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二零章 乱臣贼子,死的好!
    看到这份奏报,高见成算是见识了,茅庐山庄那位还真不是什么善茬,三大派都出面了,还敢拧着来,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商建雄惹上那位是自找麻烦。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有能耐有底气的体现,如此一来,高见成心中反倒松了口气。

    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不费事,他怕就怕碰上个草包,真要三下两下就被朝廷给整垮了,那他也得被拖累死,暗地里干的事情迟早要暴露出来。

    战事不利的黑锅薛啸肯定要背,商建雄怒归怒,可是也没有其他办法。

    下旨是没用的,南州大军那边还咬着商朝宗女人被抢的事不放,要为朝廷清除逆贼,要朝廷杀了薛啸给交代。商建雄可以让薛啸背黑锅,但不可能杀薛啸,至少近期是不可能杀的。

    起码也不能因为南州的要求而杀,否则朝廷颜面另说,也会令各方封疆大吏寒了心,一旦人心散了各做打算,威胁的将会是商建雄的大位稳定与否,所以这次商建雄无论如何都要保薛啸。

    没办法,商建雄只好再次请三大派出面。

    消息传到三大派那,龙休震怒,阳奉阴违,牛有道居然敢跟他来这一套,如何能不怒?

    三大派传讯给大禅山,勒令立刻退兵。

    大禅山左右为难,退个毛啊,商朝宗一系的人马死活不退,我总不能将人家给杀了吧,动手把南州搞乱了,我大禅山的利益鸡飞蛋打,谁负责?轻松话谁不会说?你们三大派敢把南州弄出大动乱来吗?

    大禅山只能是装糊涂,反正牛有道早先说好了的,有责任可以往他身上推的。

    既是有约在先,大禅山也就不客气了,将责任一股脑地推向了牛有道,向三大派陈情,说商系人马跟牛有道穿一条裤子,这边将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也没用,徒奈何兮!

    牛有道同时也接到了三大派的退兵传讯。

    牛有道的理由更绝,不是不退,而是暂缓。

    理由其一,南州人马正在原地搜寻战死将士的遗骸,需要时间。

    理由其二,南州人马指证有一部分军士被薛啸的人马给捉了,要薛啸把人给交出来,交出人来便可加速撤退。

    第一个理由还好办,大不了等上一等。

    第二个理由那真是鬼都说不清楚,打仗哪能不死人,人死了那就是死无对证,将死人的名单拟出一堆来,非要说是被薛啸给抓走了,非要让薛啸把人给交出来,薛啸到哪交出人来?

    薛啸说自己没抓没用,南州人马就是咬死了是被薛啸给抓了,还要三大派主持公道,既然已经停战了,既然要我撤兵,薛啸为何还不放人?

    这就是上有策略下有对策,

    当然还有一条,牛有道说他手上掌握了一大批人证,确系朝廷派人偷袭了茅庐山庄,驻军和修士加一起死伤过万人,问三大派是不是就这样算了,是不是我们死有余辜?

    什么情况?紫金洞和灵剑山的两位掌门立刻赶到了逍遥宫。

    两位掌门当然要找龙休,当初主动说去茅庐山庄搞定的就是龙休,这就是你龙休搞定的?

    两位掌门肯定要找龙休问个清楚明白。

    龙休怒过之后也冷静了,不冷静都不行,牛有道和凌霄阁、天女教的人结拜他是亲眼所见,真要把南州给逼反了,整个燕国都吃不消。

    牛有道答应了停战是给三大派面子,拒不撤兵则是找三大派要个交代了。

    当初牛有道该说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朝廷屡屡对他出手,屡屡置他于死地,就这样算了?找三大派主持公道有错吗?若真就这样算了,那可就应了牛有道那句话,是不是不给活路?

    不给牛有道活路会有什么后果,那还用说吗?

    至于龙休如何给紫金洞和灵剑山交代,说词牛有道早就告诉他了,商建雄的确是过分了,屡屡背着三大派出手,似乎忘了这天下是修士的天下,也是该给点教训了。

    另就是,真要把南州给逼反吗?

    朝廷有错在先,人家要个交代也是合情合理的,可这交代该怎么给是个问题。

    把商建雄给处置了不合适,三位掌门商量来商量去,也只能是眼前明显摆着的,给商建雄一个教训,把定州三郡划给南州。

    可以想象,这事必然会引起商建雄的剧烈反弹。

    于是逍遥宫掌门龙休、紫金洞掌门宫临策、灵剑山掌门孟宣,一起法驾亲临了大燕皇宫。

    获悉三大派的决定后,商建雄震惊,他怎能答应这样的条件?

