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五九章 跟丢了
    何况就算是万兽门也没那么多飞行坐骑专门用来供人种植驱光草。

    超出了三天的时间范围,蝶梦幻界的出口便会关闭,目前还没有哪个修士能在这种环境下有条件存活十年,首先长期供应的食物和水就是个问题,所以关闭时间一到就要立马全部退出。

    有些地质环境也不适合驱光草的种植,和种植其他东西是一样的道理。

    十年才开启一次,一次只有三天时间,有些地方还不适合种植,这些年累计下来的种植区域处于无规则扩张状态,没有什么非常完整的大面积区域。

    因此进入蝶梦幻界,想要保证安全,只有老老实实在种植有驱光草的区域活动,超出这个区域出了什么事的话,是没人负责的。

    也可以说,进入蝶梦幻界后生死由命,没人逼你进来,进来前自己想清楚,万兽门概不负责安全方面的问题。

    天上有星光,有灿烂银河,却没有月光,入口位置黑漆漆一片,人头攒动,没有月蝶照明。

    也没有人带月蝶进入,月蝶同样惧怕驱光草的气味,因为月蝶的母体就是产自此地,是万兽门从这里抓了母体出去,花了不少心血想尽了办法繁殖改良后的品种。

    这里的生物都很奇怪,似乎只适合在这片黑暗地域生活,出去了都会渐渐萎靡而死,月蝶的母体如此,犹如刺客和杀手的蝶妖也是如此。所以万兽门能弄出月蝶来很不容易,也是值得的,成了修行界人人必备的东西,也成了万兽门的主要财力之一。

    据说,这也是万兽门能掌有此地的最大原因,有些人还是对万兽门抱有期待的,希望万兽门能征服蝶梦幻界。

    袁罡抬头看向了头顶方向,高空之上,似乎有什么黑影在繁星下掠过,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管芳仪解释了一下,“是蝶罗刹,高空上驱光草的气味无法抵达,无法阻挡蝶罗刹的飞跃,有时候蝶罗刹会从高空抛掷东西袭击。”

    牛有道:“听说进来的人可以抓捕蝶罗刹卖给万兽门?”

    管芳仪:“首先要是活的。蝶罗刹有四种,攻击力最弱的白翅只有一千金币一只,蓝翅可卖五万金币一只,红翅也就是所谓的血罗刹,一只卖给万兽门价值五十万金币。不过红翅很难弄到,不但凶猛,而且性情刚烈,宁愿自尽,也不愿被抓。估计万兽门又想如同繁殖月蝶一样搞出什么东西来,奈何这东西不属于外面的世界,弄出去后活不了太久,只能在数量上下工夫找希望,所以只要你能弄到,万兽门都会收购。每次蝶梦幻界开启的时候,万兽门都会在这上面投入巨资。”

    她朝前面的人群努了努嘴,“每当这时,总会有些散修来这边冒险,拿性命来换取钱财。所以碰到这种人最好离他们远一点,蝶罗刹往往会被这些人给激怒,跟他们走近了容易被殃及池鱼。万兽门不管这事的,反正不是他们万兽门的人冒险,他们只需付出钱财让别人卖命便可。”

    一旁的袁罡插了一嘴,“四种,还要一种呢?”

    管芳仪扭头看向他,“还有一种存在于传说中,叫做圣罗刹,据说是蝶罗刹中的王,和其他蝶罗刹不一样,不但实力强悍,还可以离开这里到外界生存。据说只要降服一只,便能借由操控整个蝶梦幻界的蝶妖,可在蝶梦幻界畅行无阻,然而只存在于传说中,目前的修行界似乎还没人见过。传说武朝的皇后离歌身边便有一只当做灵宠,是商颂进入蝶梦幻界降服的,也是商颂能在蝶梦幻界建立行宫的主要原因。谁若是能抓到圣罗刹,钱不是问题,无价!多少钱都会有人向你买,怕是九大至尊都会被你惊动,从此以后你就飞黄腾达了。”

    眉头挑衅似的挑了挑,“想想就好,这财不是谁都能发的。据传圣罗刹的实力能媲美元婴期修士,真要让你遇见了,你最好赶紧逃命,能逃走就算你命大,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语气里有嘲讽意味。

    牛有道莞尔,这两人一直看对方不顺眼。

    袁罡今天没心情跟管芳仪斗嘴,他今天的注意力不在此。

    聚集了一会儿的人群开始试探性地扩张疏散,大多都是第一次进来。

    “既然进来了,我们也走走看看吧。”牛有道笑着挥了挥手。

    谁知一旁的云姬突然出声道:“还是各走各的吧。”

    “……”牛有道愕然,正想问原因,云姬已闪身飞掠而去,连个解释都没有。

    众人不禁好奇,之前云姬不是还说一起的吗?

