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五一章 相遇万象城
    宋国,天下七国中最东端的国家,境内由三大势力把持着宋国国运,分别是凌霄阁、血神殿、裂天宫,还有一大势力则比较超然,正是万兽门!

    不是万兽门不想把持宋国,而是凌霄阁等三大派不允许,幸好万兽门财力雄厚,能获取足够的修炼资源,不用倚仗其他。

    灵兽会,万兽门十年举办一次的盛会,目的是向修行界展示万兽门十年来新驯化的灵兽之类的,为正式推出售卖做铺垫。

    如此盛会,有人来给万兽门捧场,也有人来看热闹长见识。

    每当这时,万兽门山下的万象城便会逐渐热闹起来。

    万象城在万兽门地域内不受朝廷管辖,有自己的规矩,平常很冷清,仅有万兽门麾下的世俗中人居住。譬如门中弟子所出的后裔,在此繁衍生息。

    此时八方客来,这些世俗中人便打开门做买卖,也算是在为万兽门招呼八方来宾,至于真正的贵客万兽门自有待客的别院招待。

    之所以叫万象城,是因为城中屹立有不少雕塑,皆是《异兽录》上的飞禽走兽之流,遍布城中各地,栩栩如生,比图谱上的逼真。

    这些雕塑也是展示给外界来宾看的,或者说是给来宾对照参详的,毕竟图谱上画的跟实物有差距,不懂行的人容易走眼,万兽门为此特意建造了这些雕塑。一个门派的力量有限,希望借助天下修士的力量网罗稀缺的奇禽异兽来繁殖。

    谁若发现和雕塑上对应的奇禽异兽送给万兽门,万兽门必有重赏。

    虽然万兽门是以此为手段为本派扩充财源,但是某种角度来说,一些本要绝种的奇禽异兽也是万兽门扩大了种群,避免了灭绝……

    万象城街头,初来乍到的牛有道一行坐在马背上左顾右盼,打量一座座屹立城中的雕塑,初见这种城池不免稀罕。

    “道爷,后面有人盯上了我们。”袁罡驾马靠近了牛有道这边,低声提醒了一句。

    慢慢摇晃在马背的牛有道不动声色,也没有回头去看,他相信袁罡的侦查眼光,袁罡既然说有人跟踪,那就肯定有,不用怀疑,随口问道:“什么情况?”

    袁罡:“不清楚,我们刚进城就跟上了我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没有其他动作。”

    牛有道没再说什么,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只偏头对管芳仪示意了一下,“摸摸情况。”

    管芳仪微微颔首,左右打了个手势。

    街头拐弯的时候,陈伯和许老六伺机脱离了队伍,拐进了一条小巷。

    没多久,许老六又跑来追上了牛有道,禀报道:“道爷,人已经控制住了。”

    牛有道顺手拨转坐骑,一行调头而回,回到了那条巷子里,只见陈伯一只手摁在一人的肩上,令那人不能动弹。

    牛有道驱马上前而停,坐在马背居高临下地扬鞭指了指,陈伯立刻一把撕下了那人脸上的伪装。

    看到那人真面目后,袁罡愣了一下,牛有道眉头则动了动。

    被控制住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清宗的魏多。

    “你来这干什么?”牛有道沉声问了句。

    魏多呜呜两声,被制住了,无法作答。

    牛有道对陈伯道:“没事,解开吧!”

    陈伯解开了魏多身上的禁制,也松手放开了。

    魏多立刻拱手行礼,“掌…”话说一半,想到牛有道最讨厌他喊掌门,当即改口,“道…道爷!”

    牛有道问:“你来这作甚?”

    魏多:“找你!”

    牛有道眉头一挑,嘴略动,目光后瞟了一下后面的管芳仪等人,到嘴的话又咽下了,拨转坐骑,冷冷扔出一句话,“滚!”

    就这样,一行又出了巷子,扔下了孤零零的魏多。

    管芳仪打马上前,疑惑道:“什么人?”

    牛有道没有回答,又勒马停下了,管芳仪顺他目光向前看去,只见一个体态婀娜的女子领着几人拦在了前面。

    如同魏多一般,这几人明显也戴了假面伪装,不是别人,正是上清宗的唐仪等人。

    从巷子里出来的魏多站在了马队的后面,对前面的唐仪等人点了点头,表示就是牛有道他们。

    因为牛有道等人也易容掩饰了。

    上清宗的人手火速赶到万象城后,料定牛有道此来必定要在万象城落脚,立刻把人手撒了出去,在万象城或找或守株待兔,碰巧让魏多撞见了牛有道一行。

    别人也许认不出来,魏多却是认识牛有道和袁罡的,尤其是袁罡那标致的体型,魏多一眼就认出了,旋即让同门去向唐仪等人禀报,自己则跟着,于是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马背上的牛有道回头看了眼魏多的反应,再回头看看拦在前面的人,从唐仪等人的身形上渐渐也做出了判断,意识到了是上清宗一伙人。

