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五七章 只能是装糊涂
    蒙山鸣反问一句,“嫁谁?”

    “……”牛有道竟无言以对,嫁谁还真是个问题。

    商淑清的样貌已经不是丑不丑的问题,而是长的吓人,正常人没谁会娶。

    当然,凭商家如今的权势地位,不怕嫁不出去,但嫁给一个非正常或图谋富贵的人,他牛有道也说不出口。

    外面食不果腹的饿汉多的是,只要能吃饱肚子,估计连母猪都会娶,更何况还有荣华富贵。可人家好歹是个郡主,人又聪慧,琴棋书画样样都行,又不缺吃少穿,仅凭那份内在底蕴,随便嫁个饿汉也说不过去,修养不对等,差距太大,搭伙过日子是受罪。待人家填饱了肚子,也别指望人家能看上你的修养不嫌弃你的容貌。

    蒙山鸣叹道:“郡主说了,她此生不嫁了。”

    “不嫁了?这个…”牛有道打着呵呵挠了挠鼻子,“嫁人未必好,不嫁人未必不好,但一辈子不嫁人,此生会留下个大大的遗憾,好歹还是要经历一下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拿起过,就谈放下,未免也太勉强了。”

    蒙山鸣颔首,“此来,正是要与道爷商量此事。”

    牛有道哦了声,“莫非找到了郡主的良配?”

    蒙山鸣摇头:“不是说这个,而是说郡主的脸,郡主并非天生丑陋,脸上恶斑似的胎记乃后天人为。”

    牛有道讶异,“谁竟干出这等缺德事?”

    蒙山鸣愣了一下,摆手,“和缺德无关,在郡主脸上种下这胎记的不是别人,正是令师东郭浩然。”

    “是他?”牛有道越发惊讶,没想到骂的缺德货竟是自己那所谓的师傅,“他为何要害郡主?”

    “也谈不上害。当初郡主刚出生,一直啼哭不止,先王寻遍良医也束手无策,恰好令师来到,王爷遂请令师帮忙查看……”蒙山鸣把当年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下。

    “竟有这种事?”牛有道听后皱眉嘀咕,“逆天改命,先甜后苦,改成先苦后甜,真的假的?这种话你们也信?”

    蒙山鸣叹道:“此事听起来是有点玄之又玄,可事实是,种下这胎记后,郡主真的止住了啼哭,而且还笑出声来。往后的事情似乎也证实了令师的说法,试想,若非郡主容貌问题,十五六岁怕是就已经嫁人,而后王府的遭遇会带来什么后果可想而知,郡主真可谓是躲过一劫啊!”

    牛有道微微点头,觉得似乎有点道理,宁王出事,多少人急于撇清关系,商淑清的下场不用说,就算没嫁人,真要是个容貌尚可的女子,还不知道会遭受什么屈辱,说是躲过一劫不为过。

    听到这,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试着问道:“蒙帅是想让我化解郡主脸上的恶斑?”

    蒙山鸣:“道爷师承东郭先生,既然是东郭先生种下的因,道爷想必有办法了结这份果。只要郡主恢复了正常容貌,找到良配想必不难。”

    牛有道苦笑:“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遇见他的时候,没几句话他就死了,压根没传承我什么,我在上清宗被软禁,也没学到什么,真不知道这化解的办法。要不这样,也不急在一时,待我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上清宗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若可行,我定让上清宗还郡主花容月貌。”

    “也只能是这样…”蒙山鸣点了点头,有些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了。

    发现自己包括王爷等人的想法多少有些一厢情愿,郡主目前这个长相,凭对方如今的身份地位,让对方接受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事到临头还是觉得提那种事不合适,把话给说破了一旦对方拒绝,大家都尴尬。

    想想还是决定如对方所言,看看上清宗能不能治愈郡主脸上的恶斑再说。

    此事遂撇开到了一旁,笑道:“道爷也知道,郡主对自己容貌纵然已经习惯了,但也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在青山郡或是在府城,对郡主来说都一样。而郡主在道爷那边也能做这边耳目不是,有什么事可借由郡主来为两边沟通。”

    牛有道略显犹豫,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可是不敢捅破,只能是装糊涂,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见他答应了,蒙山鸣便不再说了,另提起一事,“刚收到金州那边的消息,海如月又生下了一个儿子,不知会不会影响双方的结盟。”

    牛有道有些意外,“和黎无花结婚不才半年左右吗?这么快就生下了,早产?”

