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七章 欲盖弥彰
    云姬很意外,“什么事如此神神秘秘。”

    为这事亲自跑一趟,牛有道也是苦笑,得亏他早先就确定了方向,以弄到大型飞禽为急需,若没有飞行坐骑还真不能说来就来,反问:“摘星城的顺风堂,你熟悉吗?”

    “顺风堂?”云姬思索着回道:“听说过,知道,类似镖行的性质,给钱跑腿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渡云山和顺风堂有来往吗?”

    云姬:“我仅仅是知道这个顺风堂,也只是听说过,没打过交道,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没打过交道?据我所知,顺风堂的人来过这里。凭渡云山的人手,跑腿的人不缺,渡云山需要顺风堂的人代为跑腿吗?”

    云姬:“你什么意思?修行中人交往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没什么问题,只是恰好来此的人牵涉到我要查的一件事,故而来此核实。”

    云姬:“你手下不确认吧,出了什么事需要让你亲自跑来查?”

    牛有道摇了摇头,“事情没弄明白前,不好说,合适的话,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对云姬来说,牛有道这个人还是可靠的,事实上真正和牛有道深入来往过的人,大多都会对牛有道产生莫名的信任。她略作沉默,“你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渡云山的事,我很早以前就交给了欢儿打理,已经许久没过问,你若想知道什么,问欢儿比问我合适。”

    牛有道:“如果能问他,我就不会打扰你。”

    云姬艳若桃李的面容上顿时露出讥讽意味,“不信任他?你们不是结拜兄弟吗?”

    牛有道摆了摆手,“前辈不要误会,和信不信任无关,对云兄我自然是信任的,可毕竟人多眼杂,我亲自跑到这里来就为打听这个,容易打草惊蛇,否则我也不用弄出那幌子来当障眼法。前辈身为山主,过问山中的事,比我合适。”

    云姬默了一下,“我久不过问山中事,突然过问,同样突兀,又恰好你来了。”

    牛有道不然,“我已为前辈做好铺垫,借兵!此事对渡云山来说,非同小可,前辈可以此为理由出去叮嘱不要卷入不该卷入的事情,所表达的意思也是这么个意思,不想让外人知道渡云山和我有牵连,怕被连累,关切提防之下顺带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外人入山,不是很正常吗?”

    云姬黛眉挑了挑,算是领教了对方的城府,看向牛有道的眼神略显复杂,忽问一句,“为什么把万兽灵珠给我?”

    牛有道与之四目相对,徐徐道:“万兽灵珠肯定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其中肯定藏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应该极为隐秘,万兽门内部应该也没什么人知道,否则人多嘴多不可能一直隐瞒的住。而且这个秘密应该是个非同一般的秘密,否则你不会屡屡拿自己的性命去蝶梦幻界冒险。问你,你不会告诉我,问万兽门也没用。”

    云姬目光闪烁不已,“万兽门富的流油,你可以拿去换钱。”

    牛有道:“钱不重要,我更想知道其中的秘密。”

    云姬:“东西给了我,你也说了,我不会告诉你秘密。”

    牛有道:“有舍才有得,东西给了你,这个秘密我就已经知道了。”

    云姬不解,“哦,什么秘密你倒是说来听听。”

    牛有道:“不是我说,而是你说,我如果非要逼你说出来,你敢不说吗?我随时可以知道!”

    云姬娇躯一颤,瞬间明白了,目露杀机,“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牛有道:“先不说你能不能杀掉我,茅庐山庄知道万兽灵珠在你手上的可不止我一人,我若是回不去,万兽门很快就会来找你。”

    云姬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死死盯着他。

    牛有道笑了,“开个玩笑,前辈不要想多了,蝶梦幻界的秘密,我也有把柄在你手上,我不会乱说。我可以向前辈保证,那个秘密前辈愿意说的时候我再洗耳恭听,若不愿意说,我绝不会勉强。”

    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哪有玩笑那么简单,他又补了一句,“燕国形势不妙,我不宜在此久留,前辈你看?”

    云姬没有再说什么,起身了。

    两人随后离开了她的闭关之地,从幽深入底的洞穴中出来时遇见了等候的云欢。

    云欢很诧异,长闭不出的母亲居然因为牛有道出关了?

    有些话不是人多的时候可以说的,云姬让云欢先将牛有道一行安置在了待客的一处洞府。

    待客地方的环境倒是不错,恍如云雾仙境之地。

    牛有道杵个剑在洞府外等着,看云卷云舒。

    管芳仪手上拿个团扇在旁溜达赏景,忽问出一句,“云姬能答应你借兵吗?”

