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九九章 耳光响亮
    牛有道闻言立刻确认,“陈庭秀?”

    晁胜怀,“对,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陈庭秀也来了万兽门?牛有道思索了一阵,道:“帮我盯住他,看看他在这边都干了些什么。”

    晁胜怀:“你当我能分身不成?那事就够我忙活的,哪来的精力帮你去盯人?”

    有精力来盯我,没精力去盯别人?牛有道腹诽,一句话堵了回去,“天玉门跟我不太对付,帮我留心一下,免得坏我们大事。”

    他才不管晁胜怀有没有精力,也不管对方会不会把事给办砸了,总之直接安排给对方去办。

    他一个人的能力也有限,不可能什么事都自己亲自去打理,该放手的时候不会客气。

    何况他对晁胜怀也有信心,能在幻界使出那招坑他的人,不是什么蠢货,这是要命的事情,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小心谨慎办好的。

    更何况对方在万兽门还有晁系的资源,根据了解,晁系的人也是万兽门掌门西海堂那一系的人。

    “……”晁胜怀无语,对方和天玉门在南州争锋的事他多少听说过,的确是对头。

    一番不动神色的暗中交谈,牛有道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后,双方把此地设为了接头联络的地方,也约好了接头的暗号,便于有事随时联系。

    这里刚回到庭院不久,万兽门领路的弟子来了,带他们去见要拜访的人。

    牛有道请人稍等,回头找管芳仪去了。

    管芳仪早就知道今天要去干什么,躲在了屋内不肯出来。

    牛有道敲门,管芳仪在屋内嚷嚷,“在洗澡,没空,你自己去。”

    牛有道施法挑开门栓,直接推门而入,“啊!”屋内一声惊叫。

    牛有道无语了,管芳仪还真的是赤身坐在浴桶内沐浴,双手抱胸,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外面,陈伯和许老六都被管芳仪的尖叫声给引的现身了,齐刷刷盯着站门口的牛有道。

    牛有道回头对院里的两人笑道:“她在洗澡,我进去看看。”说罢就进去了,还顺手关了门。

    陈伯和许老六相视一眼,也没当回事,又各自回去了。

    在他们眼里,本就是正常的事,扶芳园的时候这两人早就同居在一起了。

    “王八蛋,滚出去!”

    “大早上的,洗什么澡,喏,衣服。”

    “别过来,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

    “你不客气什么呀,有本事动手把房子给拆了,让大家一起欣赏一下。”

    “滚!”

    “你再不了事,我可就过去欣赏了。”

    屋内一阵吵闹,最终,怒气冲冲的管芳仪还是跟牛有道出来了。

    两人结伴,把几大门派的掌门拜访了一个又一个。

    听晁胜怀的说法,不把幻界的事做点确认这些人暂时不会轻易离开,可谁也不敢保证哪家会不会突然离去,所以牛有道赶着把事情尽快办一办。

    这一家家走下来,牛有道算是服了管芳仪,这女人岂止是认识各派的掌门,各派的那些长老什么的高层也认识相当一部分。有些,管芳仪甚至已经记不清了对方,还是对方笑谈着主动提及了一下。

    用管芳仪的话说,说她当时是什么‘天下第一美人’是谬赞了,天下比她漂亮的人肯定还有,只不过大多都成为了权势的禁脔,谁还能拿来随意公开品谈不成?

    当年在齐京的时候,她又没什么背景和靠山,有头有脸的人要见她,她也不好得罪人不见,总得出来应付一下。

    而有那底气和自信来找她的,在各门各派多少都是有些势头的,没那底气的早就被争风吃醋的人给收拾了,一般人哪敢凑那热闹。反过来,她也在靠那些人自保,那时还真没什么人敢轻易招惹她。

    各派当时身居高位的人注意形象,一般是不太可能来找她的,所以当时找她的大多是各派的青壮派。

    这些年下来,当年的那些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无论是实力和资历都到了。所以在管芳仪看来,这很正常,有被淘汰掉的,也有渐渐成长了起来的,都慢慢荣升为了各派的掌权人物,所以认识这些人没什么好稀奇的。

    反过来说,各派一些不得志的人她也认识不少,有些比这些实权人物更让她印象深刻。

    可在牛有道看来却不免啧啧称奇,修行界大半的实权人物这女人居然都认识,他发现这女人某种程度上真可以说是修行界的传奇人物。

    可惜的是,认识归认识,岁月无情,管芳仪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天下第一美人,认识的这些人大多也不会再将她放在眼里。也不会再跟她牵扯不清,容易让人误会。