    蒙山鸣:“说是早产,但是根据那边的一些传闻,应该不是早产,应该早就与黎无花有染。”

    牛有道摇头呵呵,“这女人还真够可以的,居然以这种方式保住了自己。结盟应该不会受什么影响,只要金州还是自立的状态,就不会轻易舍弃南州这边的支持。回头我亲自去一趟金州,恭喜恭喜,顺便看看情况。”

    蒙山鸣似乎想起了什么,轻叹:“这女人也不容易,想当年挺单纯的一个丫头,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两人又谈论了一会儿后,蒙山鸣告辞。

    牛有道亲自到院门口送行,临别前,蒙山鸣又提醒了一句,“不久前,王爷安排了人,把那两个美姬送去北州了,说是送还给凤家。”话毕,挥了挥手,罗大安推着咕噜噜的轮椅走了。

    牛有道站在院门外若有所思,商朝宗的处理方法还算妥当,若真直接给杀了,未免太过无情、太过心狠手辣,送还给凤家处理,让凤家自己处理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收回思绪,转身回头,直接去了管芳仪那边。

    管芳仪的房门紧闭,牛有道敲了下门,里面传来管芳仪的嚷嚷:“洗澡!”似乎已经猜到了是谁敲门。

    牛有道不管,施法挑开门后的门栓就进去了,结果发现不是敷衍自己,真的是在洗澡。

    不过浴桶前面横了道垂纱遮挡,垂纱后面的情形若隐若现,牛有道徘徊在垂纱外干笑,“误会。”

    “误会你大爷!”管芳仪顿时骂开了,“幸好老娘早有准备防着你这王八蛋!”

    牛有道不跟她扯,“说正事,回头拿一百万出来,给五梁山的人送去万兽门,交给晁胜怀。”

    “不给!”管芳仪断然拒绝。

    她拒绝她的,牛有道也不啰嗦,手指在垂纱上扫过一下,转身就走了,让她对着空气骂去。

    人都骂没影了,管芳仪也骂不下去了,放开捂住胸的双臂,坐在浴桶内掬水往自己身上泼,蹙眉嘀咕着。

    她有点想不通,还差晁胜怀四百万,这要给不给完,只给一百万是什么意思,也不知牛有道在使什么坏……

    次日大早,商朝宗等人前来送行,管芳仪示意人去接了商淑清手中的包裹。

    双方客气之余,牛有道走到了凤若男身边,凤若男也来送行了。

    “王妃肩负为王爷传宗接代之大任,太瘦了,搞的王爷虐待了你似的。”牛有道笑着调侃了一句。

    商朝宗浑身不自在。

    凤若男略低了头,轻声道:“道爷一路走好。”

    牛有道回头与蒙山鸣客套时,看到罗大安手上随时带有两杆枪,不禁问了句,“大安,你手上走哪都带着两杆枪干嘛?”

    他与罗大安是认识的,当年躲在那隐蔽小山村突破筑基期时就认识了。

    罗大安看了眼蒙山鸣,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道:“师傅说了,五年内枪不得离手,要与枪融合到如臂使指的境界。”

    牛有道哦了声,懂了,笑了。

    一旁的管芳仪下意识看了看牛有道手中的宝剑。

    “大安,记住,你父亲的事,和王妃无关,这点我可以保证。凤家是凤家,王妃是王妃,王妃也是受害者,王妃永远是站在王爷这边的。是个男人的,就不能是非不分,若连这个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将来。大安,倘若让我知道你对王妃不敬,小心我收拾你!”牛有道拍了拍罗大安的肩膀,问:“听清了没有?”

    这才是他特意找罗大安说话的目的。

    罗大安低头嗯了声。

    管芳仪笑容可掬,瞥了眼众人的反应,这看似训斥少年的话,令在场诸位神色各异,蒙山鸣低眉垂眼。

    双方就此告别,一行驾驭飞禽腾空而去。

    站在庭院中目送的凤若男红了眼眶,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出了府城,几只飞禽越飞越高,风云呼呼而过。

    商淑清心情愉悦,这种飞天的感觉她依稀记得小时候有过几次,忽看到临近的那只飞禽载着牛有道等人拐弯变了方向而去,且越飞越远,不禁问夏花,“夏掌门,道爷他们去哪?”

    夏花:“不知道,说是有事去办,让我们先回青山郡。”

    商淑清:“何时归来?”

    夏花苦笑:“他的行事风格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会对人明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商淑清扭头看着远去的影子,心中怅然若失。

    昨天早上想去给牛有道梳头,结果牛有道扮小厮去了,今早想去梳头,考虑到一大早要离开,就没过去,谁想一出府城又分别了,好不容易见上了一次,连正儿八经的话都没说上几句。

    ps:病未愈,昏昏沉沉,没心力驾驭剧情,码字本来就慢,容我缓缓。给大家发点红包吧,大家微兴搜索“跃千愁”公中号加关注便可,女群号回头也在公中号里提。小二,上搓衣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