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零二章 贼子可恶!
    三人有点懵,钱全部由他们分,另外还各送一只大型飞禽?

    牛有道转身走了,管芳仪手上三只指铃再次送了送,没好气道:“发什么呆呢,拿着吧,是送给你们的。”

    夏花有点不敢相信道:“送?白送给我们的?”

    管芳仪:“怎么?不想要啊!”

    哪能不要,三人连忙各抢了一只到手,皆有些爱不释手,至于某人不爽的语气已经不重要了。

    “怎么用不用我教吧?”管芳仪又没好气一声。

    这个不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听也听说过。

    管芳仪扭头走了。

    不一会儿,三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落在了水榭外,费、郑、夏三人连忙跑去各自认领。

    商淑清站在凭栏处亲眼目睹了三位掌门欢天喜地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又目睹了三位掌门亲自驾驭三只飞禽升空而去。

    追上了牛有道的管芳仪嘴里嘟囔个不停,“说什么送我的礼物,老娘就是给你做保管的,不用时往我这扔,要用时从我这里拿。我也是贱,明明知道守不住,还忍不住往自己手上捞。”

    拄剑而行的牛有道呵呵一笑,“不就是三只飞禽嘛,回头从高见成那弄来一个亿都给你,你赚大了。”

    管芳仪呸一声,“少逗老娘开心,高见成哪来一个亿?他就算再贪,也贪不了这个数。”

    牛有道停步,转身看着她,戏谑道:“那要是真弄来了的话,你要还是不要?”

    管芳仪瞪眼,“要!干嘛不要?”

    牛有道乐了,“红娘,我不是拍你马屁,我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年轻了。”

    管芳仪愣了一下,旋即笑骂道:“少说好听的,来点实惠的。”

    牛有道贴近了过去,在她耳边以无比真诚且认真的语气道:“不管岁月是否无情,你都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说罢轻轻与她错身而过。

    管芳仪怔怔在原地,银牙刮着朱唇,目送的眼神中一副爱恨交织模样。

    这次总的来说,她还算好说话,给苏仁杰抚恤的一百万,还有这三只飞禽,她都只是埋怨啰嗦了一阵,不像往常要让牛有道费尽口舌,实在是为了保护这里死的人太多了。

    ……

    燕京皇宫大内,朝堂大殿内,一群朝臣下朝后陆续出来。

    群臣拾级而下时,目睹了一只大型飞禽从外面飞入宫内,群臣中略有窃窃私语声。

    高见成也偏头问了下身边人,“老眼昏花了,刚飞禽上那人看着似乎有点眼熟。”

    边上年轻点的官员立刻低声回道:“看着像是尕公公从外回来了。”

    高见成哦了声,目光闪烁着,未再多言。

    出了朝堂,一部分官员要出宫,还有一部分则要留在宫中的政务中枢办差,高见成这个级别的自然是要留下。

    然途中一名侍卫快步来到拱手,“大司徒,您的管家在宫外等候。”

    高见成颔首,挥手将其屏退,之后又对身边下属交代了几声,这才朝宫外走去。

    他一出宫门,管家范专便上前迎了他到一旁,低声道:“老爷,大爷出事了,落在了牛有道的手中。”

    高见成悚然一惊,“怎么回事?”

    “大爷随尕淼水亲赴青山郡攻打茅庐山庄,失手了,这是牛有道送来的信,让老爷拿钱赎人。”范专一封信奉上。

    高见成立刻抖开纸张查看,看清内容后,脸色渐显苍白,人有些摇摇欲坠。

    范专赶紧搀扶了他胳膊,连声轻呼,“老爷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再想办法,再想办法。老天保佑,大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缓了过来的高见成呵呵苦笑,“我非怜惜那孽子的性命,他若是死了反倒罢了,活着捏在牛有道的手中,连累的是整个高家,高家完了!孽子啊,我已再三说过,他那谍报司出身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竟然亲赴前线,千金之躯不坐危堂的道理也不懂吗?”

    范专:“老爷多虑了,兴许不至于如此。”

    高见成叹道:“牛有道无论是在两郡还是在整个南州,从未攫取过任何利益,此人进退有度,就不是个贪财的人,你以为牛有道拿住少明只是为了讹诈一些钱财?这是送到他手里的棋子,也是朝廷偷袭他的铁证,你想过少明站出来指证朝廷的后果吗?”

    范专听的脸色大变,若真如此的话,高家还真是完了,老爷肯定也要被连累,喉结耸动,艰难道:“他开出这个价来,说不定真是急需钱财。”

    高见成:“糊涂!别说我拿不出一个亿,就算拿的出来也不能给他。你以为他是冲高家来的吗?他的目的就是要给朝廷这边制造麻烦,我若真拿出一个亿去交易,他必然要弄的人尽皆知,私下解决无疑也印证了朝廷的偷袭,就算把人救回来了,高家也彻底完了,陛下第一个不会放过高家!”

