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八三章 只要他愿来
    “赵国针对金州聚集的人马也撤了,南州和金州逃过了一劫!”

    天薇府内,坐在案后的玄薇看过手中情报后,随手扔在了案上,叹了声。

    叹声中藏了几分惋惜,她既希望南州被燕国拿下,有牛有道欠的人情在,她好趁机招揽牛有道。

    牛有道的修为不出众,可贵在才能,完全可以拉来当谋士用。

    一个好的谋士,足抵千军万马,甚至胜过十个顶级层次的修士高手。

    赵雄歌和牛有道,若说让她选哪一个,她肯定毫不犹豫地选牛有道,一个赵雄歌再能打,面对国与国之间的力量,破坏力终究有限。

    可她又不希望南州被拿下,目前的情况是最好的,她不希望东四国那边的平衡被打破,不希望东边有哪国壮大。在卫国无力大作为的时候,东边最好就这样互相牵制着。

    所以她的情绪多少有些复杂。

    一旁的唐仪试着问了声,“燕国这次迫于形势撤兵了,难道以后就不会再卷土重来吗?”

    面对燕国的情况,相对来说,她内心还是偏向牛有道的南州的,不希望牛有道有麻烦。

    “若没有大的变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不太可能了。”玄薇站了起来,绕出长案来回踱步,“燕国当年丢了北州,和韩国争执了多少年不肯罢休?如今易主,韩国也不可能轻言放弃,否则对国内上下不好交代,哪怕是做做样子,也要继续对峙下去。”

    “宋国得了借口,随时可以出兵,可单独和燕国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敢,对国力消耗太大了,耗没了力气,一不小心会让人把宋国和燕国给一块收拾了。宋国一定是咬住借口纠缠不放,但不会轻举妄动,背后一定在唆使韩国动手。赵国没了内乱,在旁虎视眈眈,韩国也不会轻举妄动,也一定在唆使宋国动手。”

    唐仪又试着问道:“两国会不会连赵,会不会三国联手一起瓜分燕国?”

    玄薇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七国相争这么多年,彼此的算盘都清楚。赵国若敢连同韩、宋灭燕,我卫国和齐国无论如何都不会坐视。韩国西边是浩瀚沙漠,沙蝎无数,大军无法逾越,东边诸国若想进军西边,唯有过境赵国。”

    “正面的晋国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岂能再让赵国强壮起来?赵国可以说是卫国和齐国背后的一道险阻,是帮两国抵御东边诸国的关键,东边诸国谁都能坐大,卫国和齐国唯独不会让赵国坐大,这是两国的重大战略。”

    “退让一步便有各种接踵而至的麻烦。一旦赵国坐大,为了防范晋国,今后怕是要跪着讨好赵国,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满足人家的胃口?把人养壮了,人家可不会领你的情,最后还得向你举刀!”

    “一旦赵国参与瓜分燕国,我卫国和齐国怎么的都要各派出一支人马组成联军给赵国点教训。如此一来,赵国要么坐视,要么…若不想看到韩国瓜分燕国后变得强大威胁到自己,就只能是对韩国趁虚而入发动进攻。因此韩国又投鼠忌器,这么绕上一圈便是制衡,若非如此,宁王商建伯死后,就燕国内部如今的情况,只怕早就垮了。”

    唐仪若有所思地点头,跟在玄薇身边后,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长了不少的见识。

    说到这,玄薇瞥了眼唐仪,“倒是牛有道自己,现在任谁都能看出他是商朝宗最大的靠山,商建雄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

    唐仪:“他手握南州人马,商建雄敢轻举妄动吗?”

    玄薇笑着摇头,“有修士介入的战争,哪一方没修士随扈都不行,否则百万军中的上将首级也很容易被敌方给摘了,再强大的军队,没了指挥还怎么打?大禅山愿意配合商朝宗人马进压金州,是为了震慑赵国,归根结底是为了保南州。燕国都退兵了,你觉得大禅山还会主动招惹麻烦吗?再说了…”

    她顿了顿道:“他们自己不敢跟牛有道硬碰怕惹来南州大乱,可若是别人代劳的话…只怕大禅山巴不得借刀杀人,巴不得趁机借商建雄的手把牛有道给除了!大禅山不配合商朝宗的话,商朝宗的大军就是摆设,敢擅自攻打朝廷就是找死,你说商建雄敢不敢轻举妄动?”

    唐仪沉默了,略蹙眉,内心深深为牛有道担心上了。

    “我倒是愿意为牛有道提供庇护,我也很欣赏他,只要他愿来我卫国助我一臂之力,他的一切麻烦都能迎刃而解。论财力,七国没人比得过卫国,只要他愿来,他的修行资源我可以保证管够,也能许他更大的便利。”

    玄薇说着走到了唐仪面前,盯着她道:“你若能把他劝来,我愿为上清宗压制其他门派,划一州之地给上清宗!”

