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三七章 居然散架了!
    青山郡,海边码头,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船只靠岸,还有许多不能及时靠岸,卫国运来的大批粮食到了。

    不比当初牛有道从齐国运马来时的长途漫漫,跳过了齐国和晋国,卫国到这边的距离不算太远,所以三国运来的补给物资当中,卫国的粮食是先到的。

    岸上则是聚集了大片的数不清的骡马车辆,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牲畜粪便味道。

    不少卫国的修士从船上登岸,还有不少修士站在船顶警戒着四周,海里面亦有修士浮浮沉沉,防止水下有人偷袭。

    岸上有大量的驻军人马,商朝宗亲自带人赶来了,薛啸也亲自带人从定州赶来了。

    粮食到了谁的境内,当地州府人马就要负责押送,薛啸本不想来的,是朝廷要他来盯着的,怕南州这边做手脚。

    一个诬陷对方抢了自己女人挑起战事,一个被抢了三郡的地盘,之前还打的你死我活的两人,现在倒是有说有笑模样,貌似国难当头共弃前嫌,实则一个心中偶尔冷哼,一个心中偶尔冷笑。

    薛啸此来多少有点害怕,天华洞府掌门盖欢、仙云派掌门万轻烟皆亲自出马带了人手来护送。

    船上一排修士上岸走来,走在前的是卫国修士三大派的代表,灵虚府长老天缺、守正阁长老崇古、大乐山长老昆子月,这三位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为了护送这批粮食,一路浪里摇个不停不说,这一路的惊险更是亲眼目睹了卫国大量修士血染碧海,心情能好才怪。

    双方碰面,见这几位态度不怎么样,也只能随便客套了一番,双方随后交接粮草。

    根据卫国这边交来的账,十万车粮食,除掉赵国扣下的三万车,其余为了节省人力全部走了海路。

    海上经受各种不测后,也只剩下了八成,约五万来车的样子。

    账给了,剩下的就是清点,大群劳役上船卸粮,又装车,码头上忙碌成一片。

    此时空中飞来四只飞禽,一只赤猎雕,三只黑玉雕。

    牛有道、管芳仪率领青山郡的三派掌门来了。

    四只飞禽落地,引来所有人的注意,商朝宗有些意外,没想到说不见自己的道爷出现了,赶紧过去打招呼。

    一群修士侧目之余,不少人若有若无的目光盯上了随牛有道而来后静默在一旁的花衣男子。

    之后商朝宗陪同牛有道过来,与卫国这边的修士打招呼,双方一番客气,卫国三大派的人都在认真打量牛有道,名声在那。

    获悉薛啸也在场,牛有道转身看去,笑道:“薛大人也来了,胆子还真是不小,还敢跑来,欺我南州无人吗?”

    没想到对方当众不给面子,薛啸绷着脸道:“你的南州?王爷,这是那个在金州杀了燕使的朝廷要犯么,不是已经和王爷没关系了吗?怎会出现在这里。”

    牛有道杵剑身前,冷笑:“牙尖嘴利,再敢啰嗦,你信不信我杀了你朝廷也不敢放屁!来了还想走么?”

    此话哪有一点将朝廷放在眼里的意思,可谓当众亵渎朝廷。

    一旁交代下面官员卸船的蓝若亭见状不对,赶紧过来了。

    商朝宗神情古怪,甚少见牛有道如此公然嚣张模样。

    头戴金步摇的管芳仪略挑眉,手中团扇慢慢摇着。

    薛啸脸色剧变,果然不敢再多言,心中连连叫苦,不想来,朝廷偏要逼他来。

    天华洞府掌门盖欢、仙云派掌门万轻烟立刻上前护在了薛啸身边,万轻烟沉声道:“牛有道,你不要太嚣张了。”

    牛有道:“怎么,二位也想陪他留下?”

    几乎在此同时,那个花衣男子负手踱步,慢慢靠近了过来,盖欢和万轻烟的眼神中明显流露出忌惮神色。

    灵虚谷长老天缺出声道:“我们来这里不是看你们起内讧的。”

    大乐山长老昆子月,“燕国都要亡国了,有这精神不如一致对外。”

    他们对这一幕可谓相当不满,为了保燕国,卫国修士死了多少人,结果一来就见燕国内部这个样子,真正是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冤,而他们还要一路继续奉陪下去。

    “燕国奸臣当道,恨不能屠个干净,让几位见笑了。”牛有道转身呵呵一声,继而伸手邀请,“几位海上飘摇辛苦,驿站里面请。”

    一群人从容而去,薛啸等人却是高度紧张了起来,暗暗集中人手警惕。

    将几位贵客安置下来后,牛有道等人站在了驿站外看码头上忙碌的情形,费长流试着问了声,“道爷,真要对薛啸动手?”