    范专这回是真慌了神,“那怎么办,难道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高见成抬掌,“先别急,越慌越乱,要冷静。此事暂且当做不知情,你先回去打探消息,我这里也再摸一摸情况,先把情况弄清了再做决断!”

    “好,老奴这就回去打探。”

    范专走后,高见成静立原地琢磨了一阵,旋即整了整衣冠入宫,干瘦身躯却是器宇轩昂模样,看不出有丝毫异样……

    啪嗒一声脆响!

    御书房内,还未换下朝服的商建雄怒火冲天,一只茶盏摔了个粉碎,指着尕淼水怒斥,“上万修士,高手云集,甚至出动了宗元,居然还失手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尕淼水解释道:“我们好像中了牛有道的圈套,那边似乎早有准备,两派上万修士硬是连外围防线也没冲破,大量弓箭和攻城弩齐射如瓢泼大雨,仅外围冲击就死伤惨重。而茅庐山庄内,有人看到大禅山掌门皇烈率领的大禅山高层坐镇,其中更有顶级高手坐镇,连宗元也不是那高手的对手,死在了对方手上。准备的如此齐全,若说不是陷阱都不可能!”

    商建雄呲牙咧嘴,“陷阱?你跟寡人说这个?早干什么去了?都是瞎子吗?”

    尕淼水欠身低头。

    一旁皱着眉头的田雨出声了,“顶级高手?茅庐山庄内哪来的顶级高手?”

    尕淼水道:“对方有意掩饰真容,但使出的招术像是传说中的‘青云剑诀’。”

    田雨目露狐疑,“你怀疑是妖魔岭的赵雄歌?”

    尕淼水:“极有可能,除了他,我也想不出还能有谁,牛有道与他毕竟都是上清宗出身。”

    “上清宗,又是上清宗,又是宁王余孽,寡人早就说过要铲除,悔不该听宋九明老儿的谗言!以寡人看,也该利用当年的风波请三大派出马了!”商建雄挥手指向田雨,“你立刻联系三大派,就以上清宗做文章,让他们出手把牛有道给解决了!”

    田雨一脸为难,很想问问他,宁王的事把燕国弄成这样,三大派只怕肠子都悔青了,还愿意再折腾吗?

    不过他不会这样说,摇头劝道:“陛下,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说,问题是如今的牛有道已经成了气候,牛有道在南州上上下下的影响力太大了,连明面上控制南州的大禅山都压不住他。若不想把南州搞的无法收场,三大派也要忌惮他三分。此贼手段太高明了,不见他经营任何自己的势力,麻痹了所有人,等到大家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如今南州与赵国金州同气连枝,眼前联手应对的例子才刚过去,若有妄动,金州不会坐视!加之北有韩国大军压境,东有宋国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三大派绝不希望再看到燕国内部大乱无法收场,三大派如今也不敢对他轻举妄动的!现在找到三大派,三大派搞不好还要追责陛下,为何擅自派人去南州偷袭。三大派会担心惹得南州大军肆虐啊,一旦金州再卷入,越发棘手,三大派哪还会管什么上清宗不上清宗的。”

    这话说的商建雄内心有几分忐忑,这次毕竟是背着三大派干的事,坏就坏在失手了,沉吟道:“南州若兴兵,大禅山想必不会配合吧?”

    田雨:“按理说是不会的,大禅山才刚到南州立足,脚都没站稳,不至于给自己惹麻烦。可目前的局势,三大派对燕国内部求稳,不想给外敌可趁之机!”

    商建雄咬牙道:“难道就这样放过那个牛有道?”

    田雨满脸苦涩道:“陛下,集结了这么强的势力都无法攻入茅庐山庄,先不说再投入人手能不能得手,想再集结怕是也没人愿往了,不如暂且息事宁人,以后再觅良机。眼前这样都杀不了他,实在是不宜再把事情搞大了,真要搞的无法收场,三大派那边陛下没办法交代!”

    商建雄沉默着吐出一口闷气来。

    就在这时,外面一名太监送入一份情报,尕淼水上前接了,没敢先看,给了田雨。

    情报到手一看,田雨脸色变了,恨恨一声,“贼子可恶!”

    商建雄冷眼扫来,“又怎么了?”

    田雨:“牛贼阴狠!他把真灵院和飞花阁的两位掌门及一干被抓的两派高层吊在了青山郡郡城外的城头示众,这是存了将两派灭门的祸心。两派弟子向陛下求援,求陛下念在两派的辛劳上救人!”

    ps:粉丝榜再添新盟主,感谢“浮桴”支持,鞠躬感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