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六零章 蝶罗刹
    男女授受不亲,成年后,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一个男人这样拉着胳膊。

    唐仪下意识想甩开他,偏偏这男人于情于理还就是她男人,别的男人碰不得她,这个男人碰她却是合情合理,内心颤漾了一下,胳膊绷了一下未再做反抗,解释道:“我明白,上清宗也并不是看到商朝宗坐大了就想和他搅在一起,可以不和他搅在一起,只求你不要放弃上清宗,我现在真的是没有了办法才来求你,历代先师呕心沥血的上清宗不能倒在我的手上。”

    牛有道也意识到了不妥,松开了她,“天下谁人不知我和商朝宗是一伙的,我和你们搅在一起,和商朝宗有什么区别吗?我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风光,许多事情你们不在其中不知道其中的凶险,我也不可能再和你们搅在一起,别逼我对你们不客气!”

    唐仪没了退路,离开了北州后就没了退路,其他地方没人愿意收留上清宗,总不能带着一群弟子四处流浪吧?只要一知道上清宗没能搭上牛有道,门内弟子立马要人心四散,上清宗立刻要分崩离析各找前程,连北州都回不去了。

    牛有道这个态度让唐仪没了办法,唐仪只能硬着头皮道:“是赵师叔让我们来投奔你的。”

    “我不认识什么找师叔,我警告你们,以后别再烦我。”心中咯噔的牛有道嘴上装糊涂,扭头就走。

    唐仪直接捅破了,“赵雄歌赵师叔让我来找你的。”

    牛有道立马又扭头回来,面对面,冷冷道:“你是在拿赵雄歌威胁我吗?”

    唐仪:“我说的是事实,的确是赵师叔让我来的,绝非蒙骗于你。”

    牛有道现在没心情跟她在这里扯这事,身子前贴,唐仪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避免了男女身子贴在一起。

    牛有道又一把抓了她的胳膊,送嘴到她耳边低声道:“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这里马上有事发生,我有事要解决,你们留在这里只会给我添麻烦。现在,立刻,带你的人离开幻界,明白了没有?”

    终于说出了急于赶他们离开的原因,实在是被缠的没了脾气,真要对上清宗下毒手的事他其实干不出来。

    两人贴这么近,能闻到彼此的气息,这是唐仪第一次和成年男子靠这么近,心若撞鹿,和牛有道却是第二次,当年洞房花烛夜,她和曾是少年的牛有道喝交杯酒时曾贴这么近过。

    轰隆!远处隐隐传来打斗声,两人一起扭头看向了岔路的一个方向。

    “有什么事发生?”唐仪回头问了声。

    “不关你的事,立刻带你的人滚出去。”牛有道甩开了她胳膊,挥手指向了来路,随后又招呼上了袁罡三人,一行径直朝有打斗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而去。

    罗元功等人走了过来,苏破问唐仪,“掌门,怎么样?”

    唐仪银牙咬唇不语,头回干这么死皮赖脸的事……

    循着打斗声而来的牛有道等人紧急停下,落在一山坡上,居高临下注视着打斗之地的交战情形。

    还以为是云姬在这边有什么事,谁知不是那么回事,十几名修士正在和一群蝶罗刹厮杀。

    那在林木中振翅穿梭的蝶罗刹,牛有道也是头回见到。

    大概是人形模样,与人差不多高大,雌雄男女都有,长有散发着柔和白光的蝴蝶翅膀,翅膀内有白玉般的网状骨骼结构,翅膀边缘有几对锋利骨刺。蝴蝶人的脸上和身上都有附着在体表生长的甲壳,额头、鼻梁、胸肋都是硬甲,面目狰狞,长有獠牙,手脚都有尖锐利爪。

    如琼枝玉叶般发光的树林中,几人手拽铁链,拖着三只绑缚的白翅罗刹,朝这边急奔,余者挥舞着手中武器抵御四周穿梭围攻的一群白翅罗刹。

    一名抱团后撤中的修士忽然失手,被一只白翅罗刹抓住手腕拽出了撤退的队伍,那修士顺手一剑斩下那只白翅罗刹的脑袋,而失去了脑袋的白翅罗刹却张开四肢将那修士给死死缠抱住了,一人一妖一起从空中坠落。

    束缚的修士猛然施法振臂,震开了束缚,却不妨背后一只利爪直接插入了他的心脏部位。

    背后偷袭的白翅罗刹带着那修士凌空翻飞,摁倒在一棵树杈上,张嘴射出带有尖刺的舌头,直接插入了修士的嘴中猛吸,舌头如导管般吸取那修士体内的血液。

    被摁在树上的修士抽搐着,饱满皮相以可见速度干皱。

    一群紧急撤退的修士没人管那脱群的修士,似乎也来不及去管,只知一路快速后撤。

    而一群穿梭围攻的白翅罗刹甲壳坚硬,居然能挡住刀剑的砍劈,不过也承受不住力道凶猛的砍劈,不断有被砍翻落地的,挣扎着发出尖锐刺耳的“呀呀”悲鸣。

    牛有道等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也只能是在一旁看热闹,树林里光亮着,站远点也能看清。

