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一零章 别弱了我茅庐山庄的气势!
    来的是凌霄阁的长老全泰峰,随行的是两名弟子。

    司徒耀等人自然是听说过这位,却都是头次见到本尊。

    一下来了两伙人,守门人请稍等,快速通报去了。

    司徒耀略作犹豫后,还是上前恭敬打招呼,“久闻凌霄阁全长老大名,在下万洞天府掌门司徒耀。”

    全泰峰刚才也注意到了这一帮人,看出了是某个门派的人,不过一看门派的服饰不认识,真要是什么大派的人他应该都有来往,门派服饰他不可能不认识,遂也没当一回事。

    听到自报家门,全泰峰略思索了一下,问:“就是隔壁赵国金州地面上的那个万洞天府?”

    还好,人家还知道万洞天府,不然就尴尬了。司徒耀露笑,客客气气道:“正是,没想到能在这遇见全长老。”

    全泰峰脸色寡淡了下来,冷冷斜睨了一眼,轻轻“嗯”了声,便不再正眼瞧他,似乎瞬间没了交谈的兴趣,给人说变脸就变脸的感觉。

    其身后两名若有所思的弟子互相看了眼,不时打量万洞天府一群人。

    还不如对刚才守门的客气,司徒耀没想到还是当众闹了个尴尬,人家既然是这态度,他也就不吭声了。

    好生无礼!一群万洞天府弟子心中不忿,奈何敢怒不敢言,势不如人,惹不起人家,能奈何?

    就这时,空中又飞来一只黑玉雕从天而降,同样跳下三人,三个素衣白裳的女人。

    来的是韩国天女教的人,一看这门派穿着,司徒耀等人便认了出来。

    守门人立刻又跑去一个通报。

    “惠长老,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见人说话的全泰峰哈哈大笑。

    为首妇人正是天女教长老惠清萍,身后也是两名随行侍奉的弟子,其人笑语,“什么风把全长老吹来了,自然也就是什么风把我给吹来了。”

    两人各怀鬼胎地相视而笑。

    司徒耀正暗皱眉头,惠清萍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见一群人同在山门外,还当是全泰峰带来的人,问了声,“这些个朋友倒是面生的很,全长老的朋友?”

    全泰峰嗤笑一声,“高攀不起,恰好遇见了,赵国金州万洞天府的。”语气中意有所指。

    惠清萍似乎领会到了他话中的深意,哦了声,立马也不正眼瞧了。

    当着一群弟子的面被人这般小看,司徒耀实在是尴尬,可也只能是静静束手在一旁,暗暗祈祷万洞天府有一天也能高高在上。

    受了这番刺激,万洞天府一群人的守成之心都略有松动。

    不过也都在暗暗吃惊牛有道这一边,能让韩国三大派和宋国三大派的人在山门前守这里的规矩,真可谓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发现牛有道的能量远超他们的想象,都在反省之前在牛有道面前是不是有点摆谱了。

    没等多久,茅庐山庄那边冲来一只赤猎雕。

    这是牛有道刻意安排的,听说来了两个大派的人驾黑玉雕来了,立马安排了一只赤猎雕过来。

    前来迎客的是袁罡和段虎,因为牛有道知道袁罡是个什么德性,宁折不弯的人。

    两人跳下坐骑,袁罡目光扫过诸人,哪怕知道来的是贵客,也依旧是硬挺挺站在那,冷目打量诸人,有审视检查的意味。

    蹦出一只赤猎雕,档次上似乎把两大派的坐骑给压了下去,又来这么个不给面子的大红脸,全泰峰和惠清萍下意识互相看了眼,隐隐感觉到了茅庐山庄的强势!

    司徒耀暗暗嘀咕,牛有道这么大架子,什么情况啊?

    他接触过的牛有道挺客气随和的,感觉不像认识的那个牛有道的做派。

    不过看到那只赤猎雕后,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一大群人骑的马匹,突然感觉好寒酸。

    惠清萍盯着袁罡笑问一句:“你是茅庐山庄的人?”

    “袁罡!”袁罡给了个回复,没有跟她客气啰嗦的意思,之后伸手邀请道:“贵客登门,道爷有请,诸位随我来。司徒掌门!”他特意邀请了司徒耀与他共乘赤猎雕,也不好扔下这位走路。

    到了牛有道的地盘上,再加上此时此刻的情形,司徒耀也只能是客随主便,与袁罡跳上了赤猎雕。

    惠清萍和全泰峰等人也都跳上了坐骑起飞,至于万洞天府一群人则由段虎笑着引领了进去。

    茅庐山庄大门前,牛有道亲自出了大门迎客,留仙宗等三派掌门皆在。

    费、夏、郑三人本是因为听说了万洞天府的掌门司徒耀要来,特意过来拜见认识一下的,想趁机结交的意思。

    之所以知道司徒耀要来,倒不是司徒耀传讯通知了的原因,而是在南州地面上,任何走官道经驿站换骑的人根本瞒不过茅庐山庄,尤其是司徒耀这么一群人又没有隐瞒身份,大概什么时候到了什么位置茅庐山庄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就是掌握了俗世权力的好处。