    惹出的事不管谁背黑锅,他心里清楚、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是谁惹出来的,若答应了这个屈辱条件,他这个皇帝的威严何在?想都能想到不知会有多少人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或讥讽、嗤笑。

    大殿内,面对三派掌门,商建雄紧绷着腮帮子,一字一句道:“这个条件,寡人无法答应!”

    宫临策和孟宣的目光骤然森冷,冷冷盯着商建雄。

    静默,束手而立的田雨等人静默着,能感受到大殿内骤然变得压抑的气氛。

    “你说什么?”龙休慢慢上前,与他近距离面对面着。

    田雨等宦官一惊,包括尕淼水在内,都迅速上前到了商建雄的身后,都紧盯着龙休,保持着高度警惕。

    一群坐镇皇宫的修士立刻上前,指着田雨等人厉斥,“放肆,退下!”

    田雨等人无动于衷,还是商建雄自己扭头挥了下手,“都退下。”

    他心里清楚,真要动手的话,田雨等人根本保不住自己。

    田雨等人只能面色凝重地缓缓后退开了。

    龙休盯着商建雄,一字一句道:“若是我们非要让你答应呢?”

    商建雄:“向逆臣做让步,寡人决不答应,若要寡人答应,你们不如杀了寡人!”

    龙休冷笑,“现在知道要死要活了,背着我们偷偷摸摸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求我们促和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如今大燕外敌环伺,你这个皇帝不思退敌,反而忙着在内部搞内讧,你想干什么?”

    商建雄:“何来偷偷摸摸,有人恶意诬陷寡人,宫主岂能轻信,若是指茅庐山庄的事,寡人一概不知!此事也和寡人无关,宫主若要交代,寡人一定查明真相给三大派一个交代!”

    “让人顶罪担责吗?”龙休嗤了声,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正是商建雄早先写给三大派的交代,“有些东西不需要证据,是谁干的,大家心知肚明,你少拿这些东西糊弄本宫。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你这皇帝也做到头了!”

    啪!龙休手中纸,直接砸在了商建雄的脸上。

    商建雄站那无动于衷,徐徐道:“寡人君临大燕近二十载,杀了寡人,大燕动荡,危在旦夕之间!”这也是在向三大派发出警告。

    “你敢威胁本宫?”龙休呵呵一阵冷笑,略偏头吩咐道:“陛下准备禅让退位了,去把太子储君请来,接替父位,正式君临大燕,号令群臣,稳定朝政人心!我就不信我三大派联手扶持,朝堂能乱到哪去!”

    一句太子储君继位,瞬间击中商建雄软肋,令商建雄脸颊狠狠抽搐。

    这也是齐国皇帝昊云胜迟迟不愿立太子储君的原因之一。

    最终,面对三大派要硬来,商建雄还是屈服了。

    是田雨知道他心思,审时度势,适时地出面,跪在商建雄面前泣声哀求,求得了商建雄答应割让三郡给南州。

    即将掀起的惊涛骇浪瞬间又压了下去,从头到尾,宫临策和孟宣基本都未说什么话,事是龙休没搞干净,自然是龙休出面做恶人。

    得亏三大派掌门一起法驾亲临,有代表三大派的全权决断之权,否则其他人来真的是压不住商建雄,商建雄在燕国经营多年,也不是吃素的。

    商建雄答应后,田雨又求得三大派做了妥协,给燕国皇帝留一丝颜面。

    三郡割让之事,不公开,以暗旨的形式知会定州薛啸,与南州默守两军目前控制的区域。

    就在这边刚放飞金翅向定州传讯的当口,殿外一名紫金洞的弟子跑了进来。

    一封密信递给了掌门,宫临策看后脸色微变,皱起了眉头。

    几乎在此同时,殿外一名宦官小步进来,将一份急报递给了田雨。

    田雨看后,对铁青着脸的商建雄道:“陛下,苍州急报,苍州刺史吴公山突发恶疾,病逝了!”

    商建雄瞥了眼宫临策,淡淡道:“乱臣贼子,死的好!”

    灵剑山掌门孟宣回头看向宫临策,问了句,“吴公山身边有那么多修士帮助调理,怎会突然病故?”

    “苍州怕是要出事了。”宫临策神情凝重,手中信递给了孟宣看。

    听说要出事,龙休立刻凑上前来并排,一起观看,信中内容看的二人心惊肉跳。

    同仙阁掌门曲云空,遇刺身亡!

    同仙阁正是镇守苍州的修行势力。

    几乎同时间,苍州刺史吴公山病逝,同仙阁掌门又遇刺,苍州修行界和世俗的魁首几乎同时身亡,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尤其曲云空是遇刺身亡。

    而这曲云空还另有一重身份,其夫人是紫金洞上任掌门的女儿,同仙阁可以说是紫金洞一手扶持起来的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