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八零章 离开幻界
    什么叫烫手?这就叫烫手。

    这钱到手,晁胜怀手烫的难受,他又不傻,你谋杀人家,人家还给你钱,有这样的好事吗?

    晁胜怀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牛有道现在还不会告诉他答案,因为还不知道引起罗刹潮的事晁敬能不能保住这个孙子,在不能确认晁胜怀是否安全前,他不会干出任何对万兽门不利的事情,先让晁胜怀回去以身试法看看结果再说。

    至于为什么现在就送十万金币给人家,自然和晁胜怀贪财有关。

    十万金币对一个门派弟子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几个人瓜分一头金王熊的利益,个人分到手也不过几十万,为了几十万能违背门规的人,其人可想而知。

    十万金币的诱惑,门规惩处的压力,既有压力,又有诱惑。

    只要让这位这次回去难以做出抉择就够了,只要这位这次回去良心上不了岸,错上加错,以后就再难回头了。

    牛有道微微一笑,出手在他身上连点几下,解开了对方的法力禁制,“你想多了,我手下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就凭你,又能帮我干什么?江湖走马,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我这人不喜欢结仇,喜欢交朋友。走吧,幻界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要封闭了,再晚就出不去了。”

    法力恢复,晁胜怀舒出一口气来,扬了扬手中金票,“你真有这么好心?”

    牛有道皱眉,“看来我一片好心并不能让你领情,也罢,这事我找万兽门要个交代。”伸手要去摘回金票。

    晁胜怀赶紧退开,倒不是舍不得将手中钱交回去,而是怕牛有道翻脸真的找上万兽门,忙解释道:“我不是这意思。这次的事情惊动了师门,我只是担心回去未必能交差。”

    牛有道:“那是你万兽门内部的事,轮不到我来做主,你跟我说没用。幻界快要关闭了,有事回头再说。晁兄,趁我没改变主意前,赶紧走人,我耐心有限!”

    晁胜怀暗暗咬了咬牙,拱手:“好,希望牛兄言而有信,告辞!”

    谁知刚转身,牛有道又提醒了一句,“我在天运客栈等晁兄好消息。”

    晁胜怀停了停步,旋即飞掠而去。

    牛有道目送着,微微眯眼,一回头,立马对上了银儿那纯洁目光,再看看被拉拽住的衣服,“唉!”一声叹息,“不再考虑考虑,真的要跟我走?”

    银儿认真地点头,“走!”

    牛有道挠了挠头,“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银儿立马不高兴了,嘴一撅,摇头,表示不愿意。

    “那就走吧!”牛有道哭笑不得,满脸无奈,被人这样拉着不放,跑又跑不赢人家,打又打不赢人家,还不敢惹怒对方,被人这样跟着哪有秘密可言,这叫什么事……

    两人抵达幻界出口时,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能见到零星离开幻界的其他修士。

    幻界开启时,各方修士进出是自由的,万兽门作为地主并未给四方来客制造任何麻烦。

    看这依旧自由进出的情形,并未有任何排查进出人员的迹象,牛有道眉头略挑。

    他关注晁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否则不会冒然前来,根据他这些年收集的有关晁敬的消息,对晁敬的为人大概有所了解,结合眼前的情形,他对晁敬的想法也有了大概的判断,对自己的事又有了几分把握。

    出口边上,狼狈不堪的晁胜怀在那,被几名晁系弟子围着问话,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估计和罗刹潮的事脱不了干系。

    晁胜怀注意到了牛有道的到来,目光迅速避开,当做不认识的样子。

    牛有道嘴角浮现一抹莞尔,也当做不认识,就这样带着银儿跨过水幕涟漪。

    一出幻界,一片光明天地,山清水秀。

    银儿似乎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光亮,下意识抬手挡了挡眼前光线,一只手越发抓紧了牛有道的衣服不肯放。

    视线稍微适应后,满眼好奇地打量这个新奇世界,乖宝宝似的,亦步亦趋在牛有道身边。

    从入口走开了些,留心了一下周围的情形,万兽门的人没有异常,牛有道方伸手抓了银儿的胳膊,携带飞掠而去。

    刚飞过一片山林,便有几道人影飞来碰头,正是管芳仪等人。

    “道爷,出了点事。”管芳仪通报了一声。

    几人立刻落在了一处偏僻之地,牛有道扫了几人一眼,除了幻界出来的人,只有许老六在,不见陈伯。

    许老六忍不住多看了银儿两眼,也好奇,不知是什么人。

    牛有道问:“陈伯有事?”