    事情很明显,这些修士显然就是管芳仪之前说的那种要抓蝶罗刹换钱的那类人,不是蝶罗刹主动进攻,而是这些人主动跑出了驱光草能庇护的区域去抓蝶罗刹。

    “这帮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也不想想,真有那么好赚的话,万兽门还用让外人来干?又不是钱多的没处花。”管芳仪叹声摇头。

    牛有道也忍不住摇头,这就是底层修士的悲哀,在外面乱来只有死路一条,在这里拼一把赚到了就是赚到了,没有人管,值得他们提着脑袋去冒险。

    管芳仪忽又道:“这帮找死的家伙有麻烦了。”

    几人顺着她目光所看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有点点蓝光在林中翻飞穿梭而来,后面还有成群的点点白光跟来。

    抵达而来的速度很快,很快接近了这边,令几人看清了是什么东西,另一种颜色的蝶罗刹,蓝翅蝶罗刹冲来了,也不知是不是被那尖锐刺耳的“呀呀”悲鸣声给吸引来的。

    “走!”一路回冲的修士中也有人发现了危险,紧急高呼一声。

    一群人扔下了三只拖拽的蝶罗刹,妄图脱身,然一群围攻的白翅罗刹却不肯放过他们,加快了围攻节奏纠缠,不让他们脱身。

    很快,十余只蓝翅罗刹唰唰射入了战团,加入了对那群修士的围攻。

    令牛有道等人想不到的是,另有三只蓝翅罗刹居然朝他们几个看热闹的人射了过来,竟然直接闯入了驱光草的防护区域。

    几人立马意识到了,驱光草虽对蝶罗刹有克制作用,蝶罗刹也的确是受不了驱光草的气味,可他们离边缘地带太近了,蝶罗刹短暂冲入冲出的冲杀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他们靠的太近,不知是不是被那些蝶罗刹误会了和林子里面的人是一伙的。

    比不过这些怪物的飞行速度,现在回避也来不及了。

    袁罡抬手后抓,背在身后的三吼刀从黑布套里面抽出在手,面无表情紧握刀柄。

    管芳仪手中捏住了符篆。

    圆方一双大袖下垂,一双戒刀从袖子里落出,抓在了手。

    牛有道杵剑在地无动于衷。

    奇怪的是,张牙舞爪的三只蓝翅罗刹冲近的瞬间,突然斜翅转向,唰唰从三人周边绕飞了过去,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绕过去后,三只蓝翅罗刹又围着几人绕了一圈,双眸看向几人的目光中似乎透着畏惧,随后全部唰唰调头离去了,又扑入了林中,加入了对那群修士的围攻。

    这情形似曾相识,牛有道慢慢回头看向了袁罡。

    袁罡则慢慢抬起了手中刀,盯向了自己握刀的胳膊,略露凝思之色。

    袁罡一偏头,与牛有道的目光对上了,两人皆偏头对视着。

    没事就好,双手提着戒刀的圆方松了口气。

    一旁的管芳仪诧异道:“奇怪,蝶罗刹悍不畏死,遇上实力再强的修士也不会怕,居然没有攻击我们,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

    牛有道嘴角露出一抹莞尔,笑容神秘而诡异,心知肚明的样子。

    林中一阵阵惨叫传来,无论是攻击威力或攻击速度,还是甲壳的防御力,蓝翅罗刹果然不是白翅能比的,顷刻间将那群冒险的修士逼入了绝境。

    “救我!”一名修士拼死杀出,看到了牛有道等人,高声求救,朝这边急飞。

    袁罡提刀就要冲出救援,牛有道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冷漠无情地阻止了他。

    那修士未能顺利逃到这边,几只蓝翅罗刹联袂闪来,如蓝光魅影在空中交织穿梭,当场将修士擒了,各拽了一只胳膊和腿,凌空拖回了发光林木的上空。

    一只蓝翅罗刹扑来,当空抱住了那修士的脑袋,张嘴就是一口,两颗长长的獠牙狠狠扎入了修士的脑壳中,几对翅膀扇动着将那挣扎的修士摁翻在林中地上,抢夺撕扯的血肉横飞。

    牛有道等人回头,只见一群万兽门弟子飞掠而来落下,不少人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包里绽露的驱光草幼苗来看,应该是带去哪种植的。

    林中恢复了平静,嘴上、爪子上带血的蝶罗刹飞上了树梢站立,或蓝光或白光的翅膀轻轻扇动着,凌厉凶狠的目光盯着这边的一群人,稍候皆唰唰返身,飞向了山林深处隐没。

    瞅着林中残余的尸骸,不少万兽门弟子面露嘲讽,也没管牛有道他们,继续前行忙自己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