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零三章 陪他们玩玩
    “在想什么?”

    走到杜云桑身旁,与之并排而立,文心照貌似随意问了声。

    杜云桑无动于衷了一会儿,“蝶梦幻界未能封闭,根据武朝时期先辈们的说法,离歌的灵宠圣罗刹就在幻界之中。传说圣罗刹能以入茧休眠的方式保持长生不死,若传说是真,幻界不能封闭就等于离开幻界的大门一直开启着,一旦圣罗刹现世,世间又多出一个元婴期高手,天下格局将要大变。”

    文心照:“真的是在想这个吗?不会是在想那个女人吧?”

    杜云桑:“过去的事情还提他,有意思吗?”

    文心照略偏头看向一旁,内心有想提自己打了管芳仪两巴掌的冲动,想看看他的反应,终究还是不语。

    夫妇皆不语,各看一边。

    二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这般沉默,经常会突然变得无话可说,以前如此,将来也许也会继续下去……

    月下庭院中,陈庭秀徘徊着,时而低头,时而仰望夜空,偶发出嘘长叹短声。

    若无差错的话,牛有道的意图已经明显,跳出南州积蓄实力再与天玉门展开第二轮的争夺,如今龙休不见他,反而见了牛有道,又是长谈,堂堂逍遥宫掌门有什么需要和区区一个牛有道长谈?越想越忧虑,担心牛有道会拉拢到龙休对付天玉门。

    天玉门的计划分两步走,他是来执行第一步的,执行借刀杀人的计划,一路马不停蹄赶来的。

    他这般紧急赶来,也是为第二步计划摸清情况做准备,毕竟来时只知牛有道在这边,其他的一概不知。

    执行第二步计划的是天玉门的两位镇山宿老之一的高手,若借刀杀人计划不成,则由天玉门的顶级高手出手,直接以武力手段进行暗杀。

    也只能是暗杀,要做的悄无声息,让牛有道悄悄消失,不能明着动手。

    而一旦动手就要赶尽杀绝,不能让牛有道身边的人跑脱任何一个,不能让任何人通风报信,否则就算杀了牛有道,消息一旦传回南州,南州顷刻就是一场大乱,会给燕国朝廷趁机收复南州的机会。

    正因如此,才不惜出动了不轻易露面的镇派高手,目的自然是为了一击必中。

    然而牛有道身边明里暗里究竟有多少人,谁也搞不清楚,不敢完全保证能不走漏消息,所以暗杀有风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铤而走险。

    他陈庭秀跑来执行第一步计划,结果发现牛有道身在万兽门难以下手不说,反而眼睁睁看着牛有道似乎抢先了一步,让他如何能坐视。

    于是他想联系天火教,想借天火教与牛有道的过结激化双方矛盾,可天火教那边压根懒得见他。

    他现在在等消息,等派出弟子的消息。

    此番随行而来的弟子几乎都被他撒了出去,让下面弟子想办法联系万兽门这边认识的人,哪怕是万兽门底层的弟子,想尽量多长耳目摸清牛有道在万兽门这边的行为。

    仇山那边已经仁至义尽,不会再帮什么,这里又在万兽门内部,由不得他陈庭秀随意走动打听,只能想办法找万兽门的弟子帮忙……

    牛有道同样在月下庭院中徘徊着,形影孤单,冷冷清清。

    圆方、陈伯和许老六不是能和他深谈的人,管芳仪躲在屋里一直未出。

    最终还是袁罡走了出来,静静站在了一旁,蹦出一句,“你今天想的好像有点多。”

    牛有道止步在他身前,举头望月,“陈庭秀来了。”

    袁罡:“他还敢在万兽门乱来不成?”

    牛有道:“天玉门怕是要对我下杀手了。”在万象城被上清宗一伙人闹的暴露了真身,他就有所担心,陈庭秀到来的异动隐隐坐实了他的担心。

    袁罡:“他们就不怕引得南州大乱?”

    牛有道:“明着不敢,可以暗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问题的关键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南州大乱,真要彻底撕破了脸的话,商朝宗他们的性命可是捏在天玉门的手中。从我们在万象城暴露,再到天玉门接到消息而后陈庭秀赶来,从路程时间上推算,邵平波怕是已经和天玉门勾结到了一块。天玉门那伙人根本不了解他的手段,这回怕是要被他利用个正着。”

    袁罡:“若真是邵平波介入了,还需要利用吗?共同的敌人足以让他们走到一块。”

    牛有道:“共同之处无非都是想杀了我,他是不会在乎南州会不会乱的,天玉门能杀了我则罢,杀不了我,能把南州给挑拨乱了,也能让我难以在南州立足,令我在南州的经营毁于一旦。只要天玉门出手了,和我撕起来,左右都能顺了他的目的。”

    “借着对付共同敌人的机会,有过一次合作取信了天玉门,只要我在南州不垮,天玉门就不会罢休,那这厮的手可就真是伸进了南州。有了天玉门可利用,他压根不需要花费什么资源和太大精力,只需煽风点火,就够我疲于应付。”

    袁罡:“要不试试向天玉门讲明情况,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何苦来着?”

