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六五章 红孩儿
    当然,能担此要职,和他父亲有更大关系。

    其父高见成,乃燕国大司徒,职位相当于大司空童陌的副手,又有自己专属的权势范围,能帮在赵国铩羽而归的儿子摆脱责任调回,又能把儿子从谍报司弄出来转任燕国驻赵国的使臣,在燕国朝廷内部的能量可想而知,熟悉赵国只不过是一个运作的借口而已。

    而陪同在高少明身旁的老者,也是他以前潜伏赵国时的管家全桥,如今名叫郭平,恢复了本名,也算是沾了高少明的光。

    院内很快有一太监出来引领,其他随行没有进去,高少明只带了郭平入内。

    二人在正厅等了一会儿,赵森才不疾不徐来到。

    双方见礼打了招呼落座,赵森:“高使这个时候来见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高少明:“吩咐不敢当,想问一声,府令此来可曾得到赵皇什么旨意?”

    赵森心中略动,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问:“旨意?什么旨意?”

    他既然这样说,不管对方知不知道,高少明也不问了。

    事实上商建雄和海无极暗中谈妥的事他也是刚刚才知道,之前燕国朝廷那边连他都没告诉,还是他来到这边将发现牛有道来了金州的消息发给燕京,得到了父亲的提点和朝廷的授意后,方知道这事。

    高少明话题一转,“牛有道来了金州。”

    赵森:“听说了。”

    高少明:“不瞒府令,我刚刚接到燕京那边的消息,这次,我不能再让牛有道活着离开金州。”

    当年的事,手下弟兄损失惨重,他却安然脱身了,有点无法面对那些人,所以他一直对当年铩羽而归的事耿耿于怀,没想到这次又要与牛有道再次交手,一直想雪此恨,这次机会送到了手,他不想错过。

    赵森理解燕京那边的想法,对燕京来说,牛有道在南州是个碍手碍脚的存在,要对南州动手,就要除掉这个隐患。

    不过他还是提醒道:“你想在这府城动手?我劝你三思而行,万洞天府在此的力量不可小觑,没那么容易得手,一旦败露,你当金州这边不敢杀你?”

    高少明:“我自然不会在这府城动手,燕京那边已经调了一批人手来,动手的事不用劳烦府令。然而这城中金州明里暗里不知道布置了多少眼线,燕国在这里的力量薄弱,我的人在这边也不宜盯梢,听说牛有道手上还有飞禽坐骑。我相信贵国‘观星台’在这边的眼线不会薄弱,所以恳求府令助我一臂之力,帮我盯住牛有道,不要让他跑了。”

    赵国所谓的观星台,与燕国的谍报司类似……

    留芳馆的另一座庭院中,一只金翅从夜幕中降落。

    稍后,晋国副使刘德正快步来到一间卧室,卧室内正使楚相玉正在泡脚。

    副使入内,将下人屏退,一份密信递给楚相玉,低声道:“陛下明示,若有机会,让我们伺机除掉牛有道。”

    楚相玉略皱眉,没想到获悉了牛有道在此的消息传回晋国后,居然会得到这么个回示。

    接信到手查看,看过后轻叹:“这是在为那位邵大公子出头啊,看来陛下还真是看重那个邵平波。德正兄,这事你怎么看?”

    副使刘德正略斟酌,徐徐道:“陛下也说了是若有机会,还有‘伺机’二字垫底,真要找不到机会的话,依卑职看,这事就不必勉强了,免得耽误了咱们的正事。当然,既然是陛下的旨意,咱们还是要尽力寻找机会的。”

    楚相玉颔首,“德正兄高见,这事就交由你去处理吧。”

    ……

    南州境内,一只黑玉雕在群山间徘徊,骑乘在上的晁胜怀摸出两张金票,面值各有百金,分别奉给两名万兽门弟子,“有劳二位师兄相送,一点心意,还望不要嫌弃。”

    两人当即推辞,后盛情难却才收下了,其中一位师兄叮嘱道:“一个人在外,多加小心,有什么事及时跟师门联系,差不多了就早点回去。”

    “是,记下了。两位师兄,就此告辞。”晁胜怀拱了拱手。

    “一路保重。”两位师兄拱手回礼。

    晁胜怀转身,闪身飞掠去,滑翔去了苍茫夜色深处。

    飞出山林后,在官道沿途飞掠,找到沿途的一座驿站,弄了匹坐骑,一路疾驰而去。

    他此来是要去青山郡找牛有道,为此不惜找了个出来游历的借口,搭乘了万兽门外出办事的飞禽坐骑。

    那四个同门的事牛有道不给他一个确切答复的话,他寝食难安,整天惶惶不可终日,这次算是豁出去了……

    艳阳晴空,也难以驱散笼罩在金州刺史府内的无形阴霾。

    牛有道倒是从容淡定,室内静心打坐修炼。

    管芳仪敲门而入,见他这个时候还能安心修炼,倒是佩服他的心性,刀不架到这位的脖子上的话,这位向来是有条不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她跟了牛有道这么久,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只要有时间,发现牛有道对修炼从未放松过,明明知道他事不少,可看起来挺悠哉。

