,然而结果却和他想的大相径庭,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哪来的什么有诈?

    站在一旁不吭声的文悠,悄悄退出了大帐后,仰天长吐出一口气来,判断严重错误,居然被吴公岭给鄙视了,而且被鄙视的没话说,他能理解大都督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