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八八章 办法我已经帮你想好了
    没有等到她去留的答案,陈伯出门前,还是给了一句话,“那人让我找个机会提醒你一句话,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如今已没了怕你怀疑的必要,可以直接说了。”

    管芳仪走到桌旁坐下,将桌上茶具连同托盘一起拉到了跟前,没有斟茶倒水,纤指把玩着茶盏,“洗耳恭听。”

    陈伯:“他说,你像原来在扶芳园那样独立挺好,没必要卷入一些风风雨雨之中。牛有道已在风云变幻之中,你跟着他太危险了,一旦卷入一些不可测的事情当中,他怕是也难以帮上你。他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不用担心跟牛有道牵扯太深担心脱不了身,他会想办法帮你安排,摆脱这些纷纷扰扰。越快越好,一旦陷得太深了,到时他也没办法。”

    管芳仪盯着茶盏,指尖滑动在盏缘上,“那你也帮我带句话给他,我先谢过他的好意。告诉他,我只是个女人,我从来都没什么野心,我也知道跟着牛有道危险,但牛有道有句话说的好,心安即是归处!”

    “这么多年,我经历过的男人不少,哭过,笑过,每个都是开始好好的,可越往后越让我不安,我再美丽、再小心努力都没用,一个个以各种理由离我而去,那比危险更可怕,是一种绝望,我就这样在绝望中老去。”

    “而牛有道恰恰相反,跟着他,我越来越安心,我终于明白了黑牡丹为什么临死都坚信牛有道不会抛弃她,如今我也坚信。我没有在绝望中老死,这种感觉真好,我庆幸跟着他离开了扶芳园!”

    她脑海中浮现着黑牡丹在牛有道怀里安详着、心安着、无怨无悔闭眼的情形,之后又是牛有道在幻界不惜牺牲自己的情形,脸上浮现一抹会心笑意。

    陈伯默了默,“话我会转告,不过他也是一片好意。”

    管芳仪回头,冷眼盯来,“那你就再带一句话给他,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如何相信?我也不管他是谁,想让我听他的,让他当面来告诉我。连面都不敢露的人,躲躲藏藏怕什么?怕麻烦还谈什么对我好,这种男人我见得太多了,这种善意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一个能为我站出来的男人!”

    陈伯无语了……

    银儿终于放手了,在牛有道的威胁下,终于不会再拉着牛有道的衣服了,不过还是喜欢紧跟着牛有道。

    饭桌上跟着坐下了。

    桌上准备了满满一桌饭菜,牛有道自己尝了尝,又示意银儿也尝尝,他想看看这妖王适不适应外面的饮食。

    银儿好奇着,顺手拿起了筷子夹块肉放进嘴里。

    牛有道注意到了她拿筷子的熟练动作,目光一抬,和袁罡饱含深意的眼神碰了一下。

    略咀嚼,银儿连连点头,筷子朝盘里的东西连连插去。

    管芳仪和圆方相视一笑,也拿了筷子动手。

    谁知银儿眼睛一抬,很不客气地警告两人,“走开,我的!”

    那感觉就像是她的地盘,有人侵犯了她的领地似的,无异于直接驱赶。

    管、圆二人顿时笑不出来了,脸上表情很精彩,眼神中闪过畏惧神色,一脸尴尬的二人陆续放下了筷子。

    圆方一脸干笑着起身了,有点点头哈腰,“对对对,你的,都是你的。”

    管芳仪也坐不住了,起身赔了个笑脸,真的跟圆方一起灰溜溜走开了,另找吃的去了。

    “……”牛有道目送,旋即有些哭笑不得。

    银儿怒盯袁罡,袁罡没理会她,照样下筷子吃自己的。

    那两位不知银儿如今的底细,他是清楚的,没必要怕她。

    银儿很不高兴,牛有道指节在桌上敲了敲,警告了她一下,她才不情不愿地撅了个嘴。

    牛有道很快发现,这妖怪可真能吃啊,简直是个饭桶……

    饭后,有客到,晁胜怀来了。

    牛有道这几天的逗留,就是为了等他。

    屋内,没有其他人,晁胜怀也不想有其他人,他只想和牛有道一个人接触。

    银儿也赶出去了,当然和牛有道有了底气驾驭有关。

    两人对坐,牛有道斟茶倒水。

    晁胜怀明显是悄悄来的,没穿万兽门的衣服,抬手撕下了脸上的假面。

    嘎吱!门忽然开了,银儿突然伸了个脑袋往屋里看,貌似在看牛有道有没有跑掉。

    晁胜怀吓一跳,迅速扭头回避,手上倒腾着假面戴回脸上。

    提着茶壶的牛有道瞪眼,喝斥一声:“出去!”

