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四零章 请蒙帅写五封信
    不怕提条件,就怕不吭声。

    全、惠二人精神一振,全泰峰立刻追问:“什么前提?”

    牛有道:“双方在边境集结重兵对峙了这么久,迟迟不开战是几个意思?”

    这都哪跟哪?全泰峰还是回道:“全面开战,事关国运,自然是不打无把握之仗,只待燕国内部祸乱到一定地步,便是趁势进攻之时。”

    局势明摆着的,牛有道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见过高见成之后才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一伙俗世掌权者正在利用大局造势,把一群修士当猴耍,说白了就是在和修士争夺话语权,硬来搞不赢修士,只能是来阴的。

    当然,他也在乱局中火中取栗,不会捅破,“兄长说到了关键,待燕国内部祸乱到了一定的地步,可据我说知,燕国内部并非完全没有平叛的实力。”

    惠清萍皱眉,“弟弟,你到底想说什么?”

    牛有道:“我不想做墙头草,可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必要说那虚情假意的话,我不可能拿南州上下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胡乱去做赌注,我必须要看到一点有利于我的苗头我才能起兵,否则我也很难说服下面人,毕竟事关大家的利益,南州可还有个大禅山盯着我呢。兄长,大姐,燕国内部叛军的搅和力度还不够,我希望你们能把燕国内部的反击潜力给逼出来,我才能出兵。”

    全、惠二人相视一眼,全泰峰问:“什么意思,怎么个逼法?”

    牛有道:“让叛军全力以赴,再攻下一到两个州,逼得燕国不得不全力以赴。这样对我有两个好处。其一,我能观察燕国到底有多大的潜力,我南州能不能出兵,这也关系到我能不能说服大禅山。其二,叛军牵制了燕国内部的绝对力量,便于我南州大军势如破竹。只有做到了这个,我才敢起兵,否则我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赌博。”

    二人若有所思,不得不承认,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这是考虑的很周到的事情。

    全泰峰:“老弟,燕国哪还有什么潜力,诸侯兵力都是明摆着的,你太多心了。”

    牛有道:“我观各路诸侯未必没有剿灭叛军的实力,只是无法齐心协力而已,所以这不是多心,而是稳妥。兄长,大姐,只需做到这个前提,我便出兵,其他的多说无益。”

    话说到这个地步,也的确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一切以局势导向为前提。

    事实上这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哪边局势有利,便倒向哪边才是常理,否则涉及这么大的事红口白牙的承诺根本没用,还是要有看得见的利益。

    二人离去前,牛有道又旧事重提,“说好的一千万,只给我五百万,你们做事未必有些不地道。”

    全泰峰哭笑不得,惠清萍亦叹道:“我说弟弟呀,总不能你漫天开价我们就照着给吧,这又不是我俩的钱,我们也做不了主,五百万已经很多了,多少修士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你就知足吧。你钱也得了,几万车粮食也得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好了好了,看你这一脸不痛快的样子,不用你送了。”全泰峰抬手打住,不让牛有道送了。

    管芳仪主动代为送客,将二人送出了山庄。

    待回到山庄内,发现牛有道站在了高阁上,杵剑眺望寥廓长天,面无表情的样子。

    她也上了阁楼,见到他的背影独自在风中,长衫衣摆随风翻动。

    眼前的事,刚才的事,她虽然一直在牛有道的身边,但却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感觉牛有道与以前比起来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牛有道干的事她还有猜测的余地,如今眼见双方把话给讲透了,她依然无从琢磨牛有道要干什么。

    诸国纷争角力一现,便是天翻地覆之势,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不知多少修士惶恐不安,怕被这大势给碾个粉身碎骨。而眼前这人,似乎在惊涛骇浪中驾驭着一艘小船载着一群人,与那些艨艟巨舰在巨浪中比肩,奋勇争前,知难前行。

    山庄内忽飘来一阵哀哀琴声,眼前的背影,竟让她莫名的有种不知何处来的悲壮感。

    似乎知道是她来了,待她近前,问了声:“庄虹又在弹琴?”

    管芳仪:“是吧。”

    牛有道略摇头,“不自由时哀怨,自由自在了也哀怨,这女人永远满足不了。”也就随便感慨了一下,说罢递出了手中的五张钱庄票据。

    这个她喜欢,一把到手点了点便往袖子里塞。

    牛有道却给了句,“你再亲自去趟府城,把蒙帅给接来,注意保密,提醒王爷不要让外人知道。”

    管芳仪当即埋怨,“口口声声说老娘是天下第一美人,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实际上却把老娘当跑腿的使唤。”

    牛有道:“你又不是那种只知道漂亮不长脑子的,能者多劳嘛。另外,这五张金票给三张给王爷。”

    管芳仪顿时不乐意了,“三张?我的钱,凭什么呀,你不是给了他那么多粮草吗?”

