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四六章 晋图天下策
    来扶芳园时是一辆马车,离开时是两辆,扶芳园派了辆马车护送夏令沛过去。

    前面一辆马车内端坐的步寻看看右边坐的管芳仪,又看向左边坐的牛有道,忽不冷不淡地问了句:“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回头,貌似诧异道:“什么?”

    步寻缓缓闭眼,不说话了。

    两辆马车直接到了外宾馆,在大门外停了,不一会儿负责此地的官员快步来到,步寻坐在车上拨开车窗帘淡淡叮嘱了几句。那官员连连应下,之后亲自领了牛有道、管芳仪和夏令沛入内,亲自做安排。

    夏令沛一路东张西望,既有好奇,又有几分忐忑的样子。

    他甚少与外界接触,一直在玉苍等人的看护之下,基本上还是头回离开扶芳园那边的一群人,单独离开更是前所未有之事。又不时偷偷看向前面那位刚拜的老师,感觉太年轻了一点。

    车窗后目送的步寻慢慢放手,车帘将车内的深沉目光渐渐遮掩。

    客院内安置了下来后,牛有道独自杵剑站在屋檐下,雨停了,天空渐渐放晴,屋檐还有偶尔滴答的水珠。

    稍候管芳仪来到,并肩低声道:“查探过了,不是修士。”

    牛有道:“联系五梁山的人手,和猴子他们碰头,把用不上的飞禽先送回去。”

    管芳仪现在明白了他回来的用意,也算是服了这位,花样真多,还能这样玩,胆子还真不小。

    尽管如此,她的担心未减,问:“收这个学生有意义吗?凭他能要挟玉苍?”

    牛有道:“把这孤儿寡母带在身边多年,以前认为是义气,现在知道了玉苍的身份,你难道还认为是义气吗?这些人的身份见不得光,不相干的人是能回避就回避,不可能带两个没用的累赘在身边,怎么看都可疑。我这学生的父亲名声不显,却能和玉苍这种人成为结义兄弟,怕是不简单呐。”

    这么一说,管芳仪细想想是有些可疑,问:“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牛有道:“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不过等着瞧吧,若不重要,他们会等三天期满,若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们不可能给我充足时间做手脚,十有八九今天就会来找我!”

    管芳仪担忧道:“晓月阁若要硬来的话,外宾馆的防守怕是防不住晓月阁这帮人,你们单独在此,你就不怕有危险吗?”

    牛有道:“你以为步寻是吃素的?他一开始不明白,若到后面还察觉不到不对劲,还能是那个校事台的掌令吗?还能在当年皇权争斗的腥风血雨中襄助昊云图上位吗?我在扶芳园对玉苍的强势就是做给他看的,他若再不怀疑我二次收徒的目的,若还相信我之前的话,那才真叫有鬼了。这四周怕是已经布满了步寻的眼线,玉苍怕是也被他盯上了,你让晓月阁妄动一下试试看。”

    管芳仪恍然大悟,明白了,这局看似只是简单的利用,实则内有精巧,局中套局反复交错,令这边看似身处险境,其实风浪难侵,不由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太鬼了。”

    骂归骂,实际心里清楚,这是典型的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般人避开这风险还来不及,哪还敢主动往危险里钻,玩这手不但需要手腕,还得有足够沉着冷静的胆量来驾驭才行。

    清楚了,她也心安了。

    回头想想,若非做到了这一步,牛有道若是事先告诉她的话,估计要吓她个够呛,这种事一不小心就要出意外,简直是玩命,她搞不好要强烈反对。

    ……

    晋国皇宫,少有金碧辉煌,色调大多为黑。

    一座殿内,一名飞眉入两鬓、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站在一幅地图前,一身黑衣,身材魁梧,一双盯着地图的虎目闪烁着。

    此人正是晋国皇帝太叔雄。

    一名宦官捧着一张纸,在他身后朗朗有声地读着:“……燕国自商建伯殁,军心不稳,乱象丛生,朝廷渐弱,只待君弱臣强之日,便是大乱之时。燕皇无能,宠奸佞,猜忌能臣,已无力回天。故东四国皆待宰羔羊,不足为虑!卫国,君上昏庸,玩物丧志,士大夫图安逸,邵观之,卫国虽富,实乃虚胖,不堪一击!齐皇乃雄主,却老矣,诸皇子皆蠢蠢欲动,皆暗藏取代之心,变故不远。”

    “陛下欲图天下,卫国乃粮仓,不可不取。横扫东方四国,齐国骏骑不可或缺。欲图天下,先取粮仓果腹。天无二日,人无二主,粮仓之地,玄薇牝鸡司晨,此乃进献绝色美姬蛊惑卫君,离间卫君姐弟之良机,定可一举乱之。铁骑之地,则可命精干之人前往助长皇子野心。一旦时机成熟,二国皆乱,陛下大军可直取粮仓,昊云图攘外必先安内,无暇顾及卫国,卫国唾手可得!东四国内部不调,无力仓促西进,齐国独木难支,难挡陛下兵锋,陛下可趁势一鼓作气横扫。”

