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八章 看看绑哪个合适
    怕的就是缥缈阁的人,牛有道还给点了出来,云姬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已有些方寸大乱,“你怀疑他是缥缈阁的人?”

    牛有道:“我只是这么一说,什么人都有可能,没弄清楚底细前不要乱动,否则是自找麻烦。你让对方送了几次灵丹?”

    云姬:“欢儿说这是第一次,前面欢儿自己去采卖了一次,之后就托付给他了,这是他第一次将灵丹送到。”

    牛有道:“他送了多少过来?”

    云姬:“一千颗!”

    一千颗说多也不是很多,说少不少,牛有道松了口气,“问题也不大,一般的门派采买时一次采买个上千颗很正常,渡云山的妖修毕竟不少。”

    云姬显得有些悲观地摇头,“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你权倾一方,所乘的飞行坐骑赤猎雕是我们一辈子都不敢奢望的东西,你名门正派出身,一出山走的就是天下法则之下的正途,不懂我们这些没地位修士的苦,渡云山的财力怎能和外面那些有持续财源的门派比,平常只能发些钱,让小妖们自己积攒下钱财后自己去购买,突然买上这么多,不合常理。”

    牛有道顿时牙疼了。

    谁想,云姬又火上浇油地补了句,“欢儿和他说好了,让他三个月后再送一千颗过来。”

    牛有道彻底无语了一阵,低声质问道:“你疯了吧,你明知道你的事情见不得光,这样的事情怎能屡次托付给一个外人去办,不知道分批分人去操办吗?”

    云姬反问道:“欢儿也没打算让那个百里羯一直操办,只是暂时托付给他,待两三次后便换人,怎会知道百里羯恰好有问题?”

    归根结底,还是刚好撞在了百里羯的手上,否则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牛有道也不跟她争论这个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争论下去也没意义,来回踱步一阵,“恐怕不是恰好,恐怕他早就盯上了你们,所以才和云欢来往获取云欢的信任。他针对渡云山经营多年,事情撞在他手里一点都不意外。”

    云姬:“为什么要盯上我们,渡云山重要吗?灵珠的事我之前未向任何人提及过。”

    牛有道摇头:“与重要与否无关,有些人的玩法和你们渡云山的玩法不一样,不是你想象的那回事。”

    他也有点头疼了,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这可是犯了那九位的大忌,惹的那九位出手的话,那便是灭顶之灾,天下无人能挡!

    他若隐瞒不报的话,他自己便要跟着一起倒霉。

    让他将云姬举报出卖?不说道义上说不过去,他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

    问题的关键,还是百里羯的身份,他联想到了令狐秋,现在反倒希望百里羯也是晓月阁的人。

    看他神情变幻莫测的样子,云姬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想也能想到,换了常人为了自保怕是要出卖她!

    庆幸的是,牛有道做事有底线,向来恪守‘道义’二字。

    加上他虱子多了不怕痒,身边呆了一只圣罗刹同样是天大的雷,与这事的担当没什么两样,终究是没放弃这边,还是介入了。不介入也不行,只要他不出卖这边就要介入,否则云姬出了事他就要被拖下水。

    来回踱步思索了一阵后,他有了决断,停步在云姬面前,沉声道:“这一千颗灵丹,你不能用了,决不能偷偷隐没,立刻安排下发给下面的小妖。”

    见他愿意出手介入,那就说明上了同一条船,有祸得跟着一起承担,云姬连连点头,“好,我这就安排。三个月后的那一千颗我通知云欢推辞掉。”

    “不能推辞掉。”牛有道连连摆手,“若他真有什么问题,要盯已经盯上你了,继续让他采购,不要打草惊蛇。”

    云姬却不认同,“下发一次不够,还要再给下面小妖下发一次吗?这未免太不正常了。”

    牛有道:“这批灵丹下发之后,你立刻组织渡云山的人手秘密前往我青山郡,借兵之事怕是要弄假成真了!”

    云姬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要这边的妖修出力,这是牛有道给予的报酬,颔首道:“我懂你的意思了。”

    牛有道:“记住,不要大张旗鼓,要秘密前往,越隐秘越不容易惹对方怀疑,我那边有人和他勾结上了,他自然会知道消息。你所需灵丹的事不用担心,我那边还有几个门派的灵丹用量,足以将你的用量悄无声息的抹平不惹怀疑……”

    两人嘀嘀咕咕密谋许久,将一些细节给敲妥后,云姬松了口气之余,忽问道:“为什么这样帮我?你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吗?”

    “当然怕,可我也不能见了麻烦就躲!”

    “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朋友?我跟你儿子可是结拜兄弟,我们平辈而交不合适吧?”

