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六章 又见云姬
    听闻来者是牛有道,再看人家驾驭的是赤猎雕,小妖不敢怠慢,收了狂斥态度,请稍等,赶紧通报去了。

    修士也分三六九等,散修为何想建立得到秩序允许的门派?各修行门派为何又想抢地盘?抢的其实是天下修行资源的分配权,何为修行资源?无外乎财侣法地!

    俗世中,贩夫走卒等形形色色之人视走仕途者为正道,因为仕途中人掌握着世俗中的资源分配。

    修行界也是同样的道理,什么散修之类的皆为没上正道的人,像天玉门和大禅山这种走的就是修行界的正道。

    牛有道虽然名义上也是散修,但却是另类,以散修身份权倾一方步入了正道,可谓是散修中的第一人,如今的修行界谁人不知?

    渡云山再厉害,也没什么和赵国谈条件的权力,可牛有道手上握有谈条件的资格,这就是差别,不服气都不行,人家就是有这能耐。渡云山有本事压制大禅山试试,敢压人家肯定要干你,压不住,但人家牛有道就压的住,这就是本事!

    人家融入了游戏规则中,玩弄的就是操控天下修士的游戏规则,渡云山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稍候,侯擎天来到,见果真是牛有道来了,赶紧上前笑脸见礼,“道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与当初牛有道初登渡云山时的态度已经是截然两样。

    “怎么,不欢迎?”牛有道笑问一句。

    “岂敢岂敢,道爷在操劳天下大事,听闻诸事繁忙,哪有空来这山野之地,还以为是下面人误报,特来一看,不想还真是道爷法驾亲临。”侯擎天一番客套,转而侧身相邀,“当家的正在等候道爷,请!”

    说话间目光瞥了瞥负手守在赤猎雕旁的花衣男子,有些惊疑不定,不知最近在修行界的传闻是真是假,若是真的话,岂不是妖魔岭那位来了?

    渡云山主峰,云霄洞府外,一身黑衣身材魁梧的云欢出了洞口等候,身上皮革护腰、护腕颇显气派。

    见到掠空而至的牛有道,云欢一肚子腻味,心里实在是不爽,这王八蛋跟自己结拜了,又去跟自己母亲的姐妹结拜,这辈分压根扯不清楚了,居然还有脸来。

    他自以为算是明白了,难怪这厮这些年爬这么快,凭的就是一个不要脸、不择手段。

    心里不舒服,脸上还是一脸笑,伸出双臂哈哈大笑着大步过去相迎,“牛兄弟,想死哥哥了。”

    这热情态度令旁随的管芳仪摇着团扇笑眯眯,她是没见过牛有道当年初来时对方的态度,只可惜当年见证过的黑牡丹已经不在了,无法再看到牛有道的今天挟势而来。

    也应了牛有道曾经的话,结拜是真是假不重要,没实力人家不当真,有了实力人家就会认你这个结拜兄弟。

    兄弟两个把臂言欢,牛有道戏谑调侃,“大哥既然想我,为何不去青山郡看我?”

    云欢摆了摆手,又拍了拍他胳膊,“兄弟你是干大事的人,招惹的人我可惹不起。你在金州搅个风云滚滚的,和赵国朝廷掰手腕,这光不好沾呐,真要暴露出了你我的结拜关系,这渡云山就算不被赵国朝廷踏平,只怕也别想安生,哥哥我胆小怕事,还是躲一躲的好。”

    结拜关系?管芳仪笑脸愣住,她还是今天才知道渡云山当家的是牛有道的结拜兄弟。

    若没记错的话,她记得当初鬼母离开茅庐山庄的时候说过,鬼母吴雪君和渡云山山主云姬是姐妹交情,而鬼母和牛有道结拜她可是亲眼所见。

    管芳仪看向牛有道的眼神满是古怪,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

    牛有道叹道:“唉,如此说来,倒是我连累了大哥。”

    “你我兄弟不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云欢目光落在了管芳仪身上,打量了一下,试着问道:“老弟,这位想必就是名满天下的齐京红娘吧?”

    管芳仪略欠身,“区区贱名让当家的见笑了。”

    “诶,我母亲提到过你,可是把你夸的天花乱坠啊!”云欢客气了一句,其实云姬压根没夸过,随后又对牛有道说:“记得当年陪你来的那个女子,唉,我事后都听说了,那个见不得光的晓月阁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弟节哀吧!”

    的确是事后听说了,鬼母途径来此拜访其母时,他旁听过黑牡丹死后被牛有道一路带回茅庐山庄安葬的事,可见与牛有道的感情之深。若非知道和牛有道的感情深,也不值得他刻意提一下。

    牛有道神情淡淡,语气变得平静道:“都过去了!”