    “三国连成一片,东北有沙漠之艰,东南有高原之险,只需派大军遏住要道,据险而守,占尽天时地利,四国想犯,亦有心无力。粮仓在手,铁骑在握,兵精粮足,只需略作休养,待内部调和两三年,大军便可觅良机东进……”

    盯着地图目光闪烁不已的太叔雄霍然回头转身,一把夺了宦官手中奏表。

    “……”宦官朗读的声音戛然而止,抬头一看,只见太叔雄双手扯着奏表,来回踱步,低头续看表上的详细策略。

    太叔雄越看越兴奋,发现并非夸夸其谈的纸上谈兵,深具眼见和操作性,不禁自言自语,“好一个晋图天下策,难怪能以一州之地北抗韩国、南御燕国,果真非凡之人!”

    好一阵后,太叔雄霍然抬头,手上抓着奏表挥舞大袖,喝道:“开中门,孤王亲自迎他!”

    宦官一惊,上前劝阻道:“邵平波此人声名狼藉,陛下三思!”

    “他若是狼,孤王便是猛虎,有何可惧?能助孤王成就商颂霸业者,孤王岂可视而不见,开中门!”

    太叔雄声震大殿。

    约莫半个时辰后,一群人护卫着邵平波主仆来到了巍巍皇宫正门外。

    嗡!随着帝王出行的皇宫正门两边分开,太叔雄一袭黑色披风,龙行虎步而出,身后一群随扈。

    宫门外,太叔雄和邵平波面对面站在了一起,两人四目相对。

    邵平波弯下了腰作揖,“邵平波参见陛下!”

    太叔雄打量着这个年纪不大却已两鬓斑白的男子,亲自伸出双手去扶,“孤王与汝一见如故,何须多礼!”

    说罢又抓了邵平波的手腕转身,亲自拉着邵平波进宫。

    邵平波惶恐,挣扎了两下,太叔雄大步向前,却不肯放。

    反倒是邵平波挣扎了两下因血气不调,弄的自己咳嗽不已。

    太叔雄回头一看,停步,伸手解下自己的披风,当众披风一甩,亲手披在了邵平波的肩头。

    如此厚待,邵平波还真是受宠若惊,连连推辞,“陛下不可!”

    “孤王说行便行,孤王的话,你听是不听?”

    太叔雄坚持下,邵平波实在是盛情难却。

    裹着晋国皇帝的披风,又由晋国皇帝亲自把手入宫,众目睽睽之下,可谓风光无限,令最近如丧家之犬疲于逃命的邵平波着实感动,眼眶都红了。

    跟在后面的邵三省忍不住提袖抹泪,只有他最清楚,大公子这一路走来耗尽心血,是有多么的不容易,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成了!

    ……

    扶芳园,玉苍站在阁楼上,看着池塘边来回徘徊不停的婀娜倩影。

    儿子的突然离去,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事情,令庄虹这个做母亲的很不安。

    独孤静来到楼上,低声禀报道:“师傅,派人仔细查探过了,外宾馆那边不好接近,暗中多了不少人手,有人认出了其中有三大派弟子,可能是陷阱,想强行下手怕是不行。”

    玉苍脸颊抽搐,“看来步寻果真是藏了心思来的,我们这边十有八九也被他盯上了。步寻代天行事,权势滔天,三大派也要让他几分,他能动用的势力太庞大了,在这京城,基本没人能是他对手,让下面人小心行事,不可露出马脚。步寻应该还没有证据,否则不会这般轻悄,只要我们不乱,他不敢对我乱来。”

    “是!”独孤静应下,“现在怎么办?公子在他手上随时会有性命之忧,一旦公子出事,后果不堪设想,面对那些老臣,我们无法交代!”

    玉苍深吸了一口气,“我亲自去见他!”

    不多久,数人骑马护送着一辆马车出了扶芳园,直奔同芳园,也就是外宾馆。

    外宾馆之所以取名同芳园,有对外宾一视同仁的意思。

    玉苍先生的名气,打过招呼后,要进同芳园还是没问题的,坐骑和马车一起入内。

    同芳园有差役先行一步跑到牛有道那边打了招呼。

    牛有道给赏屏退差役后,对身旁的管芳仪笑道:“人来了,等不急了,看来我眼力还不错,还真被我抓到一条大鱼!”

    管芳仪却谨慎道:“不要高兴的太早,小心人家硬来。”

    牛有道呵呵一声,“你就不要露面了,去守着我那位学生,玉苍若敢乱来,你立刻挟持人质,我倒要看他敢不敢惊动步寻来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