    “什么事。”牛有道闭着眼睛问了声。

    管芳仪:“那边来了消息,根据这里提供的症状和中毒的可能性过程,那边估计是中了‘红孩儿’的毒。”

    西游记?牛有道睁眼,愣了下,刹那间有种错乱感,回过神问道:“既然知道是什么毒,可有救治的办法?”

    管芳仪摇头:“说此毒跟一般的毒不一样,说是天生地长的奇毒,在具备特殊条件的毒瘴沼泽之地才有可能孕育生长出来,形似人参,通体深红。此物在具备灵性之前是大补之物,并无此毒性,具备灵性成精之后才有了此毒性,可化作浑身红嫩的小儿在沼泽之地玩耍,见者不知防备而亲近,一旦被其抓伤,必死无疑,因此才有了‘红孩儿’的称呼。”

    “后有人根据其毒性抓之猎杀,用来做成毒物,曾经有过皇宫中的妃子用此物来谋害对手争宠的先例,外界倒是少有人用,也难找到。因此毒与血腥相遇才会产生奇毒效果,对正常人是没什么用的,除非对方已经受伤。而女人有月事,给了此物可趁之机,所以此物一般都是针对女人下手。东西很罕见,那边也只听说过,没见过,说是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牛有道歪了歪脑袋,冷哼一声,“果然是搞惯了暗杀的,一听症状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以后记得提防着点,那边手上可能有这东西。”

    管芳仪讶异,“何以见得?”

    牛有道:“只听说过,没见过,连试都没试过的话,那边怎么就知道自己无能为力?要我看,他们要么是不想救,要么就是手上有这东西,知道自己来了也救不了。他们这个时候不会坏我的事,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管芳仪若有所思。

    牛有道不纠缠这事,果断起身,抓了剑在手,出门了,直接去找司徒耀。

    “红孩儿?”

    司徒耀听闻此物后,有点疑惑。

    牛有道点头:“可能是中了此毒,司徒掌门想想看,什么人能解此毒?”

    司徒耀立刻让人招了擅长医治的同门来,问大家可曾听说过此物,结果都在那摇头,都没听说过,依然是无从下手。

    牛有道对晓月阁那边的指望破灭。

    见无解,司徒耀将其他人屏退了,留了牛有道一人,低声告知,“怕他们会提前离开,这边已经尽快做了准备,两天后,这边在留芳馆安排了一场宴请,已经发出邀请。”

    牛有道一听便知深意,知道这边准备在两天后动手了,颔首:“好!”

    离开了这边,刚回自己屋里没多久,管芳仪再次找来告知,“家里面来消息了,说晁胜怀找了过去。”

    屋内转悠琢磨中的牛有道停步,“秘密把人带过来。”

    管芳仪提醒:“晁胜怀可是说了,他在万兽门留下了遗嘱,一旦他回不去,你干的一切都将暴露出来。”

    还威胁上了!牛有道呵呵一笑:“回得去,肯定让他好好地回去,把人送过来便是。”

    管芳仪:“还有一事,这个你自己看吧。”一封密信递给了他。

    牛有道到手抖开一看,是大禅山传来的消息,燕庭大内的尕淼水已经亲自去了趟大禅山,让大禅山配合燕庭整顿南州,威逼利诱。

    皇烈明确告知这边,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将尕淼水敷衍走了。

    传讯过来,是想告诉牛有道,燕庭看来是真的要对南州动手了,问牛有道准备怎么应对。

    管芳仪提醒道:“大禅山在观望。”

    牛有道手一抖,点燃了信纸,盯着火光漫不经心道:“人之常情,这边若是无法应对,大禅山不会陪着送死,见风倒也不奇怪。人家没一口答应下来,也没在南州内部生事,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管芳仪:“皇烈那边怎么回?”

    “不回!”

    “不回?”

    “话说一次就够了,还要把他当三岁小孩哄着不成?只要我不死,量他皇烈也不敢轻举妄动!”

    管芳仪上下瞅他一眼,啧啧两声,突然感觉霸气外漏来着。

    ps:最近老看到有人让我画出七国地图来,好吧,回头我在vx公中号展示,别嫌我画的丑就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