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九二章 突袭
    这话入各耳得出各种意思,大禅山诸人也不知该不该把这话当真。

    皇烈虽然巴不得牛有道不迁往府城,但感觉对方的话更像是气话,双手摁了摁,“老弟,何必说气话,我真没别的意思,请老弟去我大禅山真的是为老弟的安全考量,万不可被谣言而扰。”

    牛有道:“正因为可能是谣言,才不能让人得逞。当年邀请大禅山来南州的话,我今朝愿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皇掌门重申,大禅山大可放心,南州之利归大禅山,我绝不攫取半分,只保有我该有的,绝不会再在南州得寸进尺!”

    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不管是不是真心话,大禅山一群人听了自然是舒服的。

    皇烈叹道:“老弟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不必重申,对老弟我是信任的。”

    牛有道:“我说这些,也是希望大禅山恪守承诺,不要在南州再得寸进尺将我逼入绝境!”

    皇烈正色道:“何来逼入绝境一说?大禅山说话自然算话,一定与老弟一起维护好南州如今的局面。”

    尽管心知肚明的人都清楚,牛有道说的话大禅山未必全信,大禅山将来也未必会说话算话,都是妥协于目前的局势,一山不容二虎是至理名言,最终必须有一方雌伏,必须有一方压过另一方,南州内部才能消停下来,可目前双方还是得说好听话安抚对方。

    ……

    山林中,看看按照平常的演练埋伏于山林中的弟子,费长流神色凝重,阵线居然收缩到了最后一层。

    以前大多时候的演练,都是在这片区域的外围,如今却把人手收缩到了核心区域边缘,放弃了外围的防守。

    “地下好像有动静!”一旁的乌少欢忽发出一声警惕。

    砰!山脚下的一块土层突然倒塌,只见一群人马冲出,正是外围的防卫大军人马,令众人虚惊一场。

    众留仙宗弟子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砰砰声接连不断,山脚一带,不断推倒土层,出现一个个洞口,一支支人马冲出,如潮水般在山脚汇集。

    费长流等人愕然,这地下什么时候挖了这么多地道?人马似乎也多了好多。

    重要的是,冲出的人马大多都扛着各种各样的器械。

    人马一出,各种散碎器械立刻快速拼凑组装,一只只犹如马车般大小的攻城弩在留仙宗弟子的眼皮子底下快速组装出现,动作极为熟练。

    后续出现的人马不断扛着精钢长矛跑出,成堆摆放在了攻城弩边上,组装好的攻城弩数人一起脚蹬手拽拉开粗大的弓弦,五支精钢长矛一并上线成一组,一旦击发,可把五支钢矛一起射出。

    三辆攻城弩为一组,前中后摆放,如此序列,几乎是密密麻麻在山脚一路排去。

    留仙宗的人见过守军训练这东西,但没想到这里居然藏了这么多的攻城弩,这得花费多少钱?那一排排上好了弦闪着寒光的钢矛令人看了心里发寒。

    这玩意射出去可是能贯入城墙的,乃是攻城时用的重器,既可压制城头守军,也可让攻城士兵借助这插入城墙的钢矛爬上城头,这要是射在人的身上还得了。

    其实本地守军自己也不知道这里藏了这么多的攻城弩,袁罡很早以前就在暗中操持这些,他画好了拆散的组件,让工匠严格按照规格制作各部件,秘密存放在了密道中,一旦要用可随时取出拼凑,平常只给了少量的一些给守军用来训练。

    在攻城弩的后方,布置了一块块人马衔接的方阵,全部是弓箭手。列好队后,一个个箭壶里抽箭,搭上弓弦,暂未拉开,箭头朝下,面对前方静候军令。

    山林中有数人闪来,将周围巡视了一遍的袁罡等人来了,陈伯拉着袁罡的胳膊飞掠。

    费长流与袁罡一碰面,立刻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人想打我们的主意。”袁罡扔下一句话便走了下去,走向了负责此地的守军统领苏杰仁。

    正指挥布阵的苏杰仁见到袁罡来,立刻拱手见礼,“袁爷。”

    两人彼此都是老熟人,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了,当初正是他陪着袁罡去南山寺送信的,如今的地位早已随着商朝宗水涨船高,成了一方统兵的统领。商朝宗让苏杰仁镇守这里,也是袁罡的意思。

    “都准备好了吗?”袁罡问道。

    “都准备好了。袁爷放心,就算来百万大军,有这些家伙在,一时半会儿也休想突破我军防御!”苏杰仁满脸自信地指了指那一排排攻城弩,旋即又有点惋惜,“可惜了,用来随大军出征有点费事。”

    袁罡懂他的意思,这么多的攻城弩就算组件拆开了搬运,也是一笔负担沉重的辎重,光大量的钢矛就是不小的负担,短距离搬运还行,长途行军的话靠人力是吃不消的,没有相当强大的运输能力难以运输,会大大拖延大军的行进速度。

    袁罡:“没有打草惊蛇吧?”

