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三一章 执行不力者,灭!
    江畔大船小船无数,对面便是燕国,两军隔江对垒。

    宋国大都督罗照,相貌俊逸,身材高大,有玉面郎君雅号,一身银甲临江岸登高,星眸远眺,手扶腰间宝剑,白披迎风猎猎,滚滚江水皱。

    看了一阵,扭头转身而回,有人牵来白马,罗照翻身上马,策马而去,护卫随行。

    回到中军帐内,正欲解下肩披,有人从身后靠近,为他卸甲。

    罗照鼻翼微动,目光低垂,看到从身后绕到脖子前的一双白皙解带柔荑,嘴角浮现一抹莞尔,锵一声拔剑,猛然转身,横剑在一身材瘦小的小卒脖子上,喝道:“哪来的刺客?”

    戴着毡帽的小卒吓一跳,惊慌抬头,露出花容月貌,见到罗照脸上戏谑笑意,立刻知道自己被耍了。

    本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反倒被他吓一跳。

    哪还管什么宝剑不宝剑的,颀长白皙脖子立刻一抬,硬往剑锋上撞去,莺语道:“你杀我试试。”

    一口贝齿洁白,声音甚是好听。

    小卒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冯官儿,罗照的结发妻子。

    一身士卒男装,也难掩其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绝色。

    两人相识于宋国京城,正是百花绽放的季节。

    罗照征战归来,率领人马入城,银枪白马,银甲白披,英姿飒爽,就在前头,不知引来多少佳丽羞涩私语。

    凌霄阁下山,京城游玩的冯官儿也因大军进城让路在人群中,从群众低语中知道了那银枪白马的将军是谁。

    本已从她身旁经过了,身后院墙里面的树上一声鸟鸣,引得罗照回眸一看,看到了路边的她,两人四目相对在了一起,便再难分开。罗照勒停战马抬手,大军停止了前进。

    罗照拨马而回,马蹄声踏踏到了她的跟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尚是少女年华的冯官儿不服,傲然抬头对峙。

    打量一阵的罗照笑了,抱枪拱手道:“本将罗照,愿与姑娘白头偕老。”

    前后左右人群顿时哗然,而罗照已俯身,对她伸出了一只手。

    冯官儿有点脸红,鄙视道:“你好歹是宋国将军,如此无礼,丢不丢人?”

    “我不怕,姑娘怕吗?”罗照笑问。

    鬼使神差的,冯官儿伸出了手放入了他的掌中,继而一声嘤咛惊呼,已被罗照挥臂提上马来,抱入怀中同乘一骑。

    冯官儿随行大惊,喝道:“罗将军,不得无礼!”

    罗照哪管他们,在喝斥追赶声中单枪匹马而去,扔下了身后大军,纵马狂奔,直奔皇城。

    一路惊讶声中,数不尽的风流羡艳目光。

    将冯官儿带入宫中直面宋皇,请皇帝赐婚,开这口时居然连冯官儿是谁连名字都不知道,宋皇被他闹了个莫名其妙。

    幸好宋皇身边有人认识冯官儿,知道冯官儿是凌霄阁上任掌门的孙女。

    知道身份倒是好办了,皇帝的义子配凌霄阁上任掌门的孙女倒也算是门当户对,宋皇答应倒是答应了,不过却说要凌霄阁同意,毕竟冯官儿的身份摆在那。

    皇帝答应便行,罗照牵了冯官儿出宫时,被凌霄阁镇守皇宫的人拦下了。

    罗照递出手中宝剑给冯官儿,两人心有灵犀,冯官儿顺势拔剑而出,勒令凌霄阁的人退开。

    就这样,罗照将冯官儿带回了家。皇宫内派人来提醒,让罗照不要乱来,等凌霄阁答应了再说。

    罗照说错过了便要后悔此生,容不得凌霄阁反悔,先把人睡了再说!

    还真是说做就做,婚事是以后的事,当天就把洞房的事给提前办了。

    凌霄阁果然是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了,都已经这样了,也只能是答应了。只是凌霄阁内不知多少弟子对这位前掌门的孙女倾心,谁能想到会突然被一个外人给摘了,许多凌霄阁弟子黯然神伤。

    宋皇也憋的够呛,本想将自己的女儿,一位公主嫁给罗照的,谁能想到一向稳重的罗照居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此时,罗照怕误伤,手中宝剑怀里一撤,看也不看,唰一声便已宝剑归鞘,换来胸前一双粉拳乱捶。

    罗照哈哈大笑,抓了她双腕。

    冯官儿笑问:“怎知是我?”

    罗照:“闻香识美人。”

    冯官儿窃笑不已。

    罗照却忽变得一脸严肃,“你怎么来了?”

    冯官儿明眸忽闪,双臂勾了他脖子,含情脉脉地仰望道:“想你了,伴你身边,为你红袖添香可好?”

    罗照摇头:“军中不容儿女私情,速归!”