    “是上清宗,唐仪带着上清宗的人一直跟着我们,跟到了有人搞事的那处山崖……”管芳仪把许老六告知的大概情形讲了一下,“陈伯跟魏多去了上清宗那边,想办法去了。这事,咱们要不要管?”

    袁罡留心着牛有道的反应。

    牛有道脸一沉,肚子里蓦然升起一股怒火,早就警告了唐仪,让她赶紧带人离开,偏不听,这下好了!

    凭他对晁敬的了解,黑牡丹的遭遇便是前车之鉴,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两天,唐仪会有什么下场让他不敢多想。忍不住怒道:“管?怎么管?这贱人自己找死,怪得了谁?”

    这事他实在是恼火,可以不管吗?可若一旦管了,他和上清宗的关系那是撇都撇不清了,绝对有人会拿这事做文章,与天玉门里应外合,斩断他在南州的势力。

    他这些年辛辛苦苦在南州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不说,商朝宗他们怕是也会有性命之忧,天玉门一定会趁机清除异己牢固对南州的掌控权。

    不但是这个,还有另一个麻烦,上清宗居然发现了他和晁胜怀等人在一起,一旦在万兽门的威压下吐露,晁胜怀那边面对万兽门怕是糊弄不过去。

    管芳仪大概能体谅他的心情,黑牡丹死的时候她在船上,亲耳听牛有道追问过段虎有关黑牡丹的那段不幸遭遇,就算不说这事,她在齐京的时候对晁敬的某些方面就有所风闻,凭唐仪的姿色,的确有可能会出事。

    那种事一旦出了,不管这位道爷对唐仪有没有感情,名分这东西某种程度上就是女人的一个保障,人好摆脱,名分却不好摆脱,自己老婆被人给糟蹋了,让道爷以后情何以堪?在修行界还抬的起头来吗?

    牛有道忽回头问许老六,“你是说陈伯也去想办法了?”

    许老六点头:“陈伯跟魏多一起走了,让我在这等着。”

    他说的是事实,不管之前听到的消息如何,不等到幻界关闭确认管芳仪他们真的回不来了,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他的焦虑等待没有白等,终于等到管芳仪他们平安回来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希望陈伯能及时想出办法。”牛有道对管芳仪意味深长地说了句。

    管芳仪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

    许老六多少有些不解,面对万兽门这样的庞然大物,陈伯能有什么办法?

    有些事情他并不知道。

    话虽这样说,牛有道还是不放心,“立刻找到陈伯和上清宗的人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怎么样了。”

    这里正要赶紧离去,突然有一人飞落拦住,一个男人。

    众人立刻警惕,不知是谁。

    那个男人抬手扯掉了脸上的假面,牛有道等人看清是谁后,皆一愣,这女人居然没死,居然还活着!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男扮女装的云姬。

    云姬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虽然侥幸躲过一劫,却还是被圣罗刹给打成了重伤。

    逃出幻界后,她就在外面等着,想看看在幻界关闭前圣罗刹会不会离开幻界,若圣罗刹真的出来了,又一个媲美元婴期的高手出现了,那可是震动整个修行界的大事。

    试问她如何能不等待观望,万兽灵珠可是在圣罗刹的手上。

    谁想,圣罗刹没看到,居然等到了牛有道等人出来。

    而牛有道等人真正是惊讶了,被圣罗刹追杀还能逃掉,看来这女人的遁地之术的确不简单。

    牛有道这回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女人为何在渡云山被赵国修士屡次围剿而不倒,的确是有非比寻常的自保能耐。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若非地下环境对圣罗刹造成了阻碍,云姬这次也逃不了,不过还是被圣罗刹给伤了。

    “前辈没事就好。”牛有道松了口气的样子,回头也不忘另一件事,挥手示意许老六,“陈伯和上清宗那边,立刻去联系。”

    管芳仪也示意他快去,许老六点了点头,迅速飞离。

    云姬也开口了,“你们居然也从那妖王手上逃脱了?”

    她并不知牵着牛有道衣服的女人就是圣罗刹,否则怕是打死她也不敢靠近。

    也实在是看不出来,银儿如今纯真可爱的样子,任谁也联想不到圣罗刹的身上去。

    牛有道等人都下意识若有若无地看了眼银儿的反应,云姬毕竟是偷袭过这位的,一旦这位出手,云姬还能不能再躲过一劫,可就难说了,这还真是送上门找死啊,一帮人都为云姬捏了把冷汗。

    银儿一脸无邪,明眸大眼,目光忽闪,看谁都一样,似乎不认识云姬,让众人稍微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