    这么好的资源没能利用起来,牛有道也为她感到可惜,然而想想也不奇怪。

    不是什么好名声,艳名之下能让人趋之若鹜,也能让人唯恐避之不及,名声这东西还是挺重要的。

    “教主正在会客,现在不便见二位,还请两位稍等。”

    天女教暂居的客院门口,门卫稍微拦了一下。

    “好说。”牛有道笑着拱了拱手,回头跟了管芳仪到一旁等候。

    悬在天空的太阳已经西斜,目光从群山中收回,见了太多旧人的管芳仪似乎也有些感慨,回头看了看大院门楣,道:“女人对我一般都没什么好脸色,这家我就不去了,免得自取其辱。我就在外面等你吧。”

    牛有道微微点头,可以理解,目的差不多达到了,最后一家了,管芳仪陪不陪同也无所谓了,免得人家话不好听让这女人难堪。

    何况天女教的教主已经答应了见他,见他也不是因为管芳仪。如同他早先说的,拿下了南州他也有了底气,换了之前连跟人照面的资格都没有。

    两人等了那么一阵,门庭内出来了一群人,男女都有,一个个气度不凡。

    有天女教的人送客,牛有道估摸着就是天女教教主刚刚会见的客人。

    步下台阶的一群人中,为首那位龙行虎步的汉子真是好相貌,器宇轩昂、英武不凡,他目光往这一扫之际,蓦然止步,双目直盯盯看着管芳仪。

    管芳仪起初并不经意,对方的异常令她的目光与之对视上了,明眸目光刹那凝滞。

    男女之间目光交织的瞬间,双方似乎皆有触目惊心的感觉。

    管芳仪目光落在了男子身边的美貌妇人身上,发现后者正冷冷盯着自己,管芳仪目光回避,迅速扭过了身去。

    “师兄!”美貌妇人笑着拉了一下汉子的衣袖。

    汉子缓缓回头,继续大步前行,虽面无表情,可那脚步似乎显得异常沉重。

    一看这情形,牛有道暗暗好笑,估摸着又是管芳仪的老熟人。

    出来送客的天女教长老问了声,“哪位是牛有道,教主有请?”

    牛有道立刻快步过去见礼,跟了对方入内。

    走进了大门,牛有道忍不住问了句,“刚才的那群不知是何方贵客?”

    女长老笑道:“天行宗的杜掌门夫妇等人。”

    牛有道哦了声,天行宗掌门杜云桑、夫人文心照,他没见过,但是听说过。

    天行宗专司炼制符篆贩卖,财力之雄厚可媲美万兽门,看那样子似乎跟管芳仪也是老熟人,牛有道甚至有点怀疑,管芳仪手上的那些高级符篆不会就是这位杜掌门给的吧?

    他准备回头好好问问管芳仪。

    站在山边迎风伫立的管芳仪愣愣出神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知时间流逝,连有人近身都不知道。

    “管芳仪,夫人要见你。”

    一道木讷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管芳仪猛然回神回头,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赤手空拳地站那,整个人看着也很木讷的样子。

    老者正是之前从府内出来的一群人中的一员。

    老者抬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座亭子,管芳仪顺势看去,只见亭子里坐了个人,之前离去的那个美貌妇人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正笑吟吟看着这边。

    管芳仪暗暗咬了咬牙,迈步跟了那老者过去。

    进了亭子,老者束手站在了妇人的身后,神情木讷,却沉稳如山。

    管芳仪略行礼,“杜夫人。”

    笑吟吟坐着的美貌妇人正是天行宗掌门杜云桑的妻子文心照。

    “红娘,好久不见了。”文心照慢慢站了起来,与管芳仪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文心照脸上笑容骤敛,突然出手,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抽在了管芳仪的脸上。

    管芳仪口鼻瞬间淌出血丝,没有躲避,只捂着脸踉跄后退了一步。

    守门的万兽门弟子闻声看来,惊讶看着这一幕。

    “贱人,我有没有告诫过你,以后不准再和他照面?”文心照步步逼近,冷冷质问。

    逼得步步后退的管芳仪撞在了扶栏上,无法再退,平静道:“我不知他在这,意外撞见的。”

    “意外?”文心照哦了声,目光落在她脸上,发现这女人明明比自己大上好几岁,居然看着比自己还年轻漂亮,心中陡然冒出火来,啪!挥手又是一记清脆耳光抽在管芳仪另一边未捂住的脸上。

    一名万兽门弟子急速闪来,入亭警告道:“二位,有什么私仇出了万兽门再解决,这里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

    “夫人。”木讷老头也提醒了一声。

    “贱人,我再提醒你最后一次,不要再有下次,听明白了吗?”文心照厉声喝斥。

    两边脸颊红肿的管芳仪默默点了点头。

    文心照冷着脸转身而去,木讷老者跟随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