    牛有道微笑,“等答案吧。”

    管芳仪亦笑问:“我说道爷,你到底还有多少结拜兄弟?有妖修、有鬼修,上至凌霄阁和天女教的长老,下至万兽门的小弟子你也不想放过……”

    她啰啰嗦嗦着调侃,牛有道就听着,没说话。

    约莫半个时辰后,云姬来了,跟牛有道进了洞府内,管芳仪等人被摒弃在外。

    “百里羯?”

    洞府内,从云姬口中知道答案的牛有道一惊,吴三两等人盯的那个隐瞒身份的人居然就是百里羯本人。

    之所以吃惊,是惊在袁罡的警觉没错,公孙布和百里羯之间果然是不清不楚。

    也就是说,公孙布当初没说实话,并不是百里羯囊中羞涩那么简单。

    见他神情和语气不对,云姬疑惑道:“这个百里羯就是个散修,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反问:“他来这里做什么?”

    云姬淡定道:“欢儿和他早就认识,来此拜访而已。”

    明知他在查对方,云姬的淡定令牛有道略眯眼:“前辈,我要提醒你一声,百里羯的情况我早有掌握,表面上是个独来独往的散修,没听说他有加入顺风堂,而他却能自由出入顺风堂的内部,你觉得简单吗?”

    云姬奇怪:“对他的情况早有掌握?连他自由出入顺风堂内部你都知道,一个散修竟值得你如此关注,究竟是为什么?”

    能没掌握吗?百里羯一露面就引起了袁罡的警觉,袁罡第一时间便联系了令狐秋查这个人的底。

    牛有道:“前辈,我不知道你们渡云山暗中和这个百里羯有什么勾搭,你既然有意为他隐瞒,是不是知道他的底细,如果知道,还请告诉我。”

    云姬:“我们知道的,他就是一个散修,真不知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底细。”

    牛有道沉声道:“我的心腹,负责茅庐山庄情报中枢的人,暗中与这个百里羯有勾结。这对我来说,不是小事,否则我也不会为点小事亲自来打扰。前辈,我告诉了你真相,你最好也告诉我真相,让我弄清楚情况,否则弄垮了我茅庐山庄,前辈的秘密也守不住!”

    这次,云姬的确是暗吃一惊,百里羯居然把手伸到了茅庐山庄的情报中枢,这的确不是一个散修该做的事情,这个百里羯究竟是什么人?

    她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终于吐露了实情,“我不认识他,对他也不了解,不过他和欢儿的确是旧识,许久以前就认识,算是欢儿信的过的老朋友。他这次来渡云山也没别的,是受欢儿所托,从摘星城采购了一批灵元丹送来。”

    牛有道不解,“渡云山离摘星城并不远,采购灵元丹,渡云山没人吗?还需要让百里羯亲自跑腿?难道百里羯真是顺风堂的人?”

    云姬犹豫再三,“他是不是顺风堂的人我不知道,实情是渡云山最近的灵元丹用量有些大,渡云山的人若频繁采购或采购量过大的话,容易引人注意,担心会被人给盯上,我才让欢儿安排可靠的人暗中代购。”

    牛有道听不懂,“什么意思,用量大一些又怎么了?”

    云姬徐徐道:“是我的用量大了!”

    牛有道怔了怔,反应过来后,略吃惊道:“难道前辈要突破元婴期?”

    都是修行中人,修行节奏什么样的大家都清楚,到了云姬这个境界的修为,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出现灵元丹用量忽然大增的情况,大概也只有一个可能。

    为何要偷偷摸摸也不难理解,俯视天下的那九位可不愿意再见到第十人的出现分他们一杯羹。

    云姬沉默不语,等于是默认了,心里更多的是慌张,慌张于百里羯的来路不明。

    牛有道皱眉,元婴期的突破,意味着超脱肉身的桎梏,需要某些特殊资源来辅助,而这些特殊资源恰好就被九大至尊给控制的死死的,云姬怎会突然有这打算?没有准备冒然突破的话,肉身承受不住就是个找死!

    ‘突然’二字令牛有道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问道:“前辈不惜屡屡冒险进入蝶梦幻界寻找万兽灵珠,灵珠到手便着手突破,难道万兽灵珠和突破元婴期有关?”

    云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略显焦虑地问他,“你觉得那个百里羯会是什么人?”

    牛有道:“我怎么知道,什么人都有可能,我正在查!前辈,你这事干的糊涂啊,简直是欲盖弥彰,这种事怎么能假别人之手?”

    云姬急了,“天下那么多修士采买的东西,人人需要的东西,托人去买怎么了,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百里羯偏偏就是个有问题的人?不行,这人不能留了,你知不知道他人现在在何处,我必须除掉他!”

    牛有道:“你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敢轻易动他?万一是缥缈阁的人呢,杀了他岂不是再次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