    三人本是迎司徒耀的,谁想冒出了韩宋三大派的大人物,顿时有点小紧张,感觉自己这种小门派的掌门实在是有点上不了台面,搞不好要弄的自己尴尬。

    管芳仪扭着腰肢摇个团扇从山庄内走了出来,埋怨道:“司徒耀又不是不认识,你都亲自出来迎接了,至于搞的这么隆重吗?”

    她刚被牛有道派人过去把她给喊了出来。

    牛有道:“天女教的惠清萍和凌霄阁的全泰峰来了,这两人你认识吗?”

    管芳仪愣了一下,有点意外,“惠清萍倒是听说过,不认识。”

    至于另一个全泰峰不提,牛有道懂了她的意思,扫了眼有点局促的三派掌门,徐徐道:“待会儿面对那两大派的人,都给我强势一点,别弱了我茅庐山庄的气势!”

    三位掌门面面相觑,夏花试着问了声,“强势?对他们强势合适吗?”心里嘀咕,咱们惹得起吗?

    牛有道点醒道:“大门派又如何?咱们又不归他们管!这些人高高在上惯了,你卑躬屈膝人家也认为是应该的,跪下也换不来什么好,反而让人看不起。目前的局势,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让人觉得好欺了,人家便不会客气,便会步步紧逼,把自己逼得左右为难没必要。别坏我的事,都把腰给我挺直了说话,守着基本的待客之道得罪不了人!”

    听他这么一说,三位掌门懂了,尽管心里还有些紧张,但心中都有数了,毕竟都不是三岁小孩,都知道该怎么做了,表面神态上似乎都把腰给挺直了,似乎都有了底气。

    管芳仪斜眼瞅了瞅牛有道,眼中闪过一抹欣赏,此时此刻她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已经彻彻底臣服在了这家伙的脚下!

    她也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只雄狮带领的一群人熊不起来。

    当然,她也承认老熊圆方是个例外。

    总之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茅庐山庄能走到今天,已经离不开了这位。

    说话间,前方掠来三个黑点,客人到了。

    转瞬,赤猎雕落地,随后两只黑玉雕跟落,杵剑而立的牛有道笑了,一脸笑容迎客。

    司徒耀先上前打了招呼,“牛老弟。”

    “司徒掌门远道而来,未能远迎,还望海涵。”牛有道笑着给礼。

    “客气了。”司徒耀拍了拍他胳膊,偏头示意了一下,表示不用管我,你先招呼你的贵客吧,我没关系。

    从两人一番举动上,还有牛有道居中的站位上,惠清萍和全泰峰的目光已经锁定了牛有道审视,都看出了这位是茅庐山庄的正主。

    “哟,这位看着面熟,是凌霄阁的全长老吗?”管芳仪突然笑着出声了。

    有熟人,见面倒是不用太生硬了,全泰峰也笑了,“红娘,多年不见,风华不减当年呐。”

    管芳仪走了过去,“借您吉言。”

    听说这位便是齐京红娘,惠清萍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里没好话,贱人,骚货…

    管芳仪也看出了人家眼里对自己的不屑,尽管如此,还是笑容不改,她早已习惯了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借着搭话的工夫主动为两人与牛有道互相做了介绍。

    她跟随在牛有道身边,牛有道往往让她发挥的也是这个作用,她擅长的也是这个。

    “牛有道,久闻大名,呵呵,年轻有为啊,相貌堂堂,红娘,你没跟错人。”有熟人的全泰峰语气轻松。

    有红娘在,他也摆不起架子来,倒不是红娘有什么身份地位,而是自己当年是什么样的人家又不是没见过,有点装不起来。

    惠清萍中规中矩比较客气,牛有道从容以对。

    费、夏、郑三人也主动上前打了招呼,尽管心里紧张,可态度皆是不卑不亢。

    惠清萍和全泰峰感受到了这里与一般小地方不一样,是有底气的一伙人。

    一旁的司徒耀倒是看的有些纳闷,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加一起也没自己万洞天府有实力吧,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感觉自己之前是不是有太贱了点?

    “贵客远道而来,岂能站门口说话,里面请!”牛有道引客而入。

    几人走在前排谈笑风生,司徒耀虽在前排陪在牛有道身边,却像是个陪衬,不吭声,获悉牛有道与这两位是初次相见,心里开始琢磨起了两派的来意。

    三派掌门招呼着四位大派的弟子,态度依然是不卑不亢。

    ps:新盟主“bvnnn”诞生,感谢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