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八九章 大道独行
    对于这个说法,皇烈不置可否,只是呵呵一笑,没表示赞同,人家遇上危险了避险,他也不好直接说出反对来,准备回头与大禅山众人商量一下如何应对。

    袁罡在旁冷眼旁观,不管对方的态度如何,有一点是袁罡自己也不得不感慨的。

    变了,态势真的是变了,换了以前,道爷这样和天玉门的彭又在这般态度说话试试?彭又在不想答应肯定是直接拒绝,哪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如今对上实力不输于彭又在的皇烈,对于道爷的话,皇烈已是不得不掂量一下了,已不太可能像以前的彭又在那般强势。

    经过这些年的经营,道爷在南州这块地面上说话终于有底气了,已不用再太过忍屈着。

    待皇烈等人离去,送客返回的牛有道看到了与银儿一起走来的商淑清。

    后者面露微笑,笑容略显狰狞,明眸却是闪亮,府城一别,终于又再见了。

    银儿没她那么矜持,直接过来亲切唤了声,“道道,你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

    牛有道看了眼她手上抱着的食盒,有点牙疼,笑着回道:“出去办事了。”

    “我也要去!”银儿态度坚决。

    牛有道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是指以后要带上她,笑了笑,没答应也没拒绝。

    见他笑了,银儿立马当他答应了,食盒里一根油腻腻的鸡腿抓出递给,“给你吃!”

    一般人休想抢她的食,她愿意主动把自己的食物拿出来给予分享的人,一定是博得了她好感的人。

    “我吃饱了。”牛有道顺手挡了回去,真没兴趣分享她随手一把抓出来的食物,恶心!

    “道爷!”商淑清也凑了过来打招呼,目光柔情似水般,转而又与其他人打招呼。

    “郡主。”几人也跟她打了招呼。

    牛有道又看了眼你不吃我自己吃的银儿,“听说郡主和银儿很合的来,每天都教她不少东西?”

    商淑清笑道:“我也没什么事,银儿妹子很简单,我也很喜欢。”

    她还没有真正体会到银儿对其他人的态度,管芳仪眼皮已是突突跳了两下,暗中腹诽,这妖王简单?你是没见过她有多可怕吧?

    不过她知道消息后也很讶异,这妖王居然能与斯斯文文的郡主合得来?

    简单?牛有道笑了,笑的有点尴尬,又不好说明。

    此时恰好独自在茅庐山庄溜达了一圈的花衣男子来了,见到商淑清的刹那,瞳孔骤然一缩,站在不远处,盯着商淑清的面容凝视了许久……

    大禅山几人别过这边,回到落脚的客院。

    也无心其他,皇烈与几位随行而来的长老在庭院中聚在了一起,没有多话,直接问策,“牛有道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他要入驻刺史府,大家怎么看?”

    “当初,我们接手南州时,是因为三大派的突然介入,搞了天玉门一个措手不及,我们才顺利把商朝宗给抓在了手中,否则天玉门根本不可能轻易把人交给我们,也就没有南州的顺利交接。”

    “不错,牛有道此人诡计多端,真要让牛有道和商朝宗常住在一起,万一牛有道起了什么异心,商朝宗本就和牛有道穿一条裤子,防的住一时,防不住长久,时间长了怕是防不胜防!”

    “我也认为不妥,谁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和别的门派勾搭。他对南州的影响本就大,南州的控制权,我们总得抓住一头。他说暂住,谁知道是暂住多久?他若不走,难道要直接翻脸吗?把南州折腾的天翻地覆对我们也没好处。”

    几位长老议论纷纷,态度很明确,都不愿意看到牛有道迁往南州刺史府。

    皇烈沉吟道:“可他说了,目前遇险了,要去府城避险,不答应就是我们希望他去死,不好拒绝啊!”

    “遇险?那是他说的!真要是朝廷对他动手,他有那么容易脱身吗?你看他好好的,哪像有事的样子。”

    “其实也有办法应付,不就是避险吗?可以来我们大禅山宗门嘛!我们给他提供庇护就是了,难道不比在府城更安全?他若是拒绝,那岂不说明他自己藏有私心?再说了,他人到了我们手上,有些事情我们完全可以视情况而定!”话中最后一句意味深长。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叫好,皇烈亦点头,“甚好,回头就这般回他!”

    次日大早,商淑清出现在了牛有道的房间外等候,默默低头徘徊着,双手十指有点纠结,梳头的事久未做,也不知牛有道如今的态度。

    扭着腰肢从拐角处露面的管芳仪见到院里的商淑清,愣了一下,轻轻后退拐了回去,回避了。

    房间门开,牛有道露面,目光与院子里的商淑清对上了,随后温和一笑,点了点头,“银儿呢?”

