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五章 单刀直入
    吴三两快步拐到墙角的拐角处,一只小瓷瓶在手,手指沾了透明膏状物体,抬脚蹬在了墙面,就像拍打鞋面灰尘似的,透明膏状物体顺势在鞋尖上一抹。

    转瞬又从拐角处出来了,经过灵宗商铺门口时,脚尖轻轻一带,在门槛外的第一级台阶上留下了一道不明显的痕迹。

    本人如同路过商铺,几乎没露出什么异常端倪,离商铺远了些后,站在了摘星城街道的一处路边,静静等候着。

    没多久,目标从灵宗商铺出来了,一脚跨出门槛,毫无意外必落在了门槛外的第一级台阶上,踩中了吴三两设置的东西上,目标自身并未察觉到任何异常。

    吴三两随后远远跟着,结果发现对方出了摘星城,在旭日朝阳下飘然而去。

    大白天的,这一带的山峦上没有树木遮挡,跟踪容易被发现。

    吴三两盯了盯去向,放弃了直接跟踪,返回摘星城将一双鞋子做了处理,换了双鞋才回到与目标失散的地方。

    多处遗留气息的后果给盲鼠的嗅觉造成了一定的误判,不过吴三两直接朝目标离去的去向去了,目标沿途飞掠落地的地方沾染有膏状物体的明确气味。

    锁定后一路追踪而去,来到了连绵山脚下的一处马场,在马场外稍作判断,吴三两买了匹马冲出马场,继续追踪气味而去。

    一阵疾驰,竟然发现目标去向与自己和雷宗康约定的碰头地点偏离方向不大。

    临近时吴三两偏离了追踪方向,疾驰赶到了那片碰头地点的山林,见到了雷宗康,与之略作商议后,再次骑着马驰骋而去,继续追踪目标去向。

    稍候,雷宗康亦驾驭赤猎雕腾空而去,慢慢在高空之上翱翔着,远远盯着地面上的那个黑点。

    跨过荒原,上了官道,目标遗留的气息很明显应该是顺官道去了,吴三两顺着追去。

    途中马疲,遇见驿站又换坐骑。

    一路追着追着,来到了一片云雾缭绕的崇山峻岭地带,吴三两渐渐勒停喘着粗气的坐骑,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一处山坳入口处,盲鼠嗅探的方向显示追踪的目标进了此地。

    此地他虽然没进去过,但地方他并不陌生,渡云山!

    知道这是一群妖修的地盘,擅闯肯定要被发现,不敢进入,继续纵马前行。

    直到出了这片地域,方找了个地方停下,与空中降落的雷宗康碰了头。

    一封密信以雷宗康身上携带的金翅放飞,两人随后隐蔽躲藏。

    无论是顺风堂,还是渡云山,两人都没办法再跟下去了,只能将详情报知茅庐山庄那边,等候袁罡的进一步指示。

    ……

    燕京大司空府内,一群朝廷官员在坐。

    砰砰砰!居上位的童陌在桌上连拍三下,指着一群官员训斥,国难当头,要求所有人勠力同心!

    有些话,童陌不惜当众挑明了,保住了燕国大家才有的捞,保不住的话,以前捞的都要吐出来给别人,这个时候谁要是敢拆他的台,他就把谁全家老小先给碾碎成骨头渣滓。

    十几桩灭门血案在前,大司空发威,一群人噤若寒蝉,随后唯唯诺诺附和表态……

    燕国朝廷人马仍在与苍州叛军周旋,朝廷诸侯援军仍在途中赶赴。对于内部之乱,燕庭不为所动,关键时刻顶住了压力,边境防御韩宋两国的重兵没有丝毫内调平叛的迹象,任由叛军肆虐。

