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三八章 坏的惨不忍睹
    其实没他说的那么夸张,就一对车轱辘加点木板能运东西的板车,和真正带车厢的马车是两码事。

    虽然马车对车轱辘的技艺要求较高,可拉货物的板车和拉人的马车不同。

    拉人的车轱辘技艺必须严格到位,否则坐人会被颠死。拉货物的车轱辘则不一样,不用担心颠簸和出人命的问题,只要是个能造车轱辘的学徒工就能做,不费什么事,凭南州的人力物力,两个轱辘一张板的东西,这么长时间造点拉东西的板车根本不成问题,就怕拉东西的骡马之类的不够。

    可这三位年纪一大把的长老不知道,平常谁会关注这东西,许多普通百姓都未必会关注,有些东西下面的小吏不好蒙,越是高高在上的人反而越好蒙,这就是之前差点把薛啸给气笑的原因。

    其实就算懂这些,三人也没脾气,事都已经出了,还能怎样?燕国如今的局势,谁还敢再把南州逼反不成?

    三人年纪一大把,愣是被他给说的一愣一愣。

    牛有道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三人差点就信了。

    可毕竟是‘差点’,三人毕竟不蠢,何况已经知道了南州是存心搞鬼。

    崇古大手一挥,“少跟我们来这套,我们三人来是要解决办法的,不是听你诉苦的。”

    解决,当解决,哪能不解决!牛有道一本正经道:“立刻就解决,立刻召集工匠想办法以最快速度解决,没有现成的晾干木材,让人去拆百姓的房子也要解决,前线的战事为重,谁敢耽误,我要他的脑袋!”

    这态度多坚决,愣是说的三人无言以对,满腔的怒火竟不知该如何发出。

    灵虚府长老天缺沉声道:“多久能办好?”

    “来人!”牛有道哪能给出确切时间,回头一喝,将雷宗康给招了过来,厉声道:“立刻联系王爷,召集整个南州工匠日夜兼程赶到运粮官道,全力抢修运粮车。”

    “是!”雷宗康领命而去。

    牛有道回头看向三人,试探着问道:“三位长老,如此处理可还满意?若是不满意,三位长老尽管提出意见,我这边全力配合且即刻执行,绝不拖延。”

    三人能提出鬼的意见,说多了都是屁话,除了尽快让工匠来处理,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牛有道的这些话,三人感觉哪哪都是问题,却偏偏揪不住任何问题。

    昆子月心中暗暗骂开了,这天下修士还是太少了,否则岂由得这群世俗刁民猖狂!

    然而转念一想,发现不对,牛有道也是他们修士中的一员。

    天缺:“也就是说,这批粮食要等到你弄好了车辆才能拉走?”

    牛有道:“目前来看,也只能是如此了,实在是事发突然,南州也没有太长的时间做准备。”

    天缺:“等你这里弄好,仗怕是都打完了吧?”

    牛有道正色:“岂能误了大事,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三位长老愿不愿听?”

    崇古:“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牛有道也不生气,“等到车辆弄好了没必要,不如这样,现成的还能运输的车辆先将能送的粮食送过去,这样也不至于让前方将士饿肚子。这样还有一个好处,量少了能加快运输速度,不至于因此耽误了战事,三位长老意下如何?”

    崇古:“剩下的粮食怎么办,都留给你吗?”

    牛有道忙摆手,“这怎么可能,燕国三大派可是再三警告过的,我若敢克扣,三大派第一个不会放过我。三位长老放心,你们先把一段供应期的粮食先送过去,剩下的,我这里将车辆整备好了后立刻押送过去,押送的事由我南州全权负责,出了什么事也由我南州担责任。现实情况如此,只要南州与诸位交割清楚了,对朝廷交代清楚了,责任到不了三位长老的身上。”

    这么一说,三人算是真正冷静了下来,这不失为一个办法。

    事情定下来后,三人也不想再跟他扯了,没空,就此走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目送三人离去,留仙宗掌门费长流凑近了牛有道身边,“道爷,回头三大派施压怎么办?”

