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一四章 月夜
    柴砍了一堆来,深坑也刚挖好,一名随同晁胜怀一起来的跑了过来,朝众人笑道:“诸位师兄师弟,这里我们两个继续就好,晁师兄请诸位过去一下,有话要对诸位交代。”伸手指了个山背。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脸色不快,不过还都是过去了。

    只是有人在途中轻声啐骂,“仗着自己爷爷跑这来指手画脚,什么东西!”

    也有人嘀嘀咕咕附和了几句,皆对晁胜怀的行为不太痛快。

    倒是带队的师兄叹了声,“都别啰嗦了,人家也算是好心来帮忙,架子也许大了点。”

    待这些人去了山背,深坑旁的二人相视一眼,迅速动手,扛起摆放在地的黑玉雕就跑。

    黑玉雕是大型飞禽中比较常见的一种,也是属于万兽门内量最大的巨型飞禽,换句话说,就是市面上最便宜的那种,但价值也上千万。

    两人也没跑太远,扛走的黑玉雕直接往附近的山坳里一藏,来回奔波,迅速藏了五只。

    再回深坑边时,堆积的干柴快速往坑里扔,之后又将死去的飞禽扔进坑里。

    做完这些,点燃的火把往深坑里一扔,连续点燃火把,连续往里扔,坑里很快燃起熊熊火光。

    见到这边升腾的烟雾,晁胜怀那边的啰嗦也结束了,一群人回来了,凑到深坑边一看,只见燃烧的烈焰中堆积的飞禽尸体正在焚毁。空气中起先还有股烤肉的香味,之后是焦臭味,令众人避深坑远了点。

    天色已暗,橘红火光也在深坑内慢慢熄灭,坑里的炭火忽明忽暗,一群人开始将一旁撅出堆积的泥土回填进坑内。

    事情完毕,大家回去,晁胜怀带着两人与灵化谷的弟子分道扬镳了,说是要去万象城。

    然三人并未走远,某地躲了一阵后,晁胜怀在阴暗中对两名师弟道:“五具尸体启出来,再扔远一点,散开方向扔。”

    一师弟奇怪道:“师兄,咱们这是干嘛啊!”

    另一个也奇怪,藏这尸体干嘛,死了的东西要来何用?

    晁胜怀哪会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了还不得吓死两人,真相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让两人闭嘴,让两人照做便行。

    两人只好喏声应下照办。

    两人执行去了,晁胜怀也跑了,返回了万兽门,直接去聚灵山那边找了一个约好的同伙碰头,也是聚灵山那边的弟子,名叫辰平,后者已经先到一步在等他。

    一见面,晁胜怀便问:“今天后半夜你是当值的人之一吧?”

    “是啊,师兄不是问过吗?”辰平诧异。

    晁胜怀鬼鬼祟祟地观察了一下四周,从袖子里抓出了五只‘指铃’,看着像戒指,只是戒指上的镶嵌是小小的铃铛,铃铛上插有横舌,避免铃铛发出声音的东西。拔掉横舌,摇动指铃就能发出叮铃声。

    声音不大,但是声音的穿透力很强。

    这东西平常如戒指般带在手上便行,正是用来操控驾驭飞禽的,往哪个方向打出铃声,飞禽便会往哪个方向飞。

    指铃的材质很坚韧,堪比上等宝剑的材质,不容易损毁,每一枚打造出来,都是要伴随一只飞禽一生的。

    指铃看起来都一样,但这世上没有能发出一模一样声音的铃铛,声音总会有细微差别的,出自同一个工匠之手也无法避免。而每一枚指铃打造出来后,就会固定一只飞禽,只要这只飞禽不出意外,不会更换给其它飞禽使用,会伴随这只飞禽从小到大的驯化,让它习惯这个铃声,长年累月的陪伴,让这铃声烙印在飞禽的记忆深处,驯化出飞禽的潜意识反应,如此这般驾驭起来方可如臂使指。

    万兽门将巨型飞禽出售的时候,指铃是连同一起售卖的赠品,客人把东西买到手驾驭也方便。

    接了五枚指铃到手,辰平有些诧异,“师兄,这是何意?”

    晁胜怀与之勾肩搭背,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今晚你当值时,从鹰巢内置换五只黑玉雕的指铃出来,用这五只李代桃僵……”

    听明白后,辰平惶恐震惊,“这…师兄,这可不行,鹰巢的飞禽每天大早都要放飞活动的,回头置换的驾驭不了那五只黑玉雕的话,必然会细查,一旦查出这五只指铃有问题,师弟我当晚当值难辞其咎。不行,不行,师兄,真的不行。”

    晁胜怀低沉厉声道:“我还会害你不成?害了你,查到你头上,你大可以把我给招出来,我会自找麻烦吗?你放心,不用到明天大早,你就会发现此事查无可查,包你没事……”

    一番劝说,加之威逼利诱,两人最终分别而去。

    回头,晁胜怀又在另一处山林,与一名叫高蓝的聚灵山弟子碰头了。

    见面一只小瓷瓶塞入了对方的手中,同样与之勾肩搭背耳语一阵。

    高蓝听后惶恐不安,“师兄,这是何物?难道今天灵化谷那边是你…”

    “放屁,你想什么呢?我能干那种事吗?”晁胜怀佯怒,旋即好声劝慰道:“你放心,这不是毒药,你按我说的做绝对毒不死任何东西。”

    高蓝连连拒绝,“不行不行,师兄,这绝对不行,我决不能干这种事!”