    苏杰仁:“应该不会,周围留了数百人照常巡逻,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他一接到袁罡的消息,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按照有过的预演方案下令执行了。

    费长流走了过来,再问:“谁要打我们的主意?”

    “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是在以防万一。”袁罡说的是实话。

    这边其实也不知对手的情况,牛有道让做准备也是在以防万一。

    牛有道预判,想在这重兵防守的地方杀他,无非三个可能。

    一是采取诡秘手段暗杀,譬如下毒之类的,这点几乎没有可能,他的吃用有专人操作和仔细检查。

    二是直接往山庄内空投高手袭杀。

    三就是派出大量人马强攻,眼前的布置防的就是这一手,要用外围防线挡住,免得给内部添乱。

    只要防住了第三点,第二点就可放心不少,道理很简单,难以投入太多飞行坐骑一下空投太多的高手。

    费长流回头看了看左右的随行长老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家都不傻,心中多少有猜测,对这里动手的人,最大的可能便是朝廷,而针对的对象也很有可能就是牛有道。

    袁罡又道:“费掌门,这里的兵力有限,要发挥最大阻击作用,我撤掉了前排设置的盾牌防护方阵,所以想请三派弟子在攻城弩前方位置设防,防止臂力强悍的修士投掷利器反击,避免对方打乱我方攻击阵势。另外这攻城弩上弦极为费力,也想请三派弟子帮忙,能加快射杀的速度。”

    兵力其实也不少,介于保护牛有道的原因,商朝宗干脆直接将这一带设置成了屯兵重地,足足有五万人马,还少吗?

    到了这个时候,费长流能说不吗?之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连一点后手准备都没有,如今也不敢在这关头与牛有道对着干,只能是点了点头,回头让人迅速吩咐下去。

    他也知道,论大规模阵战,这边是不如这些人的。

    留仙宗弟子立刻陆续下来了,混入了攻击阵势中配合。

    虽配合了,但人员混乱没什么章法,站位稀稀拉拉的,袁罡略皱眉,但也没说什么,也知道这些人面对这种情况和每日训练的军队没办法比。

    “去告诉道爷,外围防线准备好了。”袁罡回头对朱老八说了声,朱老八立刻闪身而回。

    ……

    官道对面的山顶上,十几只大型飞禽聚集,同时聚集的还有数百修士,尕淼水和高少明站在一起,目睹下方山林中大群飞花阁修士冲出,此起彼伏地飞掠起落,冲过了官道,冲向了茅庐山庄那边的防御重地。

    防御重地的瞭望哨楼上的哨卫发现了大量修士的突至,有人立刻扯了哨楼挂钟下的绳索“当当”摇响。

    下方的巡逻小队立刻调头就跑,钻进了屋内的犄角旮旯躲藏。

    苏仁杰走前下令了,一旦发现敌袭,只需报警,不需抵抗,立刻躲藏。

    他也知道,敢进攻这里的人,靠留下的那些人抵抗无异于送死。

    飞花阁和真灵院人马从四面同时合围进攻,率领部分弟子从正面进攻的曹玉儿喝道:“不必理会!”

    大群修士呼呼从空掠过,无视下方奔跑的士卒,这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是突袭茅庐山庄,不是跟这些小兵纠缠。

    站在山顶观察着前方的袁罡发现了远处飞掠而来的大量人影,沉声道:“来了,苏仁杰,看你的了,给我挡住他们!”

    绷着脸颊的苏仁杰没废话,唰一声拔剑出鞘,剑指向前方。

    边上号手立刻端起了牛角号,鼓着腮帮子“呜呜”吹响了沉闷号角声。

    嘎吱吱声在山脚下响成一片,弓箭手阵营下垂的弓全部举了起来,拉开了弓弦,箭锋斜指上空。

    大量攻城弩的边上,一个个士卒抡起了大木捶,随时准备砸捶击发。

    站在袁罡边上的费长流等人沉着脸,都看到了,来袭的可不止一点点修士,仅目测能看到的人影怕是就超过了整个留仙宗的弟子数量,皆心情沉重。

    一路飞跃而来的曹玉儿也发现了不对,就外围发现了一些奔跑逃窜的士兵,深入后居然没再见到一个人影。

    尽管是突袭,就是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这防御重地居然没什么太大反应,还是令她感到有些不正常。

    待越过一片山丘,心中疑惑有了答案,前方山脚严阵以待的人马赫然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顿时大吃一惊,对方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