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七八章 拉着不放
    漫天星光下,察觉到对方体内的异种妖气已经化解的差不多了,牛有道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

    也没办法完全化解干净,牛有道也想尝试着帮她化解干净,可是没用。圣罗刹的身体好像就是那异种妖气的源泉,化解完了又会慢慢涌出,就像淡淡浮现的烟雾,最终又会慢慢充斥满整间房。

    牛有道也确实没了办法才放手,慢慢退后了两步,上下审视着对面的女人。

    圣罗刹也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却已非那妖王模样,判若两人。

    浑身上下的银甲硬骨没有了,肌肤娇嫩如羊脂玉。没有了那尖尖耳朵,一头水银般的银发变成了乌黑靓丽长发,一张邪魅银纹的蝶罗刹的脸变成了正常人的脸,清纯动人,明眸大眼,娇俏嘴唇。

    嘴上獠牙没了,尖锐手爪和脚爪亦变成了正常人的手脚,体表生长的硬骨也没了,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赤条条而立的女人,体态纤纤婀娜,不着片缕。

    没了硬甲的胸和下体,令人看了脸红。

    唯一还在的是那双散发着银辉的翅膀,令那诱人的娇躯如圣女,令人生不出亵渎的念头。

    之前的凶悍模样透着邪魅,如今的模样却是满满的清纯,双翅银辉下给人圣洁感。

    圣罗刹忽闪着明眸大眼,似乎很好奇的样子,一直盯着牛有道看着,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袁罡把眼前女人的身子看了又看,虽也讶异对方身段的变化,但心无邪念,斜刀在手只有警惕,不管圣罗刹是不是光着身子的女人,照样盯着看。

    对他来说,又没不是没见过女人,面临生死抉择,再好看、再性感诱人也是只妖魔。

    牛有道心中也无邪念,毕竟这种时候,再好看也没兴趣。但他想的比较多,所以有些尴尬,赶紧偏头一旁,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怕惹怒了人家被人一拳打死,这妖王实在是惹不起。

    瞅见袁罡视若红粉骷髅的样子,牛有道“咳咳”一声提醒,满眼警惕的袁罡这才略偏过了头去,不过似乎却竖起了耳朵保持警惕。

    “那个…”牛有道开了口,却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称呼圣罗刹和妖王似乎有些不妥,只好改口道:“前辈,实在是无意冒犯…”

    银辉光芒忽然消失了,又惹得两个大男人回头看来。

    圣罗刹身后的两只翅膀突然收了起来,收缩没了,那赤条条的身段越发迷人,赤足走近到牛有道身前,伸手拉住了牛有道的衣服。

    “……”牛有道无语,小心着,高度戒备着,可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又没有恶意,有点搞不懂什么意思,“前辈,之前真的是误会,真的无意冒犯……”

    他噼里啪啦解释了一通,但是没用,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进去,总之就是牵着他的衣服不放,眼巴巴的样子看着他,透着一股小小的小可怜样。

    牛有道有种讲了半天废话的感觉,圣罗刹一句话都没有,就那样看着他不语,貌似不是听他说话,而是在看他说话。

    袁罡紧握三吼刀在手,也不敢轻举妄动。

    什么情况啊!不带这样玩人的,牛有道真的搞不懂了,犹豫再三,试着说了句,“前辈若是没其他吩咐,不敢再扰前辈清净,我们可以走了吗?”

    圣罗刹还是没任何回应,牛有道相当纳闷,这是让我们走啊,还是不让我们走,你倒是说句话啊!

    三人就这样保持着静默原姿站立了许久。

    最终,牛有道也实在是没了办法,又看不出对方的态度,遂费力尝试着拱了拱手,“告辞…”

    慢慢向后退步,察言观色看对方的反应,在试探对方的态度。

    见鬼的是,他走一步,圣罗刹便跟一步,总之就是牵着他衣服不放,好像他去哪,她就要跟去哪。

    向来面无表情的袁罡,脸部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算什么事?牛有道小汗一把,“前辈,还请明示。”

    啥明示都没有,圣罗刹还是眼巴巴看着他。

    “你到底想怎样?”袁罡沉声发话,他不像牛有道,话说的比较直接。

    他一开口,加之他身上的气息,圣罗刹似乎有些怕他,牵着牛有道衣服的手不放,人却弱弱躲到了牛有道的背后。

    “……”袁罡哑口无言,一拳能开山裂地的人,竟然在装柔弱?

    “……”牛有道亦无语,与袁罡面面相觑。

    目光闪了闪,牛有道慢慢转身,壮着胆子,正儿八经与圣罗刹对视上了,问:“你是谁?”

    圣罗刹终于有了反应,摇了摇头。

    牛有道又问:“你叫什么?”