    管芳仪的手不动声色地放进了袖子里,捏住了符篆。

    陈伯等人都握住了手上的武器,搞不懂拦路的是什么人,虽然有万兽门的规矩在万象城,可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扶芳园一伙人也分辨不出拦路者是和牛有道有纠葛的上清宗等人,自然是保持了高度警惕。

    唐仪显然也看出了不对,略抬手,走到了一旁,免得发生什么误会。

    上清宗的人也跟着让路到一旁。

    牛有道两脚跟一敲马腹,目不斜视,带着一行从上清宗等人的眼前不疾不徐走过。

    魏多和唐仪等人碰头到一起,随后跟在了牛有道等人的后面。

    扶芳园几人感觉眼前的情形有些诡异,不时回头看看身后跟着的人。

    “什么人?”管芳仪打马上前,靠近了牛有道问了一声。

    牛有道缄默不语,管芳仪翻了个白眼,知道这家伙若是不说,紧跟着问也问不出什么。

    一行来到一家客栈停下,就此入住。

    不远处一个同样易容过的人站在一座屋檐下,盯着跟入客栈的唐仪等人,目光闪烁不定,有疑虑。

    此人正是邵平波派来的陆圣中。

    他一路摸着唐仪等人的路线,跟到了万象城,盯梢在了唐仪等人落脚的附近,所以很清楚易容后的唐仪等人是什么人。

    唐仪等人此番一出客栈,他又盯上了,结果发现了唐仪和牛有道等人碰面。

    和魏多一样,他以前也接触过牛有道和袁罡,也一眼认出了袁罡,进而判断出了为首的就是牛有道。

    这让他很意外,没想到唐仪直奔此地居然是在找牛有道。

    对于牛有道,陆圣中是心存畏惧的,知道这位的手段不弱于那位大公子。加之近些年听闻了牛有道的一些事迹,越发让他忌惮,知道这位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所以保持了高度的小心,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落在对方的手上。

    他是怎么跟了邵平波的,自己清楚,那是背叛了师门,背叛了牛有道,与投敌无异,一旦落在了牛有道的手上,下场可想而知……

    客栈走廊,伙计开门,陪着牛有道进了房间。

    伙计一番殷勤退出了房间没一会儿,许老六敲门而入,禀报:“道爷,有人找,自称是上清宗掌门!”说这话时偷偷打量牛有道的反应。

    有关牛有道和那位上清宗掌门的传说,他多少也有些耳闻。

    屋内东张西望的管芳仪愣住,慢慢回头看向牛有道,有些惊讶,明眸忽闪,嘴角渐露恶趣。她久闻牛有道和上清宗那个女人的关系,一直好奇,没想到居然来了,这回倒真想见见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手中剑慢慢杵在了地板上,牛有道不冷不热地“嗯”了声。

    许老六立刻出去,很快领了三人进来,唐仪、罗元功和苏破。至于唐素素,没有来,她不想见牛有道,唐仪等人也怕她绷不住坏事,遂让唐素素留下坐镇。

    三人打量了一下牛有道那招牌式的杵剑而立方式,唐仪带头揭下了脸上的蒙皮,露出了花容月貌,明眸与牛有道对视着,余光接连往牛有道身边的管芳仪身上瞟了几下。

    罗元功和苏破从之,也陆续撕下了脸上的伪装。

    再见牛有道,二人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已不复当年那般以长老身份面对门中小弟子的心态,居高临下的气势全无。

    没想到还是个大美人!管芳仪心中嘀咕了一句,双臂下意识抱在了胸前,目光上下审视着唐仪,略显挑剔。

    牛有道平静道:“三位许久不见,没想到能在此地相逢,不知三位找在下何事?”

    对面三人都听出了他当年略显青嫩的嗓音变得成熟了,与气度匹配起来,更有风范了。

    没能等到牛有道揭开假面露真容相见,唐仪只能接话道:“你毕竟还是上清宗弟子,回来吧!对于你,掌门之位随时虚位以待。”

    一听这话,牛有道心里就腻味,他自然知道为什么拉他回去,上清宗熬不住了,想拉他回去代为出头。当即毫不客气地拒绝道:“话我早已说的清清楚楚,我和上清宗已无任何关系,都过去了,无须再提。还有其他事吗?”

    唐仪:“难道东郭师叔的恩情你就一点都不念吗?”

    牛有道提剑转身,剑又杵地,背对着大袖一挥,“红娘,帮我送客!”

    被如此对待,唐仪也意识到似乎有些操之过急,面对管芳仪的强行送客,也没有抵抗,只好暂时离开了。

    屋里暂时没了其他人,牛有道斜眼看向袁罡,“联系一下北州那边,问问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北州的。”

    跟随牛有道多年,袁罡立刻从他话中察觉到了什么,一行此来隐秘,却被上清宗堵了个正着,已经惹起了道爷的怀疑,明白了道爷刚才是有意支开管芳仪,点了点头转身而去。