    “不用管他。”

    “……”牛有道无言以对,最终苦笑道:“不说了,我不能久留,你赶快准备一下跟我走。”

    云姬颔首,快步离去。

    回到云霄洞府,与云欢一碰面,云姬挥手先让侯擎天等人退下了。

    没了外人,云欢上前问:“娘,谈的怎么样了?”

    啪!云姬挥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他脸上,下手不轻。

    “……”云欢踉跄而退,捂着脸,瞪大着双眼,被打的莫名其妙。

    好一阵后,他才从母亲嘴中明白了挨打的原因,后背亦惊出了一身冷汗。

    云姬也没久留,对儿子一番秘密叮嘱后,随了牛有道,四人一起乘赤猎雕而去,赤猎雕的负担不轻。

    云欢站在山崖边目送。

    俯看下方熟悉的山山水水,脸上已经蒙了一挂白纱的云姬暗暗轻叹了一声。

    事情也许不至于那么糟糕,毕竟连百里羯的背景都没弄清,可实在是非同小可,她不敢赌,牛有道也不敢赌,这种事哪怕是万一的危险也承担不起,只能是怎么安全怎么来。

    同行的管芳仪不时看看云姬,心中啧啧有声,发现还真是没有道爷亲自出马办不成的事,借兵的事还真被道爷给轻易搞定了……

    一行抵达茅庐山庄已是深夜,牛有道并未将云姬直接带回山庄露面,而是安排在了一座客院,从三派调了两名女弟子过来伺候日常。

    回到山庄的牛有道第一时间找到了袁罡。

    袁罡将他迎进了自己的房间,门一关,回头走近便问,“怎么样?”

    牛有道呼出一口气,“就是百里羯!”

    袁罡脸颊绷了绷:“果然有问题。”

    “这个百里羯的身份必须弄清楚……”牛有道把云姬的事讲给了他,“虽不知他对渡云山有没有歹意,可我感觉不妙。”

    袁罡皱眉道:“手伸这么长,来历怕是不小。”

    牛有道:“你准备怎么弄?”能亲自过问,可见重视程度。

    袁罡回头走到桌旁,拿了一叠白纸翻了一阵,从中抽了一张出来,竟是一副地图,铺开在了桌面。

    牛有道走近一看,发现袁罡已经把摘星城的大致地图给弄出来了。

    “这便是顺风堂。”袁罡指点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我判断,这应该是百里羯传递消息的一个据点,若是秘密据点的话,必然要跟幕后联系。已在四周设点观察,所有飞离此地的金翅想全部跟踪到位是不可能的,全部短距离跟上一跟,把每只金翅的去向给摸出来,汇总后我再梳理一遍,看能不能找到可循的规律,然后再锁定一只跟到底看看。”

    牛有道:“若是梳理不出线索呢?”

    袁罡沉吟道:“只能尽力一试,没办法进顺风堂内部去查,也不可能一直跟踪百里羯,很容易暴露。”

    牛有道盯着地图琢磨了一阵,目中闪过一丝狠厉,“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实在没办法就别费这劲了,直接将百里羯给秘密抓捕,撬开他的嘴巴!”

    袁罡:“他若是不招呢?”

    牛有道:“借晓月阁的苦神丹用用,撬开嘴后视情况而定,不能留就做…怕就怕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袁罡知道他的意思,若真是缥缈阁的话,那就麻烦了,百里羯压根不需要怕什么,抓了撬开了嘴也不能放回去,有如此顶天的背景,苦神丹也控制不住。

    若是百里羯回不去的话,百里羯所牵涉到的所有线上的被盯目标只怕全部要倒霉。

    有过类似的先例,缥缈阁宁可杀错也不放过,如蝼蚁般屠了个彻底,压根没任何道理可讲!

    可你又不能不查个清楚,负责茅庐山庄情报中枢的人出了问题,万一不是缥缈阁呢,岂能任由敌对势力猖狂?

    如果是之前,大不了直接找茬将公孙布给处置了,可如今云姬那捅破天的事又牵扯了进来,这两个可是在百里羯一条线上的,云姬的事解决起来不能出任何漏子。

    袁罡迟疑了一阵道:“我这边先尽力吧,如果实在不行,不妨在公孙布身上做做文章。”

    牛有道:“若真是缥缈阁,你觉得公孙布是敢反我,还是敢反缥缈阁?”

    袁罡沉默了。

    双手扣在杵在身前剑柄上的十指动弹了一阵,牛有道徐徐出声道:“若实在不行,百里羯不能轻易动,一旦动了就必须能将他给控制住。摘星城城主莎幻丽,冰雪阁阁主雪落儿,这两个人你下点工夫研究下,看看绑哪个合适!只要得手,无论动公孙布还是动百里羯都没有问题。”

    ps:昨个梦里莫名身临其境,绿绿葡萄架下初见的张北北,趴在夏秋肩头说笑的秦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