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七一章 阴阳逆转
    牛有道摇头,提点道:“这片星空本就没有七曜,哪来的太阳。天上没有太阳,地上有,有人在地上设置了太阳。”

    圆方忍不住插了一嘴,“地上哪有太阳?地上哪能藏住太阳?”惊奇四顾。

    管芳仪鄙视,“你傻呀,就那么个意思。”

    牛有道:“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有人倒转阴阳,将七曜设置在了地上。”

    袁罡:“只见六曜,太阳何在?”

    “幻界之外倒是有个太阳…”牛有道说着一顿,略思索一阵,徐徐道:“阴阳倒转,此阵范围之大,恐怕远超我们想象。幻界之外出现日食时,幻界大门便会开启,幻界大门的开启很可能与此阵有关。七曜在地,也就是星空在地,此阵搞不好借助了传说中的星辰之力,若真如此的话,星辰之力的阻挠之下,云姬怕是未必能遁地离开。”

    山顶几人的目光一起看向了云姬遁地离开的地方。

    袁罡:“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阵法?”

    “幻界大门的开启情形难道不神奇吗?那像是一般的法力能办到的吗?”牛有道反问一句。

    袁罡沉默了,来到这个世界后,原有的世界观屡屡被颠覆,往深里想想,也许是因为自己无知。

    管芳仪忍不住插话:“别说那虚的,来点实在的,咱们怎样才能离开这里才是正理,时间不多了,别再耗了。”

    牛有道盯着湖面道:“外面的太阳是实的,这里的太阳是虚的。”

    袁罡问:“少的那颗太阳在哪?”

    牛有道打量着四周:“藏起来了。”

    “藏起来了?”袁罡疑惑。

    “从周围山势看,有人移动山水布阵,布的是九宫八卦阵。”牛有道指了指天,又指了指湖面,“三才布置,天为天盘,湖光倒影为门,贯穿阴阳,湖为门盘,地为地盘。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有人阴阳倒转,颠倒乾坤,天变成了地盘,地变成了天盘,湖居中不变,仍为门盘。因此七曜在地,透过门盘去看,七曜藏其一,隐去了太阳。天盘在地,有人设置了奇门遁甲之术。”

    管芳仪和圆方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主要是术语方面,尽是他们听都没听过的。

    袁罡倒是能听懂一些,惊讶:“奇门遁甲?”

    牛有道目光灼灼,放眼颔首,“遁甲乃十干中的至尊,藏而不露,七曜中的太阳应该就藏于其中,找到太阳就找到了阵眼,也就能开启生门离开此阵。道理和外界的太阳应该类似,有东西找到了太阳,产生了日食,幻界便开启了生门。也不知当年封锁幻界的人,是忽视了日食的存在,还是故意的。”

    终于听懂了他在说什么,管芳仪兴奋道:“听不懂,不过听你说的头头是道好有道理的样子,应该不是嘴上功夫吧,快找啊,快把太阳找出来啊!”

    牛有道略微一笑,手指湖泊,“湖为门盘,进去的门在湖中。”

    管芳仪讶异,“要钻进湖底吗?”

    牛有道摇头,对袁罡道:“七曜指路!”

    袁罡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

    可就在这时,湖畔不远处砰一声,传来一声响,有个人从地下爆了出来,踉跄而行,一身泥土,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嘴角还有血迹。

    从地下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云姬,脸上的面纱不见了,露出了脏兮兮的脸。

    喘着粗气的云姬四顾,看到了自己埋造的衣冠冢,似乎松了口气、庆幸不已的样子。

    很快又想到什么,牛有道他们呢?云姬迅速四处观望,最终看到了星光下山顶上站立的几人,立刻飞身而起,几个起落也飘落在了山顶,见面就一句话,“地下出不去!”

    几人忍不住上下打量这位,发现这位脚上的鞋子都没了,赤足而立,连沾了泥土的雪白大腿都露了出来,胸背也有不少暴露,尤其是胸口半露的丰腴很是吸引人注意。

    注意到几人的目光,云姬低头一看,下意识双手抱胸,怒道:“往哪看?”

    三个男人顿时尴尬,一起扭过了头看别处。

    管芳仪同为女人,倒是不用回避,不过却是满眼古怪,没想到还真让牛有道给料到了,真的跑不了。

    “没带多余的衣物,谁身上的袍子借来一用?”云姬也尴尬着发出了请求。

    牛有道干咳一声,“猴子,晁胜怀身上的借来用用。”

    袁罡下了山,找到血罗刹看守的晁胜怀,剥了外套和鞋子提回来,扔给了云姬。

    云姬背着几人穿上了,结果发现晁胜怀的衣服也是破烂的,不过比她的好多了,能遮挡住外泄春光就行,没条件也只能是将就了。

    “好了!”云姬提醒了一声。

    三个男人这才转过身来,眼神依旧古怪,眼前这位与之前的高雅端庄模样比起来判若云泥,贵人和乞丐的差别能不大吗?也终于露了真容给大家看,就是脏了点。

    牛有道问:“前辈怎弄成这样?”

