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七三章 圣罗刹
    如此异常令牛有道第一个闪身过去,众人也都起身飞赴,想一看究竟。

    牛有道一落在圆方身边,目光往殿内一瞅,整个人便愣住了。

    最后跑过来的袁罡往管芳仪等人身边一凑,只看了一眼,也如同几人一样,全部一动不动僵硬在门口。

    晁胜怀就躺在殿内一旁,依然处于昏阙中,周边发生再大的事情,也还是一动不动。

    被制住了,没人解除禁制也醒不过来。

    问题的关键不是遗留在了屋内的晁胜怀,而是八根铜柱间的那座八角亭,如莲花般绽放开的八角亭已彻底摊开在了地面,八角亭内的东西袒露在众人的眼前。

    一张椅子,一张白玉椅子,殿内星光折射下熠熠生辉,雕刻精美,犹如王座。

    也许椅子上本该坐一个人,也许坐在椅子上的人应该封闭在八角亭内沉睡。

    也的确有一人,一个赤身裸体的人,面对王座,手扶王座靠背,背对着门外的众人。

    那人身段窈窕,不着片缕,腰纤细柔美,臀浑圆诱人,一双长腿,肤色雪白,背影风情无限,似乎是个美人。

    只是后背似乎长有银甲硬骨,“非”字型附着在背,两边肩胛部位成块的硬骨上有两道裂纹,银色光华正是从两道裂纹中渗透出来的,闪烁着光芒。

    一头如水银般的参差不齐银发,那搭在王座上的手指是五根银色尖爪,紧瘦小臂和胳膊上的硬骨如线条分明的肌肉,一双长腿也是如此,充满着可怕的美感。

    赤条条的人扶着王座慢慢抬头,看不清正面容颜,“嗬……”仰天发出沉闷而悠远的声音,不知传递出了什么讯息,动人心魄。

    沉闷声响起之际,一头银发无风自动,无序飘摇着、迷乱着。

    后背肩胛上的两道裂缝内银色光芒也愈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长出来。

    门外众人很快看清了长出的是什么,两只翅膀,两只蝴蝶翅膀正在慢慢长出,慢慢舒展开来,翅膀散发着迷人银辉。

    “圣罗刹…”管芳仪战兢兢低喃出了大家心里的同一个猜测。

    从看清是什么东西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那一头银发的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蝶梦幻界的王者,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圣罗刹。尤其是一双蝶翼翅膀长出来的时刻,越发肯定了。

    谁都没想到,包括牛有道在内,都没想到传说中的圣罗刹居然被封印在大阵的阵眼之中。

    之前一直有小心提防,然跑来跑去都没看到,都以为就算传说是真,好几百年过去了,那个所谓的什么圣罗刹应该也死了,做梦也没想到还活着,而且是藏在打开的阵眼里。

    之前还一直念想着找到阵眼能开启生路,现在是找到阵眼开启了生路,只是不知是开启了谁的生路。

    是开启了他们的生路,还是打开封印开启了圣罗刹的生路?

    对牛有道来说,这个大阵给他的感受还算祥和,并非什么处处杀机的大阵,不是那种非要置人于死地的杀戮阵法,只要不硬来胡搞,顶多被困住,没看出什么杀无赦的迹象。

    如今才发现自己被迷惑了,开启生路的阵眼里居然藏着一个传说中实力能媲美元婴期的怪物,自己居然亲手释放出了这么一个怪物,这究竟是要给开启生路的人…生路呢,还是要将开启生路的人逼上死路?

    牛有道瞥了眼殿内昏迷在地的晁胜怀,顾不上那厮了,低声打了个手势,“走!”

    对眼前这怪物的底细一无所知,无法做出任何判断,在搞不清这怪物深浅或是否友善之前,牛有道不敢乱下赌注,还是先想办法回避再说,弄明了情况再做其他打算也不迟。

    众人轻轻退开,尽量不发出动静。

    稍微退远了,牛有道示意管芳仪提携上了袁罡,几人迅速飞掠而去,准备先离开这宫城再说。

    唰!一道银华从一行头顶掠过,速度之快,眨眼而过,惊的几人落地后不敢再前行了。

    一个长着翅膀的银发女人煽动着辉洒银色光辉的翅膀,轻轻落地,落在了一座水池旁。

    水池里有山中流经而来的活水,常年蓄流。

    落在水池边,银发女子探首看向了水面,银发迷乱飞舞间,一只手爪指尖轻轻触碰向自己的脸庞,对着水面顾影自怜的样子。

    此时,众人才看清了她的正面,身体的重要部位似乎皆长有天生的银甲硬骨防护。

    她那一张脸乍看有些妖艳,尖尖的鹅蛋脸型,额头、鼻梁都是银甲硬骨,两颗獠牙露出在唇下,脸庞有银色纹路。翅膀光芒辉映下,脸庞上的银色纹路恍如水银流动,为其平添了浓郁的妖异味道,还有邪魅气质。

    给众人的感觉,这就是妖魔的长相。

    叮咚!一滴水滴声清晰传来。

    这位圣罗刹似乎哭了,至少明显看到是流泪了,一滴泪珠滴答入水池的水面,令平缓水面荡起一圈涟漪。

    牛有道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这圣罗刹为何而哭泣,是因为被困数百年终于脱困才喜极而泣吗?

