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四章 跟踪
    首先是力所能及范围内的事交给袁罡去办他放心,袁罡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不会有问题。

    其次是没有证据的事袁罡不会语焉不详地向他报知,不掌握一定的情况袁罡不会轻易让他分心,免得牵扯他的精力,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尤其是目前的局势下。

    不过对于管芳仪的‘通风报信’,牛有道心中多少还是有所动。

    大型飞禽并非一般的东西,价值不菲,一旦有损失那就是天价,整个茅庐山庄有权限动用的只有三个人,除了他牛有道,也就是管芳仪和袁罡。管芳仪突然提这事,那肯定不是管芳仪动用了权限,雷宗康和吴三两他们也不会轻易接受管芳仪的调遣,目标清晰明确,肯定是袁罡指使的。

    倒不是不相信袁罡,对袁罡他是绝对信任的,牛有道只是有些好奇袁罡悄悄动用赤猎雕要干什么?

    他已经意识到了,肯定有不一般的事情,否则动用黑玉雕足矣,犯不着动用价值更高的赤猎雕。

    管芳仪也没别的意思,袁罡虽有动用大型飞禽的权限,可明面上茅庐山庄的大型飞禽都是她的,用了她的东西,自然瞒不过她,她并没意识到是袁罡个人的行为,以为牛有道又在暗中干什么,故而探问了一句。

    就因她这句话,牛有道暂时撇开了她,先去了趟袁罡的院子。

    袁罡正在院子里蹲马步炼体,半蹲在那一动不动,恍如石雕一般。

    熟悉的杵剑声来到,袁罡开眼看了看,依旧蹲那一动不动。

    牛有道近前停步,双手杵剑腹前,盯着对方看了看,看出了袁罡有心事,不然这位蹲马步的时候有吞云吐雾般的奇观,现在显然有些心不在焉,问了句,“是不是有什么事?”

    袁罡反问了一句,“雷宗康和吴三两?”

    牛有道点了点头。

    袁罡长呼出一口气,缓缓收功站起,想了想该怎么还说,最终徐徐道:“有一只来历不明的金翅与公孙布有联系,上次山庄遇袭后察觉到过,但我反应慢了。刚刚又出现了,这次事先有了快反准备,盯上了。”

    牛有道立马明白了,猴子派人追那只金翅、摸那只金翅的底去了,不由皱眉,“你怀疑公孙布有问题?”

    经过这些年的观察,他不认为公孙布能有什么问题,他对自己的眼睛和判断力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公孙布也没必要背叛他,离开了他,五梁山很难有更好的出路,身为一派掌门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袁罡:“只是想确认一下,也是对他负责。”

    牛有道:“什么时候的事?”

    两人之间的谈话不用说那么透,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袁罡知他在问什么时候怀疑上公孙布的,遂将百里羯突然来临,感觉公孙布有些异常,于是启动了五梁山内部眼线的事说了下。

    牛有道此时才知袁罡暗中在五梁山安插了一批人手,这些袁罡事先并未告诉他,牛有道也不介意这个,该怎么做袁罡自有分寸,没有分寸和把握的时候,袁罡自会找他帮忙拿捏分寸。

    在这方面,牛有道不会干涉,袁罡干什么是有自主权的。

    略沉默,牛有道提醒道:“没有证据的事,就还是自己人,你拿捏好度。”

    “嗯。”袁罡点了点头,懂牛有道的意思,茅庐山庄的情报网络基本上交给了五梁山主持,妄动五梁山掌门,一旦事情败露,影响很大。

    牛有道又提醒了一句,“顺便留心一下五梁山内部,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看看谁能稳住五梁山的局势。”

    他知道袁罡不是无的放矢多事的人,他也相信袁罡那敏锐且异于常人的专业素养,这方面术有专攻,袁罡远强过他。既然公孙布被袁罡给盯上了,他就不得不另做打算,万一公孙布出事,五梁山内部得有人能出来主持局面,不能让经营多年的情报网络就这样瘫掉,好不容易进入正轨的事,重新经营不知又要花多长时间。

    袁罡又点了点头,“我心里有数。”

    既然已经有数,牛有道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杵剑转身走了,放手给袁罡自己处置……

    离开了茅庐山庄的一定范围后,不用再担心被人目测到后,空中一场真正的追逐展开了。

    不动手也不行了,天快黑了,等天一黑,可就看不见了。

    赤猎雕奋力振翅,开始加快了飞行速度,全速飞行,追向前方空域的那个黑点,一只金翅渐渐清晰出现在了雷宗康和吴三两的视线当中。

    越来越近时,金翅似乎也发现了猛禽的追击,吓得加快了逃逸速度,可终究是未能快过赤猎雕的追击速度。

    金翅往下一个俯冲之际,雷宗康纵身一跃,当空跳下滑行追击,最终一把将那只金翅给抓到了手中,之后气翼平衡,减缓了下坠的速度,一个俯冲又振翅而来的赤猎雕兜住了他。

    落回了赤猎雕的后背,雷宗康与吴三两相视一眼,后者迅速掏出了一只小瓷瓶,拔开塞子,一根手指伸入,沾了点透明膏状物体,拨开金翅后背羽毛,在覆盖的羽毛之下进行了涂抹。

    这东西是袁罡给他们的,东西的来路是袁罡从晓月阁弄来的。

    知晓了牛有道被晓月阁追杀,获悉了晓月阁有这种无色无味的追踪好东西,对于袁罡这种擅长追踪和反追踪的人来说,不容错过。反正这边开了口,想必晓月阁也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袁罡跟牛有道通了气后立马以牛有道的名义找晓月阁索要,果然得到了。