    商朝宗等人的目光瞬时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一副懒得理会的样子,“现在谁有闲心管他,吓唬吓唬罢了。他来此就是盯这批粮食的,不让他把人手缩一缩,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容易过早露馅?”

    原来如此,费长流等人恍然大悟,商朝宗和蓝若亭面面相觑。

    管芳仪抿嘴一笑,发现这人就是坏到了骨头缝里冒坏水。

    商朝宗好不容易见到了牛有道本人,在蓝若亭目光阻止下还是没能忍住,还是向牛有道开口了,“道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南州若再坐视,燕国危矣。道爷…”

    牛有道出声打断,“王爷,朝廷都不急,你急什么?放心吧,燕国没那么容易垮。”

    商朝宗还想说什么,被蓝若亭拉住了……

    等到船上粮食全部卸船完毕,账目交接对上了,牛有道立刻招呼了南州的头头脑脑离开,让剩下的事情交给下面人去办。

    前线战场急需的东西,拖延不得,装车后的粮食即刻出发,南州大军在境内护送。

    然而车队刚出青山郡不久就出了问题,运输的粮车出事了。

    薛啸领人在粮队前后纵马狂奔,来回查看。

    一开始,薛啸也没太在意,车辆在途中有点损坏很正常,只能是边走边让随队工匠修理。

    后来发现车辆损坏率高的吓人,不得不亲自出面查看。

    这一看发现了问题,他从定州那边征集带来的车辆问题不大,问题基本上都出在了南州的车辆上,南州的车辆大多是新造的,质量相当有问题。

    眼前,粮袋倒了一地,运载的辆车也散了一地。

    跳下马的薛啸捡了一根散架的木头竖起,露出恨得咬牙切齿模样,马鞭敲着木头,对一起来查看的卫国三大派长老恨声道:“居然散架了!这是什么破粮车,坏点零部件我还能理解,负重走点路居然能散架,未免也太夸张了一点。”

    守正阁长老道:“那就赶快召集工匠过来修理,修好了加快速度赶上队伍。”

    薛啸差点没被这句的话给气的笑出来,算是服了这些不通军事的人,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偏偏又不好责怪,只能摇着头叹道:“坏点零部件还好修,简单修理一下就行,这都散架了,还怎么修?这不是坏一点点,而是成批成批的散架啊,修的过来吗?三位长老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坏的基本上都是南州那边备的车,南州是存心想将这批粮食给扣下啊!”

    三位长老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为了护送这批粮食,卫国死了那么多的修士,好不容易熬过了海路,已经送到了燕国境内,结果还能遇上燕国内部的人捣乱。

    三人差点气得吐血,大乐山长老昆子月沉声道:“立刻通知就近的城郭,尽快征招车辆,我倒要看看谁敢抗命!”

    薛啸哀叹道:“长老,没用的,存心捣乱能听咱们的才怪了。”

    三人不信邪,偏偏要解决,结果消息是传到了附近的城郭,当地主官说之前就接到了王爷的军令,要全力配合粮食的输送,也立刻煞有其事的下了告示,让有车辆的百姓立刻将车马捐献出来,敢私藏者严惩之类的云云。

    还别说,还真的征招到了一些,三两只而已,能有屁用。

    这就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下面人不是自己的人,办什么事都能办出花来。

    卫国三位长老就差没气得撂挑子不干了,可是这样撂下的话,半途而废了也对不住那些死去的人,回去没办法交差。

    “驾!”

    怒发冲冠的三位长老策马狂奔,脱离了粮队,找牛有道算账去了,幸好刚出青山郡,离茅庐山庄也并不远。

    同时传讯回了卫国那边,将情况上报。

    薛啸也紧急传讯给了燕国朝廷那边,拜托赶紧想办法解决,牛有道已经公然威胁要他性命了,他是拿南州这边一点脾气都没有……

    贵客来访,牛有道自然是亲自露面招待,上好的茶水奉上。

    丁铃当啷!喝屁的茶,崇古一见面就发火了,大袖一挥,直接将茶盏打碎一地。

    水榭内,面对三位怒气冲冲的长老,牛有道抬手止住虎视眈眈的左右,一脸惊讶道:“三位长老何故如此震怒?”

    崇古指着他鼻子怒斥,“牛有道,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们三派作对?”

    牛有道震惊模样,“崇长老何出此言?”

    “你少在这装糊涂,那些粮车是怎么回事……”崇古噼里啪啦将那些大量散架粮车的事讲了下。

    牛有道神色凝重:“不瞒三位长老,南州之前和薛啸的定州打了一仗,当时就从百姓手中征招了大量的粮车,损耗太大,百姓还没缓过劲来,又再次征招,南州百姓手上实在是拿不出来。但为了完成朝廷的交代,南州工匠真可谓是匆匆忙忙赶工,太匆忙了,我之前就担心那些粮车,没想到还真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