    “你耍我是不是……”晁胜怀怒了。

    最终两人分别而去,高蓝不时摸摸藏在腰间的小瓷瓶,内心恓惶……

    皓月银辉遍洒苍茫大地。

    庭院中,牛有道杵剑独立,闭目着,冷冷清清着,搭在剑柄上的中指一直在轻轻敲击着。

    一只金翅遁入庭院不久,袁罡从阴影处走到月光下,走到牛有道身边,“道爷,已经反复确认了,五梁山那边的人手已经在预设地点准备好了,就等这边了。”

    牛有道:“那就等吧,成败就在今晚。”

    袁罡:“那家伙到底行不行?这种事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手,以后可就不会再有机会了,还会招来后续的麻烦,实在是有点冒险。”

    “冒险?”牛有道冷哼,眼不睁,平平静静道:“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该出手时就出手,无非山外青山间添几座荒丘,不到最后还不知埋的是谁,等着吧。”

    袁罡举头望月。

    ……

    皓月当空,一座光秃秃寸草不生的岩石山崖,山壁上开凿了许许多多的洞窟。

    此地便是聚灵山的鹰巢,每个洞窟内都有一只体型巨大的飞禽。

    与灵化谷那些未驯化好的关在笼子里的不同,在这里的都是驯化好了的,守规矩,听招呼,不用囚禁。

    每个洞窟后面都有供人进出的通道,整座山里面上上下下可谓到处是打通的通道,供负责此地的人进出尽责。

    山上一个山洞内,洞口一只月蝶转圈飞了三圈。

    山下林子里,也迅速出现同样的信号。

    没多久,晁胜怀在聚灵山这边现身了,又是路过,跟山脚这边的守卫弟子近前打了个招呼,很热情地抱臂言欢了几句,便推辞有事告辞了。

    走到偏僻处,袖子里落出一只纸团到掌中,迅速摊开看了下,纸团里包裹着五枚指铃,手掌一握攥紧,快步而去。

    抵达一处山顶的亭子里,看了看前方月色下的聚灵山,晁胜怀坐下了,随身携带的一壶酒提上,对嘴慢饮,月蝶在亭子外面转悠,也是在对聚灵山那边发出信号。

    亭子里的他,颇有几分借酒消愁的味道,也的确是借酒消愁。

    二十多只大型飞禽,每只价钱高低不一,算下来估计价值三个亿的金币是有的,全部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很清楚,一旦事情败露意味着什么,那是死罪,他爷爷也保不了他的性命,搞不好还要亲自动手宰了他。

    可他更清楚自己遭遇了什么,犹如遭遇了魔鬼,循循善诱,令他不知不觉跟着走,想回头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怎么都爬不出去。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牛有道赶紧走人,如同牛有道说的,事成后也抓住牛有道的要命把柄,这样他才能安全。

    对他来说,是那二十来只大型飞禽的性命重要,还是他自己的性命重要,不难做出抉择。

    ……

    地牢中,邵三省提了只食盒来到,蹲在栅栏外,将食盒一层层分拆,塞进了牢笼下面的口子里,对背对而立看着油盏灯火的邵平波道:“大公子吃点吧。”

    邵平波转身踱步而来,偏头看向走廊尽头盘坐的修士,靠近栅栏后,低声问道:“你能与外面联系吗?”

    邵三省低声回:“只允许我外出取食或为大公子添加衣物被褥等用品,两名修士跟随,无法跟外界联系。不过大人向钟先生过问情况时,倒是问明了一件事,之所以知道大公子暗害牛有道,是因为大禅山的人去查探蝶梦幻界的情况时,在万象城偶听到万兽门的弟子谈话才得知的。”

    “偶听?哼哼,那些万兽门的人必是牛有道有意安排的人…”邵平波说到这忽一顿,目光闪烁不定道:“依万兽门一贯的作风,万兽门的人怎会介入这种事?陆圣中传回的消息中,利用的万兽门弟子叫什么来着?”

    邵三省想了一下,道:“万兽门长老晁敬的孙子晁胜怀!”

    “长老的孙子…不好!”邵平波脸色一沉,“此人要么没有出手,要么就是出手失手了,倘若失手,也未听天玉门提及牛有道身在万兽门有任何追究,从万兽门的人配合牛有道走漏风声给大禅山来看,这个晁胜怀很有可能已经落入了牛有道的控制。有此人背景在万兽门内部做内应,于我不利!”

    声音突然变大,“去,立刻请钟长老前来,我有要事告知。”

    牢内走廊一头看守的大禅山修士被惊动,站了起来,走了过来。

    邵三省回头看了眼,低声提醒道:“大公子,这事前因后果没办法对大禅山解释啊!”

    邵平波怒喝道:“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