    她是最早动心想招揽牛有道的,但一开始倒没有那么强烈的招揽之心,毕竟她不是太叔雄,没有从邵平波嘴中得知太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不过她倒是最早对牛有道投入相当关注力量的人,当年牛有道劫了战马后她在沙漠遇见了袁罡就开始了,一个能驱使蝎皇的人的背后的人,她想不加大关注都难。

    但并没有比其他人知道的能多多少,某种程度来说,牛有道很低调,大多时候躲在南州幕后不出,连和牛有道一伙的商朝宗都经常搞不清牛有道的动向,外人就更难发现什么。

    可自从南州和北州剧变,动静搞大了,邵平波和牛有道双双登场进入了诸国的视线后。

    这次南州和金州之事又有可能是牛有道干的。

    加之太叔雄如此看重邵平波,令她对牛有道的招揽念头越发强烈了。

    太叔雄是什么人?能那般看重邵平波,绝不会无缘无故。

    而眼前现摆着一个能屡屡克败邵平波的人!

    至于许诺给唐仪的一州之地,只要唐仪能把人劝来,给就给了!

    牛有道来了能发挥作用,她自然会想办法帮上清宗保住那一州之地,若没什么作用,一州之地被人抢走了也怪不得她,没谁规定一个门派的地盘是永远属于哪个门派的。

    之所以希望唐仪能去劝,是因为她从唐仪急匆匆公布休夫的消息上看出来了,牛有道想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似乎是不看好她,只想跟她一码归一码,不是她想招揽就能招揽来的。

    牛有道不看好她,之后她主动招揽邵平波,结果邵平波冒险也要撇开她去投奔穷哈哈的晋国,也不看好她,这两个死对头的态度却出奇的一致,让她内心深处又惊又怒,甚至隐隐有惶恐。

    如今派谁去招揽都是代表她,让唐仪、让上清宗去劝,也同样是代表她,还能多一层成功的可能性,她自然是希望上清宗去劝。

    一旁的西门晴空淡淡瞥了眼唐仪。

    一州的地盘?唐仪多少有些吃惊,没想到牛有道在玄薇眼里竟然能值这个价!

    ……

    尽管气色还不太好,不过海如月已经能下地四处走动了,还陆续接见了一些金州要员,以便稳定人心。

    看着眼前略带笑意的牛有道,海如月心中的怨恨难以释怀。

    牛有道是来辞行的,他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势单力薄,很容易被人给控制住。

    “别以为你出了点主意救了我和我儿子,我就能忘记天振的事,就能感谢你!”海如月咬牙恨恨一声,黎无花在旁拉她袖子也没能拦住。

    如今,黎无花对她的吓唬可没太大威慑力了。

    牛有道微笑道:“长公主可能忘了一件事,你那长子萧天振的命也是我救的。当然,他之后被鬼医带走我也脱不了干系,不过我想提醒长公主的是,萧天振的下落别人找不到,我未必就没办法找到,不知长公主是希望我找到还是不希望我找到。”

    “……”海如月欲言又止,很想说少在这故弄玄虚,然而想到这家伙的确不一般,种种事迹就不说了,连赤阳朱果都能从冰雪阁盗来,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长公主保重。”牛有道提剑抱拳告辞,转身又杵剑而去。

    海如月还想说点什么,被黎无花伸手拦了一下,黎无花跟了出来送客。

    送到临近刺史府大门口的时候,黎无花突然伸手碰了碰牛有道的胳膊肘,“老弟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女人的心思不重要,金州说到底还是我万洞天府说的算。”

    这话说的有些意味深长,还给了牛有道一个隐晦的眼色。

    牛有道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位怕他真把萧天振给找回来,对方不希望萧天振再回金州。

    站在对方的立场,想法也能理解,萧天振若回来了,对方可就尴尬了,牛有道微微颔首,没明确表态。

    ……

    两只大型飞禽落入莽莽山林之中,高少阳被一名修士扶着跳落在地,向站在一块山石上的赵森拱手:“赵府令。”

    赵森居高临下看着对方,他是在途中接到了宫里的传讯,不得已悄悄脱离了队伍折返回了金州府城周围一带。

    他居高临下没有下来的意思,高少阳只好抬着头问道:“牛有道人呢?”

    赵森淡然道:“人还在刺史府内。”

    话刚说完,空中扑下一只金翅,消息取出,一名太监看过后立刻禀报:“府令,牛有道离开了刺史府,看样子是要离开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