    冯官儿脚尖一垫,樱唇印在了他的唇上,搂紧了他……

    帐外亲卫将门帘一拉,一排人守在了帐外,不让人靠近。

    春风一度,后帐内响起了琴声,薄衫蔽体的夫妇二人。

    罗照盘坐抚琴,披头散发的冯官儿脸颊潮红,趴他后背眯着眼,一脸享受的温情。

    抚琴中的罗照边说道:“军中不是儿女缠绵久留之地,易动摇军心,早点回京去。”

    冯官儿:“战事不知何日才能结束?”

    罗照:“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自然会结束。”

    冯官儿:“我听闻久拖不决,已经与燕国对峙上了,这般劳民伤财熬着,不如早日撤军。”

    罗照笑而不语,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哪会轻易撤兵,就算打不起来也得耗一耗,有此消耗修行界实力的机会,诸国君上怕是都心知肚明,他身为宋国大都督焉能不体会上意,不轻易强攻正是如此。

    有些事情能意会者自然能意会,绝不能说出口,哪怕是夫妻,他也不能说。

    ……

    赤猎雕之上,瞅见遥远之地的高山,雷宗康和吴三两相视一眼,尽管早有准备,依然难免满眼惊骇之情。

    那高山之地正是阻隔在赵国和卫国之间的一道高原天险,在那高山之地深处的最高峰,也正是缥缈阁所在之地,这一带也没其他门派敢在这地方立足。

    “走!”吴三两沉声一喝,赤猎雕迅速调转方向而去,压根不敢靠近那一带,怕被那一带的人看到。

    这也是袁罡事先就做了叮嘱的,事先就指明了,所跟踪的金翅很有可能是前往缥缈阁,若印证了,千万不能接近缥缈阁一带,立刻折返。

    之所以有此叮嘱,不但是袁罡和牛有道事先已经有相当成分的怀疑,还因金翅去向,袁罡在地图上划线做了金翅的预测去向,与判断有所符合。

    两人一路追踪那只金翅到此,耗费了不少的工夫,因袁罡的叮嘱,发现高山一律绕过,也是怕高山上预设有眼线,地势和赤猎雕的距离太接近容易被发现。

    ……

    茅庐山庄有客到,三只黑玉雕降落,一只黑玉雕上的轮椅被抬了下来,轮椅上的正是蒙山鸣,其余则是派去接客的护卫。

    为了蒙山鸣的安全,管芳仪亲自出马接来的,也只从府城带了蒙山鸣一人来,连为蒙山鸣推轮椅的徒弟罗大安都没有带来。

    牛有道亲自露面迎客,快步上前拱手道:“蒙帅,大老远把您请来,实在是唐突冒昧,还望海涵。”

    蒙山鸣回礼,“道爷折煞老夫了,老夫倒是巴不得长住茅庐山庄才好。”

    牛有道挥手示意,段虎上前推了轮椅,一起往后院去。

    正在附近的商淑清听到熟悉的轮椅声,过来一看,见是蒙山鸣,相当惊讶,上前问候自然是免不了。

    到了内院牛有道的房间,管芳仪和段虎等人全部退下了,只留了牛有道和蒙山鸣。

    看了看这情形,蒙山鸣心头狐疑,问了声,“道爷何事相招?”

    牛有道亲手斟茶摆在了他面前,“之前给王爷的回信,有点失态,王爷不会怪罪吧?”

    听是这事,蒙山鸣忙摆手,“不至于!是王爷太过冲动了。不过也是事出有因,宁王为勘平燕国戎马一生,王爷有其父风范,何况王爷又是商氏皇族,无法坐视,一腔热血免不了有些冲动,还请道爷体谅,”

    牛有道笑道:“冲动点好,若是个唯唯诺诺的人,成不了一个好的统帅,没点血性又如何在这乱世开创基业,我也不会与王爷相伴至今。不过血性归血性,头脑发热乱来就不好了,蒙帅的话王爷能听进去,多多提醒王爷才是。”

    蒙山鸣点了点头,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爷招老夫来,就为这事?”

    牛有道摆手,“蒙帅一代名将,用兵如神,此番与蒙帅面谈,是想请教蒙帅,若南州出兵,蒙帅有多少把握平定燕国内乱?”

    这个问题令蒙山鸣沉默了许久,最终沉吟着回道:“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牛有道哦了声,复问:“容易有多容易?”

    蒙山鸣捋须,目中光芒徐徐闪烁,“若条件具备,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便可扫平苍州叛军!”

    牛有道惊讶,不是不信这位的能力,而是未免有些夸张,大军来往路途都要不少时间,如何能一个月扫平叛军,提醒道:“叛军如今可是聚啸两百万之众,我南州人马如何能在一个月扫平叛乱?”

    蒙山鸣一声冷笑,一股莫名气势上身,“乌合之众罢了,实不堪一击,只要诸侯人马齐心协力,足以平定!”

    牛有道苦笑:“朝廷尚不能让诸侯乖乖听命,诸侯焉能听命于我。”

    蒙山鸣目露精光道:“简单!尽管制定作战计划让诸侯去执行,执行不力者,灭!南州大军不剿叛军,只剿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