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五五章 咦,是你!
    出了阴暗小屋,行走在幽暗小巷,陆圣中施法驱散了体内的酒劲,逐出一阵浓郁酒气。

    边走边撕下了脸上的一重假面,下面还有另一重。身上的外套也脱了下来,里面还有另一件花色的外套,脱下的就这般随手扔在了经过的臭水沟里,没在乎。

    只要走出了这里,晁胜海那家伙也搞不清他是谁,等到事发,就算万兽门亲自搜查,想在整个万象城这么多人中揪出他来也不太可能。

    至于晁胜怀会不会得手,那不是他担心的,能得手自然最好,不能得手令牛有道和万兽门发生冲突也是好的,自己也能给邵平波一个交代,证明自己尽力了。

    绕了一阵,走到另一个巷子出口略停了一下,确认外面没人经过时,才拐了出来。

    行走在夜色阑珊的街头,穿越了半个万象城,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宅院,开门时顺手摘下了挂在门上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出租”二字。

    这个牌子是他自己挂上去的,没错,他自己租住的宅院,倒手又要租出去。

    当然,这只是他之前的打算,为了寻找合适的目标的打算,找到晁胜海这个目标后,这牌子他已经不打算再挂了。

    推门而入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问话,“朋友,这宅院租住多少钱一天?”

    陆圣中回头看去,只见路旁站了一名清瘦的黑衣汉子,回了句,“一百金币一天!”

    实际上他租下来时,原房主只要了十金币一天。

    十金币一天已算是天价,但行情如此,平时的万象城冷清,只有灵兽会的时候才会云集来大量人员,每届灵兽会都是万象城百姓坐地发财的好时机,有条件的哪家都不会错过。

    当然,一般情况下普通的宅院也要不了十金币一天,不过这宅院坐落的位置的确是雅静,宅院虽然不大,内部的环境布局也算是不错,才租出了这么高的价钱。

    他倒不是要在这个时候投机倒把赚这个差价,特意找到这个不错的宅院转租的道理也很简单,愿出一百金币一天租住的人,不会是简单的人,应该有相当的实力给牛有道那边造成麻烦。

    四处寻找目标主动找上门泄露消息有风险,容易惹人怀疑,身为房东无意中泄露个消息则简单稳妥的多。

    至于这样转租会不会惹得原房东不高兴,根本用不着担心,我租下来了怎么处理是我的事,又不会把你宅院给占了,也不会破坏你宅院,更带不走,算不上犯错。

    唯一担心的是能不能租住出去。

    “好!”黑衣汉子笑着点头,“一百就一百吧。”

    闻听此言,陆圣中正儿八经转过了身来,认真打量了一下对方,自己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还真有阔气的来租住。

    他不介意再顺手给牛有道添一道麻烦。

    陆圣中站在了门侧,做了个伸手邀请的手势。

    黑衣汉子却转身招了下手,远处黑暗中传来马蹄声,有白色踪影朝这来。

    渐渐的,白色踪影变得清晰,是个白衣如雪的女人,脸上半蒙着一条白纱巾,体态和样貌颇有韵味,看的出姿色不差。女人身后跟了四骑,一匹马空着,另有乘坐的三人也与眼前人一样,一身黑衣。

    四骑停在了门口,门前灯笼照耀下眉目如画半遮颜的白衣女人冷目打量了一下宅院的门庭,随后领着几人翻身下马。

    陆圣中领着几人入内后,首先带着几人看宅院的环境。

    几只月蝶生辉,查看伊始,白衣女人便淡淡问了句,“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陆圣中回道:“朱江!”

    他答的是原房东的名字,也不可能报自己的名字。

    将整个宅院转了一趟,白衣女人没什么意见,手下人代表她就此拟定契约,准备当场付钱交割。

    看了眼拟定契约的黑衣人,陆圣中笑问一句,“我观几位,是来万象城发财的吧?”

    四名黑衣人中领头的清瘦汉子笑问:“何以见得?”

    陆圣中呵呵道:“外面的来客中向我们万兽门出售奇禽异兽很正常,许多人靠此发财。刚刚我还听说了一个好玩的事,城中天运客栈二楼的丁字号房间就有一只熊妖。”

    “好玩?”清瘦汉子奇怪,“熊妖和好玩有什么关系吗?”

    陆圣中:“听说那可不是普通的熊妖,乃是《异兽录》上的金王熊,据说是被同行骗来的,那熊妖也可怜,被人骗来了都不知道。不过只怕那伙人未必能得逞,真正有来路的上宾,一定是被我们万兽门请去了山上的别院居住,哪能住万象城,更不会住一普通客栈。试问连我都知道了这消息,难免不会有人打主意横插一手,毕竟出手给我们万兽门至少得百万金币起价啊!如此一笔横财,让人心动也很正常。”

    他在暗示这边,牛有道那边没什么实力,可放心去抢。

    清瘦汉子看了眼白衣女人,见她也在倾听的样子,遂又道:“在万兽门的地盘上,还有谁能抢赢万兽门不成?”