    牛有道:“很快,王爷便会有大量用钱的地方,有三百万金币在手,能为他解决许多麻烦,也能让事情顺利不少。”

    管芳仪从这话中意识到了有大变,遂只剩下了嘟囔,随后快速离去……

    蒙山鸣到时,已是夜晚,直接降落在了牛有道的院子里。

    从南州府城出发时也做的相当隐秘,先用马车悄悄把蒙山鸣给送出了城,之后才从城外带走的。

    恭候已久的牛有道上前客客气气见礼,“让蒙帅来回奔波,实在是罪过。”

    如今的南州,对他来说,蒙山鸣是个战略性的存在,值得他诚心礼遇尊敬。

    蒙山鸣忙谦逊道:“道爷这样说,让老夫汗颜。”

    也没有过多矫情客气,牛有道又将他请入了自己的房间,又示意推着轮椅的管芳仪为蒙山鸣倒上一盏茶水。

    牛有道隔着桌子坐在了蒙山鸣对面后,问了句,“那些粮食,王爷那边都收集好了吧?”

    粮车是一路坏的,粮食自然也是落了一路需要收集。

    “填饱肚子的东西大过天,不会有误,都收集好了。”蒙山鸣确认了一句让他放心,继而又问:“道爷是不是没打算把粮食还给朝廷?”

    牛有道笑言:“我们又不是叛军,也是朝廷的一部分,在我们手里总比落在外人手里好。”

    蒙山鸣苦笑,“三大派那边能轻易饶过?”

    “至少现在不敢把我怎样,只要事后证明了我们是对的,相逢一笑泯恩仇,自然就过去了。”牛有道也给了他一句宽心话,接着到了正题,“白日里,韩宋的人又过来找我了。”

    蒙山鸣面色略凝,试探着问道:“劝道爷起兵?”

    牛有道微微点头笑着。

    蒙山鸣心弦略紧,“道爷意下如何?”

    牛有道也没瞒他,把与全、惠二人的谈判经过原原本本的详细告知了。

    蒙山鸣听的脸颊绷了起来,“莫非道爷真要让南州叛敌?”

    牛有道摇头:“王爷乃大燕皇族,蒙帅乃大燕肱骨之臣,岂有自己反自己的道理,答应他们只是权宜之计,目的乃是让叛军逼迫朝廷…不让朝廷束手无策,又如何会来求我等,又如何能让王爷名正言顺号令平叛大军?”

    蒙山鸣若有所思着微微颔首,忽又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朝廷怕是没那么容易松口,一旦局势危急,三大派应该会不惜一切聚集诸侯力量围剿,不到逼不得已,不可能把平叛大权交给我们。只是,就算聚集了诸侯力量,然而各自怀了私心,谁被指挥都担心自己会吃亏,这仗难打了,损失的还是燕国的实力,到了那个地步,实力大损,我们再拿到那残兵败将指挥权…唉!”他也只能是一声叹。

    牛有道握拳指节敲了敲桌面,“蒙帅言之有理,所以不能给诸侯彼此内耗的机会,这也是我请蒙帅来的目的。”

    “哦!”蒙山鸣目光投来,“愿听道爷高见。”

    牛有道:“五路援军,宫州刺史徐景月、图州刺史安显召、浩州刺史苏启同、伏州刺史辛茂、长州刺史张虎,这五人皆是蒙帅旧部。牛某想请蒙帅写五封信,我会尽快安排人送到他们五人手中。”

    蒙山鸣疑惑道:“道爷是想让我劝他们齐心协力吗?他们的背后,如今都掺杂了太多,只怕他们自己也是身不由己,我写信应该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牛有道微笑,“那要看蒙帅写的是什么。”

    蒙山鸣不解,“道爷想让我写什么?”

    牛有道嘴角带着一抹诡意:“蒙帅在信中写上,愿率南州人马出征,愿不惜代价为大燕平定叛乱,写明这个便足矣。”

    蒙山鸣还是有些糊涂,“这样就有用了?”

    牛有道:“蒙帅说他们身后掺杂太多,说到底还是三大派内部的那些高层想保住自己手上的力量。他们五个收到此信,定会让背后的人知晓。蒙帅试想,他们背后的人正苦于无奈,若有南州愿付出代价平乱,怕是喜不自禁,有人愿意做替死鬼摆平乱局,还能指望他们聚力付出代价吗?必然是避战,令朝廷人马一败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