    “还在懒睡。”商淑清回了句,见他没异常转身了,她松了口气,这才上前进了屋内。

    牛有道先把屋里窗户都推开了,有避嫌的意味,之后才主动坐在了梳妆台前。

    一如从前,商淑清梳头的手法还是那么体贴,对被动之人来说,真正是一种享受。

    半晌之后,牛有道忽出声问道:“郡主,你将来准备找个怎样的如意郎君?”

    商淑清手略颤,之后继续动作,轻声道:“我这般丑陋,谁又能看上我?”

    牛有道笑道:“上次蒙帅和我谈过了,方知你脸上的胎记和东郭浩然有关。你放心,有机会我会联系上清宗的人,让他们想办法还你如花美貌,到时候自然会有郡主的如意郎君排着队来向郡主求亲。”

    “容貌真的那么重要么?”商淑清手上动作停了,看着镜子里的男人,试着问道:“不知道爷将来的意中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佳人?”

    “我?”牛有道平平静静道:“修行中人,浮浮沉沉,身不由己,有没有将来还不知道,有些事情不适合我,大道独行,未必是坏事。”

    商淑清沉默了,不再说话,继续梳理。

    啪!静默中的牛有道突然手拍大腿,“糊涂了,怎么忘了他也是上清宗出身!”

    商淑清疑惑,“谁?陈归硕么?我与他见过,他好像并不知道。”

    牛有道摆手,乐呵呵道:“若是人尽皆知,又何至于拖到现在,他在上清宗也没什么地位,不知道也不足为怪。待眼前事了,过些时间再说。”

    商淑清轻轻嗯了声,恢复容貌的事,她不排斥,也不心急。

    这里头还没梳好,段虎敲了敲门框进入,先对商淑清点头致意,随后禀报道:“道爷,原南州飞花阁掌门曹玉儿来了,说是要见您。”

    “还真是迫不及待了…”牛有道略有嘀咕,复又问:“来了多少人?”

    段虎:“两个,她本人还有一名随行弟子。”

    牛有道面无表情道:“来者是客,有请。”

    “是!”段虎领命离去。

    听到有事,不想误事,商淑清手上的速度立刻加快了不少,谁知牛有道徐徐道:“不急!”

    商淑清略怔,手上速度遂恢复了正常。

    牛有道又言:“郡主,今天这里可能会出点事,而且动静可能还会不小,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让任何人撤离,怕会惊吓到你,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不用太过害怕。”

    商淑清很想问问什么事,但她聪慧,想到‘不打草惊蛇’几个字眼,也就没问出口,笑道:“道爷忘了,我虽是女儿身,却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受的起惊吓。何况有道爷在,只要道爷在…我什么都不怕!”

    最后一句话说出口时,声音不由小了几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会鬼使神差般忍不住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不知是不是太久未相见的缘故,心跳有些加速,两颊发烫。

    牛有道缓缓闭眼,心头沉重。

    亭台水榭中,两个女人站在凭栏处等候此地主人的来到,年长的妇人正是飞花阁掌门曹玉儿,另一名是她弟子。

    从进了此地就在打量的曹玉儿环顾着四周道:“没想到凭他如今的地位还能继续住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言下之意是凭牛有道如今的条件完全能找个环境更好的地方。

    其弟子说了句讨好的话:“兴许是知道再好的地方自己也呆不长久吧。”

    曹玉儿冷冷斜了她一眼,又看了眼站不远处盯着的段虎,放低了声音,“待会儿睁开眼睛看仔细了,不能有误。”

    其弟子亦小声回道:“师傅放心,我在齐京真真切切亲眼见过他,只要是他,绝不会认错。”

    稍候,衣着虽然一般,但梳洗穿戴的整整齐齐的牛有道来了,左右是袁罡和那走路姿态有些随意的花衣男子。

    入了水榭亭台,段虎上前为双方做了介绍。

    宾主双方入座时,曹玉儿瞥了眼弟子,其弟子微微点头。

    “曹掌门大驾光临牛某这简陋之地,不知有何贵干?”牛有道笑问,同时伸手请用茶。

    曹玉儿没有碰茶盏的意思,不过态度很谦卑,“听说这里人都称呼你为道爷,那就容我也尊称你道爷吧。”

    牛有道摆了摆手,“折煞我了,这里人随口乱喊,当不得真。”

    曹玉儿没有改口的意思,直言不讳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道爷,此来不为别的,实在是有求于道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