    陆圣中摆手道:“我们万兽门哪能干出黑吃黑的事来,真要这样做了,一旦坏了名声,以后谁还敢将奇禽异兽送上门来?”

    契约拟好,陆圣中看过,确认无误,收了钱款,双方画押,契约关系算是成了。

    佯装房东主人的做派,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后,请几位客人早点休息,陆圣中便告辞了。

    他这一走是不准备再回来了,交给房东的押金也不会再要了。

    清瘦汉子将陆圣中送出了门,关门回来后,见白衣女子站在屋檐下仰望明月,拱手道:“山主,早点休息吧。”

    白衣女子徐徐道:“他不是朱江!”

    清瘦汉子讶异,“山主何以断定他不是?”

    白衣女子没解释原因,“这事有蹊跷,去两个人盯一下。”

    清瘦汉子也不好多问,挥手招了一人,两人迅速离去。

    白衣女子步下台阶,款款而行在月光下,打量着这个院子,眼中有思忆往事的迷惘。

    问她为何知道那人不是朱江,是因为她认识朱江的祖上。

    朱江的祖上正是万兽门上上任的掌门朱赤城,而她当年则是朱赤城的灵宠,朱赤城是她的主人。

    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朱赤城探寻“蝶梦幻界”,一去不返,一直到蝶梦幻界封闭都未出来。待到蝶梦幻界再次开启,万兽门派出了大量人员进入搜寻,损兵折将,亦未找到朱赤城。

    万兽门不可能一直没有掌门,之后有人取而代之,而当时还是小女孩的她很不乐意,闹得厉害,不懂继任者的心情。看在朱赤城的面子上,虽然没把她给怎么样,不过却将她给逐出了万兽门。

    再后来,她长大了,修为有成,每次蝶梦幻界开启时,她都会像今朝一样跑来寻找。

    至于朱赤城的后人,显然不可能再有朱赤城在位时的风光,而她每次来到都会不动声色略做周济,施以一些钱财之类的。这次也同样,所以才会哪怕一百金币一天也会住下,试问她又怎么可能不认识现任房东朱江?

    也不知在月下回忆往事回忆了多久,月渐斜。

    清瘦汉子踏着月色回来,见面立刻拱手禀报:“山主,那个‘朱江’的确有问题,接连变换行踪和容貌,最终在一家客栈住下了,胡子在那边盯着,要不要动手拿了?”

    白衣女子冷眼道:“想给自己找麻烦吗?万象城是能随便动手的地方吗?事情都没搞清,能盲目乱来吗?先盯着看看情况再说。”

    清瘦汉子忙应下,“是!”

    白衣女子,“他故意提及那个金王熊看来是别有所图,你去探探情况,先做到心里有数,以防不测。”

    ……

    一大早,管芳仪便推门进来了,牛有道正拿了块打湿的毛巾净脸。

    管芳仪捋了下裙子,坐在了一旁椅子上翘个二郎腿瞅着。

    湿毛巾扔回了盆里,圆方端了盆出去了。

    对着镜子左右查看自己的形象之余,牛有道问了句,“上清宗那边还没过来吗?”

    管芳仪,“没有!”

    牛有道嘲笑一声,“看来那位唐长老很刚烈不肯服软呐,呵呵,最好宁死不屈。”

    他估摸着是唐仪他们一直没能劝服唐素素,不然应该早就找上门了。

    “大男人对着镜子照个没完,跟个女人似的,受不了。”

    “误会了,梳头的功夫不到家而已。”

    管芳仪腿一放,又起身走了过来,“城里贴出告示了,万兽门夜观星象,确定蝶梦幻界大概在下午未时开启,你真要跑进去看看?”

    确认发髻端正着,牛有道从镜前直起了身,笑道:“错过了这次机会,又要等到下一个十年,来都来了,焉能不顺便见识一下。”

    所谓蝶梦幻界,据说许久以前是武朝皇帝商颂的行宫所在,商颂消失后,武后离歌消失前,施以大阵将蝶梦幻界给封锁了。也许有一点是离歌没有预料到的,每十年一次的日食时,星阵之力的影响下,封锁大阵会出现破绽,蝶梦幻界的入口会短暂开启三天。

    入口就在万兽门境内,灵兽会定在这个期间,也算是万兽门用来招待四方宾客的一个方式,让各方来客开开眼界。

    “什么人鬼鬼祟祟?”

    外面突然传来袁罡的喝声。

    牛有道眉头一挑,给了管芳仪一个眼色。

    就在这时,又传来圆方的声音,“咦,是你!”

    牛有道闻听立刻转身,也出去了一看究竟,想看看什么人是圆方认识的。

    外面走廊上,一个清瘦汉子被袁罡拦下了,正与后面冒出的圆方大眼瞪小眼。

    圆方似乎想不起了对方的名字,拍着脑门迷糊道:“你是那个渡云山的谁来着,拦路劫过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