    银儿吐了下舌头,赶紧缩回了脑袋,带上了门。

    “没事的。”放下茶壶的牛有道安抚受惊吓的对方,一盏茶推了过去。

    他能理解晁胜怀的心情,不想让人发现自己在和他接触。

    晁胜怀依旧将面具戴好,没有再取下来的意思,反正已经摘下让牛有道确认了身份,多一个人看到他的真面目就多一份不安。

    牛有道笑了,“可是等了你好几天了。”

    晁胜怀叹道:“出了那样的事,我多少得老实一点,若不是幻界入口未关闭,大家无暇顾及我,我怕是还得晚些时候才能来。”

    牛有道:“罗刹潮的事没追究你的责任吧?”

    晁胜怀:“哪能没事,我爷爷把我怒斥了一顿,若不是怕惹来别人关注,我一顿严惩怕是跑不了。”

    牛有道:“如此说来,晁长老已经把事情给摆平了。”

    晁胜怀没应话,算是默认了。

    牛有道微笑,不出意料,牵涉到自己孙子不好说话,晁敬应该是不想担责任,把事情给抹平了,也没再提这事,问:“取消灵兽会的事和幻界入口关闭有关吗?”

    晁胜怀:“自然是有关,这事瞒不住的,九大至尊免不了要来一看究竟。事情闹这么大,方方面面都要应付和解释,已经陆续有不少大人物赶到,哪里还有精力去搞灵兽会。”

    牛有道:“上清宗被抓,又被放了,是不是有人出面求情了。”

    晁胜怀愕然,“求情,求什么情?没人求情啊!”

    牛有道:“期间没听说什么大人物发话?”

    “这我哪知道,真要有什么大人物和师门沟通的话,谈了什么也不会到处乱传。大人物…”晁胜怀说到这愣了一下,迟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听说了,丹榜排名第六的巫照行在上清宗被抓后来了一下,上清宗放了后,巫照行就走了。牛兄的意思是,巫照行是为上清宗来的?上清宗有这么大的面子?”

    “巫照行…”牛有道略眯眼,记住了这个人,端了茶盏,边喝边说道:“我也是觉得奇怪,随便问问。”

    晁胜怀略露狐疑神色,不过这也不是他关心的重点,问:“牛兄,你直接挑明了吧,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牛有道放下茶盏,笑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也罢,看来不让晁兄帮点忙的话,晁兄难以心安,那就顺便求晁兄件小事吧。”

    晁胜怀嘴角抽搐了一下,警惕道:“什么事?”

    牛有道:“这些年到处跑来跑去,挺不方便的,有心弄个飞行坐骑,但是这东西太贵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既然认识了晁兄,加之万兽门又产这东西,故而厚颜相求,帮我弄些飞禽坐骑如何?”

    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晁胜怀猛然站起,沉声道:“你开什么玩笑呢?那是说弄就能弄到的吗?就算我家老爷子是长老,我也不可能办到这事,每一只飞禽都有登记造册,清清楚楚,就算是老爷子自己,也不可能私下弄出来送人,掌门都办不到,更何况是我。牛兄,你这玩笑开大了!”

    牛有道:“我没开玩笑,这不是跟你商量嘛。”

    晁胜怀摇头摆手,一口回绝,“这事没得商量,我也不可能办到,你若非要这样干的话,也不用再威胁我,我自己去向师门请罪。”

    “急什么,坐下,你先坐下。”牛有道连连摁手,“先喝口茶,消消气。”

    晁胜怀坐是坐下了,扭头一旁,没有碰茶水的意思,尽管知道对方下毒的可能性不大,也还是不敢随便乱喝。

    当然,也不敢说走就走真让对方把事捅破,他只是摆明态度,有些事不可能去干。

    “晁兄啊,规矩是死的,办法是活的,只要有心,漏洞总是能钻到的。其实嘛,办法我已经帮你想好了。”牛有道摸出了一只小瓷瓶,嗒,放在了桌上,推了过去。

    他这次来之前说弄飞禽坐骑,可不是说着玩玩的,而是有备而来,也是蓄谋已久。

    上清宗的事、蝶梦幻界的事纯粹是计划外的意外事件,现在才真正是接上了他原来的计划。

    晁胜怀慢慢回头,目光落在了小瓷瓶上,“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放低了声音:“我听说贵派有个灵化谷,专司灵兽的驯化。我还听说,驯化的过程中,不能一概相同,同类也会发生不同的情况,总会出现意外,不可避免的总会死上一些,是不是有这回事?”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有死的状况,可飞禽这东西的驯化手段已经相当成熟了,基本不会出什么意外。”

    “那就让它出点意外嘛,东西我都为晁兄准备好了。”牛有道指了指小瓷瓶,轻轻敲了敲桌子。

    晁胜怀满头雾水,不是因做不做这事而为难,而是没搞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真的听不懂,听不懂自然无从反驳。

    嘎吱!门又开了,银儿又伸了个脑袋进来探望。

    晁胜怀又被吓一跳,看向牛有道的眼神仿佛在说,谈这种事,你这里究竟安全不安全?

    谈正事呢,捣什么乱?牛有道脸一黑,喝道:“猴子,看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