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一二章 中计也!
    管芳仪也同样被这狂言吓一跳。

    黄通猛然止步。

    牛有道继续道:“黄长老是来拜见燕韩六大派掌门的吧?恕我直言,拜不拜见的意义不大,就算能过眼前,将来又如何?不管是燕国还是韩国,迟早有一天是要对北州动手的,捱的过一时,捱不过长久。邵氏父子于燕于韩都是逆贼,庸平郡王则不然,皇亲国戚,商氏正统血脉,燕国朝廷昭告天下敕封的南州刺史,名正言顺的南州州牧!大禅山若与我联手,有庸平郡王的全力支持,南州唾手可得,北州是非之地,不要也罢。肺腑之言,望大禅山三思。”

    此番言论连仇山听来都有些诛心,悄悄偷看黄通一眼。

    管芳仪眸中光彩连连。

    黄通头动了一下,似有回头之意,但最终还是没有回头,继续大步前行而去。

    目送一行远去,管芳仪回头看向牛有道,薄嗔一声,“坏人!”

    牛有道:“没非礼过你吧?”

    管芳仪:“还不承认,你这是在挖邵平波的墙角啊,邵平波若知道,还不得气的吐血。”

    牛有道叹道:“哪有那么好挖的墙角,大禅山连同邵氏骑墙,早已把燕国三大派给得罪了,三大派不同意,他们想来南州也来不了。”

    管芳仪诧异:“你不是想联手大禅山驱逐天玉门吗?”

    牛有道:“大禅山在南州和天玉门在南州有什么区别吗?大禅山真若顶替了天玉门在南州的位置,回头同样要视我为眼中钉,有了天玉门的前车之鉴,兴许下手更狠!”

    管芳仪:“那你还说?”

    牛有道:“说说而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管芳仪无语,你这叫闲着?

    ……

    “牛有道这样说?”

    殿内,闻得禀报,西海堂讶异转身。

    仇山点头:“我亲耳听见。对了,黄通求见六大派掌门,都被拒了,没人见他。”

    西海堂:“北州骑墙,利用两边互相制衡,早把六派给得罪了,更何况来的还是一个大禅山的长老,哪有那么容易见到六派掌门,六大派不给面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这牛有道人在南州,怎么又跟北州掐上了?南州、北州、天玉门、大禅山、牛有道、陈庭秀,如今又来个黄通,牛有道去见了六大派,陈庭秀死了,大禅山又来见六大派,这几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这究竟是在南州角力,还是在北州展开了角力,我怎么有点糊涂了?”

    仇山摇头:“牛有道和北州邵氏好像是有点过结,不太清楚,我们万兽门做天下人的买卖,很少参与这些。”

    西海堂感慨:“是啊,天下地盘就那些,这些人打打杀杀,搞的生灵涂炭,抢来抢去个不停,多少门派兴起又败落,我们万兽门旁观未必是坏事,只是都跑万兽门来了算怎么回事,把我万兽门当角力场吗?”

    ……

    庭院中徘徊的黄通,心情很沉重,被六大派拒见,摸不清情况。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宗门那边的回信也说了,掌门皇烈已经亲自赶来。

    他现在的脑海中倒是不时泛起牛有道之前的话,似乎有点道理,牛有道故意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

    北州刺史府,政事堂外,一群修士汇聚。

    堂内坐班的官员,一个个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偶抬眼看看这些手上抓着宝剑的修士。

    政事堂内已被清场。

    看着不疾不徐走入的钟阳旭,主持政务的邵平波从案后站了起来,绕出长案,拱手道:“伯父这是何意?”环指清空的现场。

    一旁的邵三省噤若寒蝉。

    钟阳旭冷冷盯着他,“为何屡教不改?”

    邵平波似乎有点不解,“伯父何出此言?小侄不懂,还请明示。”

    钟阳旭:“你这是在跟我装糊涂吗?”

    消息传的很快,门外略骚动,邵登云闻讯快速赶到了,钟阳旭回头看了眼。

    邵登云来到拱手,“钟兄,为何兴师动众?”

    钟阳旭朝邵平波抬了抬下巴,“你还是问问你儿子干的好事吧。”

    头发斑白的邵登云看向儿子,问:“怎么回事?”

    邵平波拱手:“父亲,儿子也不知道,正在请教伯父。”

    邵登云皱眉,也有些不懂了。

    钟阳旭当即质问:“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再去招惹牛有道?”

    邵平波:“小侄一直铭记在心!”

    钟阳旭:“铭记在心?派人追到万象城暗杀牛有道,又勾结南州天玉门迫害,这就是你的铭记在心?你屡屡不把大禅山的话当回事,是不是以为北州非你不可、不敢动你?”

