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一八章 守株待兔
    晁胜怀有点火大,口说无凭的东西,让他如何相信,然而这本就是赌对方的人品,人家就算一个铜板都不给他,他也拿对方没办法。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拿到了一百万,总比没有的强。

    尽管爷爷是万兽门长老,他这辈子也是还是头回一次性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百万金币。

    可五百万变成了一百万,让他如何能不火大,为了弄那五只飞禽,他冒了多大的风险?

    不过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情,“事情已经妥了,这么大一笔好处也让你捞到了,你赶紧走人。”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牛有道沉吟道:“暂时还是不走了,剩下的四百万金币,还是得等几天吧,等人送钱过来。想了想,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还是钱货两清谁也不欠谁的好,免得闹出什么误会。待我离开万兽门后,咱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再说什么我也不会认了,从此是路人,之后还是不要再联系的好,就当从未见过,对大家都好,你说呢?”

    “……”

    听到开头的话,晁胜怀噌噌火起,下意识认为对方食言,在耍自己,几欲抓狂。

    可后面一番话下来,又如几盆冷水泼下,浇的他那怒火瞬灭,有几缕火星也是半死不活的。

    硬生生被堵的哑口无言。

    思绪在那四百万金币之间挣扎,四百万金币啊,再等几天就有可能拿到,他不惜在幻界对牛有道动手又是为了什么?

    要做到对四百万金币无动于衷,这真的是件很难抉择的事情。

    对牛有道来说,晁胜怀还是太嫩了点,根本上不了他的手,要拿捏住晁胜怀纯属小菜一碟,轻易就将对方急于的企图给拨歪了!

    自己的事情不办完,他有那么容易被赶走吗?

    不等晁胜怀冷静细想,牛有道就此撇过此事,“昨天的事没什么纰漏吧?过程详细说一下。”

    艰难犹豫的晁胜怀下意识顺着他的话回了,说完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有件事你得帮我一把,也是帮你自己。”

    牛有道顺着他的话把动手过程捋了遍,稍琢磨后,回道:“什么事,尽管说。”

    晁胜怀:“我那四个参与了其中的师弟不能留了,留下迟早是隐患,奈何我动手不太方便,他们的实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这种事也实在是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了,我也不好找其他人,你想办法帮我把他们给解决了。”

    牛有道明白了,杀人灭口,发现这厮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说起杀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一点犹豫都没有,嗯了声道:“知道了,你放心,这事我来处理。待我走后,会在万象城留下人手等你通知,你觉得机会合适了,布置好后,通知人动手便可。”

    晁胜怀:“尽早离开,逗留期间不要再惹事了。”

    口气已经不急着赶对方走了,四百万金币等几天就有可能拿到,沉甸甸在心头啊!

    牛有道:“我不想惹事,就怕有人惹我,所以那些跟我不太对付的,你还得帮我盯着点,好让我安然离开。”

    晁胜怀:“还有件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了?”

    牛有道:“何事,说。”

    晁胜怀:“何有见,你是不是该把他交给我了?”

    牛有道:“早就死了。”

    晁胜怀又怒了,“你少来这套,到了现在还想拿他来要挟我吗?我出了事,万兽门势必也要全天下追杀你!”

    牛有道:“道理连你自己都清楚,我现在还有必要拿他来要挟你吗?你也不想想,幻界出口被万兽门的人守着,你觉得我真会冒险把他从幻界给弄出来?当时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当然,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晁胜怀无语,想想也是。

    可正因为有理才觉得憋屈,就为个死人,自己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平常,他觉得自己还是挺聪明的,今天,他忽然感觉自己在人家手上就跟个傻子似的。

    “兄弟,想开点,没这一遭,你这辈子都未必能赚到这么多钱,富贵险中求,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牛有道知他心思,宽慰了一句,又道:“你若非要见到人才安心…人家兄弟两个,我没忍心分开人家,你如果真有心,就去你和他们兄弟厮杀的地方找,在那棵树下找吧,他们兄弟两个葬在了一块。好了,我先回了,呆久了惹人怀疑,有什么事,咱们老规矩联系。”

    ……

    刚离开山涧回到庭院中,便见袁罡快步迎来。

    牛有道停步,袁罡嘴凑耳边,低声道:“陈归硕的消息到了,信已送至逍遥宫,正赶往下家。”

    牛有道哦了声,微微笑,“我们的消息到了,看来这里的龙大掌门很快也要收到消息了,大禅山有惊喜了。”

    ……

    一只金翅从天而降,遁入了逍遥宫落脚的客院。

    很快,易舒身影在亭台楼阁间疾走而来,来到水榭内的短榻旁,双手奉上一份译制好的密信,“师傅,宫内长老传来的消息。”

    盘膝打坐中的龙休缓缓收功睁眼,伸手接了密信到手一看,看的眉头皱起嘀咕,“北州欲归顺?”