    云姬:“地下有怪力绞杀,诡异无比,我想尽办法也未能突出去,差点命丧在地下,幸亏我擅长遁地,否则难逃一劫,可谓侥幸逃脱了出来。”

    牛有道微微点头,对方的遭遇等于印证了他的判断,此阵果然是借助了星辰之力,如此一来他反而多了几分信心。

    其他几位闻言暗暗庆幸,幸好没跟这位走,否则连能遁地的都闹成这样,跟随的焉有命在。

    “没事就好。”牛有道宽慰一句。

    云姬不肯就此放弃,“地下出不去,看来得走空中试试,我们之前怎就没想到利用蝶罗刹带我们飞出去?”

    牛有道摇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空中也飞不出去,你没见这边的蝶罗刹等级都较高吗?应该是久困此地而造成的,不过对蝶罗刹来说,此地有适应他们的食物,呆在这也能活下去。如此一来,但凡闯入此地的蝶罗刹反倒成了此地的护法。”

    云姬:“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得到了宝物,急于离开。

    牛有道没那闲心把指点袁罡的那套阵法理论又跟她啰嗦一遍,“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清楚,这么说吧,我略懂阵法,刚才参详了一下,发现此阵颠倒乾坤,有星空之力加持,地上无异于星空。星空浩瀚,靠蝶罗刹的双翅飞断了翅膀也飞不了多远,加之星空之力的扭曲,飞来飞去也不太可能飞出去,估计还得在原地打转。”

    云姬一时搞不懂他说的是个什么鬼,不过有一点却听懂了,“你看出了此阵的奥秘?可参详出离去之法?”

    “可以试试看。”牛有道点了点头,回头对袁罡道:“阴阳逆转,七曜指路,依排位逆行。”

    袁罡颔首,先跑下山将昏迷中的晁胜怀提了过来,暂时放弃了蝶罗刹的协助。晁胜怀拎回扔给了圆方扛着,自己找了管芳仪,“借把力。”

    管芳仪立刻提携了他的胳膊,双双飞下了山,袁罡指点方向,在前领路,余者跟随。

    牛有道也在后面看着,倒不是让袁罡冲在前面冒险,而是老习惯,有意教导袁罡,让袁罡亲自上手熟悉。

    袁罡指使着管芳仪带他找到了湖中六个光点的太阴位,本来按顺序应该是首尾顺序的,太阳为首。然照牛有道的提点,要阴阳逆转逆行,遂以太阴位为首,路线要倒过来走。

    管芳仪提着袁罡飞掠,直落向湖面的太阴位。

    牛有道在后面提醒了圆方一声,“跟着他的落位,不要乱踏。”也是在提醒其他人。

    扛着晁胜怀的圆方连连点头,起落间紧跟袁罡落位。

    一行在湖面东拐西拐,按照最后一步的方位指点,陆续落在了岸上。

    牛有道和袁罡还好,其他人一落地大为惊讶,连忙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一座陡峭山崖间。

    湖边哪来的这座山崖?之前根本没看到。

    众人回头一看,更是大吃一惊,那么大的一片湖泊居然不见了,身后是一片山林。

    此时牛有道上前,看了看眼前横亘没有出路的山壁,嘀咕了一声,“可惜没有罗盘。”

    没有罗盘,他只好又掐起了手指,结合周围地形,以卦数来推断行进方位。

    稍等一阵后,牛有道又回头道:“跟着我的走位。”

    众人一头,眼前突兀出现的山崖就是证明,大家都已信服,乖乖听从。

    牛有道瞅准左前的方位,开始踏着步数前行,后面紧跟的人倒没什么,最后面还未动的人却发现牛有道走了几脚后居然凭空消失了,惊的心肝一颤,幸好前面的人还在,赶紧跟着。

    一行鱼贯相连而行,一个盯一个的步伐行进,前走几步,忽又右走几步,反复来回倒腾着行进。

    最终,所有人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一行停在了崖壁前。

    掐着手指推算一阵的牛有道盯向了山崖上的一条细小裂缝,迈步一脚踏入,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袁罡跟着一步踏去,也消失了。

    有了前面的经验,众人陆续跟着撞墙,墙没撞上,眼前倒是豁然开朗,居然一脚踏入了一条宽阔峡谷当中。

    “大家不用紧张,到了这里可以自由前行了。”牛有道边走边提醒了一声。

    圆方扛着人跑到了他身边,觉得还是跟着道爷比较安全点,在旁陪同着嘿嘿笑道:“道爷,这阵法为何这般神奇,一条裂缝一脚走入居然能变成一座峡谷?”

    牛有道呵呵道:“说神奇也神奇,说不神奇也不神奇,就看你怎么理解。此阵借助了星辰之力,跟蝶罗刹飞不出去是一样的道理,看似短短的距离,也许就是遥遥星空的距离,找不到捷径,你怎么都走不到。反过来说,距离也可以影响眼睛看到的东西,任由你在上空飞来飞去,也看不到下方有这条山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