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三二章 姐妹相称
    曾经有过的恐惧感可谓再次充斥心头,她比谁都清楚这妖王有多恐怖,能在天剑符的巨大攻击威力中来去自如的妖孽啊!

    从银儿身上感觉不到善意的牛有道开始后退了,退到了袁罡身边,含糊着声音,轻轻问了声,“这就是你说的问题不大?”

    之前袁罡有传讯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下,知道牛有道要操持的事情事关重大,怕影响牛有道在府城办事,也就没把事情说的多严重。

    “也就是逼她跟五梁山的人回去,她不走,非要等你,我想动手控制她,强行把她押回去,她就这样了。也确实没什么事,我停手后,她也就没再闹了。”袁罡稍微解释了一下,不过又稍作提醒,“道爷,我们之前对她的判断可能有误,一旦受了刺激的话,好像随时能恢复妖王之身。”

    牛有道目光闪闪,打量着银儿,没有经验,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管芳仪也退到了圆方的身边,低声问道:“老熊,怎么回事?”

    圆方小声道:“袁爷让她跟五梁山的人走,她不走。袁爷那人你还不知道么,一贯生猛,就直接动手了,她就开始发作了,幸好袁爷及时收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也是心有余悸啊,之前相处了一段时间,渐渐觉得这妖王挺好相处的,也挺好忽悠,傻白甜,也渐渐没把银儿当回事了,这次银儿一翻脸,他实在是为自己先前的一些鲁莽行为感到后怕。

    “生猛?我看是生蠢吧!”管芳仪盯着袁罡的背影骂了声,又惊又怒,不知这猴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明知这妖王的恐怖,居然还敢动手,有这么蠢的人吗?

    牛有道正琢磨怎么跟现在的银儿沟通合适。

    然银儿忽然笑了起来,似乎有点反应迟钝才反应过来,又似乎才认出牛有道来,跳下岩石跑了过来,抓住了牛有道的衣袖,“道道!”

    她说话简单,别人口中的道爷,到了她嘴里变成了道道,也算是她的专属称呼。

    牛有道下意识想往后退缩,规避危险,不过见没什么事才忍住了。

    细看对方反应,确认真没什么事,他才放心了下来。

    银儿笑容灿烂,终于等到了他回来的高兴,只是脸上那邪魅银纹让她的笑容有些诡异,手指向了袁罡,有点不高兴道:“猴子,坏人!”

    一见面就开始告状了。

    管芳仪心里嘀咕,说的好!

    牛有道回头瞅了眼,袁罡依旧一脸冷漠。

    牛有道目光又在陈伯和许老六脸上扫过,多话没有,伸手牵了银儿的手离开,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到了一处偏僻地,两人面对面停下。

    一脸好奇的银儿看着他,不知他要干什么,只问了声:“道道?”

    牛有道开始施法注入她的手臂,法力灌入了她的体内,查探她身体内的情况。

    查探之下果然印证了他的怀疑,银儿体内的妖力暴增了不少。

    以前就有发现,在幻界虽然将银儿体内的妖力给化解了,但银儿的肉身仍然会在体内慢慢滋生妖力积蓄,却不会这样突然暴增,估摸如同袁罡所言,是被刺激后的结果。

    早先发现银儿妖力会再次滋生,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经由这次,他确认了,一旦银儿体内妖力积蓄到一定的程度,又会再次进阶成妖王,十有八九要重现那可怕圣罗刹的真身。

    乾坤诀再次运转,再次降服银儿体内的妖力,妖力挣扎反抗,却如遇克星,逃无可逃。

    银儿慢慢昂首,闭上了双眼,脸上略有舒坦神色。

    随着妖力的逐步化解,银儿脸上的邪魅银纹也在逐步淡去,直至全部消失。

    牛有道收回法力放开了她的手,银儿也慢慢睁开了双眼,又成了那个纯真女人模样,纯洁眼神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牛有道笑了,转身而去。

    银儿跑着跟上,淳朴朴地喊着:“道道。”

    三只巨型飞禽从山林中蹿出,升空而去。

    有了银儿在,牛有道耳根子清净了,管芳仪不再对贱卖飞禽的事啰嗦个没完。

    “去哪?”辨别了一下去向的袁罡问了声。

    牛有道:“齐京,邵平波有可能躲在了齐京……”他把昊真来信的事说了一下。

    袁罡:“他妹妹在齐京,这线索是不是太直接了一点?不在的话,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牛有道:“正因为太直接,我开始忽视了,觉得邵平波逃命之下不可能前往目标如此明显的地方,后来想想,说不定邵平波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不管是不是白跑,都要去一趟…我可能又犯了个同样的错误!”

