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七七章 我算是明白了猴子为什么会揍你!
    虽已跑远,但这个世界的确是安静,轰隆隆打斗声依稀还是能听到。

    树冠上抱着人飞掠的圆方忽然停下,慢慢转身回望,隐隐传来的打斗声似乎停止了。

    打斗结束了吗?是道爷赢了还是圣罗刹赢了?圆方目露惊疑。

    很快,他心中有了判断,道爷怎么可能是圣罗刹的对手,那妖王太恐怖了。

    圆方眼中涌出泪光,抽泣了一声,呢喃道:“道爷,真不是我不讲义气,而是我能力实在是有限,也实在是帮不了你,留下反而是你的累赘。是你让我们快走的,我也是听了你的话才逃的,不能怪我。我若能回去,定早晚在佛祖面前为你焚香祈祷,为你求得来世福报。”

    “嗯…老熊,你在嘀咕什么?”怀里抱着的管芳仪忽迷迷糊糊冒出一句来。

    “呃…”圆方低头,只见管芳仪缓缓睁开了双眼,不禁欣喜道:“红娘,你醒了?”

    从昏迷中醒来的管芳仪“嗯”了声,旋即又一脸苦楚,“疼死老娘了。”

    圆方笑道:“忍忍,忍忍就好了,你的伤我检查过了,不至于要命,能好的。”

    管芳仪看着他,“你怎么哭了?”

    圆方:“没,我是高兴的,你醒了就好,我是喜极而泣。”

    管芳仪虚弱的眼神翻了个白眼,转而稍稍扭头看了看身处的环境,咦了声道:“咱们脱险了?”

    她当场就被圣罗刹给打的昏死了过去,什么时候落在了圆方的手上,什么时候到了这里压根不知情。

    圆方:“暂时应该是脱险了。”

    管芳仪自己都感到惊奇,她可是亲自领教过圣罗刹那恐怖实力的,居然能从圣罗刹手下脱险,想不惊奇都难,目光忽一低,看向了自己胸口,目光落在了圆方正好将自己一边胸扣在掌中的手,沉声道:“老和尚,你爪子往哪摸呢?信不信我给你剁了!”

    “……”圆方一看,顿时小汗一把,这个,他光顾着逃命,自然是怎么抱合适就怎么抱了,还真没注意到这个,赶紧调整了抱的方式,挪开了手掌,连连赔罪:“不是存心的,绝无非分之意,你放心,老衲是出家人,不会有那非分之想。”

    “嗯…”管芳仪眉头一皱,脸上满是痛楚之色,骂了声,“老娘肋骨断的差不多了,别乱动,痛!”

    “这样呢?这样怎么样?”圆方连连换抱的方式。

    管芳仪经不起这样来回的倒腾,疼的直冒冷汗道:“放下,放下,别乱动,把我放下。”

    圆方身形从树冠上一沉,落在了下面的枝干上,将其平放在了倾斜的枝干上躺着。

    树木高大,枝干宽如床榻,躺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圆方贼兮兮地小心观察着四周,此时的警惕性无比高。

    管芳仪抬手在自己身上慢慢摸索了一阵,摸出了一只小瓶,倒出了一颗蜡丸,蜡丸捏破,露出一颗鲜红欲滴的丹丸,立有沁人心脾的香气如幽若浮漫。

    圆方闻到香气回头,见她要服药,立即提醒道:“我路上给你喂了伤药的。”

    管芳仪不屑,“你能有什么好伤药,我这才是最上上等的伤药,老娘重伤,自然要用最好的灵丹。”药丸纳入了嘴中咽下,暗暗施法催发药效。

    此并非虚言,她这是修行界最顶级的伤药天济丹,丹药名字中就含有天要救济你的意思,自然是功效非凡,小小一颗价值百万金币。说的夸张点,只要生机还在,天济丹近乎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当初逃离齐国时,牛有道就为黑牡丹向她强行索取过一颗,只是奈何黑牡丹伤的太重,伤势又拖的太久,肌体生机已经耗尽,全凭一口真气吊着,浪费了一颗也无力回天,说来也是件令人唏嘘的事。

    圆方没参与那次的事,不知道这些,只知这女人一贯如此。

    他认识管芳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听说在齐京享用惯了好的,一身的娇气病。他也经常听到管芳仪开口闭口讽刺茅庐那一带是乡下地方,也习以为常了,这女人就是一副刀子嘴,心眼其实不坏。

    所以被鄙视了也没什么,圆方嘿嘿一笑,习惯了她的嘴。

    天济丹的药效一出,果然非凡,通向四肢百骸的药效抚愈伤患处的痛楚,令管芳仪脸上浮现舒坦,呻吟着缓出一口气来,“应该死不了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随口给自己求了个好报。

    圆方依然心有余悸,“你也算是命大,妖王那么恐怖的一击,你居然还能躲过一劫,换了我,只怕不知死了多少回。”

    管芳仪唉声叹气,“哪是什么命大,是刚好有天剑符的强大能量护体,天剑符的强大能量没耗尽为我挡了一击。那妖王若是等到破尽天剑之威再来那么一拳,早被她打死了,哪还能跟你在这瞎扯。不过这圣罗刹的实力的确是太恐怖了…”

    说到这,终于想起了什么,迅速扭头左右看了看,奇怪道:“道爷呢?大个子呢?他们往哪逃了?”

    圆方低头,黯然道:“道爷和袁爷他们…他们为了掩护我们脱身,和那妖王拼命去了。”

    他也不会说是自己胆小怕死先跑了。

    “什么?”管芳仪惊的瞪大了一双明眸,才想起,是啊,那妖王那般强大的实力,没人拖住的话,两人怎么可能活着脱身?

    她情急之下撑手,欲坐起,然胸肋传来的剧痛又让她倒下了,急问:“他们怎么样了?”

    圆方低低声音道:“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令管芳仪鼻头一酸,热泪瞬间夺眶而出,银牙死死咬着嘴唇,慢慢摆正了脑袋看天,躺那静静看着上面一层遮挡星空的发光树圆方,半抱着希望,心里抱着牛有道不会死的希望,她感情上不愿接受牛有道就这样死了的现实,心里希冀着牛有道依然狡诈不死。

    左右无法逃离蝶罗刹的地盘,她想回去看看,万一牛有道只是重伤呢,万一需要救治呢,自己身上有灵丹妙药。

    不忽悠圆方不行,她身体目前的状况行动不便。

    圆方连连摇头,“哪有什么周旋,直接打起来了,打斗的动静我一直都有听到。还是想办法离开吧,佛祖会保佑我们的。”

    管芳仪冷笑,“我算是明白了猴子为什么会揍你!你不去,我去。那些蝶罗刹我是没办法沟通的,那个圣罗刹至少还能说人话,至少还能沟通,能沟通就有一线生机。是选佛祖,还是选圣罗刹,你自己做决定,老娘不勉强你。”

    “……”圆方哑口无言,挠了挠头,怎么感觉这话听着好像有点道理,头回觉得佛祖不一定有圣罗刹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