    易舒不吭声,信是她译出的,她自然是看过其中内容的。

    “前番大禅山的人来过吧?”龙休看着信,琢磨之余问了声。

    易舒:“是的,大禅山的长老黄通求见过师尊,师尊没有见他。”

    龙休:“去打探一下他们住哪,让他过来见本宫。”

    “是!”易舒应下,快步离去。

    ……

    一骑在官道上疾驰,骑士快马加鞭,一路不停,直奔前方穿插进山林的官道。

    骑士正是宋舒,见到前方山林后方若隐若现的巍巍高山,身为信使的宋舒又提了提精神,终于快到了,虽说看山跑死马,但过了那片山林就离无上宫不远了。

    然就在他闯进山林不久,便不得不紧急勒停了喘着粗气的坐骑。

    前方坏了辆马车在路上,车轮似乎出了点问题,横在了路上,车夫似乎正在车底下修理,一边是山壁,一边是陡坡,令宋舒不得不停下了。

    宋舒驱马慢慢上前,喝道:“劳烦把马牵一牵,让个道过一过。”

    马车窗口的窗帘拨开了,留仙宗冰雪阁的掌柜肖铁从窗口露了张脸出来了,盯着宋舒的假面。

    一见肖铁,宋舒脸色立变,幸好有假面挡着,看不出来了,微微偏头避开肖铁的目光。

    为何变了脸色?只因二人认识。

    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本是依附于宋家权势的门派,说是宋家养着办事的打手也不为过。像到了宋家那般地步的权势,都会蓄养些修行界的势力帮忙办事,这毕竟是修士的天下,许多事情还是要依靠修士处理的。

    宋舒好歹也在修行界呆了那么多年,岂能没去冰雪阁见识过。

    依他当年的身份去冰雪阁,试问肖铁这位掌柜的又如何能不热情招呼。

    二人自然是认识的。

    肖铁笑了,“这声音好熟悉啊,就是这眼神里的气势不如当年。宋三爷,多年不见呐,故人相见为何装作不相识?三爷,肖某在此恭候多时了,幸好三爷没让我失望,否则肖某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师门交差。”

    此话一出,宋舒心中咯噔,二话不说,纵身飞掠而起,扑向一旁的山林,欲借山林逃窜。

    人在半空,山林中已蹿出两人横空阻拦,双方当空剑出,顷刻间厮杀在一块,又接连有人射来围攻。

    咣!马车四分五裂,肖铁自马车中冲出,加入战团。

    隆隆声中,马匹受到惊吓嘶鸣乱跑。

    动静也不过片刻的工夫,宋舒已呛血倒在地上,被肖铁一脚踩踏在胸口,难以动弹。

    肖铁手中剑锋更是顶在了他脖子上。

    肖铁是金丹修士,能被派往冰雪阁代表留仙宗坐镇,实力自然是不俗。

    宋舒的实力则一般般,修行天赋其实也寻常,拼命厮杀的经验也不多,当年能在上清宗威风,纯粹是家世背景的原因,那般家世背景也很少有拼命的机会。

    其实凭肖铁一个人就能把宋舒给收拾了,更何况是一群人围攻,拿下自然是不在话下。

    “背主狗贼,必遭天谴!”宋舒悲声怒吼。

    肖铁冷笑一声,若不是上面要求抓活的,当场就能把这厮给宰了,以剑拍了拍对方的脸,“三爷,落架的凤凰不如鸡,牙尖嘴利没意义,搜!”

    两人过来上手,当场将宋舒给制住了,迅速拖往了一边的密林深处搜查。

    肖铁环顾四周,宝剑归鞘,挥手示意了一下。

    立刻有人快速清理现场,拦路碎散的车厢直接清往了一边的沟渠。

    之所以弄个马车拦路,也是没办法,总不能在这地方见人就拦下查问吧?这里离无上宫不远,万一拦下了便装的无上宫弟子,那就麻烦了,哪怕是招惹上了其他的高人也吃不消。

    幸好,牛有道已经指明了路径,判定了宋舒赶时间不会东绕西绕,必定会途径前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加之这边认识宋舒,好办了许多。

    途径的人一律这样拦下,不是目标则立刻拉开马车让路,客客气气的,避免惹麻烦。

    唯一的问题是不知宋舒究竟会先去百川谷、无上宫、天女教这三家的哪一家,所以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人手分了三路,各守一必经之地守株待兔,避免有失。

    结果,宋舒撞在了留仙宗的手上被拿下。

    林中一番折腾后,一名弟子搜出了包在油纸里的三封密信献给肖铁,“师叔,找到了!”

    肖铁拿来验过后,笑了,不高兴都不行,宗门有言在先,若能事成,视作大功,破格晋升为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