    牛有道:“当然是老老实实造车送粮,只不过这回对运输车辆的制造要提高要求了,多花点时间也要把车造好,不能再出同样的问题,否则对三大派无法交代。”

    提高运输车辆的制造要求?三位掌门面面相觑,彻底无语了,算是明白了这位的意图,说到底还是不想把到手的粮食给交出去,慢慢造,什么时候造好不知道,三大派若催急了,车还得坏在路上,总之就是别想南州顺利把粮食交出去。

    三位掌门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是笃定了燕国这个时候不敢把南州逼反了,有恃无恐。

    既如此,也就罢了,三人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南州目前的局势。

    夏花担忧道:“道爷,我们这样扯后腿合适吗?燕国真要垮了,南州怕是也别想好过。”

    牛有道:“我这样做正是为了保住大家,不要想多了,我自有打算。”

    见他有把握,鉴于他以往的能耐,三人多少心宽了些,到了这个地步,面对如此局势,三派完全无能为力,也只能是指望他了,已经把三派的生死存亡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三位长老返回到送粮队伍后,渐渐发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发现车辆损坏的越来越多。

    等到队伍离开了南州境内时,南州准备的车基本上全部坏完了,只有薛啸从定州征来的万辆粮车还坚实着。

    此情此景气得三位长老一路上咒骂不止,“狗贼”成了对牛有道的称呼

    也就是说,此番卫国送来的粮食,大部分都留在了南州的地盘上。

    护送的南州大军,还有大量的大禅山修士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粮车一路损坏的情况看的大禅山修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见过车辆损坏的情况,没见过如此夸张的损坏情况,没人搞鬼才怪了。

    消息传到大禅山宗门后,皇烈让下面人别管,反正有什么问题三大派也是第一个找牛有道算账。

    局势如此纷乱,牛有道竟然和朝廷、和三大派掰上了手腕,大禅山此时巴不得躲一边装聋作哑,谁都不想招惹。

    燕国朝廷接到报信时,只知滞留在了南州境内的粮食约有千车。

    商建雄却借题发挥,拿着奏报找到了三大派暂时坐守在宫中的掌门,要他们给个说法。

    三大派当即传讯质问牛有道,牛有道又把敷衍卫国三位长老的说法给重复了一遍,堵的燕京那边硬又不能硬,软又不能软,也只能是催牛有道尽快把粮车弄好送出。

    牛有道自然是满嘴答应下来。

    等到燕京获悉离开南州境内的粮食只有万车,四万多车的粮食未能带出南州,卫国借给燕国的粮食居然大部分被南州给吞了,商建雄之愤怒可想而知。

    “还说什么粮食过境南州不会有事,还说什么牛有道不敢乱来,让粮食放心从南州过境,寡人都替他们害臊……”商建雄在群臣面前来回踱步,连连讥讽不断,实在是气得够呛。

    高见成低眉垂眼站在下方,心里嘀咕,那家伙还真敢做,吃相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看,到底想干什么?

    得到消息的龙休,一张脸也黑了。

    在旁的易舒忿忿不平道:“师傅,我就说了,那贼子自以为是,压根没把我们三大派给放在眼里。他竟敢如此胡作非为,哪有一点把我们三大派当回事的样子。”

    “闭嘴!”龙休怒斥一阵。

    易舒一想到当初屁股被捏的情形,便羞愤难耐,这辈子都未曾想过能受到这般羞辱,那一幕简直成了她的噩梦,让她以后还如何嫁人?不甘心道:“师傅,难道就这样放过他?”

    龙休怒道:“那你想怎样?他手上捏着数十万精兵,一旦这个时候把他给逼反了,燕国局势将彻底失控,谁最高兴?且等等看,他不是已经答应了将粮食送出吗?先安抚,看他会不会把粮给送出来,待此事过,看我怎么收拾他!”

    龙休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真正对牛有道动了杀心!

    易舒暗暗咬牙,到时候非要将那贼子给千刀万剐不可!

    ……

    两军隔江对垒,江畔五里外的大营内,一名文士持信进了中军帐内。

    此人名叫文悠,乃宋国大都督罗照身边的亲信幕僚。

    罗照正站在地图前琢磨着,文悠到旁见礼后,禀报道:“大都督,燕国南州那边,已将卫国借给燕国的大部分军粮给扣下了。”

    罗照慢慢转身,讶异道:“那个牛有道真敢这样做?”

    事前,牛有道主动联系了惠清萍和全泰峰,问若把南州的军粮给截了,值多少钱?

    文悠点头笑道:“南州那边的探子已经传回了消息,大部分军粮的确被他给截下了。据报,这厮的手段阴损的很,居然在运粮车上做手脚,押送粮食的车队那是一路走一路坏,坏的惨不忍睹,基本上只有薛啸从定州征集的近万粮车将粮食给运走了小部。”

    罗照问:“凌霄阁和天女教什么反应?”

    文悠:“两派的两位长老已经带足了金票赶去褒奖,准备趁此机会劝牛有道起兵。”

    ps:恭喜本书突破两百万字,加更庆贺,今天争取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