    这东西好就好在无色无味,比寻香鸟追踪的气味有优势,挥发效果更持久,乃晓月阁的独门秘方。

    涂抹之后,吴三两示意雷宗康放飞。

    雷宗康却有所犹豫,朝金翅携带密信的脚筒努了努嘴,问道:“何不干脆打开看看,有什么问题兴许能找到答案!”

    吴三两摇头:“还是不要了,袁爷交代过,不要轻易碰这东西,说不定里面设置有我们不知道的反间装置,一旦动了容易坏事。”

    “反间装置?”雷宗康狐疑,这词他还是头回听说,但大概能弄懂这词的意思。

    吴三两颔首,继续道:“袁爷还说了,若是什么密信,没有大量同符号的密信做对比,仅凭一封信根本没办法破译出密信的内容,打开看了也没用,所以不让妄动这东西,以免打草惊蛇。”

    雷宗康缓缓点头,“言之有理,还是袁爷想的周到,既然袁爷这样说了,那还是小心点吧。”说罢双臂一松,将抓到手的金翅又给放飞了。

    逃脱魔爪的金翅迅速振翅远去。

    袁罡不让二人抵近跟踪。

    吴三两则快速将沾过透明膏状物体的手指做了处理,之后两人就在赤猎雕的身上做易容准备。

    一切就绪,吴三两又从腰间一只皮革里抓出了一只老鼠样的小动物,名为盲鼠。

    灰毛,眼睛很小,粉嘟嘟大鼻头,在空气中嗅了又嗅。

    茅庐山庄设宴款待客人,宾主席间长谈,遥远空域的二人却在星月下追寻,有时遭遇雷电乌云。

    袁罡一切如常,段虎则在山庄内静默等待,袁罡交代给的任务,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他。

    当天际露出晨曦,前方出现的地形让雷宗康和吴三两面面相觑,这地方他们太熟悉了,居然是摘星城!

    略作商议,临近摘星城之际,吴三两一跃而下,向摘星城滑翔而去。

    雷宗康则驾驭赤猎雕调转方向,寻找约好的地方藏身,同时也要给赤猎雕喂食,恢复其体力。

    赤猎雕歇落之地,令雷宗康颇为感慨,一片荒原地带外的山林中,当年在这一带发生过冲突,他在此还被牛有道给打伤过。如今大家安好,证明了那个带头大姐的决定没有错,可是那个做出追随牛有道决定的带头大姐却在地下长眠了。

    摘星城,改头换面的吴三两在城中游逛,袖子里抓着那只盲鼠,所走方向跟随着盲鼠的暗中引导。

    最终,吴三两停步在一家挂着“顺风堂”招牌的商铺门口,对这一家商铺他并不陌生,这是一家类似俗世镖行的所在,帮人跑腿办事换取钱财的地方。

    他直接进了顺风堂观察,在柜台前佯装向掌柜的询问跑腿办事价码。

    心里却有些无奈,据他所知,这顺风堂内的人不多也不少,他又不好直接询问打草惊蛇。

    刚与掌柜的聊了一会儿,后堂出来了一人,明显戴有假面,从一旁经过时,吴三两垂在袖子里的盲鼠略有异动,复又恢复了正常。

    吴三两却是陡然意识到了,盲鼠的异动不会无缘无故,刚才那人应该与那只金翅上的特殊气味有过接近,身上很有可能被那气味浸染了些许,方造成了盲鼠错觉反应。

    三两句后,吴三两砍价,造成掌柜的摇头,说顺风堂明码标价,不讲价。

    吴三两借机甩袖而去,一出顺风堂迅速四顾,捕捉到了人群中走远的那道身影,立刻朝那身影去向跟去。

    对顺风堂他没办法有什么作为,只能盯一个对象做切入口。

    在来往人群中跟了一会儿,发现目标进了修行界最大的丹药商铺,灵宗的商铺。

    走到灵宗商铺门口往里稍作观察,发现目标像是在采购什么,吴三两不敢进去,因为刚才在顺风堂和目标是照过面的,再次相遇怕引起对方的怀疑。

    此时,袁罡对他们三个培训过的跟踪与反跟踪技巧派上了用场,说来似乎有些荒谬。

    袁罡之所以对段虎、雷宗康和吴三两做这方面的培训也实属无奈,牛有道的档次高了,要办的一些事情让凡夫俗子去办已经不合适了。袁罡也不能什么事都自己亲自出马,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需要一些修士代劳,而这三人相对来说还是值得信任的,因而为了能让三人充分发挥办事的效能,曾设置过各种场景对三人进行过一些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