    殊不知,一开始云姬的确想跟着观察一下牛有道,却不想撞见了袁罡,和袁罡呆在一起很不舒服,那种手脚发软的压制滋味让她很难受,赶紧脱离了。

    其实圆方早先也有这种感觉,所以经常被袁罡给揍的服服帖帖,只是现在已经意识不到了,长期和袁罡厮混在一起已经习惯了,习惯就会成自然,锻炼出来了,还能嬉皮笑脸、死皮赖脸的往袁罡身边凑。

    只有袁罡发火的时候,圆方才会害怕。

    袁罡现在也很少对圆方发火,如今的圆方又不会想着逃跑,而且圆方很听他话。

    对于牛有道的话,圆方也许还会疑问一下,但只要袁罡一开口,圆方基本上不会有二话,让往东不会往西,让别啰嗦立马就会闭嘴。

    有些事情,当局者迷,袁罡和圆方彼此间都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原因,圆方也只是认为袁罡这人比较暴力,动辄动拳头,才让他感到害怕。

    还有,圆方一开始接触袁罡的时候,袁罡身上的气息也不会如同云姬此时接触到的那么具有压迫性,圆方有个循序渐进的适应过程。

    牛有道瞅着云姬离去的方向,发现云姬在这片黑暗地带的起落点似乎很到位,哪个地方高、哪个地方低似乎早有预判,似乎不像是初次来的,不禁略眯眼,又朝那个方向抬了抬下巴,带着人也朝云姬的去向去了。

    他身边其实也没了什么人,只有管芳仪、袁罡和圆方。

    扶芳园这次本就没来什么人,又出了奸细这档子事,在没搞清陈伯底细前,来这种地方也不敢带陈伯随行,内部有变比什么都可怕,怕出意外。若单独留下陈伯又怕陈伯生疑,所以许老六也留在了外面,理由是万一有事、万一他们没出去,外面也有知情的人往家里回报消息,好做应对,算是负责接应。

    至于老十三本就是负责看守金翅的,留在了万兽城,没有跟来这边。

    上清宗这边跟随的十人,牛有道就没当做自己人,可唐仪还是带着人跟上了。

    毕竟是不熟悉这里的地形,跟了没多久,便失去了云姬的踪影。

    一行站在一处岔路口,四处张望,身边偶有其他修士经过。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岔路口,仅是这地方的驱光草种植趋向受地势影响,绕开了地势陡峭之地,如同树枝的枝丫延伸,分了三个方向而去。

    不知云姬去了哪个方向,三条路难以做出抉择。

    牛有道看向了袁罡,袁罡是根据足迹跟踪方面的高手,甚至可以根据足迹判断出一个人是男是女还有大概的身高体重。然而袁罡也摇了摇头,这里光线不明,云姬又是飞掠而行,短时间内想找到云姬的足迹有点困难。

    管芳仪问了声,“跟她干嘛?那女人神神秘秘的究竟是什么人?”

    有唐仪等人跟着,牛有道没有回答,继续四处张望,找不到云姬也想选择一个去向。

    心中有了定向后,牛有道转身看向唐仪,问:“你们跟着我干嘛?”

    唐仪上前,“别误会,我们没有歹意,这里毕竟还是有些风险,你就当我们是在护送你。”

    “护送我?”牛有道顿时一脸好笑,讥讽道:“你们连自己都护不住,还想护送我?我既然敢进来,自有自保的手段,用不着你们费心。好意我心领了,别跟着我,立刻出去,离开幻界。”

    魏多结巴道:“道…道爷…”

    “你闭嘴!”牛有道伸手一指,“看到你就烦,立刻给我滚!”

    魏多顿时哑口无言。

    唐仪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一群上清宗弟子也跟着无动于衷,有死缠烂打的嫌疑。

    烦躁!牛有道来回走了几步,有点服了这些人,最终朝唐仪招了下手。

    唐仪走来,众人注视下,跟着牛有道走开到了一旁。

    两人离众人远了点方停下,牛有道转身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仪:“上清宗的确是对不起你,可上清宗并未将你逐出师门,你依然是上清宗的弟子。上清宗犯下的过错,我一人承担,你想怎么样都行,求你看在东郭师叔的面子上不要放弃上清宗,算我求你了…”说着身形一矮,就要向他跪下。

    牛有道一把扯了她胳膊,将她拽了起来,“少来这套!我说唐大掌门,我到底跟你有多大的仇,死活不肯放过我,你想害死我不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当年你们尚知道把我扔给商朝宗和商朝宗撇清关系,难道现在就不知上清宗不能和商朝宗搅和在一起吗?故意害我是不是?”

    不远处的人借着星光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管芳仪撇了撇嘴,一脸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