    邵登云立刻盯向儿子,邵平波诧异道:“伯父此话从何说起,又是从何处得来的谣言?”

    钟阳旭:“你不用管从哪来的消息,我只问你,是不是你干的?”

    邵平波一看对方摆出的架势,就知道这回不会客气,哪能承认,当即义正言辞、矢口否认,“绝无此事!”

    邵登云沉吟着帮腔,“钟兄,此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钟阳旭呵呵一声,“邵兄,天都要塌了,牛有道已经恼羞成怒,联系上了燕韩两国的六大派掌门密谈,准备冲谁动手还要我来解释吗?”

    邵登云神情凝重,明白了大禅山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偏头盯着儿子,“究竟怎么回事?”

    “父亲,我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定是有人栽赃陷害。伯父既然认定是我干的,我百口莫辩,但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事情总会有清楚的那天。”邵平波脸有悲愤神色,朝钟阳旭拱手,“小侄愿自囚大牢,一日未得清白,一日不出,直到大禅山查明事情真相为止,届时认杀认剐。小侄如此交代,伯父可满意?”

    钟阳旭手中剑微微握了一下,大禅山传讯有交代,邵平波屡屡抗命,查明后,将其废了,斩其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以示教训!

    若一旦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立将这误大禅山的小贼诛杀!

    然而眼前的邵平波死不承认,为自证清白,甚至愿意自囚大牢等候处置,这其中是不是真有什么误会,倒是让他犹豫了。

    “父亲!”邵平波又朝邵登云拱手,“儿子自囚牢狱期间,不能为父分忧,北州军政事务有劳父亲!”

    凝视着儿子的邵登云看到了儿子眼中投递来的意味深长。

    没有多话,邵平波直起了身,大步朝外而去,邵三省亦步亦趋跟上。

    两人却被门口的修士拦住了,邵平波回头看向钟阳旭。

    钟阳旭袖子挥了一下,门口拦着的修士让开了。

    主仆二人这才出了政事堂,不过却有修士跟着。

    府内地牢开启,阴暗潮湿,邵平波示意狱卒打开了里间铁笼,自己走了进去。

    待到地牢内恢复了平静,“咳咳……”又响起了邵平波的连连咳嗽声,咳的撕心裂肺一般。

    “大公子!”牢笼外的邵三省趴在围栏上一脸担忧。

    咳咳了好一阵的邵平波平复了下来,衣袖上又添咳出的血迹。

    走到围栏前,邵平波轻摆衣袖,表示没事,低声残喘道:“大禅山无能,牛贼狡诈,中计也!”

    邵三省吃惊,“中何计?”

    邵平波:“大禅山知道牛有道联络六大派还可以理解,为何知道我派人暗杀牛有道,又怎知我勾结天玉门?此定是牛有道故意泄露给大禅山知晓,好让大禅山知晓这次的大祸是我引来的,目的便是利用大禅山将我给控制住,切断我对外界的操控,令我坐以待毙!他这回是铁了心不想让我跑了,要把我牢牢控制在此地,对我是志在必得!”

    邵三省小声惊呼:“那大公子刚才为何不对钟老言明此乃牛贼奸计?”

    邵平波:“如何言明?承认确有其事吗?事关大禅山生死存亡,你可见钟阳旭手中宝剑?他平日在府中走动,手中是不拿剑的,这次提剑来见,我一旦承认,就算不杀我,也极有可能给我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我屡屡抗命,弄出这样的事来,大禅山震怒,若不以退为进,不死既残只在顷刻间!”

    邵三省:“现在该如何是好?”

    邵平波:“牛贼阴狠,令大禅山惶恐,怪罪于我,断了我与外界的联系,我如今也只能是坐等结果。万兽门,大禅山必有人去,万兽门那边必有一场博弈,大禅山自以为是,实则体大无脑,根本不是牛贼的对手。只恨我不是修行中人,所获情报有限,难以深度介入,他如今在上面做手脚,我在下面很是被动。如今只能等燕韩那边的消息,只要六大派开始联系我,大禅山必不敢妄动我,将不得不放我出去主持局面化解危机。”

    ……

    政事堂内空空如也,只有邵登云一人静坐,闭目沉思。

    管家羊双进来,走到他身边,轻声道:“大人,午餐用是不用?”

    邵登云缓缓睁开双眼,目中闪烁慑人虎威,略偏头,轻声道:“传我军令,北州上下人马,无我手谕不得妄动,各部将领更换需见我亲笔手谕,擅自上位发号司令者,一律视同叛贼,弟兄们可群起共诛之!”

    羊双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应了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