    大军交战之地的百姓,不知多少人在背井离乡逃离,逃难途中惨像无法形容,找不到吃的,病患无处可医,倒毙的尸体、哭哭啼啼衣衫褴褛的人随处可见。

    燕国朝廷已经顾不上了这些受战火波及的难民,战事一起,人命贱如草,不少难民被逼无奈,为了活下去落草为寇抢掠,越添乱象。

    晋、卫、齐三国正在加快物资对燕国的输送,西三国的一批修士已经先期抵达燕国境内,协助燕国朝廷人马针对韩宋两国的修士。

    也实在是没办法,燕国本就内忧外患,想靠一国之力对付韩宋两国太难了。

    边境集结的防御重兵需要大量修士参与,三大派的大部分弟子、以及燕国境内的不少门派修士都奉三大派之命参与了大军的对峙,否则光靠朝廷人马是挡不住的。

    燕国几乎在以举国之力与韩宋两国对峙,摆出了两国只要敢打,就与两国拼个两败俱伤的态势。

    燕国内部空虚,苍州叛军有韩宋两国的修士加入配合,没有西三国的修士赶来协助,各州守军挡不住。

    茅庐山庄这边也接到了三大派的警告,要求南州全力配合西三国的物资输送,不得拦截克扣,要保证物资在南州境内的畅通无阻。

    西三国不少物资在走海路,南州这边有码头,有地利优势,不少物资要在南州登陆。

    虽然运来的物资有西三国的修士护送,可南州若要搞鬼的话,绝对能将物资拖延迟滞在南州境内,三大派因此而提前严厉警告。

    赵国左右摇摆,趁机两边谋利。韩宋对燕志在必得,晋、卫、齐则在阻止韩宋坐大。

    燕国,成了诸国角力的战场,这一乱,元气大伤不可避免!

    全泰峰和惠清萍再次光临茅庐山庄,老弟、弟弟之类的话喊的热情无比,希望牛有道帮忙,拖延迟滞西三国输送来的支援物资,以结拜之谊劝说,表示事成之后一定会保牛有道在南州的利益,甚至带来了韩宋三大派掌门的亲笔手书承诺为证。

    西三国集结物资支援的动静闹那么大,韩宋两国不可能没有耳闻。

    牛有道则表示左右为难,一边是结拜的兄长和姐姐,一边自己是燕国修士,不帮对不住结拜之谊,帮了就是叛国,只能是保持中立。

    全泰峰和惠清萍不依不饶,反复劝说,甚至隐隐动了杀机!

    牛有道却告诉他们,燕国朝廷已经有让南州参战的意思,是他强行压制了下来,若不是他,大禅山根本顶不住三大派的压力!

    他说是为了成全结拜之谊,全泰峰和惠清萍自然是不信,认为牛有道是想保存南州实力。

    不过也的确是因此而忌惮,杀了牛有道的话,一旦南州参战对战事不是什么好事,南州的英扬武烈卫可是天下劲旅,南州之争打败周守贤,定州之战更是打的薛啸无招架之力,还是让牛有道保存实力将南州人马摁在南州的好。

    两害相权取其轻,全泰峰和惠清萍一无所获而去。

    刚送走这二人,袁罡又找到了牛有道。

    “顺风堂?”

    就在山庄门口,看过雷宗康和吴三两传来的密信,牛有道皱眉一声。

    据他所知,这是早年一群散修见创建门派找不到发展之地,才联合成立了这么一个堂口,算是门派,却又不是一般门派的师承性质。公孙布的传讯去了这个地方,是个什么情况?

    袁罡:“不好进去查探,已让两人返回摘星城盯这个顺风堂,我会想办法梳理出线索来。”

    牛有道:“你让他们两个小心点,如果真有问题的话,可能会有危险。”

    袁罡:“这个可以放心,我会有布置,已调了人手去配合,以不接触方式梳理线索。现在的问题是渡云山那边,地域很大,人又没办法跟进去,根本不知进去的那个人是谁,是渡云山的人吗?”

    牛有道看了看密信上的禀报,目光略有诡谲,公孙布牵扯出个顺风堂,如今又间接扯出个渡云山,徐徐问道:“你什么打算?”

    他知道在事情没有结果前袁罡能找到自己说这个,肯定有原因,不然不会轻易打扰自己。

    袁罡:“公孙布为什么联系这个顺风堂,有没有问题先要搞清这个顺风堂有没有问题。吴三两的判断应该没错,那个人很有可能接触过那只传讯金翅,我现在想搞清那个人是谁。我们这里的其他人没办法进入渡云山去查,但道爷你和渡云山关系匪浅,也只有你能在渡云山内部从容应对,山庄内的其他人都没有这个条件。”

    牛有道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让自己亲自出马去一趟渡云山。

    说实话,燕国目前的局势,他坐镇此地不适合离开,可公孙布手捏山庄的情报渠道,又是自己身边人,算起来是心腹之一,一旦有事的话,非同小可。

    思虑再三之后,牛有道微微颔首,“快去快回吧!”

    说走就走,又动用了一只赤猎雕,牛有道仅带了两个人离去,一个红娘,一个花衣男子,一行三人腾飞远去……

    渡云山,云雾迷茫笼罩。

    赤猎雕穿破云雾直接降落,惊动了守卫妖修喝斥,“什么人?”

    跳下坐骑的牛有道淡淡回道:“牛有道!云欢兄可在?”

    来时,袁罡叮嘱过他,最好不要公然暴露身份打草惊蛇,不然公孙布那边刚联系过的顺风堂的人刚来过这边不久,你随后就到了容易引起怀疑。

    可观牛有道如今堂而皇之的态度,压根没有任何隐瞒身份的意思,单刀直入,直接公然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