    圣罗刹依然摇头。

    牛有道回头与袁罡对了一眼,再回头,伸手拉住自己被拽住的衣服,尝试着从人家手上拉开。

    圣罗刹立马两只手一起拽上了,紧紧拽住,在那可怜巴巴的摇头,不肯放开。

    咔!牛有道抬手,先把自己脱臼的胳膊给接上了,否则这样耗着实在是难受,之后打起了精神试探。

    好一阵后,牛有道和袁罡才搞明白了点什么,之前的圣罗刹似乎有些思绪不清,现在的圣罗刹则像是一张白纸,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问她是不是杀了云姬,她也是一脸茫然。

    可看四周的蝶罗刹似乎依旧对这位圣罗刹恭敬着,未得召唤不敢妄动。

    最后,袁罡也靠近了过来,问:“道爷,怎么会这样?”

    牛有道也搞不清楚,不过两个大男人站在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身边实在是不雅,貌似白纸的圣罗刹可以不当回事,他不好不当回事,双手解下自己的外套长衫。

    圣罗刹似乎怕他跑了,外套一松,立马又换了目标,抓住了牛有道里面的衣服。

    你老拽着我不放干嘛?牛有道很无奈,不知这位妖王是真的白痴了,还是装的,反正不敢轻举妄动,抖开长袍披在了圣罗刹身上。

    圣罗刹双手扯着他衣服不放,外套长衫也没办法穿。

    “先把衣服穿上好不好?”牛有道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指了指披她身上的外套长衫。

    圣罗刹瞬间灿烂一笑,笑的纯真无邪,用力点了点头,配合着牛有道的引导,两只胳膊穿进了袖筒里,还一副很新鲜,很好奇的样子。

    牛有道帮她拉好衣服,系好了腰带,免得一直春光外泄着。

    “前辈,我不管你是真的,还是装的,我们真的该走了。”牛有道很认真地对她说。

    可是没用,你说你的,就是你说你的,对圣罗刹一点影响都没有。

    反正就是,你走我就走,就是拉着不放,成了跟屁虫一般……

    山林中,圆方和管芳仪回来了,偷偷摸摸地回来了,躲在林中朝行宫这边张望,发现大群的蝶罗刹依然将这边围着。

    真的回来了,真的要见圣罗刹了,别说圆方,管芳仪自己也紧张了。

    “呀!”

    行宫内传来一道清脆长啸。

    四方云集的蝶罗刹中,有几只血罗刹飞向了宫城的城墙之上,翅膀光辉照耀下,现出了城头三个人影。

    “是道爷,道爷他们真的还活着。”圆方欣喜指去。

    两人从藏身的地方站了起来,管芳仪施法大声道:“道爷!”

    城墙上,牛有道和袁罡闻声回头看去。

    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圣罗刹也换上了一身女人的衣服。

    说到换衣服的事,也实属无奈,两人不可能跟圣罗刹一直耗下去,最后实在没了办法,牛有道扯破衣服就跑,起码也得试出圣罗刹的真实意图来。

    结果圣罗刹立马长出一对翅膀来,跟上了。

    最让牛有道无语的是,一大群蝶罗刹也跟上了,这样跟下去,还让他怎么不起眼地离开幻界?压根没办法出去。

    最后的最后,也只能是停止逃跑,苦口婆心地慢慢跟圣罗刹沟通,实在是甩不掉,动手的话,也不敢呐。

    沟通的结果是,又回到了宫城内,晁胜怀得带走。

    找回晁胜怀的过程中,顺带走了趟后宫,看看有没有衣物。

    找衣服也是被逼的,牛有道的外套给了圣罗刹,谁想圣罗刹翅膀一出来,立刻将外套给洞穿了。牛有道没了外套,圣罗刹就一件很凉快的破外套,袁罡也光着膀子,没办法出去见人。

    一找,结果还真的发现宫内存放有不少的衣物,都是质量上乘的好衣裳,制作精良的素纱蝉衣,虽存放了数百年,穿着依然没问题。

    很快,管芳仪和袁罡飞掠上了城头,分别的双方在宫城的城墙上碰了面。

    星光下的牛有道一脸微笑,一手杵剑,一手把玩着一颗金珠,万兽灵珠。

    管芳仪眼眶红了,有跑上前拥抱的冲动,最终却克制住了,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牛有道也很意外,没想到圣罗刹那般出手威力下这女人居然还能活下来,也没想到两人还能跑回来,正准备发动蝶罗刹去找找看。

    “道爷,袁爷!”圆方手舞足蹈哈哈大笑,开心,只要这两位在,他心里就有底了,相信能活着离开了。

    激动过后,圆方和管芳仪也发现现场多了一人,除了依然昏迷中的晁胜怀,还有一个天真无邪模样的女人,手一直拉着牛有道的衣服不放,让人看不懂。

    牛有道顺两人目光回头看了眼,心中一声叹,他也很无奈,就是拉着不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