    牛有道:“我解释有用吗?天玉门能信我吗?这帮家伙没见识过邵平波的能耐,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修士,只怕未必会把邵平波给放在眼里。对他们说这些,他们反而要认为是我怕了,邵平波远在北州,他们不会太当回事的。”

    袁罡徐徐道:“你这次要利用大禅山,他这次要利用天玉门,又碰上了。”

    牛有道:“就看谁能占得先机,我这次若是不能抢先把他给弄垮,他就要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袁罡:“目前道爷你的软肋在南州,不希望南州乱。而他也有弱势的地方,他不是修行界的人,在修行界的活动驾驭能力远不如道爷你,这天下毕竟还是修士控制的天下。”

    “呵呵,没错,这其实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弱点。”牛有道笑了笑,转身走动了两步,目光落在后院方向,抬了抬下巴,“她屋内还黑着?”

    袁罡嗯了声,复又问了句:“她手上的那些符篆会不会是杜云桑送的?”

    牛有道略显迟疑,“我一开始也这样怀疑,她自己也玩笑似的承认了,可出了这事后,我觉得不对。你看看挨的那两巴掌,那叫一个骨气,我很难相信她会用杜云桑送的东西。”

    袁罡想想也是,是有点奇怪,“现在麻烦问题交织在了一起,你不会真的还想在这个时候去找文心照那个麻烦吧?”

    “这事我一直疑惑,文心照不顾身份如此作为,对红娘的恨意昭然若揭,怎会容红娘活到现在?”牛有道横剑身后负手,对袁罡意味深长道:“文心照可不像是愿意放过红娘的人,照当时的情况看,愿意且有能力拦住文心照动手的人只有一个。”

    袁罡眉头一动,忽冒出一句,“是杜云桑在保红娘?”

    “知道的情况太少,还牵涉到天行宗掌门之位,不好确认。”牛有道又松手杵剑在身前,双掌扣在了剑柄上,举头望月,貌似自言自语:“晁敬那笔账、邵平波兴风作浪、天玉门要对我下杀手、红娘那两巴掌、咱们也没闲着,事情还真是凑到一起来了,纷杂烦乱。没关系,来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马江湖,就在万兽门歇个脚,我这次就坐镇这里陪他们玩玩,齐头并进,一并开始解决!”

    袁罡忽刹那恍惚,仿佛又看到了道爷那曾经叱咤江湖的豪情,不过还是有狐疑:“一并开始解决?”

    牛有道偏头看向他,目光阴冷道:“没错,天行宗我是惹不起,可红娘那两巴掌挨的我不舒服,不是我逼她跟我出去应酬,她也不会受这欺辱,她不吭声,我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两巴掌我迟早要让红娘亲手连本带利打回来,就算我现在奈何不了文心照,我也不能让她在我眼前继续招摇好过,否则红娘在万兽门没脸出门!我正要摸摸杜云桑夫妇和红娘是怎么回事,陈庭秀估计也是来找我麻烦的,好啊,明天搞完了大禅山,回头就拿他们先热热身!”

    ……

    天运客栈,两名大禅山弟子跟在长老黄通的身后一起下楼。

    楼梯下,一名大禅山弟子迎接后引路,将三人引入了一雅间。

    雅间内的桌上,有几样灵兽肉烹饪的佳肴,来了这里的人都不免要尝尝滋味。

    黄通落座后,挥手示意大家一起坐,“用完后,大家也别闲着,都分头出去打听。”

    “是!”几人应下。

    这里刚开始用着,外面传来一阵进入隔壁雅间的脚步声,椅子挪动落座声随后响起,并伴有人的谈话声。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齐京红娘?”

    “没错,听说当年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

    “哟,杜掌门的夫人好好的甩她两嘴巴干嘛?莫不是那个红娘和杜掌门有什么…”

    “闭嘴,这事别乱说。”

    “师兄,我听说那个牛有道接连拜访了逍遥宫、紫金洞、灵剑山、百川谷、无上宫、天女教这六大派掌门,面子不小啊!”

    “不小什么呀,听说是被什么北州邵平波给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