    看着水中的自己,圣罗刹手掌轻轻一翻,五爪掌心接住了另一边面颊滴落的泪水,泪珠在掌心晶莹剔透,双翅光芒辉映下,那一滴泪珠熠熠生辉。

    “谁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流泪?”

    “谁能告诉我,我心里为什么会难受?”

    声音仿佛来自虚空,清脆悦耳的声音似乎在整个宫城内回荡。

    几人四处看了看,只有水池边的圣罗刹在开口说话,指尖轻轻触碰着脸上的泪痕,眼神中透着迷惘,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

    这位圣罗刹居然能说人类的语言?几人面面相觑,然而谁也回答不了对方的问题。

    牛有道挥手示意下,几人慢慢往右边退去,试探着水池边那位的反应。

    确认对方没有反应后,几人立刻扭头转身,飞掠而去。

    “这是我的城吗?”

    “我有印象,好像是我的城,为何闯入我的城?”

    几人身在空中,那似乎在整个宫城内回荡的声音亦清洗回荡在他们的耳边。

    空中一道银光闪过,煽动着双翅的圣罗刹又徐徐降落在了宫墙上,面对飞来的几人。

    后发先至,瞬间超越了几人,拦了几人的去路,盯着下方紧急落地的几人,目中渐渐泛起凶光,又发出了那似乎不是出自她嘴的回荡的声音,“异类,为何闯入我的城?”

    对方的态度明显渐渐变得不善,令几人高度紧张了起来。

    牛有道正思索着应对之策,谁知云姬忽大声道:“这不是你的城!”

    “不是我的城?”宫墙上高高在上的圣罗刹脸上透着疑惑,问:“那是谁的城?”

    云姬:“是商颂的城,是商颂的行宫!”

    “商颂?”圣罗刹低头沉吟着,思索了一阵,呢喃道:“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商颂是谁?”看向了云姬发问。

    牛有道与袁罡交换了个眼色,怎么感觉这妖孽的记忆有些问题?

    云姬大声道:“商颂是你的主人,还有离歌,他们都是你的主人,我们是你主人的朋友。”

    她显然也察觉到了对方的记忆有问题,想混淆糊弄过去。

    谁知此话一出,圣罗刹语气变得冰冷,“主人?谁能做我的主人?你在欺骗我!”

    几人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了这位蝶妖王者骨子里的傲气,也意识到了云姬的话可能坏了事。

    云姬立马低声左右,“不能都困在这里,对不起了,我先走了,兴许能为你们引开她。”

    这里话落,眼前唰一声,变得光亮,牛有道等人都吓一跳,吓得纷纷退开了。

    圣罗刹从宫墙上下来了,转眼站在了云姬的跟前,令人猝不及防。

    云姬慢慢抬头,与眼前的妖魔近距离对视着,尝试着缓缓后退了一步。

    圣罗刹:“你在欺骗我。”

    “我没有欺骗你,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知道了。”云姬说罢,喉咙鼓动着,吐出了一颗金珠在掌心,正是不久前得到后吞下肚的万兽灵丹。

    慢慢退开的牛有道等人相视一眼,知道云姬是要施展万兽灵丹的威力来影响圣罗刹好脱身。

    牛有道给左右一个眼色,左右三人微微点头,明白他的意思,一旦万兽灵丹真对圣罗刹产生了影响,大家立刻趁机跑路。

    万兽灵丹在云姬掌中渐渐绽放出了红光,丝丝缕缕汇聚的血云在红光里飘荡着,迎着对面的圣罗刹飘去。

    圣罗刹盯着,盯着飘来的血云慢慢将自己缠绕,神色没有任何异常。

    反倒是云姬自己似乎受了万兽灵珠的影响,用力摇了摇头。

    圣罗刹抬手,爪子一把抓住了云姬的手掌,连同万兽灵珠一起包裹在内,两根爪子抠入云姬掌心,将万兽灵珠刮入了自己的手中一握,拿离,“这东西让我有些不舒服,你让我看,是我的吗?”

    东西从云姬手中一脱离,失去了法力的操控,血光和血云歘一下便缩回万兽灵珠内。

    牛有道等人无语,万兽灵珠对这蝶妖妖王竟然没有任何影响,趁机逃跑的计划可谓落空。

    然就在这时,云姬突然偷袭,一拳轰向了圣罗刹胸口,可谓全力一击,欲趁对手不备要对方的命。

    轰!一拳打了个正着,也的确打了圣罗刹一个不备。

    劲风四溢,圣罗刹踉跄后退之余,身形一甩,身后一只翅膀如狂风呼啸而过,拍在了云姬的身上。

    咣!云姬顿如断了线的风筝,凌空狂喷出一口血来,震飞了出去。

    然这女人在即将砸落在地之际,一掌拍向了石板地面。

    石板崩裂,泥土纷飞中,云姬身形一扭,直接蹿入了地下,遁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道银光如流星一闪而过,地面轰隆一声,也钻入了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