    他指的是自己回了信给昊真。

    之前因为让皇烈回了信给北州,惊动邵平波跑了,这次倘若邵平波真在齐京的话,搞不好又要打草惊蛇。

    事后反应过来后,才向皇烈辞行,立刻赶往齐京。

    换了以前没这个能力,现在有飞行坐骑,有了那个便利,意识到了问题自然要迅速堵漏。

    袁罡明白,这是要对邵平波追杀到底,不让对方有机会再崛起,尤其是北州如今的局势,不可能让邵平波将来再回北州,至于目前的邵平波是不可能回来了……

    天薇府,舍弃粉装,素颜示人,男装不改的玄薇站在一幅地图前观望。

    唐仪从门外进入,无需通报。

    这不得不说是玄薇对唐仪表示出的巨大信任,玄薇已经下令,也给了唐仪一块令牌,唐仪个人出入时不用通报,可随时进出天薇府。

    当然,有西门晴空这个随扈法师在,也不用担心唐仪会对玄薇不利。

    “相公!”唐仪近前见礼。

    玄薇目光从地图上挪开,落在了她的脸上,“妹子,我说了,你我以后姐妹相称,不用太生分,我可真是把你当妹妹看的。”

    在旁的西门晴空瞥了唐仪一眼。

    唐仪有些无奈,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

    她不知是不是该受宠若惊,才刚到这边,就要与名震天下的卫国女丞相姐妹相称,感觉有些受不起,可人家非要这样,她有拒绝的资格吗?

    人家对她也着实不错,直接让她成了她的近身随扈,理由是大家都是女人,她身边正好缺个女法师,有个女法师在身边办事也方便,说是缘分。

    不但给了她进出相府的令牌,还在城外自己的长公主封地上,让上清宗自己随便选一块山地,并出资援助,下令召集能工巧匠,助上清宗早日重建宗门。

    这位女相的办事效率极高,对上清宗的支持力度也不可谓不大,这份支持力度是邵平波给不了的。

    当然,区区一个北州和天下最富庶的卫国不能比,邵平波的权势和玄薇也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玄薇目光又落在了地图上,“刚得到消息,邵平波在齐京。”

    唐仪有些疑惑不解,邵平波在齐京又如何,不在齐京又如何,一方诸侯出使另一方有什么问题吗?

    玄薇回头看向她,意味深长地补了句,“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你前夫对邵平波出手了,已经将邵平波逼出了北州,令其逃亡到了齐京。”

    前夫这个词,令唐仪感觉浑身不自在,但也很惊讶,“邵平波扔下了北州逃亡?”

    她多少了解一点邵平波,在北州那块地面上,没有强大势力挤压或出现大的变故的话,可以说没人能撼动邵平波在北州的地位,牛有道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穷尽南州之力也不可能!

    “从时间上看。”玄薇手指地图上的几个位置点了点,“按理说邵平波离开北州后是没那么快抵达齐京的,应该是有飞行坐骑接应。牛有道又乘飞行坐骑从万兽门赶到了北州刺史府。逃者出现在齐京与牛有道抵达北州的时间差,差不多吻合,可见是一追一逃刚好错过,牛有道对邵平波咬的很紧呐。你跟他们两个都接触过,依你看,牛有道会不会又赶到齐京去追杀邵平波?”

    唐仪愣神反应了一下,邵平波有飞行坐骑逃离?牛有道什么时候也有了飞行坐骑?怎么感觉这两人的争斗开始升级了?

    自己率领上清宗才离开北州不久,转眼邵平波也被逼得逃离了北州,若非知道玄薇不可能乱说,她真的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

    此刻她大概意识到了,拿下南州后的牛有道不一样了,争斗的确有可能升级了,已经有资格与邵平波正面交锋了!

    知道牛有道有能耐,她也只是听说,传闻这种东西往往有水分。

    而身在北州时却是亲眼见证了邵平波的非凡,以区区北州之地北抗韩国、南御燕国,攘外安内杀伐决断,那真是主政一方的大气魄和大手笔,亲眼目睹的一些真正是比传闻都精彩。

    若不是终身已定,她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能不抵御邵平波这种男人的征服。

    她其实对牛有道知道和了解的并不多,后面与牛有道的相遇,更是发现了牛有道一个问题,为人脾气暴躁,动不动甩人脸色,不像是能成大事的人,真不能和邵平波那胸怀天下的气魄和手腕相比较,感觉压根不在一个层次上。

    一直都以为牛有道的能耐是比较讨巧的那种,比较上不得台面。

    说白了就是不认为牛有道真能是邵平波的对手。

    她心目中已有高高在上形象的邵平波居然不是牛有道的对手,居然被牛有道给逼得扔下了北州仓惶逃命。

    突然冒出这种结果,她真的是意外到有些猝不及防。

    ps:貌似女读者不少,要不要专门建个女读者群?男读者心动否?声明,不是求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