    “不说扫兴的事了,里面请。”云欢抓了牛有道的手腕,一起进了云霄洞府。

    地方还是原来的地方,洞府里的情形和当年也没什么区别。

    宾主落座上茶,各色山中鲜果逐一摆放,还有些罕见的灵果端了上来,这是牛有道第一次来没有的待遇。

    趁着上茶上果盘的机会,侯擎天适时地靠近了云欢,在其耳边嘀咕了几句,“外面有个穿花衣服的男人,和外界传言中在茅庐山庄诛杀宗元的人很像。”

    云欢略惊,但也没多说什么,请牛有道用茶后,问了句,“老弟此来,可是有什么事?”

    牛有道放下茶盏,反问:“如今燕国的局势大哥可知晓?”

    云欢颔首,“略有耳闻,情况似乎不妙,对老弟的南州影响大吗?”

    牛有道叹道:“连燕国三大派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我又岂能幸免,不瞒大哥,我此来是来借兵的。”

    云欢狐疑,“借兵?”

    牛有道:“渡云山群妖汇集,我想请大哥率领群妖出山,前往南州坐镇,以备不时之需,只要能顺利渡过这次的危机,我定想办法为渡云山群妖谋取一个合理合法的身份和聚集之地。”

    管芳仪恍然大悟,原来是为这事来的,她之前也不知牛有道来此的目的。

    “这个…”云欢语结,暗中腹诽不已,早干嘛去了,现在把我渡云山的人手给弄出山卷入那般纷争之中,一旦燕国战败,想再回来可就难了,甚至有可能要死无葬身之地。

    忌于牛有道如今的身份,他又不好拒绝的太直接,叹道:“老弟,如今虽然是我当家,可你也知道,真正的山主是母亲,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

    牛有道:“与伯母蝶梦幻界一别,正要拜见,不知可否通禀一声。”

    云欢为难道:“不瞒老弟,母亲从幻界回来后,就一直在闭关,不再见客,实在是不便打扰。”

    牛有道微笑,看来这位还不知道万兽灵珠的事,若知道是他给了其母万兽门的至宝,便当知云姬不可能拒绝见他,事情一旦败露,万兽门岂能放过云姬,怕是不惜代价也要将渡云山搅个天翻地覆。

    他笑道:“大哥代为通报便可,伯母会见我的。”

    “哦!”云欢不知他哪来这自信,虽然母亲回来后说过牛有道这人可交,但连他现在也难见到,母亲目前的静修认真态势是他以前未曾见过的,几乎不再现身。

    可人家既然这样说了,他也只好点头起身,“既如此,老弟稍等,我去通报试试。”

    牛有道跟着起身,点了点头,伸手请自便状。

    云欢进了洞府深处,牛有道打量着四周静静等着,管芳仪摇着手中团扇,脸上挂着习惯性的微微笑意。

    并未等多久,洞府深处脚步声传来,云欢回来了,看向牛有道的目光中略有意外神色,伸手相请道:“老弟跟我来,母亲清修中,不宜人多打扰,只见你一人。”

    牛有道点头,示意管芳仪在这等着,随后跟了云欢离去。

    洞穴幽深,有不少分支,犹如迷宫般,不熟路的人怕是要迷路。

    云欢习惯黑暗轻车熟路,牛有道却不习惯,放出了月蝶照明。

    来到一处岔路口后,云欢表示只能送到此地,自己在这里等着,让牛有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便可。

    月蝶光辉引领下,牛有道独自下行深入。

    估摸着到了山底时,听到有叮咚清澈回音的水滴声。

    前方一线天光,也不知从哪折射来的,竟能投射至这么深的地下。

    一线天光照射着一处地下湖的湖心,湖心中央有一座小岛,一名白衣女子盘膝静坐着,光线下貌美如花,艳若桃李,发出幽幽声音传来,“过来吧。”

    正是云姬的声音。

    牛有道闪身飘落在了岛上,不好站着跟人说话,亦盘膝坐在了云姬的对面,发现这妖修的气质明显与从前不太一样了,问:“这里说话方便吗?”

    云姬:“一路有灵蛇守卫,有人靠近便能察觉。”

    牛有道:“看来有关万兽灵珠的事前辈并未告知令郎。”

    云姬:“有些事情知道的人太多容易生事端,你来不是为这事的吧,听欢儿说,燕国情况不妙,你是来借兵的。不是我小气不借给你,而是外界的庞然大物太多,我渡云山的这点实力经不起折腾,没办法正面硬来,只能躲在这借助地利苟延残喘。”

    牛有道摆手,“借兵只是个幌子,实在是我对渡云山的情况不清楚,不敢轻易暴露来意,故而使了个障眼法而已,应该能瞒过其他人。”

    连管芳仪都信以为真了,其他人自然不会怀疑,燕国目前的局势下,以这个理由来渡云山,最合适不过,这也是他敢不听袁罡的劝公然露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